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爱可以互利/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王知道你自由了?”凤南看着眼前丰俊的子华,盯着看了一会之后,有些别扭的移开了目光。

之前的子华是被南疆王给抓住了的,现在子华都到处跑了,南疆王应该是知道的吧。

“南疆王雄才大略,英明睿智!”子华就说,然后眼神柔柔的盯着凤南,又说:

“殿下也一样!”

在说南疆王的时候,子华的口气是很严肃的,不过在说到凤南的时候,那眼神中的柔情……

凤南忍不住的又看了子华一眼,然后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喉结滚动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来,殿下!”子华白皙的手抓着一个玉净瓶送到了凤南面前、

在南疆喝水用的都是镶嵌了金银的兽骨头,或者说魔兽皮做的各种器皿,还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子华这般是用玉质瓶子的呢。凤南最常用的就是银器了,各种银器大多数都是从大陆传过来的,南疆本地的银匠做出来的器皿难免粗糙。

若是别人拿出这么一个瓶子,凤南肯定会觉得恶心的。但是当子华拿出这么一个瓶子之后,凤南就不会觉得恶心了,相反的,凤南还会觉得子华的手相当好看。

甚至在接过子华手中瓶子的时候,凤南都刻意的让自己不去触碰子华的手!

“殿下慢点喝~”子华笑盈盈的站在凤南面前,看着凤南抢了瓶子之后几口灌了下去,就笑着说。

子华那口气中带着淡淡的安慰,那温柔贤惠的模样让凤南觉得自己更渴了。

凤南看了看出口的方向,那里还站着南疆王身边的勇士,这些勇士就是关押凤南的,只不过在子华进来给凤南松绑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还是站在门口不动。

“南疆王子谋反,不知道王打算如何处置?”大厅中忽然又传来了某个首领的声音。

凤南就静下心来,悠悠的听着。

良久之后,南疆王厚重的声音才响了起来:“胡首领以为如何处置逆子?”

“凤南王子大逆不道,自然是当杀!”那首领说的义正言辞。

凤南就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他不是害怕被杀死,更不怕被这些首领进言的要让自己被杀,凤南在乎的是南疆王的态度。

似乎从小时候开始,凤南就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王的宽爱,哪怕是关注!

他跟南疆王明明有着浓厚的血缘关系,但也只有这份血缘关系在而已,好像除去这份血缘关系之后,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甚至南疆王对他都吝啬施舍一个眼神一样。

作为一个强壮的南疆勇士,凤南似乎根本就不需要这柔情的一面,但只要他自己知道,心里某个地方对这种柔情的需要。

缺乏关爱的人,行为总是有些异端的,像是之后凤南曾经动手杀了几个王族子嗣,南疆王甚至都没有处罚过他。

“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大殿中,刚才开口的首领再次催促。

在南疆,杀掉一个王储或者王子什么地,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大事!

尤其是这个王子在造反了的情况下。即便是凤南在造反的时候并非是冲着南疆王,而是为了救出蛊神子华,并且很有孝心的没有冲击王宫,但终究是违背了王的命令,并且冲击王宫了!

这是不可原谅的!

在野蛮落后的南疆人心目中,忠诚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那……”南疆王犹豫的声音响了起来。

站在凤南面前的子华就看着王子的脸变得有些煞白,他不忍心的叹了口气,悄悄的传出一密语传音、

“王!凤南王子是我南疆的正统王储!杀之对我南疆不利,而且我南疆出去凤南王子之外,已经没有可以做王储的人了!”大殿中的一个长老立刻开口了。

南疆王刚才要说的话就顺势的压了下来。

而刚才建议要杀掉王子的首领自然就反对了,也因此而引发了激烈的争吵。

最后那长老用了“居心叵测的要杀掉王的后人,可恶至极”这种近乎吵闹的方式才暂时的让南疆王做出“暂缓”的决定。

在南疆并非所有的孩童都能够成人的!所以说,子嗣能够长大已经是一件很难得地事情了,尤其是王族内,若是成年的王子死掉了,谁能保证其他的年幼王子还能活下来?

另一边,子华沉默的陪着凤南,开口说:“王子殿下,事不宜迟!”

凤南似乎是从刚才的失落中回过神来了,他本来就是这些王储中最优秀的一个,所以在恢复了镇定之后,凤南就表露出了他干脆冷血的一面。

大步的走出了囚禁的宫殿,凤南问道:“我的骑兵还剩下多少?”

凤南之前是带着自己的影卫来冲击王宫的,所以影卫死了不少,而骑兵是留在王宫外面的。

“骑兵还有一千多人,另外金长老他已经在暗中联络了,相信之后不久就可以将支持王子的人都集中起来!”子华快步跟上凤南,看着意气风发、铁血冷硬的南疆王子,子华的心中是澎湃的。

“好!其他的长老全部杀掉!”凤南下令绝不拖拉、既然是无法拉拢的实力,就需要杀一儆猴!

王宫中巨大的食盐存量,就是凤南控制国内部落的最好杀手锏!

现任的南疆王自从上任开始,就逐步的加强对食盐的控制,所以才形成了如今对凤南极其有利的一面。

只要凤南能够控制王宫中的食盐储量,就相当于控制了整个南疆王国!

走在前面快速下令的凤南,忽然停下脚步,转头望向大殿的方向,看着子华问道:“父王在二十年就开始控制食盐,造成了如今南疆内几乎所有部落都缺盐的状况,而今父王又把食盐的控制权交给了我!是不是父王有意让我掌权?并且给了我食盐这个有利的杀手锏?”

凤南明白了,南疆王是想跟自己一黑一白演出戏彻底的改革南疆!

南疆王二十年前登上王位,是因为有了众多首领和酋长们的支持,而今,南疆如今的国情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南疆的发展!所以南疆王是想要改革的。

可惜,南疆王想要改革已经力不从心了,况且南疆王现在重用的那些人都是顽固派,肯定是不喜欢改革的,必要的时候那些酋长,首领们还会直接动用武力的反抗改革!

而将食盐控制之后交给凤南,让凤南带着他的新势力起来改革就不同了!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凤南完全可以带着他的属下进行大规模的改革,即便是遭遇了顽固老势力的反抗,那些老势力也不会公然反叛,而是会支持南疆王的跟凤南作对!

殊不知,南疆王也站在凤南王子一边的情况下,那些老顽固们就会悲催了。

如今南疆王肯定是想改革的,却表现出固守的一面,就是为了拉拢和压制那些顽固势力!像是“内应”一样,继续统御这些首领,貌似站在王子的对立面。

南疆王从二十年前登上王位的时候开始,他就开始筹谋这一切了。而这一切筹谋了二十年!凤南自然是震惊的。

而子华却好像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反而是淡淡道:“南疆王雄才伟略!”

这是子华早就说过的话,南疆王的确是雄才大略,睿智非凡的!他用藏拙的方式引导了国内的一切反动势力,却也给了凤南更好更有利的改革和登基机会。

“父王……”凤南看着王宫的方向呢喃,似乎二十年来从未感受过的父爱,在此时泛滥满溢。

“殿下,当务之急是控制盐仓!”子华提醒道。

凤南收敛了脸上的悲怆和感动情绪,苍劲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冷血:“盐仓我已经拿下来了。我的亲卫亲自把守,并且已经筑起了防御!”

盐仓是凤南之前就拿下来的,也是在南疆王故意放松的情况下,并且给了凤南一个契机。所以,现在已经掌控了盐仓的凤南,无疑是占据了主动地位的。

子华是欣慰的,他就知道自己看中的凤南王子殿下定然不是一个凡人的!

即便是因为之前欠缺而渴望亲情,但他依然不会被亲情所困,并且会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刺杀长老的事情就有我去做吧!”子华陪着凤南出了王宫,然后进言道。

凤南欲言又止的看着子华,似乎是相当心疼子华冒险的亲自出手去对付那些人,但是要对付这些长老们,除去子华之外,还真的没有其他人了。

子华是整个南疆内实力最强者,这一点毋庸置喙!

“好的,让我来处置那些王族!”凤南冲着子华重重的点头。

而在看清楚了凤南眼中闪现出来的凶残之后,子华有些担心了:“南疆人口少,莫要杀戮过度。”

“子华不相信我?”凤南眯眼睛,子华头疼的扶额,在这种时候,子华就觉得凤南有点小孩子的任性脾气。

自己当然不敢相信凤南了,因为凤南真的是很重杀戮的。

否则之前那么多的王族子嗣是怎么回事!而且南疆王曾经对子华说过:看好他!

“殿下,那些人终究是你的弟弟!”子华上前一步,站在了凤南面前,伸手按在凤南的肩膀上说。

子华的个头比凤南只是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身材是比凤南瘦弱不少的,所以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子华必然是那个看起来很柔弱的人。

凤南就很不喜欢子华对自己用这样的动作,他反手将子华的两只手拿下来,有些不耐烦的说:“我知道了!”

“殿下!”听出王子口气中明显的不耐,子华只能加重了口气。

就在子华觉得凤南可能要爆发的时候,凤南却安静了下来,笑着说:“放心吧!我会给父王留下那些子嗣的!”

就算是为了父王吧,留下那些人也没什么的。

凤南还不相信这些弱小的弟弟们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的!只要将他们的母族全部杀掉就好了。

在子华和凤南分别之后,在结界空间里的清远就感慨了:“啧啧~好一对感情深厚啊!”

苏昭就当没有听到清远的话,刚才他们一直都在的,就在清远的这个结界中,窥探到了子华和凤南的对话,也听到了大殿中南疆王跟那些手下的争端。

“清远,这个结界还有隐身的功能?”苏昭就问了,虽然他们是躲在结界中,找了隐蔽的地方,但苏昭还是奇怪啊,结界不应该是割裂了空间的存在么?

那么根据光学和空间学,他们不应该跟子华等人在一个空间才对啊,可刚才又分明清晰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苏昭就觉得奇怪了。

清远显然对苏昭转移话题的做法觉得很可爱,他抓着苏昭的手,让他触摸自己释放出来的空间结界,趁机在苏昭的手背上揩油,笑道:“殿下你看,这个其实算不上空间,就是我释放的一个魔法屏障而已,也只有隐身的功能,所以我们才需要藏起来的!”

“在隐蔽,看不到我们的地方!”清远又加重口气的说了一句,苏昭就觉得自己又被清远给调戏了。

“唉~南疆王真让人感动啊!”苏昭挺有感触的。

看看人家这块蛮荒落后之地的南疆王,多么睿智英明,再看看自己的父皇庄宗!苏昭觉得头疼。

“没什么奇怪的,南疆王当年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和头脑才登上的王位!而庄宗还有大陆诸国的皇帝都是神宫操纵下登上皇位的!”

意思就是说,这样的南疆王自然是聪明的,而东大陆几国的皇帝们不过是神宫的傀儡而已,其他那些聪明有前途的皇族早就被神宫给压制或者暗杀了。

所以,庄宗是因为愚蠢才能成为皇帝的!这没什么奇怪的。

“其实庄宗不蠢!”似乎是想安慰一下苏昭,清远就开口说。

苏昭……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本来就算是觉得庄宗不蠢,被你这么一说,也会觉得庄宗很愚蠢的,而愚蠢的庄宗生下来的自己,是不是也自然应该很蠢呢?

“其实后代的智商是随着母亲的!”苏昭想从现代遗传学的角度,解释一下。

然后就看到清远目光闪闪的看着自己,苏昭被看的很不爽时候,清远就说:“我的魔力消耗太多,邪气又压制不住了!”

苏昭很干脆的在自己的手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拿到了清远面前。

清远……

“这是你要的龙涎,快点吃了吧,咱们得回去准备一下,好跟南疆合作了。本宫在这里呆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苏昭举着手说。

“龙涎乃是人之精华,离开身体之后是会失了作用的,所以!”清远抓着苏昭的手,说了两句之后就扑上来了。

吻似乎是愈发的熟练了,不过苏昭还是带着排斥的。

但是这种排斥在逐渐减少,甚至苏昭还从清远的吻中感受到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或者说是某种记忆的,就在之前苏昭把玄君给强了的时候,那种吻的感觉跟清远的有些相像……

苏昭是带着心事回了王子宫的,不过自己随身空间中的果冻却苏醒了,并且说:“主人不要抗拒了,清远似乎可以压制你体内的蛊毒!”

“就是他吸收龙涎的时候?”苏昭惊奇。

得到了果冻的肯定回答之后,苏昭的心里就复杂了,这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啊!

“殿下,您看看谁来了!”清远拉着苏昭,献宝一样把一个人召了出来。

苏昭就看着眼前的宋承风凌乱了。

宋承风这个不懂得魔法和武技的古医,怎么也能来到南疆呢?苏昭可是曾经在南疆内行走过的,那毒雾沼泽还有南疆内多的过分的魔兽们,即便是实力强横的武者都进不来呢!

“你怎么来的?”

苏昭就觉得奇怪啊,宋承风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就看向了清远。

清远潇洒的扬眉:“我可以使用空间移动魔法!”

所以宋承风是被清远直接移动过来了,这牛气的!

“岂不是比得上神相了!”苏昭羡慕。

清远咳嗽了两声,不说话了。他承认自己的空间魔法只是个皮毛而已,跟神相的本质空间魔法是很大差距的,但清远高傲的本性让他不屑承认自己比神相差,况且若是论魔法实力的话,神相未必比得上自己!

整个大陆的魔法第一人,非自己莫属!

“太医给殿下诊脉吧!”清远就让宋承风动手。

宋承风是很狐疑的看了清远一眼,清远很潇洒的冲着宋承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施施然的走了。

等在凉亭中坐下之后,宋承风才说:“殿下,我什么都没有跟清远说啊!”

刚才那清远的眼神和表现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这让宋承风感觉很不好啊。

“嗯!”苏昭闷闷的答应了一声,她自然知道宋承风是可靠的。其实不用宋承风说,清远这货既然有这么高的修为,是可以看透自己性别的。

“咦?好奇怪啊!”宋承风诊脉半晌,又诊断了一次才说:“殿下最近用了什么药么?您的身体开始往好的方面发展了,甚至……有了发育的特征。”

苏昭有些怔,自己身体开始正常了?是因为给了清远龙涎?还是说自己吻的时候也占了某种便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