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撩骚/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苏昭主动问起了玄君,黑龙终于觉得自己的主人没有那么可怜了。

不过黑龙在回答之前先看了看神晓瑜。毕竟神晓瑜是知道玄君发生了什么地,但神晓瑜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而且还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

“难道太子殿下不知道?”

黑龙就反问了,他觉得苏昭应该是猜到了一点什么吧,不会一点都不清楚玄君是怎么了!

苏昭瞬间就听出黑龙口气中的恶劣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玄君的事情,让黑龙愤愤不平了。

然后苏昭就想到了自己体内多出来的光明法魂、曾经玄君也用光明法魂救过苏曼青!也是他取出了身体中的法魂给了苏曼青,而让苏曼青保住了性命。

这次是轮到给自己了啊!

“玄君呢?他现在什么地方?”苏昭的口气中已经沾染了着急。

黑龙不再说话了,他能跟苏昭说什么呢?难道说玄君为了给你法魂,已经“死掉”了?总之现在让苏昭明白,她体内的法魂是玄君给的,她欠着玄君的,这就足够了!

“说话啊!”

见黑龙竟然缄口不言,苏昭生气了,黑龙就是个一棍子打不出屁来的闷骚货!这种时候还不说话的吊自己胃口,实在让人生气。

黑龙就用得瑟而奇怪的眼神看着苏昭,他觉得苏昭是不是疯了?竟敢对自己用这么恶劣的口气说话!自己就是不说话,她能怎样呢?!

“玄君是不是死了?”

苏昭又问。这下子黑龙有点为难了,继续不说话是不是会被她当成默认啊?虽说玄君死了会让苏昭内疚,但那种内疚也就是一会子而已,等到时间愈合了伤心的疤痕,她还是会将心移到别人的身上、所以最好是让玄君活着,让苏昭一直牵挂着他们的主人。

所以,黑龙坚决不能说玄君已经死了。

甚至黑龙都想说玄君就是国师了,但沉稳的黑龙到底没有说穿主人的身份,即便主人想要跟苏昭透露他的身份,也是他亲自开口的。黑龙现在能说的就是玄君没死!

“主人实力超然,虽然拿出了法魂,但不至于死亡的!只是实力受到了太大的损耗而已!”

黑龙这么说的时候,也在留心着苏昭的表情。

大周太子似乎还是很关心玄君的,在听闻主人没死之后,苏昭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说:“那现在玄君不在,魔域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来找本宫吧。”

这是帮助主人照顾魔域?黑龙不置可否,默然没有说话。

“玄君不会再出现了!”神晓瑜忽然插嘴道。黑龙就朝着神晓瑜投去鄙夷的一瞥,明显是在唾弃神晓瑜的小人行径。

刚才苏昭问的时候,神晓瑜一声不吭,现在倒是说话了。而且说玄君不再出现,是想让苏昭对他们主人死心么?

“为什么?”苏昭追问。

神晓瑜想了想:“他做了某种承诺,反正是不再出现了!”

黑龙看神晓瑜的眼神就更加鄙夷了,他觉得神晓瑜当真是卑鄙啊!

苏昭不太懂神晓瑜的意思,所以就将眼神看向了黑龙。黑龙在这种时候不能保持沉默了,所以就直接说:“主人用法魂救下了你!但还是因为光明魔法不足,不能将你救醒,所以主人答应了圣使的要求,不再出现你身边,让圣使用光明魔法救你!而且主人还答应了南疆王,不再涉足南疆,让南疆放弃对大周的敌意,并且保护你的安全!”

黑龙都要被自己主人的牺牲给感动了,所以没有理由不把主人的事迹说出来。而且还能顺便说一下神晓瑜的卑鄙行径!

苏昭也的确是被玄君给感动了。

一直来,苏昭都对玄君很有敌意的,因为玄君本人的恶劣事迹,还有他的本性,所以跟玄君接触的时候都是带着戒备的。

即便是最近跟玄君接触的时间多了,甚至是发生了关系之后,苏昭也因为是自己体内的毒发作,而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甚至说,苏昭对玄君的感情还不如对苏曼青的亲切。

可听了黑龙的话之后,苏昭就像是觉悟了一样,感觉到了玄君那种无言厚重且不喜表露的感情。

“主人不会出现在南疆了!”黑龙见苏昭沉默,敏锐的感觉到了苏昭对主人的感情,黑龙就再添把火的说。

“他承诺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神晓瑜又说。完全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苏昭……

黑龙撇了苏昭一眼,什么话都不说了。果然看到神晓瑜就觉得讨厌啊。

苏昭也没有跟神晓瑜再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了,至于神晓瑜对玄君提出来的要求,让玄君不出现在自己身边,苏昭是没什么感觉的,因为这个要求太小儿科了。且神晓瑜本人就像是个孩子一样,任性的很,苏昭已经习惯这货的傲娇和任性了。

“主人!”小雀的尖叫声从外面传来了。

跟着小雀一起冲进来的是沙曼和小白,这些货来南疆找苏昭,结果去了南疆王宫,现在才赶过来,绝对是不称职的护卫!

“来了啊!”苏昭用自来熟的口气冲着他们笑。那样子有点像是主人迎接客人一样,客气的过分!

小雀个不看脸色的,跑到苏昭身边之后,说:“主人,王宫乱了啊!南疆要暴乱了,那个凤南太子好可怕!他是要弑父啊!”

苏昭不吭声,沙曼就走过来说:“凤南王子跟南疆王打起来了!”

沙曼可能觉得自己的解释比小雀的更好一点。

“杀人,流血!”小白就用贪婪的口气说。

这三个护卫!

苏昭已经从自己的蛊虫打探出来的消息中知道南疆王宫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凤南也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南疆王和王子的反目成仇,不就是因为子华这个祸水么!

苏昭对南疆国内的动态不感冒,不过凤南和子华掌权之后,至少跟大周的互商就好说了!

所以,苏昭现在只要留在王子宫,置身事外的静静等待南疆的形势发展就好了。

“主人,咱们出去看热闹吧!”小雀十分的雀跃。

在别人看来,小雀是有些傻乎乎地,甚至太子身边的所有人都认为小雀是个傻子!尤其是现在,小雀完全就是个蠢蛋的表现啊,南疆王宫都打起来了,小雀还想凑过去看!殃及池鱼不知道么?

黑龙更是觉得揪心,就苏昭身边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货色在,苏昭的安全问题很难保证啊!黑龙是真心不想跟着苏昭提供保护了,焦心啊!肯定要折寿的!

“就在门口看看!”更让黑龙心焦的是,苏昭竟然没有反驳小雀提出来的要求,反而是答应的带着他们去门口了。

黑龙就看到门口刀光剑影的,不时还有队形杂乱的侍卫从门前跑过。也是因为凤南已经带着人冲击王宫了,所以凤南不在王子宫内,也就没有人来冲击王子宫了。

“哇~王宫那边好多人啊!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还没有看到那么多人呢!”小雀就指着王宫的方向兴奋的叫了起来。王宫之前是没有很多人的,但是随着凤南王子发难,更多的人聚集到了王宫,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南疆王叫去的。

“是凤南王子让我们出来的!王子人还是很好的,就是担心太子殿下出事,所以才让我们过来保护太子殿下的!”小雀的这句话被苏昭给自动忽略了,尼玛的~等着你们保护,早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殿下,您兴致似乎不高啊?”小雀又说。

苏昭……

苏昭其实就是想看看凤南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造反的,从王子宫被杀的王宫侍卫看来,凤南似乎是要大开杀戒的,但是看王宫的方向似乎没那么多的血腥。

应该是凤南王子有所收敛,没有用太过血腥的手段吧。

这也是苏昭想看一下凤南王子的性格,若凤南是个无法控制自己体内魔物力量的人,苏昭还真的小心的处理跟南疆的合作,互商!

“太子殿下,我们王有请!”一个身穿宫内服装的南疆人来找苏昭了。

苏昭认识王子身边的护卫和骑士,但来人却穿着复杂的南疆宫人服饰,苏昭就不知道他是南疆王还是王子的人了。

“你们的王是谁?以前的王子还是南疆王?”苏昭觉得很有必要确定下王的身份。

但那宫人是狡诈的,即便是蛮荒之地的皇宫内人,竟然也是狡诈心肠,他没有回答苏昭的话,只是很礼貌的邀请苏昭。然后在苏昭不注意的时候,用他那双精光闪闪的小眼睛盯着苏昭打量。

苏昭带着小雀等人进王宫,却在大殿门口被拦下来了。让小雀等人留在原地,苏昭自己步入大殿的时候,就知道凤南的谋反失败了。

进了大殿便看到两排王宫卫队站在殿中,几个身穿披风看不到脸的年长者站在南疆王王座下方,威武雄壮的勇士手中兵器染血,凤南王子则是被两个强壮的勇士给擒住了,而魁梧的南疆王就坐在高高的钢铁王座上,俯瞰大殿内被俘的凤南和满殿的血腥。

“大周太子,我南疆不欢迎你!”看到苏昭步入,南疆王就直接开口了。

南疆王声如洪钟,方正的脸上神色严肃,当然还带着对苏昭等人的排斥。

南疆王是地地道道的南疆蛮族人首领,热爱南疆土地和子民,却也带着对中原人的排斥和敌意。衷心南疆王的勇士们也是排斥大陆人的,苏昭从进来就被这群野蛮的汉子用凶恶的眼神盯着。

“哦~南疆王这是驱逐本宫?”苏昭旁若无人的在大殿内坐了下来。之前苏昭还可以对南疆王客客气气的,但南疆王不给脸了,苏昭也没必要用自己的好脾气去迎合南疆王了。

南疆王宫的大殿跟大陆各国皇宫有所不同,这里面准备的椅子是为南疆的祭祀、长老准备的,在南疆这些祭祀和长老们的身份比得上南疆王了。

看到苏昭竟然无视自己,而且那嚣张的口气明显是针锋相对的,南疆王的眉宇间就沾染了厚重的戾气。若不是之前答应了玄君,南疆王真想痛下杀手。

“不错!既然得了王令,就从我南疆出去吧!”南疆王仍然是高高在上的口气。

“这是你对待贵人的态度么?”苏昭针锋相对的抬头,坦然的迎视南疆王颇具压力的眼神。

“贵人?大周太子好心怀!”南疆王嗤笑,如不是自己南疆王的身份,他都要大骂苏昭臭不要脸了!

“本宫的确是你们南疆的贵人,因为本宫可以给你们提供数不尽的食盐!而且是质量最优的海盐!”苏昭带着得意的口吻把南疆王给唬到了。

南疆虽然不跟中原互通,但盐还是有的,南疆王的王宫中就有不少的盐,而且还是质量上等的海盐,但南疆王绝对不会开放仓库的把吃不完的海盐分发下去,让南疆内缺盐的部落得到缓解,因为盐已经代表了南疆内的一种财富赏赐、甚至是流通的某种货币了。

若是大陆的盐流进来,无疑会对南疆的盐奖励形成巨大冲击的。

“大周太子这是在威胁本王么?”南疆王大而且圆的眼睛眯了起来。

“并非本宫威胁,而是你们南疆真的不好阻止海盐的流入!本宫已经想好了用海盐换你们什么物资了!南疆王要如何阻止本宫?杀掉本宫么?呵呵~”苏昭笑看着南疆王,那架势颇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模样。

南疆王巨大的拳头紧紧攥起,那手指关节苍白的凸起和暴露的青筋显示了他现在愤怒的心情、他很确定,大周太子已经知道了玄君跟自己的交易,自己既然承诺,就无法杀掉她了。而她正是靠着自己对玄君的允诺,在有恃无恐。

“本王是承诺不杀掉你,但是本王可以将你扔出南疆!”南疆王困兽犹斗。

“好啊,本宫正好回去,安排大周武者来你南疆贩盐。”苏昭点头。

南疆王蹙着眉头,阴沉了半晌,忽松开一口气,道:“说吧,你需要什么?”

既然你是想拿着海盐来换的,那么本王就直接满足你的要求,这样总可以了吧!白白拿走了需要的东西,也就不用来贩卖私运了。

“本宫需要你们的铁木,还有你们对大楚的攻势!”苏昭狮子大开口。

“哼~送客!”南疆王愤然拂袖而起,他觉得自己真是低估了大周太子的不要脸程度,本想着只要满足了她对南疆内物产的需求就可以让她滚蛋了。

没想到她竟然还想让南疆对大楚动手?!开什么玩笑!

南疆一向都是置身事外的,况且现在大楚给了南疆这么多的优惠,自己何必跟大周合作而跟大楚反目呢!

“一说对大楚用兵,就这种反应,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看来是早跟大楚商量好了啊!”苏昭叹息,刚才也算是对南疆王的一种试探了。

从南疆王极其排斥对大楚动兵这一点看来,南疆跟大楚之间肯定是有某种合作的。而且苏昭首先想到的就是南疆王宫内的盐。

南疆比邻大楚和大周,既然大周跟南疆没有交易的话,南疆获取盐的渠道就只能是大楚了。看来这两者之间有很多的龌龊啊。

“子华呢?”南疆王已经走了,但是凤南还被几个护卫压在大殿内,苏昭就冲着凤南做了一个口型。

凤南显然是不能使用密语传音了,他全身大穴都被强行封打,而且身上还出了多处的伤口,双肩关节明显也被人卸下来了,不过他看到苏昭的口型,依然还是很感激的摇了摇头。

凤南根本不知道子华在什么地方,南疆王究竟把子华给抓到了哪里?反正凤南带着人闯过大牢,根本没有找到。其实这一次凤南也不算是造反,虽然是带着人冲击王宫,但主要还是要找子华的,以救出子华为目的地。

“太子殿下请吧!”几个王宫的勇士过来请苏昭离开了。

小雀就从大殿外冲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叫:“殿下,南疆人对我们动手了啊!”

南疆王是答应了玄君不会杀掉苏昭,但是没说不能软禁啊!按照南疆王的想法,只要把苏昭抓起来,软禁几年,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脾气。

小雀等护卫打架是不行,但论逃跑的速度是一流的。

沙曼和小白还在跟外面的王宫侍卫交手的时候,小雀就要拉着苏昭跑了。

苏昭的实力低了些,但是加持了风元素之后,凭借武王的体质,不比这些王宫护卫们的速度慢。

“太子殿下,下臣来迟了!”不过不等苏昭跑开,一队血族亲卫就在清远的带领下出现在了王宫内。

这些血族自然就是苏昭带到大楚的亲卫们了,由沙雪带领到了苏昭身边。

五百名的血族护卫说来就来,瞬间展开防御阵型于苏昭身边,让南疆人很没有准备。

甚至跟着苏昭,打算保护苏昭的黑龙都很没有思想准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又骚包的换了个身份的出现在苏昭身边,黑龙觉得自己的主人肯定是疯了。

“有臣在,这些人不会伤殿下丝毫~”

清远步态娴雅的走到苏昭身边,牵起苏昭的手,说的深情,一改之前那矜持疏离的模样,化身一主动风流的狼绅士。

黑龙捂脸,简直不能直视现在自己这风骚主人啊!

难不成是因为曾经的两个分身融合,所以改变了点主人的脾性?总之黑龙被清远展露出来的柔情蜜意给恶心到了。

苏昭也被恶心到了。

之前的清远是很正经的,而且还能做自己的太子傅。教导自己的时候也是一身君子做派的,而现在自己面前这个邪魅霸道狐狸总裁模样的人是谁啊?!

还能是清远么?!极度不信任的苏昭直接甩开了清远的手。

被拒绝的清远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眯眯的看着苏昭,无限宠溺:“殿下,来臣带您离开这里,小憩一下好给殿下养养精神!”

苏昭被恶心的打了个寒战,而远处的黑龙有点体会到自己主人什么意思了。这是因为跟苏昭发生了“实质”,所产生的那种餍足和已占有的标记性心理起了作用。所以清远这是在极度好心情下的发骚啊。

自己的主人会撩骚,黑龙真是长见识了。

“你不是弱不禁风么?你保护本宫离开?”苏昭不信任的看着清远质问。

清远笑看着苏昭,然后看了看周围,忽然抬手,就在黑龙极度惊悚的注视下,清远一招沙土漫天,差点将整个南疆王宫淹没在沙土之下。

黑龙差点撕掉自己头上的披风,尼玛~主人这是在作死啊!之前在苏昭面前示弱,说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温柔之人,现在又表露出来这么强横的魔法实力,是想闹哪样啊?!

苏昭被震惊傻了,自从见识过玄君的魔法之后,苏昭从未见过眼前这种规模的魔法,清远这货是玄君转世么?还在震惊中的苏昭被清远给偷吻了。

尝到了甘甜的清远就说:“臣也是可以施展超级魔法的,只是臣身体被邪气侵蚀,无法调动魔法,只有吸收了殿下口中的龙涎才能压制邪气的激发魔法。”

“所以,以后若是让臣再发动魔法,还是需要殿下的龙涎,您是真命天子,神龙转世。”

这一本正经的撩骚、耍流氓的口气,也是没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