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用心感受爱/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已经很明显的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了自己跟苏昭的关系。

可凤南却偏偏是看不出来一样,愈发的跟苏昭显得亲热,整个话题都要把玄君给排斥在外,更不给玄君可以左右苏昭意愿的机会。

“玄君的确代表不了本宫的意愿,不过本宫还是会听他意见的。”苏昭开口,打算做个和事佬。省的玄君真的跟凤南闹僵了,还要见血什么地。

“所以,现在就跟本尊走!”玄君的态度依然是很臭的。

让他看着苏昭跟这些人在一起,玄君自认可没有那么好的心态。

“若是玄君想走的话,我们不会拦着的!”

凤南依然是傻乎乎的说,那意思就是苏昭要走的话,他会出手拦着了?玄君倒要看看他们能怎么拦下苏昭。

“玄君想带着太子殿下去哪里?”子华不得不开口了。

再不说话就要看着玄君跟凤南打起来了,子华郁闷哦,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不用你管!”玄君轻蔑的哼了一声。

专横、霸道在玄君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子华很头疼,玄君这货根本就不是来谈判的,分明是来砸场子的。

“太子殿下,我们是带着诚意跟您谈判的!”子华就觉得跟玄君完全是说不通的,所以还是转向苏昭了。

子华相信,苏昭刚被自己抓来会提出互商的时候,绝对是为了保住她自己命的,随着玄君的带来,苏昭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现在苏昭必然是真心想跟南疆互商的。

谁说皇族都是清傲,不屑于行商的,苏昭这个皇族就是个例外。子华能够从苏昭的口气中听到她想行商的诚意。

“难道本尊就不是带着诚意跟你们谈的么?”玄君很恶劣的开口了。若自己没有带着诚意,早就灭了子华和凤南了。

所以,自己没有对他们动手已经是极好了。

现在还跟自己讲条件,这让玄君生气了。

“先吃饭吧!”苏昭觉得自己真的挺难做的,玄君跑来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的,虽然玄君嘴硬的不说,但苏昭知道玄君的好意,可玄君现在明显是不想谈的样子,甚至还脾气臭的要破坏和谈的趋势,苏昭明白这种时候自己应该劝玄君的。

子华也明显是想让自己劝玄君的,可苏昭根本不好开口,所以就只能说先吃饭了。

餐桌上的人都表示同意,然后苏昭就看到子华亲自给凤南夹菜,而凤南竟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吃了。这个发现让苏昭惊奇啊,之前看凤南对子华那排斥和埋怨的模样,还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多么僵硬呢,可现在又算是什么?

两个大男人之间搞得这么亲密干嘛!

玄君才不管凤南和子华呢,只是目光悠悠的看着苏昭,似乎是想跟苏昭私下谈谈的样子。

“我们出去走走!”玄君等苏昭吃的差不多了,上来拉着苏昭就走。

这一次子华和凤南没有阻止,两人在餐桌边看着玄君带着苏昭走了,然后俩人还在餐桌上继续吃下去,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大周太子是个女人?”凤南吃着子华夹给自己的菜,却忽然开口。

“我不能确定!”子华沉吟道。

“我可以确定一下。”凤南又道。

子华扶额,有些无奈的看着凤南,道:“还是不要触怒玄君了吧。”玄君明显是偏袒苏昭的样子,若是凤南不怕死的冲上去试探苏昭的性别,激怒了玄君就不好说了。

即便是远在南疆,但是玄君的能量还是很清楚的。

多少在南疆无恶不作、被追杀的南疆修炼者都被玄君给庇护了,南疆不是没有追杀过那些人,但是遇上玄君,他们都铩羽而归、而且还因为跟玄君的冲突,让他们遭受了不小的损失。

所以说,玄君魔域佣兵团的强大是让南疆忌惮的。

“正因为跟玄君有关,我才更想确定一下!”凤南苍劲勇武的脸上透出一种谋士才有的深沉。

高洁俊美的子华就伸手握住了凤南的手,温声道:“我担心你。”

……

“你带着我去哪?”苏昭被玄君带着直接瞬移出了湖岛,出现在一片草木稀疏之地。

南疆境内虽有草木茂盛之地,但那些地方都是不安全的,且不说让人防不胜防的蛇虫毒瘴,潜藏在丰茂草木中的魔兽也格外多,南疆境内是比东大陆还要危险的魔兽区,这也是千年来南疆的人口一直多不起来的原因。

恶劣的生存环境,还有过多的魔兽都影响了南疆人口的增长。

甚至南疆境内还残存着不少奴隶制部落,这些未开化的部落首领便算是南疆内的贵族了。南疆实行的是王位承袭制度,在王宫直属地也开始封建统治了,但是面积太大的南疆内是不可能让所有的部落都实行封建制度的。

但奴隶制的确是妨碍了南疆的发展,这些部落之间动不动就进行灭族的战争,以至于南疆人口稀少,境内更是少有耕种。

玄君带着苏昭瞬移到的就是一块明显有人迹的草地上,可还是遇到了几只类似犲狗的魔兽袭击。

玄君轻松的解决了这些捣乱的小型群居魔兽,道:“难道你要在湖岛住下去?”

苏昭想了想,也就不追问了,继续在湖岛住下去,虽然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但自己好不容易来了南疆一趟,不能什么都不看看的就回去。

所以,被玄君带来这里之后,苏昭也就不再追问了,而是在周围打量了起来。

南疆内的生物众多,野兽和魔兽共存,苏昭随便看看就见一只肥大的兔子在不远处啃着已经没了叶的草,这一边的草地明显被其他动物啃食过了,只留下短而坚硬的草茎,可那只兔子一点都不嫌弃,甚至在看到了生人的情况下,仍然在低头啃食。

因为这里生物众多,也形成了巨大的生存压力。每个动物都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所以这兔子宁愿冒着被打死的危险,也要先吃饱了肚子,并且在冬天来临之前让自己养上一身的肥膘,好度过漫长的冬天。

南疆也有很寒冷的冬天,甚至比东大陆腹地的冬天还要寒冷。

在整个大陆上,散布着诸国的东大陆已经算是中部地区了。

所以,冬天的严寒和狰狞会肆虐南疆和北禺。南疆和北禺就相当于地球的两个极地,南极和北极一样。

“逛逛?”玄君见苏昭在盯着一只兔子看的若有所思,便开口提议道。

虽然处处都透着凶险,但不得不说,南疆还是拥有苍茫厚重风景的,这种危险中生机盎然的区域给人一种激越和豁达之感。

“南疆的是不是更适合修炼者冒险?”苏昭看了周围一圈之后就问道。

“的确如此,不过东大陆的修炼者都不会来这里的!观念问题。”

玄君回答的很干脆,也的确是因为观念的问题,在东大陆的所有人看来,南疆都是邪恶、落后的蛮荒之地,且南疆的人对中原人很不友好。

加上多年前,南疆跟大陆的厮杀,让双方的修炼者在野外见到便直接动手,甚至东大陆的一些猎兵团还实行猎杀南疆修炼者的赏罚制度。

猎兵也以击杀南疆修炼者为荣。

说的严肃点,南疆和东大陆就像是中世纪欧洲的宗教之争,不是你把我弄死,就是我把你弄死!

在南疆和东大陆之间没有过度地带,就是黑与白的。

这种情况下,苏昭愿意带着大周跟南疆互商,必然也会承受很大的压力了。而玄君也在这种时候带着魔域搀和进来,似乎就有些为大周减轻压力的效果了。

“你的人在南疆多么?”苏昭相信大陆的每个角落都有玄君的人,且玄君之前还救下了那么多的南疆凶犯,所以他肯定在南疆安插了不少的人。

“你想做什么?”玄君没有回答苏昭的问题,发而是问道。

苏昭想了想,说:“我需要南疆内的情报。”

苏昭已经想好了,等到三个月之后,苏昭历练的首选地方就是南疆!神宫在南疆的控制力是最弱的,而且南疆内的情况也都符合苏昭的意愿,她更愿意在这里冒险,锻炼自己。

“做什么用?”玄君问的很详细。

“自然是想了解南疆的一切了!”苏昭状似敷衍的回答。

而苏昭这样的回答却让玄君沉默了,或者说是想多了,苏昭不会是想打南疆的主意吧?

在外人看来,南疆是不毛之地,但玄君明白南疆内物资的丰富,尤其是南疆境内还有东大陆缺少的矿产资源。

且地广人稀的南疆境内众多的魔兽也是一笔不小的资源、

“本尊带着你看看南疆吧。”玄君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必要让苏昭亲眼见识一下南疆的。

召唤出自己的战宠之后,玄君就带着苏昭在虚空中以较低的速度飞行,好俯瞰南疆地貌。南疆实在太大了,在升高至目力所能及的极限之后,看到的是数不清的草地和森林,或大或小的湖泊在南疆境内纵横,只不过南疆的地貌应该属于偏干燥类型的,一些地方虽然有沼泽毒瘴,但是更多的是一些杂草较少的荒漠。

而这种荒漠上不少的兽皮帐篷、小草屋或者土屋则显示了这些地方住着南疆的部落。

在一大片区域内都很难看到一个城池、即便有也是那种多沙土少石块的低矮城建筑。

在湖岛上苏昭看到了一座不错的建筑,因为那是子华的住所。

所以,在高处之后,就可以看到整个南疆城的落后了。

“这就是子华要跟大周互商的原因。落后!”玄君声线冷漠的说。

口气中还带着几分对南疆的提防和鄙夷。虽说南疆内的确也有大周所需要的东西,但是南疆更需要大周来发展的。

尤其是作为南疆王子的凤南,更需要跟苏昭合作来获取大周的技术和支持。所以玄君想说,在大周和南疆的谈判中,大周是应该占据主动地位的一方。

“这么说,我大周跟南疆谈判的时候可以多一些资本了。”苏昭本来说出来合作的时候还是处于被动地位的,而且因为对南疆内情况的不了解,所以无法确定谈判的方向。

如今亲眼看到了南疆内的情况之后,至少在谈判和合作的时候有了方向。

对于玄君、苏昭心里是感激的,没想到被子华抓来,因为玄君的参与,还能让自己多一些对南疆的了解,并且用互商的方式为大周打开南疆的财路和经济、当然,苏昭也想到了跟南疆合作之后所面临的压力。

被整个东大陆所唾弃的南疆,若是大周主动合作,大周也会被唾弃的,而大周内豪族的态度甚至会威胁到皇族。

“下去看看!”玄君带着苏昭从天空落下。虽然一直以来玄君都不善言谈,但他对苏昭所为却是真正的提供了帮助。就想这次的南疆之行。

当巨大的鹏鸟从空中俯冲下来的时候,被惊动的南疆部落中立刻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吼声。

作为一个奴隶制的部落,落后的不仅仅是经济,连认知都很落后的,部落中的战士们在看到巨大的鹏鸟下来的时候,还以为他们的部落遭到了强大的魔兽的攻击,所以部落中的战士们吼叫着冲出来对抗大鸟,老弱病残则是开始了快速的转移。

“莫要惊慌!”玄君的声音就经过玄气魔法的扩散从空中传了下来。

虽然语言有些不通,但部落中的人还是听出了玄君的声音是人类发出的,正当这些部落的战士们奇怪鹏鸟可以说人话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从鹏鸟上跳下来了。

玄衣的苏昭和蓝袍的玄君都是俊美到妖孽的人,部落勇士们瞬间以为天神下凡,不少的勇士在放松了警惕之后,全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这两人,想猜测出这俩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们来做客!”玄君用一种古怪的语言跟部落战士们交流了。

苏昭就撇了玄君一眼,根本就听不懂玄君说的什么!

不过显然对面部落的人们都听得懂,这些身上穿着兽皮、皮肤黝黑、性情野蛮的战士们相互看了看,就有一个格外强壮的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脖子上和手臂上挂着骨头和牙齿做成的配饰,一张黝黑的脸上带着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伤疤,让他本来就英武的脸看起来格外的凶悍。

那男人叽里咕噜的对着玄君说了一堆话,苏昭一句都听不懂,却看到玄君冲那人点头了。

似乎是战士首领的男人就侧过身,冲着玄君伸手。

“他邀请我们去部落用餐!”玄君笑着跟苏昭解释。

似乎是看到苏昭听不懂他们的谈话,玄君有些得意。

“刚吃过!”

苏昭之前就是在饭桌上跟着玄君走的,这都半下午的时间了,还吃什么!而且苏昭很惊奇啊,玄君竟然会这些南疆部落的语言?

不过南疆部落中显然是没有吃饭时间概念的,他们都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而且这一次部落的勇士们外出猎杀获得大丰收。自然是要饱餐一顿了。

当苏昭和玄君走进他们部落的时候,就看到被低矮的房屋围成的小广场上堆放着不少的魔兽和动物尸体,这么多的猎物,部落自然是不好保存的,所以他们准备吃大餐。在被玄君的坐骑吓到之前,小广场上不少的女人和奴隶正在准备剥皮、处理这些猎物的。

那战士的首领让被吓跑的人回来继续处理猎物,带着玄君和苏昭在小广场的石凳旁坐下了。

部落中所谓的石凳就是几块大石头而已,石头表面稍微的打磨一下,就成了他们的座位,而且苏昭还看到在处理猎物的不少奴隶和女人用的还是石刀。

显然这个部落是不会炼铁的,他们就像是原始人一样,看不到一点科技的影子,落后程度让苏昭惊讶。

那战士首领坐下之后,又叽里咕噜的跟玄君说话了,在别人面前一直都是很冷漠的玄君,这次竟然没有冷落那南疆战士,反而是跟那人交谈了起来。

“他们说可以留下我们在这里住上几天。”玄君跟那战士交流完,就跟苏昭解释了。

“有必要么?”苏昭可不同意在这个小小的部落住上几天,完全没有必要啊。

“可以住上一天。”玄君建议道,而且湛蓝色的眼睛中竟然是带着某种期待的。

苏昭就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低矮、需要弯腰才能钻进去的土屋,更多的则是兽皮搭建成的屋子,周围看不到一件像样的陶瓷器皿,甚至连铁器都不多见,甚至苏昭还看到一个女人正在用石锅煮东西。

一块弄成半圆形的石头,中间挖空就是他们用来煮水和食物的锅。

苏昭更看到一个男人扭着一个兔子的脖子,直接下嘴吸食着兔子的血。这种原始的喝动物血的原因,是他们无法补充足够的盐分,看看周围这些连衣服都没有,只用兽皮挡着敏感部位的野蛮人,他们不懂得提取盐分也就不奇怪了。

这蛮荒落后的模样都要把苏昭给吓到了。生活在一个大陆的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若不是亲眼所见,苏昭真不敢相信这个大陆上还有这么原始的部落,而自己竟然还要在这部落住上一天?

苏昭真奇怪,玄君竟然还期待在这里住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