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反抗还是享受/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酋长对苏昭说话意思表达的很明确,炼尸在他的口气和态度中都是该死的。

而苏昭在进入南疆以来,也的确是没有见到炼尸的。尤其是苏昭来做客的这个部落,根本就没有看到蛊虫。

“你们部落是反对炼尸的?”苏昭只好开口问了。还好跟酋长之间不用翻译,这个年纪大点的老酋长会说大陆语言。

“邪恶的巫蛊是黑暗深渊的产物!只有罪恶的巫族才会生产这种东西,我们都应该抵制,可惜你们大陆人没有我们部落的能力,我们有对付炼尸的天生神力!”酋长很骄傲的说。

“大陆中的某些武者也对蛊虫有抗性!”玄君在这时候开口了。

酋长点头:“但是我们的勇士对蛊虫都有抗性!”看似严肃古板的酋长还是很有自豪感的,为了本族的名誉还是很较真的。

这次轮到苏昭疑惑了,所谓的抗性是什么意思?他们可以抵抗变成炼尸么?

不过苏昭的脑中也闪过了几分灵光,南疆人对炼尸的抗性恐怕是因为他们修炼的方式吧!在恶劣环境中的南疆人本来身体素质就好,而且他们修炼的方法与众不同,因为他们是直接喝下魔兽血的。

常年饮用魔兽血也就是兽血融合了,所以南疆人才拥有了接近怪物的体质。

而南疆蛊虫所能控制的炼尸中是没有魔兽的,这就是说魔兽天生对蛊虫拥有抗性,所以南疆人普遍对炼尸的抵抗力强。

大陆武者中使用兽血融合手段的不多,因为兽血融合是相当危险的。且本来就可以用丹药辅助而修炼玄气,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兽血融合了。

“本宫的几个暗卫使用过兽血融合,而他们遭遇炼尸的时候并没有被感染,也就是说使用兽血融合人对制造炼尸的蛊虫产生了天生的抗性?”苏昭的分析让酋长有些听不懂。

什么抗性不抗性的,酋长只知道蛊虫跟魔兽之间是不相容的,因为魔兽的血对蛊虫来说就是剧毒,所以只要是活着的、曾经使用过兽血融合的勇士们,都不会因为炼尸蛊虫的攻击而变成炼尸,但是死掉的人对炼尸就没有抗性了。

“不错!就是这个原因、”玄君很满意的点头答应。

虽然玄君知道克制炼尸蛊虫的办法,但是当初苏昭和她的军队遭遇炼尸攻击的时候,玄君是没有办法让他们避免的。魔兽血虽然可以对付蛊虫,可只有有活性、流动的魔兽血才能克制蛊虫,也就是这些勇士们将魔兽血融合到了自己的身体中,才能对蛊虫起作用。

为了应付蛊虫而要让所有的大周军人都融合魔兽血那是不可能的,魔兽血融合危险性太大,这些南疆人天生体质强悍,且从小接触融合魔兽血,魔兽血脉已经在他们的身体中有了一定的传承。

所以南疆人可以用很小的代价融合魔兽血,在融合魔兽血之后自然也就对蛊虫有了特殊的抵抗力了。

苏昭身边的血族护卫们都对蛊虫有天生的抵抗力,自然是不需要再度融合了。苏昭也发现了自己的血族护卫对于炼尸和蛊虫是有天生抵抗力的。

不过为了保密自己的血族护卫,苏昭没有说罢了。

“巫族是不是对你们动手了?这个邪恶的种族在南方制造了地狱,已经被我们王子封杀了!可现在到处还能看到这些巫族的活动!”酋长说的义愤填膺。

在南疆,并非所有的巫蛊师都会制造炼尸,炼尸的制造是某种特定的虫子,这种虫子只有巫族的人才会饲养的,当初南疆也发生过炼尸的灾难,巫族利用死掉的南疆人制造了炼尸大军,差点推翻现在的皇族!

所以巫族遭到了屠杀和驱逐,被赶到了极南的寒冰之地,在广袤的寒冰之地,巫族才残存了下来,而又经过最近几百年的发展,巫族又开始在南疆活动了。

之前帮助大楚的就是某些巫族人!

只是苏昭就奇怪了,凤南王子既然跟巫族是对立的,那么子华怎么利用巫族跟大楚合作呢?

“若是你们遇到了巫族,不用任何理由都可以杀掉他们,而且还会获得皇族的奖赏!”酋长又说、

苏昭没有说话,要如何分辨巫族也是一种技术啊,这种技术现在还是苏昭不具备的。

“你们部落缺少的盐和铁器,皇族没有给你们发么?”苏昭岔开了话题,在部落中这段时间,苏昭已经看出了这个部落的弊端。

其实南疆内也并非是没有铁器和盐的,至少南疆皇族和皇宫应该就掌控了一定的冶炼和提炼食盐的技术。现在苏昭这么问,就是怀疑南疆皇宫是不是在利用这两个作为控制部落的条件呢。

苏昭要跟南疆互商,可以给他们提供铁器和食盐,这两种保命的东西必然是很有市场的,而在提供这两种东西之前,苏昭需要确定这些部落和皇族的关系。

“我们会跟皇族交换食盐和铁器,不过这两种东西都太珍贵了!”

酋长邀请苏昭和玄君进了他的住处,酋长的住处比一般的要大,从外面看不出来酋长的帐篷有多大,但当你进来之后才发现酋长的房间在地下挖出一米深的抗,下面铺垫了石块和毛毯,还有几件家具,比其他南疆人的房子要好许多、

然后苏昭在酋长的房间里看到了几个铁锅还有用罐子装着的食盐。

洁白的食盐明显是提炼过的,甚至比大周国内市面上流通的食盐质量还要好!只不过这种食盐在部落内是只有酋长、长老和祭祀才能享用的、

其他的部落族人只能使用没有任何提纯的矿盐,甚至部落内的奴隶缺乏盐的使用量。毕竟他们这些矿盐也是通过跟其他部落的交换换来的。

“南疆皇宫内食盐堆积如山!”玄君看着酋长对那食盐小心翼翼的样子,忽然开口道。

这样说话太邪恶了,属于背后说南疆皇族的坏话,挑拨皇族跟下面部落的关系啊,苏昭都忍不住的看了玄君一眼,不过苏昭却发现那酋长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好像他早就知道皇族拥有很多的食盐一样。

“古老的传统不能被打破!盐神已经赐予我们丰足的矿盐,岂能弃之不用!”酋长说话神神叨叨的。

苏昭就说:“这种级别的食盐还是你们部落内用来激励和奖赏的手段吧!”

作为一个统治者,苏昭明白赏罚的重要性,而对于生存在死亡线上的南疆部落来说,最好的赏罚自然是跟生存有关的,比如这个食盐!

在族中只有地位高的长老、祭祀,还有高级战士才能使用食盐。这就激励了族中的勇士们努力升级成为高级战士,即便是平常完成来了部落的任务,或者有巨大的贡献时,食盐也是用来作为奖励的。

所以,食盐的稀有性就变成了可以用来赏罚的手段、

“不愧是大周太子!”

酋长没有否认太子的话,笑着承认了。

“看来本宫想做你们的食盐和铁器生意有难度了啊!”苏昭笑道。

本来深入了解了南疆的部落,发现了他们的奇缺之后,却不能用来作为互商的手段,自然让人郁闷了。不过这发现也没有让苏昭太失望,至少苏昭可以用秘密商队贩卖私盐,交换这个部落中那奇怪而坚硬的铁木长矛。

“凤南王子殿下交代,你们在这里的任何行动都不受限制,而且这个房间是你们的了!”酋长并没多说话,在跟苏昭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本族的情况之后,就留下玄君和苏昭在自己的房间了。

酋长把自己的住处给让了出来,这已经是很大的殊荣和牺牲了。

可苏昭并没有觉悟,反而道:“玄君,你住在这里吧,我去住刚才的兽皮屋。”

“恐怕酋长已经住了!”玄君的声音平静无波。

“我是女生啊,难道你不应该有点绅士风度的,将这个房子让给我,然后你自己出去么?!”苏昭怒了。

玄君就沉吟了起来,什么绅士风度?为什么自己要出去?难道这不是一个跟苏昭深入接触的好机会么?她都这么不想给自己一个机会?

“为什么不能让本尊住在这里?”玄君是个不懂就问的好孩子,听苏昭好像十分生气的样子。他就很干脆的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了。

不问出来,玄君怎么知道原因啊,又没有人跟自己说过!

苏昭被玄君问的很无语啊!说男女授受不亲?对苏昭这个现代人来说又有点矫情了、

其实在苏昭所生活的末世,在狭小的生存地,男女睡在一起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苏昭带着队伍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苏昭都会跟部下挤在一个狭小的武装车内。

大家都是和衣而眠,拥挤在一起的。

甚至苏昭都不抵触跟苏曼青睡在一起。

但是如今要跟玄君睡在一个房间里,苏昭怎么就有点慌呢。

苏昭很不喜欢这种紧张感觉,苏昭一向都是冷静淡漠的,绝对不能被玄君给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好!你就在这里吧!”

似乎是为了跟自己的紧张情绪赌气,又像是为了试探一下自己跟玄君住在一起到底会是怎样的情况,苏昭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

玄君见苏昭忽然答应,自己又觉得有点奇怪了。

之前还那么剧烈的反抗,为什么现在又忽然同意了呢?而且看苏昭那有点复杂的脸色,玄君就摸不准苏昭的心思了。

似乎是感觉在房间里有点闷,玄君就看了看外面尚未黑下来的天色,对苏昭道:“咱们出去走走吧!”

走一走谈谈,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之后,再住进这个房间也不迟。

反正今天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呢,苏昭也觉得出去走走不错,两人出了酋长的住处之后,跟上次不同的是部落中的人都冲着他么行礼了。

已经被酋长交代,他们是贵客,这些部落人自然是很听话的把他们当成真正的贵客了。

甚至还有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子捧着一束鲜花送到了苏昭的手上,在苏昭道谢的时候,那小孩子叽叽咕咕的说了句让苏昭听不懂的话,然后跑了。

“他刚才说了什么?”苏昭就问懂得南疆语言的玄君。

谁知玄君竟然一声不吭,表露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只不过湛蓝色的眼睛中,那抹亮色却是出卖了玄君,表示现在玄君的心情很好。

没有从玄君这里得到答案,苏昭就看了看周围的南疆部落族人,看到这些族人们冲着自己笑容憨直的模样,苏昭忍不住的感叹:落后的南疆人,大多数的心底是纯洁的。

这跟尔虞我诈的东大陆人有很大的不同。

只不过南疆的生存环境实在太恶劣了。

走出部落的聚集地,外面就是几乎荒漠的土地,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地方建立生存地,就是因为这种地方魔兽少。

魔兽和动物,尤其是南疆特有的虫族,都是追逐水和草地的,所以这种荒漠的地方自然少魔兽和虫类了。

但荒漠的地方水源都少,在部落内用水是十分珍惜的。

走在硌脚的荒漠上,还能看到一些爬行类的动物,尤其是一种巨大的黄色沙蝎,这种凶悍的低级魔兽虫子喜欢耀武扬威,几次苏昭都被这些沙蝎不要命的进攻给逗笑了。

足有巴掌大小的沙蝎从地里钻出来就攻击经过人的脚,而苏昭脚上特制的魔兽皮的战靴是不怕沙蝎攻击的。

“南疆人大多赤足,被沙蝎攻击很容易丧命!”见苏昭盯着蛰不动她靴子的沙蝎笑的高兴,玄君就很没情调的说。

苏昭脸上的笑容就有点消散了,瞅瞅玄君,苏昭一脚把沙蝎踩死了。

然后蹬蹬的走在了前面,玄君看着被苏昭捏碎的沙蝎尸体,心里在想;原来苏昭笑的越是高兴,下手就越是凶残啊!她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不过即便是她的变态,玄君也是喜欢的。

一只受伤的怪物从前面跌跌撞撞的冲来了,那怪物的样子有点像是树懒,但是身体和速度却比树懒强太多了,即便是后腿上被咬了一个巨大的伤口,甚至骨头都有可能断了,但那怪物跑的仍然飞快。

几个只在腰间围着兽皮的野蛮人就拿着弓箭和长矛在后面追逐。

那怪物是直接朝着苏昭冲来的,苏昭想动手的时候,玄君已经挥手释放出了一道冰墙,直接把那怪物的头给砸扁了。

见苏昭看了自己一眼,玄君就解释说:“南疆人猎杀动物的时候都喜欢完整的皮毛,所以砸扁了怪物的脑袋可以不用破坏他们的皮毛。”

“我知道!”苏昭还是奇怪的看了玄君一眼,这货懂得南疆语言,甚至都懂得南疆人的习性!难道他是出生在南疆的人不成?

几个南疆人带着他们的武器到了那怪物旁边,不过并没有出手抢夺怪物,而是警惕的看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两个男人,这两个穿着精致衣服的男人对他们来说是危险的。

因为他们知道对方必然是东大陆的人,而东大陆的人对南疆人都是仇视的!曾经就有不少东大陆的猎兵闯进南疆专门屠杀。

所以,这些人也担心苏昭动手,不过这几个南疆人明显是想要这个猎物的,这个足有水牛般大小的猎物足够他们部落不少人填饱肚子了。

在南疆,没有食物就意味着死亡!

“你们的!”玄君明白这些人的意思,便用南疆语言说了一句,然后带着苏昭走了。

苏昭和玄君还没有走远,那几个人就一哄而上的吞食怪物脖子中流下来的血了。魔兽的血液对于南疆人来说也是巨大的财富,动物血液是可以给他们补充盐分的。

“等等!”一个喝完了血的南疆人忽然用大陆语言开口了。

苏昭停下,转头,就看到那人犹豫的说:“你们是来经商的么?”

能够出现在南疆的东大陆人,除去专门来杀人的猎兵也就是商人了。既然苏昭没有杀掉他们,那么就是商队了。

“可以这么说!”苏昭毫无压力的点头。

“我们可以跟着你们么?”那人脸上明显浮现出了兴奋的神色、

苏昭就看玄君,那眼神明显是想让玄君解释一下。

“南疆部落之间杀伐严重,长长有小部落被吞并和侵占,他们就应该是某个小部落幸存下来的人!”玄君“万事通”的说。

其中一个南疆人显然是懂得大陆语言的,听到玄君的解释之后,那人就点头:“不错!我们是被巫族灭族的,我们赤羽族就剩下了我们几个人了,我们可以做护卫,能不能跟着你们?”

“跟着我们行走东大陆?你们不担心被杀?”苏昭笑了。

那人摇头:“只要我们会你们大陆的语言,完全不用担心我们被杀的,而且我们可以冒充西北种族!”

“的确如此!”玄君不知在想什么,竟然帮着那几个人开口说话了。

苏昭一直都想建立一个猎兵团,不仅可以给自己刺探情报和了解大陆猎兵的动态,而且在自己作为猎兵闯荡大陆的时候,也有属于自己的势力。

而现在似乎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啊!招募军队外的人,形成猎兵团。

“我们可以把自己卖身给你,只要你给我们填饱肚子就行!”那人又开始说话了。

这么低的条件就要做自己的人?苏昭就忍不住的用天眼看了一下这个人的修为,体内有很淡的玄气,但是这个人的身体素质却是强悍到了高级战士的级别,也就是相当于猎兵界的武皇了!

这么高战力的人,即便是在南疆也很容易活下来的吧,何必要跟着自己?不过苏昭还真是需要他这样的人来开始组建自己的猎兵团!

苏昭沉吟时,风将刚才被玄君砸扁了脑袋的怪物血腥味吹来,苏昭在闻到这股腥烈的血腥味之后,忽就觉得自己头脑有些发沉了,类似于之前爆发魔化的感觉袭来。

“走!”苏昭转身就要离开,不管去什么地方都行,苏昭留在这里,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杀掉眼前的这几个南疆人。

虽然是有玄君在旁边,可以阻止自己,但苏昭还是希望自己狂性大发的样子不要被这些人看到的。

“你们在此等着!”玄君也看出了苏昭的异样,不过在带着苏昭离开之前,玄君对着那些人说了一句,然后带着苏昭瞬移走了。

玄君带着苏昭返回了酋长的房间。

瞬移回来的时候,玄君就发现苏昭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这一点从她明显狂狞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玄君正想着自己该用什么方法帮助苏昭时,却发现她竟然狠狠的咬了自己一口,在尝到了鲜血的甜美之后,苏昭开始疯狂的撕扯玄君身上的衣服了。

玄君……反抗还是承受?这是个问题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