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同居意向/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提议在这里住上一天,可苏昭没有同意,明显是在犹豫有没有必要在这里住下、

“没有深入就没有了解!”玄君貌似很深奥又很坚定的说。

苏昭就看玄君,南疆这些部落的情况只需要一眼就能够看透了,还用得着住下来?

那战士的首领又开始叽里咕噜的说话了,但是这一次他是冲着苏昭说的,苏昭根本听不懂啊,为什么不跟玄君说呢?!

这么跟自己说是为了显示对自己的尊重么?可苏昭听不懂。不过看那战士的脸,一副热情洋溢的模样,应该不是说什么坏事的。

“住下来,才是对部落的尊重,否则跟他们部落互商都不可能!”玄君就在旁边解释。

玄君明显是在怂恿苏昭住下来的,而且玄君还十分期待的样子,看的苏昭感觉很郁闷啊,为什么的非要住下来呢?而且苏昭的大周要通商也是跟南疆啊,根本就不是跟这些部落。

不是苏昭嫌弃这个部落,而是自己的时间宝贵,哪能这么浪费。

玄君又说:“跟南疆通商就是跟这些部族通商,他们是自由和自主的。若是让这些人对大周有了敌意,那么他们的排斥和反抗会对互商造成很大影响的。”

“住下来就能消除他们的戒心?表示对他们的尊重?”苏昭觉得很无语。

“是的!做了他们的客人,就是对他们的尊重。”

做客也是这些部落跟外界交流的方式,也就是混个脸熟了。

苏昭沉默了一下子,不过看那战士首领一直咧着大嘴冲着自己笑的热情,苏昭还是答应下了,虽然时间是很紧迫的。不过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了。

“吃~吃!”

那战士首领的学习本领还是很强的,在跟苏昭和玄君叽里咕噜的说一堆话之后,他竟然学会了简单的大陆单词,现在就拿着一块烤的半生不熟的肉块送到了苏昭面前。

这些人的烧烤技术绝对不敢恭维,苏昭甚至看到他们部落中不少的人都是直接吃生肉,喝生血的。

苏昭接过来的烤肉上还带着发黄的矿物盐分。这是一种没有提纯的粗盐,应该是属于某种岩盐,收集起来之后连杂质都没有挑选,直接被用在了食物上。

所以苏昭这块肉看起来就有些恶心了,没有化开的粗盐黄黄的粘在上面,而化开的粗盐则在烤肉表面留下了一个很明显的黑黄色痕迹,这样丑的烤肉,让人吃下去是需要勇气的。

“他们是好客的,你的肉上面盐分最多!”

坐在苏昭身边的玄君很认真的指着苏昭手中肉块上的盐解释道。那口气好像在说别看这些盐很丑,弄在肉块上看起来很恶心的样子,但这是他们的盛情啊!是不能辜负的,也就是提醒苏昭不要嫌弃这些岩盐脏,应该吃掉的。

“我口味比较淡,还是跟你换换吧!”苏昭就很干脆的把自己手里的肉块跟玄君手里的换过来了。

玄君手里的这块肉上盐分明显少一点,虽然口味是淡了,但是苏昭觉得这样正好。

苏昭很诡异的看见,自己跟玄君交换了肉块的时候,玄君的眼睛中似乎是飘过了淡淡的笑意。然后就看到他毫不嫌弃的拿起肉块就吃了起来。

周围的南疆人就盯着玄君吃东西的样子发呆。

本来苏昭还以为这些人是奇怪玄君吃东西时候会自动收缩的面具呢,不过等看到这些人流着口水的模样时候,苏昭明白了,这些人是眼馋玄君手里的肉块啊。

因为那块肉上有足够多的粗盐!

这些南疆人手里也都有肉块的,因为这次是他们部落的勇士们外出捕猎的大丰收,所以每个人甚至是奴隶都能吃饱的,可他们并没有多少盐可以用!

在生活恶劣的地方,盐分是最重要的,身体缺盐不仅会没有力气,而且身体也会出现提前的衰老,白发就是最明显的标志。

这个部落中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奴隶身体明显是缺盐的,年轻的还好一点,只要是年长的人,头发全都会变成花白,甚至是白色。

所以,盐就是他们最好的礼物。也因为他们把苏昭当成了最尊贵的客人,才会像是腌肉一样,在肉块上撒了那么多的岩盐,送给苏昭吃的。

可是看到苏昭并没有吃那块撒了很多丰美岩盐的肉块,那首领就拿着一块撒了少量盐分的肉重新送到了苏昭面前。

苏昭笑着接过来,想着自己根本就吃不了这么多的肉。而那首领一直叽里咕噜的说着,似乎是在催促自己多吃一点的。苏昭这才发现这些南疆人的食量大的惊人。

南疆人中少有魔法师,基本都是炼体的武者,他们没有多少花哨的武技,拥有的就是跟野兽一样强壮的身体素质,所以食量也是大的。

“这是今天我们要住的地方!”玄君在吃完东西之后,给苏昭指了指南疆人给他们安排的住处、一座看起来明显要高一点的窝棚。

用树枝作为房屋骨架,上面覆盖了兽皮,就这么简单搭建起来的房子,内部空间不大,也就是够苏昭和玄君躺下而已。

苏昭去房间里看了看,撇了玄君一眼,竟然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喜悦。

“玄君大人能屈居住在这里?”苏昭好奇的问。

玄君多么骚包不用说了,多么尊贵一人,苏昭很好奇他能够忍受得了在这里居住啊。

这个兽皮垛内部空间极小也就罢了,里面还脏兮兮的,几张皮毛就随便的扑在了地上作为睡觉的“床”,苏昭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些兽皮上有不少的虫子。

“本尊不挑剔!”玄君面无表情的说。

不过眼睛在苏昭的身上扫了一圈之后,玄君又说:“本尊虽然某些方面很挑剔,但还是能在这里住下的。”

玄君还是很怕苏昭误会自己品味的,他欣赏的是苏昭这样的人,若是苏昭觉得玄君品味低的话,喜欢了苏昭岂不是侮辱他了。

玄君表示自己还是很挑剔的。

“你知道我是女人!”苏昭看了看外面,发现那些南疆人竟然很懂得给他们留下私人空间的,在他们进来兽皮屋查看的时候,外面的南疆人竟很识趣的走开了,也就让苏昭有机会跟玄君说话了。

都知道自己的性别了,这货还跟自己睡一个兽皮屋,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谁知玄君竟然浑不在意的说:“这里不是大周皇宫,也不是殿下的行宫。是落后的南疆部落,这里是没有多余房屋的,他们的奴隶都没有地方住。”所以,咱们两个只能睡一个房间了!

“你可以睡在外面!”苏昭毫无压力的开口了。

玄君……

怎么感觉自己被嫌弃了呢!(某吐槽,玄君你都被嫌弃无数次了。)

“难道你还要跟我睡在一个兽皮屋里?”苏昭见玄君竟然一声不吭,就盯着自己看。

苏昭就感觉很无奈啊,玄君这人的脸皮也真是够厚了。自己怎么跟他说都不听呢。

“修炼之人根本就用不着睡觉,本尊可以教你打坐修炼。”玄君又说。摆明了就是不想出去,要跟苏昭在一个房间啊。

修炼之人的确可以打坐运转玄气,从而让自身得到放松而不用睡觉的,但苏昭还是更喜欢睡觉,人只有在沉睡眠的时候才能彻底的让细胞放松,获得充足的休息。

“也好!那现在先出去转转吧!”反正离睡觉还早,也没有必要现在纠结这个问题。

苏昭跟玄君出了兽皮屋的时候,看到这个部落一些身体强壮的战士押着不少的俘虏从外面回来了。

原来这个部落是一个有几千人口的大型部落,在部落内全民皆兵的情况下,青壮年战士就有一千多人,这样的实力在南疆众多部落中已经算是不错的部落了,所以在部落冲突中,这个部落也会抓住更多的俘虏,抢占更多的地盘。

当然这个部落也会主动出击去抢劫周围的小部落,好获得足够的奴隶和战利品,而在严冬将至时,更是大部落扩张和劫掠的时候,抢来的奴隶不仅可以给他们干活,在严冬没有食物的时候还会当做口粮。

“这里有吃人的习惯,你不会觉得恶心吧?”玄君见苏昭盯着那些战俘看,就忽然开口说道。

苏昭面无表情,作为一个曾经的末世狗,苏昭见多了人吃人的事情。南疆这种生存环境恶劣的地方,会人吃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些未开化的南疆人就像是一群野兽一样,在严冬食物不足的情况下,不吃人就要饿死,所以为了活下去,他们吃人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不过从他们吃人这一点更可以确定他们的蛮荒和落后了。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蛮荒不开化的南疆还可以在东大陆诸国的威胁下生存了这么多年,而且还建立了一个颇为强悍的南疆国。南疆内虽然多蛇虫蛊毒沼泽毒瘴,但也是因为南疆人的反抗,才能抵挡了中原诸国的南下。

并且多年来大周和大楚,还有几个小国都跟南疆有战争,甚至猎兵联盟也不时的派出猎兵团袭杀南疆。南疆能顶住这么强大的压力,足可以显示南疆人的血性了。

“她是大周太子!”原本还算是安静的部落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到了苏昭的身上。

喊话用的是南疆部落内的语言,所以苏昭是听不懂的,但是玄君却能够听懂。在南疆人将凶恶的目光投到苏昭身上的时候,玄君已经将那喊话的人抓住了。

那是一个穿着兽皮,但是腰上缠着金属腰带的人。

那人自以为隐蔽的喊了一声之后是想跑的,但是玄君释放出来的魔法团就像是张了眼睛一样,瞬间将他俘虏,困在了玄君面前。虚空中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大手,将那人死死的抓住。

“大楚的斥候。”玄君看着那人笑的玩味。

“这个人就是大周太子,大周军队多年来屠杀你们南疆人,难道你们不杀掉这个大周太子报仇么?~!”被抓的人大声喊了起来。

玄君虽然是把这个人抓住了,但是并没有封住他的嘴巴,就让这个人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

周围部落的战士在听到这些话之后,全都站起来虎视眈眈的看着苏昭,甚至可以从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他们对苏昭的敌意。

只不过这些勇猛的战士没有傻乎乎的冲上来,似乎是没有忘记这两个人是乘坐着巨大的鹏鸟魔兽来的,能够用这么大的鹏鸟作坐骑,说明玄君是一个强大的让他们无法战胜的人。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苏昭听不懂这些人说的话,不过看到周围这些部落战士们不好看的脸色,也能够猜到了,肯定是发生了不利于自己的事情。

“他们已经知道你是大周太子了!似乎是对你有敌意的!”玄君控制的魔法很随意的将那个大楚的斥候扭断了脖子,然后才对苏昭说。

苏昭看了看被玄君弄死的大楚斥候,明白是这个人故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利用这些南疆人对自己的敌意,想要杀掉自己。

不过苏昭不在乎,既然是大周想要跟南疆互商,就得先探一探南疆部落对大周的态度。想来玄君没有封住这个楚人的嘴巴,也是故意为之的。

嚯嚯~的吼声从这些战士的嘴巴中传了出来,这些人手里攥着自制的石刀,或者特制的长矛,嚯嚯的冲着苏昭喊了起来,那气势阴沉的模样就像是战前的擂鼓号角。

“这是打算动手了啊!”苏昭跃跃欲试的模样让玄君疑惑。

“你不是想跟南疆互商么?为什么还想跟他们动手?”玄君很是奇怪、要动手的话,玄君完全可以在瞬间秒杀了整个部落,一点渣都不会剩下。

哪里用得着苏昭动手啊!可苏昭在看到这些人对自己的敌意之后竟然很兴奋的样子。

“他们想动手,我就没办法了,顺便试一试他们的实力!”

玄君就觉得苏昭虽然是极力的压低了声音,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但苏昭这么兴奋,明显是想跟人家南疆的勇士们动手啊!

南疆勇士修炼的方法跟大陆的武者、魔法师是不同的,他们这里的战士会用各种手段强化自己的身体,提升速度,但战斗力是不逊色大陆的,所以苏昭想试一试这些人的实力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真是个不消停的女孩啊~!

玄君主动后退了一步,让苏昭直面周围这些凶悍野蛮的南疆勇士了。

原本还因为忌惮玄君,所以没有着急动手的勇士们,一看到玄君主动后退,立刻就明白玄君是不会保护大周太子了,所以这些人自然就上来动手了。

要说对大周的仇恨,其实这些南疆勇士们并不多的,大周跟南疆每年都有战争,每年都会死人,这对于生性野蛮、甚至是冷血的南疆人来说都是正常的事情了,而之所以会对苏昭动手。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大周的太子啊!大周的太子就是皇帝的接班人了,那么大的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啊。所以这些人之所以想动手,绝大部分原因是苏昭的身份太尊贵了。

他们想染指一下,或者杀掉什么的。南疆人的野蛮习性让他们对强大的魔兽、尊贵的人有种近乎疯狂的压制欲望。干掉最强的人,他们就是最强了,这跟他们的争锋心里有关。

吼~

伴随着几声怒吼,一个战士率先冲上来了,虽然包围了他们的有上千人,但是他们没一哄而上,而是一个中阶的战士暴起,先来试探一下苏昭的实力,同时这也是这个勇士表现的机会,无论他成败,这第一个动手的勇士都会被尊重的。

即便是战死,这个被尊敬的勇士家人也会受到部落的厚待。

苏昭看着冲上来的勇士,分辨着这个勇士的战斗等级,他没有用任何玄气,但那钢筋铁骨般的肌肉和身躯却像是一堵山一样,给人一种很沉重的压力。

苏昭取胜的是速度,在那勇士扑上来的时候,苏昭身影极快的闪到了他的身边,一拳打在了他的侧肋上,武王的玄气攻击力恐怖,那勇士直接被打飞了出去,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周围嚯嚯的吼声一下子停了下来,刚才苏昭的出手让这些人意识到大周太子的勇武。

几个勇士同时冲了上来,手里端着的长矛齐刺,勇悍的力道让这木头削成的长矛如同出击的毒蛇一般狰狞。

苏昭随身带的龙吟剑出鞘,本以为可以轻松的削掉刺过来的几根长矛,却没有想到做成长矛的这种木头竟然无比坚硬,可以削铁如泥的龙吟剑只是在这长矛上留下了几道浅显的印子,苏昭若是动作再慢一点就被这些长矛刺穿了。

既然削不断长矛,苏昭只能调动玄气攻击后面的勇士了。武王巅峰的实力或许占不到太大的便宜,可苏昭过人的体术和杀人的技巧却是最犀利的杀手锏才。

玄君一直都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苏昭应付这些勇士,苏昭对玄气的运用到了某种入臻的极致,她可以灵活而且迅速的调动玄气辅助攻击,几名高级南疆勇士也被苏昭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了。

“住手!”周围的勇士还想冲上来的时候,部落中的酋长在这时候出现开口了,那是一个身材高大,脸色苍老却依旧强壮的男人,他满是皱纹的脸上两道法令纹很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严肃。掠过来的目光更如鹰隼一般明锐。

南疆部落对各自酋长的尊重是发自真心的。在看到酋长过来之后,所有人都恭敬的站在两边,低下头,甚至外围的奴隶都不敢看酋长,像是动物一样匍匐跪在了地上。

“南疆王子在寻找大周太子殿下!”酋长走到苏昭面前之后,用低沉的口气道。

苏昭一直都在审度着这个酋长的实力,刚才跟自己动手的几个高级战士已经用了武王的实力,这个酋长显然是武皇以上的。

南疆人的实力很好分辨,虽然没有玄气,但越是强大的勇士身体越是强横,力气越大、速度也就越快。这跟大陆武者靠的武技和玄气不同,甚至还有压制玄气的趋势。

“本宫并非南疆王子的俘虏!”看到对方用侵略性的眼神盯着自己,苏昭便漠然道。

看懂了大周太子脸上的高傲和漠然的犀利,酋长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下,淡淡道:“你是凤南王子的客人,就是我们的客人!大周太子的安全我们会保护的,请~!”

酋长一句话,周围的勇士立刻就放松了下来,刚才对苏昭展现出来的敌意也瞬间消散了。

苏昭是震撼的,虽然南疆内的这些部落像是原始人一样落后,但他们的凝聚力太强了,部落酋长对王子的遵从,部落勇士们对酋长的绝对遵从,这种不需要任何理由的绝对尊从超过东大陆几国的军令。

若这样的南疆组建的军队,战斗力岂能不强!

区区数百万的南疆人便可守护广袤如东大陆等面积的国土,足见南疆人的战斗力。

苏昭在震撼之余,觉悟到完全可以拉拢南疆一起对抗神宫啊!

“听说大周太子殿下遇到了我们南疆不少的巫蛊师,还有该死的炼尸?”带着苏昭走向酋长的住所,酋长忽然开口道。

该死的炼尸?还有酋长嘴里对南疆巫蛊师的排斥是怎么回事?

谢谢: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颗钻石、夜光青柠旧日向晚 送了1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