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展露/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太子殿下之所以被追杀也是因为本座的原因!若是本座没有把您抓来南疆的话,南疆的巫蛊师们也就没有机会了!”

子华假慈悲的看着苏昭,“颇为悲悯”的说。

“既然子华蛊神于心不忍,那还是把本宫送回去吧!”苏昭真不愿意跟南疆的这些人说话。

是谁说蛮荒之地的人心善,诚实的,看看腹黑的子华和心机深的凤南,就让苏昭觉得跟他们一起很累啊。

“自然是可以的!只不过本座现在没有时间,等三天之后本座忙完了这一段之后,一定亲自护送太子殿下!”子华答应的无比干脆,但是自然是有条件的。

等到三天之后,再护送苏昭,那还不是要苏昭在这里呆上三天,就跟没说一样啊。

“呵呵~多谢蛊神了,看来本宫是非要在这里住上三天不行了。”苏昭这口气中带着淡淡的无奈。

而蛊神就像是没有听到苏昭的无奈一样,反而是符合着点头:“太子殿下就放心的住在这里吧,有任何需要本座都会尽力满足的。”

子华又摆出了一副热情东道主的模样。显得他是多好的人一样,明明已经在苏昭的面前表现出了他邪恶的一面,如今还装出一副慈善的模样,这伪善的太明显了。

“你不去看看凤南么?”苏昭这话就有点赶人的意思了。

没有什么事情的情况下,苏昭还真是不想跟子华这人多呆的,现在苏昭在这里是安全了,也就完全没有必要让子华留在这里了啊。看着他让人心焦啊。

“王子殿下很快就会回来的,本座在这里等他就好!”

子华笑的依旧优雅,一只细小的蚊虫飞到了子华的面前,他伸出细长的手指之后,那蚊虫就在手指上停下了。

然后子华就看着那蚊虫在他的手指上闪动翅膀,子华笑了起来:“神晓瑜圣使竟然进了我南疆!”

南疆跟东大陆的几国不同,南疆是不奉神宫为宗主国的,也就是说南疆的人根本就不会把神宫的人当主人看,神宫用类似宗教的手段控制了大陆上不少的人作为“粉丝”,但是神宫在南疆人中却没有粉丝的,不仅因为神宫在南疆的控制力太弱。

也因为南疆有自己的信仰,且南疆人的信仰是很复杂的,他们信仰诸神,那种类繁多的诸神让神宫都研究不透彻,所以地广人稀的南疆也在某种程度上被神宫给放弃了。

南疆这块不毛之地,神宫的人还真是不乐意过来呢。

不过既然是神晓瑜过来了,蛊神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尽管之前蛊神曾经对神相出手。但并不代表蛊神就要跟神宫撕破了脸皮的直面对抗、虽然这看起来有些绕口和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的。

大陆上很多厮杀都可以用猎兵界的规则来解释的。

如今神晓瑜进入南疆的情况下,南疆官方至少要好好接待的。

“神晓瑜进了南疆,难道是因为太子殿下?”子华打趣的看着苏昭,用莫名其妙的口气道。

苏昭不吭声了,自己还真不知道神晓瑜进南疆是因为什么,不过结合之前自己跟神晓瑜相处不错的样子,苏昭还是愿意相信他们之间有着某种坚定友情的。

“神晓瑜被南疆王迎接去了王宫!”子华又说。

好嘛~自己的护卫小雀等人,还有神晓瑜都去了南疆的王宫,那不是离自己这里十万八千里么!

“本宫想要休息了!”苏昭懒得跟子华继续没有营养的话题了。

神晓瑜没有回答苏昭的话,而是看向了湖边。苏昭顺着神晓瑜的目光看去,就看到湖边出现了一个人影。看不清楚那人的身形,但是能够感觉到那人身上厚重的戾气,甚至让人感觉出现在湖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更像是一只强大的魔兽领主。

“王子殿下回来了!”子华也不怕让苏昭看到凤南的令一面了,直接当着苏昭的面承认了,那在远处湖边出现的人正是南疆的王子凤南!

苏昭凝目,可以看清楚凤南的上半身已经没穿衣服,上半身的肌肉如同钢铁般泛着冷光,且有不少的伤口纵横其上,只是伤口已经停止流血了,甚至有了愈合的迹象。

凤南在湖边低着头,似乎是在凝视着湖水,又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在默默的舔舐自己的伤口,周身那阴鸷的气息极类野兽。

只要有人靠近湖水,湖底的水屍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冲出来,将靠近湖的任何生物吞吃掉的,但是这一次湖底的水屍们竟然很老实的没有任何动静。

湖边的时间就像是静止定格了一般。

“现在太子殿下知道我们王子的实力了吧、湖中的水屍都不敢接近。”

子华的口气还是淡淡的,但苏昭却能够从他的口气中听出显摆的意思,苏昭早就知道凤南是个危险的人,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危险罢了。

通过可以看穿人的天眼,苏昭感觉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人,而应该是一头恶兽!

“他的体内封印着一头魔兽?”苏昭的问题一点都不新奇,在这个大陆上,有稀少的人拥有魔兽血脉,魔兽血脉是可以强大拥有者实力的,而不一定所有的人都可以融合魔兽血脉,自然也就有人冒险的将魔兽精魂封印到自己的身体中了。

而且魔兽精魂在发挥好的情况下,比魔兽血脉还要强悍,所以苏昭所说也就不奇怪了。

只不过将魔兽的精魂封印在身体中是很危险的行为,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甚至即便是在成功的情况下,魔兽精魂在身体中也是极其不稳定的,很容易控制人神魂,也就是常说的走火入魔了。

曾经大陆上就出现过不少的修炼者因为无法压制体内的魔兽惊魂,而走火入魔的。

“太子殿下眼光真毒!”子华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这幅似乎和善的模样让苏昭很不喜欢,在子华笑容的背后藏着太多的阴险和毒辣了。

“呵呵~”苏昭随便应付的笑了一声,不吭声了,眼神就盯着不远处已经从湖面上走来的凤南。

赤着的上半身古铜色的皮肤在夕阳下散发着迷人的色泽,高大而健美的身材如天神下凡一般勇武。一股峥嵘的气势从他身上无可遏制的宣泄着,甚至随着他走近,压力就在他递进的步伐中不断增大。

夕阳在落下地平线,将西方天幕染红成为橘色的时候,仿佛天地间都染上了一层血晕,而凤南身上的气势也似乎更加阴鸷了,且他背后蒸腾着一股墨色的气晕,隐约成恶兽的形状,爪牙锋利而狰狞,那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的血战修罗,踏着战场暮歌,揪住人心的压力。

面对这样的凤南,谁都不希望会跟这样的人作对手!

整个湖岛都被凤南阴鸷的气势给笼罩了。

很显然,凤南还没有完全收拢自己身上那可怕的戾气,却已经朝着湖岛走过来了,等到凤南走的更近了,子华就开始皱眉了,显然子华也疑惑凤南为什么没有彻底收敛就回来了,难道是凤南对魔魂的控制力减弱了么?

如果凤南真的无法压抑自己身体中的魔魂,子华就要出手了,否则凤南会因为丧失理智而伤害了湖岛上的人。

不过不等子华出手,已经有一股锋利的冰刺从天幕中俯冲下来了。

若不是冰刺下落的时候带着冰冷的寒气,冷热相冲而形成了浓厚的气晕,众人还以为这冰刺是一道道的闪电呢!

而被冰刺攻击的凤南已经停下了脚步,金刚一样站在水面上勇敢的迎接刺下来的冰柱。

在戾气没有彻底收敛的情况下,凤南的实力显然是强横的,在冰柱降落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凤南才猛然后退一步,躲开了冰刃的攻击。

而那道冰刃在没入了湖中之后,瞬间释放了超乎想象的冰冻之力,整个湖面都被冰冻住了,站在湖面上的凤南这才飞身而起的躲避结冰的湖面。

“玄君,请住手!”子华已从湖岛上起飞,冲向了天空,阻止玄君再次出手了。

能够瞬间释放这么强大魔法的人,整个东大陆除去玄君没有别人了,所以子华不得不出手防止玄君真的杀了凤南。

“本尊不过是想让他冷静一下!”玄君的声音从天空中传下来的时候,凤南已经被巨大的玄冰冷冻住了。

虽然凤南敏锐的在湖面被冻住的时候就起飞逃开,但是他的动作跟玄君的魔法相比还是慢了。

在凤南的身体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凤南整个人已经被冰冻住了,巨大冰块中的凤南还维持着跳起来的姿势,却是被结结实实的冻在了冰块中。

子华看着被困住的凤南,就叹了口气,心中掂量着自己是动手跟玄君打一场呢?还是持旁观的态度,让玄君发泄一下也就完了、不过被冻在玄冰中的凤南,还是让子华担心。

玄君的魔法有多么强悍,子华自然是了解的。他还真担心凤南会被玄君给弄死呢。

不过玄君这么霸道的出手,也是让子华惊讶的,子华抓来苏昭就是想跟玄君谈判和要挟的,因为他早就知道苏昭在玄君的心目中肯定是有分量的。现在玄君这么霸道和干脆的出手,明显是因为苏昭啊。

看来苏昭在玄君心中的分量很重啊,而且子华忍不住邪恶的想,玄君跟苏昭的关系这么好,难道两人之间有什么龌龊么?

“还请玄君手下留情。”子华还是很关心凤南的。

见凤南被困之后,子华虽没有出手相救,但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哼~若是本尊没有留情,他现在已经是湮粉了!”玄君缓缓从虚空中落下,刚降落到地面上,困住了凤南的巨大玄冰就传出来咔咔的碎裂声。

下一个瞬间,凤南就从玄冰中挣脱崩出来了。

玄君眼神漠然的看着冲出来的凤南,心中还是有些惊奇的,显然凤南展现出来的实力让玄君另眼相看了。

凤南身上的戾气已经完全收拢了,所以玄君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看着凤南从护卫手中接过了衣服,穿在身上之后,凤南已经礼貌的冲着玄君点头:

“多谢玄君出手,让我冷静下来。”

恢复了冷静的凤南,又变成了那个憨厚勇武的南疆王子。

“走!”玄君显然没有继续跟凤南和子华待下去的意思,过来拉着苏昭就走。

玄君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他过来就是为了带走苏昭的,丝毫都不会保留自己地目的,跟在九州城的时候完全不同。

玄君不在乎让子华和凤南知道,他就是想保护苏昭的。似乎在九州城时候的压抑让玄君格外的想释放自己对苏昭的保护欲。

而苏昭在被玄君拉着走的时候,脸色稍微的红了一下。这种自己被抓而玄君英雄救美的感觉太强烈了,以至于让要强的苏昭有点不适应了。

“先等一下!”在被玄君拉着之后足足楞了几秒钟,苏昭才反应过来,自己来南疆还有事情呢!

而子华和凤南眼看着玄君拉着苏昭走,并没有阻止,似乎就是在等着看苏昭的反应一样。

见苏昭开口了,子华才开口道:“本座请太子殿下来是做客的!”

玄君就扭头冲着子华冷笑了起来,做客?当自己是傻子么?当自己的情报网太差劲么?玄君已经知道了南疆跟大楚的合作。

南疆的蛊神亲自出手,抓住苏昭可不是为了做客的,而是为了苏昭的命!

“继续说!”玄君笑看着子华,轻松加嘲讽的神态,颇像是看耍猴一样。

“还是让大周太子殿下说吧!”子华笑看向苏昭,示意苏昭自己说出来。

子华觉得就算是自己对玄君说了,玄君都未必会相信的,只有让苏昭自己说出来了。

“本宫在跟南疆商谈互商的事情!”苏昭立刻跟玄君解释。

那解释起来着急的模样,就好像是担心玄君会误会一样,也是为了避免让玄君着急和胡思乱想,苏昭才这么着急的解释的。

而玄君在看到苏昭着急解释的模样之后,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互商?”玄君湛蓝色的眼睛中有了笑意。

作为一个从猎兵界白手起家的人,玄君可没有大陆上各国皇族的清高,互商这种事情能够增强国家的经济实力,而且还能解决区域内某种物资的匮乏,百利无一害,何乐而不为。

甚至玄君都想让魔域插一脚呢。

“是南疆跟大周的互商!”子华笑着点头、

“很好,本尊也要参与!”玄君就直接开口了。

子华眼中的笑意明显增了几分,能够跟玄君的魔域互商,自然更好了,不过子华也知道玄君的难缠,要想跟魔域互商,还是需要制定一些规则的好。

毕竟玄君的魔域跟大周这个国家是不同的。

“那咱们就坐下来谈谈吧!”苏昭已经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了。

虽然玄君、子华和自己是代表了三方势力的,但是当玄君说出他也要参加互商的时候,苏昭的心里莫名的增加了些底气,有一种玄君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感觉。

子华的目光似乎是一直在苏昭和玄君两人的身上打量的,听到苏昭的话,子华冲着身边的侍卫点头,那侍卫很快就将房间布置好了。

其实在这个湖岛上就有一座不小的建筑,建筑的大厅自然就是会谈的地方了,在桌上摆放了各种美味佳肴,便算是将晚饭也设在这里了。

大厅内摆放的是圆桌,这让一来在圆桌上也就显得没有主次之分了,坐下来的只有四个人,而玄君很自然的坐在了苏昭的身边,并且在子华要在苏昭身边坐下来的时候,玄君的眼神有意无意的朝他身上飘了飘。

子华全当没有看见玄君的眼神,坐下之后就笑道:“作为东道主,本座先敬各位一杯。”

“这一杯酒不该是道歉么?你南疆的巫蛊师用炼尸帮助大楚杀了不少的周兵!”玄君却按着酒杯,眉目凌厉的看着子华。

子华忍不住的失笑,他算是明白了,玄君这是在专门朝着自己显摆他的站位啊,甚至是有些护食的表明他对苏昭的维护。

这是要为苏昭讨说法的啊!子华就忍不住的多看了苏昭一眼,却看到苏昭看向玄君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婉约。子华的心底就触动了一下,其实在第一次见到苏昭的时候,子华的心里就有些奇怪的,苏昭是个不男不女的人。

苏昭的身上是有着男人气息和女人风韵的,因为前太子之前用了可以混淆性别的药物,让苏昭看起来不男不女,不过现在看到苏昭眼中的那一抹女人本色。

子华就更倾向于相信苏昭是女人了。

修为高的人其实都可以看出苏昭的性别,只不过因为阅历的原因,确切程度不同罢了。子华显然是对女人不了解的,甚至从未近过女色,所以不能像是神相一样,可以确定苏昭的性别。

不过现在既然猜测到了,那么玄君的异常行为就好解释了。

“本座愿意抓捕在大楚制作炼尸的巫蛊师,给大周太子处置!”子华很明确的表明了立场。

其实南疆远比外人了解的复杂,这其中势力错综复杂太多了,而子华其实是不赞同用炼尸的。用蛊虫控制死尸,这个方法有些邪恶了。

子华可以是黑化、心狠手辣的人,但他有自己的底线,不愿对死人不尊重。

“呵呵~那就要看你这个蛊神的能力了,若是连几个蛊王都抓不住,不如就让本尊的人来动手吧!”玄君看向子华的眼神中还是带着几分威胁的。

“玄君的势力已经染指了我南疆,若是魔域还想跟南疆合作的话,希望玄君可以退出我南疆的势力范围!”子华这次没有妥协,反而是很认真的说。

“只要你们南疆做的让本尊满意!”玄君也不含糊。

原本应该是三方会谈的,但是现在却变成了玄君跟子华的谈判,本以为是主角的苏昭就这么的被两个人给忽略了。

而一直没有吭声的南疆王子,也没有闲着的跟苏昭开口了:“大周太子殿下要不要去我的王宫住上几天?”

“我可以陪着太子殿下到处转转的!”

凤南对苏昭表现出来的过分亲近,让玄君眼神冷了下来。

“不必了!我们现在就走!”玄君代替苏昭开口了,一句话都没说的苏昭脸很臭。

“本宫还没有跟南疆商谈互商的细节。”苏昭不走。

玄君脸黑,凤南笑的傻乎乎的:“不必着急走的,只要等三天,南疆就会答应跟大周互商,然后就可以商谈互商的细节了。”

“你要在这里住三天?”玄君直接质问苏昭了。

玄君这口气根本就不像是对大周太子说话,而像是对自己的亲密人。

反正子华是更加确定了,玄君肯定是喜欢苏昭的,但凤南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直接站在苏昭面前,说:“玄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太子既然要住下,我自然是会好好陪着的!而且你也没有左右太子意愿的权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