052 留在本尊身边才是安全的/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子华想要杀掉南疆王子凤南么?

至少凤南面对子华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脾气,凤南似乎认为子华是危险的,是阴谋杀掉自己的,但凤南又是矛盾的,因为不管他怎么猜忌和刺激子华,子华都没有杀掉他,甚至都没有表现出有伤害凤南的心。

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凤南像是哀怨的怨妇,正在控诉子华的不忠一样。

“本座是担心大周太子殿下有危险!”子华哼了一声,面向苏昭抱拳,算是赔礼道歉。

“呵呵~本宫在这里出事了正好可以赖上你们!”苏昭开玩笑,缓和一下现场的紧张气氛。

只不过苏昭这个笑话有点冷了,至少子华和凤南都没有什么反应。

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的子华,一身黑衣,狂野孔武的凤南,就这么相对着的看着对方。那眼睛就像是在冒火花一样,就连周围的气氛都诡异到可怕,总之苏昭就觉得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

人家两个是亲密的好基友!可是这两个基友的角色让苏昭感觉很玄幻,狂野不羁的凤南更应该是攻才对,但凤南对子华表现出来的哀怨,让这个王子看起来就像是受了。

“大周太子殿下,去我给你准备的地方吧!”凤南摆出不理会子华的样子,冲着苏昭道。

苏昭更加觉得自己多余了,因为她感觉凤南把自己当成了挡箭牌。

子华这个“不忠的男人”就有些郁闷的说:“南疆王还没有答应大周太子的条件,而且南疆中很多首领都不同意跟大周合作的,而他们在王没有做出决定前,唯一阻止王跟大周合作的方法就是杀掉大周太子,所以,苏昭在这个湖岛是安全的!”

“蛊神是说本王子保护不了大周太子了?”凤南黑且亮的大眼睛炯炯的盯着子华,他高大的身材站在子华面前,几乎比子华高出了半头,这种场面本应该是高冷君王压制软妹的场景,可面对子华的凤南却浑身都透出怨憎的气息。

完全的把角色给倒置了!

“至少在湖岛是绝对安全的!”子华似乎是觉得凤南在无理取闹,然后就直接跟苏昭对话了。

“太子殿下,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还是在湖岛休息吧!”

湖岛上的建筑足够居住了,而且子华也会不时的派遣侍卫带着用品过去,足可以满足苏昭的要求了。

“使用瞬移就可以避开湖中的水怪了么?”苏昭看到子华和他身边的护卫都是瞬移来的,也没有引起湖中水怪的攻击。

“不是的,是只有使用了本座的瞬移才能避开这些水屍的,其实这些水屍真正的名字是空间水屍。即便你使用瞬移,也会被水屍掺入移动空间受到攻击的!”

子华解释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看着凤南,说:“硬闯的方式更加不可取!凤南王子的实力虽然好,但若是没有本座刚才对水屍的压制,凤南王子是出不来的,尤其是带着大周太子的情况下,你们两个都会被水屍吃掉的!”

苏昭之前见识了子华的残忍,现在听到他说这样的话,苏昭就表示自己很不适应啊。

“那你可以放任让水屍吃掉我们,也就没现在这么麻烦了!”凤南跟子华说话,还是针锋相对的。

“太子殿下,让本座带着你们返回湖岛吧?”子华就不理会凤南了,而是对着苏昭说。

苏昭是真的不想回去湖岛了,她想在南疆内转一转。

“还是不要回去了吧,让本宫在你们这里看一看,好确定以后通商的方向!”

只有了解了南疆,才能知道南疆需要什么,大周又能从南疆获得什么,所以苏昭的提议一点都不过分、

凤南点头,道:“那大周太子殿下就跟着我到处看看吧!”

凤南一招手,便有一支骑兵队伍从远处奔过来了。

这支骑兵队伍人数很少,但个个精锐毋庸置疑,尤其是这些骑兵们的坐骑,五花八门的什么样的都有,甚至苏昭还看到一个人骑着跟自己坐骑一样的翼虎王。

这些骑兵呼啦啦的跑过来之后,就把苏昭等人围起来了,被保护在中间的苏昭就闻到了各种难闻的魔兽腥味和躁动的气息。

魔兽身上自然是有各种动物腥味的,即便是成为人的坐骑被驯服之后,魔兽还是不喜欢洗澡的,即便洗澡了也无法遮掩它们身上的腥味,所以被这么一群魔兽围着,那味道是相当不好闻的。

“大周太子殿下,上来吧!”

凤南的坐骑是一只巨大的魔角鹿,看起来就很凶悍的样子!在动物世界中,食肉类的动物才是威猛狰狞的,但是在魔兽界很多食草类魔兽也是可怕的,尤其是一些灵长类的魔兽,最为可怕。

凤南的魔角鹿比他手下骑兵们胯下的魔兽坐骑还要恐怖。

那巨大蓬开的鹿角根根锋利,粗壮的脖颈雄健有力,可以想象这头魔角鹿发飙的时候会用它的鹿角做出多么有效的杀伤。

“走吧。”苏昭很自然的跳到了魔角鹿的背上,坐在了凤南的背后。

凤南是想让苏昭坐在自己前面的,这样他就可以用揽抱的方式带着苏昭了,可苏昭竟然坐在了自己的后面,这就让凤南感觉有些不舒服了。

不过凤南的体格相对于苏昭来说太大了,苏昭根本不可能用揽抱的方式对待凤南。

“抓好了哦!”凤南恶作剧的冲着苏昭喊了一声,驱动魔角鹿就狂奔了起来。

魔角鹿的速度在同级别的魔兽中几乎是最快的,在凤南催促下,魔角鹿就像是闪电一样瞬间暴起狂奔,坐在后面的苏昭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失重力袭来,差点从魔角鹿的背上掉下去,只能本能的伸手抓住了凤南的后腰。

“你故意的吧!”听到前面的凤南哈哈大笑,搂着凤南腰的苏昭放开了他,喊道。

“只是当太子殿下感受一下魔角鹿的速度而已!”凤南大言不惭。

魔角鹿飞奔将凤南的手下甩开了一大截,周围是南疆特有的湿润草地和丛林,在这样的环境上飞奔只觉得潮湿的空气往自己的鼻翼里冲。

让苏昭生出一种意气风发的畅快来。

“王子殿下,请慢一些!”子华御空飞行而来,眼看着凤南带着苏昭狂奔在前,凤南的护卫根本就追上来,子华只能开口提醒了。

子华抓来了大周的太子,这个消息之前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只不过当子华将苏昭提出来的互商条件报告给了南疆王之后,苏昭在南疆的消息就暴露了。

而南疆内的顽固派要想阻挠南疆和大周互商,最有效的手段自然就是杀掉苏昭了。

而且苏昭现在跟凤南在一起,差不多就算是王子一党了,其他的王子竞争者自然也会趁着这个机会下手了。本身凤南在南疆就常遭遇刺杀,跟苏昭在一起之后,被刺杀的几率显然是更大了。

“太子殿下害怕么?”凤南根本就不听子华的提醒,反而是笑眯眯的扭头问后面的苏昭。

看到凤南那刚劲脸上露出来的笑容,苏昭就有种阴险的感觉。

还不等苏昭回答呢,变故就已经出现在眼前了,茂盛的草地上陡然掀起一个巨浪,像是有什么巨大的虫子在地下翻涌冲来。狂奔的魔角鹿第一时间发现了潜藏在草地下的危险,大长腿猛然跃起,弹跳力极强的跳跃前进了。

魔角鹿的弹跳力和速度在这时候发挥出了极致,极快的速度下几乎是看不到魔角鹿身影,只能看到一道灰色的残影逐渐消失。

“魔角鹿天生避险的特性最适合做坐骑了,太子需要么?”凤南用带着几分自得的口气笑。

“不用了,王子殿下还是先应付眼前的危机吧!”苏昭真佩服凤南在这种时候还有这么好的定力。

在地下的巨浪袭击失败之后,又有更多的虫子从地下钻出来了,而且全都是巨大的虫子!在南疆,虫子比魔兽还大,并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了。

钻出来的虫子就是这种巨型蛊虫,要么是披着厚重盔甲移动缓慢的甲虫,要么就是迅捷的多足虫。

苏昭仿佛看到了可以让人类灭亡的虫类大军,这些蛊虫个头巨大,数量更是庞大。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朝着凤南围拢了过来。

前面的蛊虫已经如潮水一样挡住了凤南的去路,凤南这才从魔角鹿上跳下来,取出自己的武器,摆出了战斗姿态。

凤南的武器是一把巨大的斩马刀,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甚至连刀柄木纹都没有,整个斩马刀就是用一块完整的金属打造的,黑色的金属透着冰冷的寒光色泽,厚重的刀柄被凤南抓在手中,他只是随意的往那里一站,便硬生生的弥漫出千军万马的悍然。

凤南的骑兵也在这时候跑了过来,百余名骑士全都取出了各自的兵器,却并没有站在凤南的周围,而是站在了凤南的身后,组成了契形阵型,一如战场上冲锋的悍兵。

苏昭还坐在魔角鹿的背上,这个魔角鹿还是很有灵性的,根本不用凤南下令,它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凤南的后面,载着苏昭站在了阵型保护最好的地方。

“王子殿下,让本座来殿后,你们撤退!”子华带着几个护卫过来了,悬浮在空中的子华朝着凤南喊。

可惜凤南根本不听,反而是在子华大喊的时候,凤南带着人就冲了上去。一马当先的凤南挥舞着斩马刀,巨大的刀锋像是风车一样在他手中滚动,在接近虫群的瞬间,便将虫群砍得残肢纷飞。

碧色的虫液暴雨一样渲泻,凤南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将虫群冲的七零八落、而凤南的骑兵紧跟其后,小小的队形如同一把尖刀刺进了虫群之中。

“王子殿下总是这么不听话!”子华从虚空中落下,并没有加入站圈,反而是站在了苏昭的身边,看着冲杀的凤南道。

凤南的勇武毋庸置疑,看着凤南带着骑兵冲杀,那如烈焰般狂飙席卷整个战场的凶猛,无愧南疆战神之名。

南疆王子凤南,是野兽群中最凶猛的王者!是南疆男人中的骄傲。

对此,苏昭是早有耳闻的,只是苏昭没有想到凤南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人,凤南几年前就已成名,而现在他不过二十岁的年纪,说明年纪轻轻的他就展现了让人敬畏的实力!

虫群似乎是被凤南带着人杀散了,不过更多的虫子却围了上来,将凤南和那些可怜骑兵整个的包围了起来,这些虫子每一只都有成人大小,数量之多即便是用尸体也可以把凤南等人给围死了。

而更恐怖的是几道黑影出现在了虫群中,闪电般冲向了凤南。

“王子殿下小心!”感觉到黑影中透出来的凶气和实力,子华不得不开口提醒了,同时,子华身边的护卫也冲了上去,保护还在厮杀的凤南、

“滚!”凤南却爆发出一声狰狞的怒吼,沉沉如同闷雷一般响彻四方,厚重的音色带着魔兽才有的狰狞和狂躁。

子华一听到这个声音,拉着苏昭就走了。

“这里危险,咱们还是先回去湖岛啊!”子华不由分说的就带着苏昭瞬移返回了湖岛。

苏昭是疑惑的,刚才子华还担心凤南的安全呢,现在怎么就带着自己跑了,不过苏昭也听到了凤南在虫群中的怒吼,那狰狞如同魔兽的吼声,似乎是说明凤南魔化了啊!

就像是血族人的兽化一样,苏昭分明感觉凤南的身体中似乎是住着一个魔鬼的。

而遭受了刺激的凤南,就释放了心中的魔鬼,所以才让子华带着自己跑了。

不仅是子华跑了,片刻之后,苏昭就看到子华的护卫带着凤南的骑兵也来到了湖岛上,幸亏湖岛是很大的,足够容纳这些人,在一百多骑兵都来到了湖岛之后都不显得拥挤。

而且凤南的这些骑兵来了湖岛之后,有些人的脸上还带着惶恐之色。应该是在看到了他们的王子可怕一面之后吓得吧。

“太子殿下在想什么?”

子华悠然的在湖岛的凉亭内坐下了,然后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苏昭,虽然苏昭看起来是面无表情的,但是子华却好像是能够看透她的心一般。

“本宫的暗卫,你都会放走吧?”苏昭就问。

子华显然没想到苏昭会问这么一出,刚才明显苏昭是在想凤南的事情,却忽然就转而说起暗卫了。

“本座已经把你的暗卫都放走了,另外你的护卫小白和小雀,还有那个血族人已经在我们王宫了!”子华就回答。

“你们王宫?”苏昭奇怪,小白他们是来救自己的,是被抓去了王宫么?

“是的,他们去王宫要人了,太子殿下身边的护卫小雀果然是胆大喜欢冒险的!”子华颇为欣赏的笑了起来,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

苏昭……被人当面嘲笑小雀,自己也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过苏昭还是很怀疑南疆王对大周态度的。

“大周跟南疆并没有多少交集,更没有什么冲突,南疆王对本宫的敌意是不是来的太莫名其妙了?”苏昭问道、

子华拢了一下鬓角垂下来的头发,动作相当风骚,笑看着苏昭道:“殿下难道忘记了么?你们的昭烈护府就是为了针对我南疆而建的。而且太子殿下的记性太差了,五年前我南疆的小王子就是在你大周被杀的!”

南疆小王子?苏昭好不容易想起来了,那是前太子作的孽啊!南疆小王子是作为使者在五年前去了大周的,可是却被前太子发疯的给扣下来了,后面的事情就好解释了,疯太子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总之南疆的小王子是死在了前太子的手里。

也就是算在了苏昭的头上。

所以,南疆王对自己的敌意就好解释了。

“凤南跟小皇子是什么关系啊?”苏昭觉得凤南对自己没有多少敌意的,尽管凤南表现的大大咧咧,用浮夸的外表掩饰了他的内心,但苏昭还是能够分辨出敌意的、

“凤南自然是该谢谢太子殿下了,因为你杀掉了小王子,凤南才有机会坐上王子!”子华笑眯眯的口气,让苏昭根本就听不出他话的真假和好坏来。

不过子华的话也算是给了苏昭提醒了。

苏昭可不相信自己在杀掉了南疆小王子的情况下,还能被凤南给待见的。

而凤南之所以还愿意像是朋友一样,或者说以贵宾之礼待自己,只能说明凤南是有目的地,这个粗狂如野兽的男人,给苏昭一种危险的侵略感。

“太子殿下,您需要在这里住上三天,三天之内就可以让南疆王做出决定了,然后我们的互商就可以实现了!”子华很肯定的对苏昭说。

似乎对于子华来说,“劝”南疆同意跟大周通商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而苏昭却要留在湖岛中作为人质的。

“本宫这是被软禁了?”苏昭很不爽的。

“不瞒太子殿下,如今南疆内恐怕是下了对您的追杀令,只要殿下走出这个湖岛,就是危险的!”子华明显就是对苏昭的威胁,却是用轻松愉悦的口气说出来,就更让苏昭不舒服了。

原本是掳来自己的子华,转眼就成了自己的保护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