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烈爱/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不杀梅解语,黑龙还是纠结了一番的,不过最终黑龙还是妥协了。

毕竟这是主人的命令啊。

而且在梅解语到九阴山之前动手的话,杀掉他没有人知道的。黑龙确信自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梅解语杀掉。

“我去了!”黑龙沉沉答应一声,带着主人的命令走了。

清远在原地站了片刻,忽然就觉得心烦气躁,他索性去找苏昭了。然后就在书房看到苏昭正在喂小白吃血,那是装在容器中的新鲜血液,应该是苏昭自己的。

已经变成古铜色皮肤帅哥的小白就摇头,小白身上还穿着之前清远给他的披风,但是并没有系好,所以在他有动作的时候,古铜色的身体就露出来了。

“殿下,小白是灵修,让他吸收炼尸鬼们的能力还行,但喝人血会伤了他的修为!”清远立刻就跑进来阻止了。

苏昭还拿着盛放了血液的小瓶皱眉,自己的血液中有些许神龙之力,所以手下的血族人都十分稀罕的,作为拥有神龙之力血脉主人的苏昭对服用血脉的血族人有着某种亲近。

所以苏昭想给小白也喝一点自己的血,这样小白跟自己就能有点联系了。

不过清远既然阻止了,苏昭也就只能作罢了。

而且苏昭记得自己之前也给过小白喝自己的血,但是小白喝了自己的血之后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你先去吧!”清远冲着小白挥了挥手。

小白刚才被苏昭要喂血,都要吓死了。

现在看到清远要让自己走,小白自然是很快溜了。小白是对鲜血有着莫名的狂热,但是对于苏昭的血,他却是有着天生的敬畏的,甚至喝掉苏昭的血非但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什么裨益,还会形成对自己压制。

神龙,这个曾经大陆上最强大的生物,即便是消亡了实体,变成了虚幻缥缈的存在之后,仍然是让天下万物敬畏的存在。

“本宫跟小白的关系很不融洽啊!”苏昭就看着溜了的小白,心有感慨,没有让他喝下自己的血,苏昭觉得很失望啊。

清远就觉得苏昭更加可爱了,若是换做其他人,肯定会觉得苏昭不厚道了,跟在苏昭身边的人,谁不知道苏昭是如何对待小白的,非打即骂,小白已经畏惧苏昭如虎了。

“殿下,微臣带着您出去散散心吧!”清远看苏昭似乎是愁眉苦脸的模样,就开口笑道。

“这里还能散心?”苏昭苦笑。

现在子华带着炼尸在南疆内造反呢,他们还能去哪里散心啊!恐怕整个南疆都是混乱的吧,子华从魔窟中将那些炼尸们都弄出来了,可见子华是想大面积的清洗了。

整个南疆恐怕都在经历一场腥风血雨!

“殿下想去哪里,微臣就带你去哪里!”清远笑眯眯的说着,已经挥手释放出了空间魔法。

周围有看不见的气息团出现,将苏昭带着升上了高空。

苏昭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清远,只觉得清远的眼中满是让自己心惊的宠溺。那清澈却又幽深的眼睛就像是魔潭一样,把人给吸了进去。

耳边锐利的风声吹过,苏昭才回过神来。

等苏昭回神,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从高空中坠落。

“干嘛!这是干嘛?”苏昭惊了,原来刚才自己出神的时候,清远竟然是带着自己上了高空,置身在云端上空之后却又忽然撤掉了结界,结果苏昭就跟清远一块做自由落体运动了。

那种大脑似乎一下子放空、身体失重的感觉竟是那么美妙,真正的飞的感觉!

可是苏昭现在的实力还不能飞,武皇才能使用玄气滑行,苏昭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啊。

但在紧张刺激之余,这种感觉却是美得不要不要地。

“殿下放心,有微臣在呢!”心中最后的一丝慌乱也因为清远的话而消散。

苏昭的心就在这时候安静了下来,高空失重是很让人心慌的,但是身边的清远给人厚重的安全感,即便他现在什么魔法都没有释放,而且他的魔法好像是必须有自己的龙涎才管用的样子。

但只要清远在自己的身边,苏昭就觉得安全了,可以彻底的享受从高空中坠落时的刺激感。

坠落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的,但是对于苏昭这种有修为的武者来说,这种腾云驾雾般的刺激让人欣喜,多日来挤压的阴郁也因此一扫而空。

这比蹦极刺激多了,苏昭现在终于明白末世影像中那些喜欢蹦极的人为什么那么痴迷了。

因为这种活动的刺激而带来的舒适感。即便是再紧张的大脑也会因为此而彻底的放松下来,那种身体的彻底放空就像是重生再造一般。

在末世的时候,曾有人去过太空享受空间洗礼,就是在极快的光速下穿越空间黑子而让身体细胞重生和极度的压制而享受那种刺激感。

“殿下,进水里了!”在急速降落下来可以看到雾气缭绕的湖面时,清远轻声提醒。

以目前的速度落入水中是很危险的,即便是苏昭有玄气护体,但是在听到了清远的话之后,苏昭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点了点头。

安心的随着清远坠入了湖中。

本以为会因此而激起巨大的冲击,但清远已经先一步的使用了缓冲的空间魔法,甚至当他们落入水中的时候,在他们身边也形成了一个巨大气泡一样的保护层,阻止了周围水的冲击和侵蚀。

而因为巨大空间的下坠压力,在湖泊中激起了层层叠叠的美丽气泡,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五彩斑斓的光泽。

从来都很容易满足的苏昭,这次看的有些痴了。

即便是在险恶的南疆,也有难得一见的美景。

当夕阳西下,两人才从湖底翻出,身上滴水不沾。

“殿下,微臣可以让夕阳变成蓝色,这样你看湖水的时候颜色就更加好看了!”清远宠溺的看着在湖边坐下的苏昭,指着西方天空,说的寡淡,好像他说的这种事情在他眼里轻而易举。

清远似乎的确是在轻而易举的情况下释放了大范围的空间魔法,在他们天空上方的空间开始扭曲,仿佛倒影了海水的蓝,让这一方天地都变成了梦幻般的蓝色。

苏昭置身于画中一般。

“清远是疯了!”南建王城的某个角落,坐在巨大的阵法上的子华,透过窗棂看着远处的一方天幕因为某种结界的影响而变成了湛蓝色,那一抹天幕的瑰丽夺人眼球。

不过子华却是有点鄙夷的,或者说是排斥的。

清远可以如此随心所欲,为了喜欢的人扔下了魔域兵团,并且不惜耗费魔法的为苏昭制造各种浪漫,子华自然也很喜欢了,他也想跟凤南制造各种浪漫。

可惜,自己现在这里操纵着丑陋的炼尸做尽阴暗!

子华目光幽幽,看向窗外的眼神放空,其实他大可以用阴暗的想法去猜度清远的,比如现在南疆内发生大规模刺杀的时候,清远还在一旁明目张胆、招摇的使用各种超级魔法,不就是把他从南疆首领、酋长们的刺杀中摘出来了么?!

谁都知道清远正带着太子殿下在浪费魔法的游玩呢,所以南疆内首领们的死亡跟他就没有关系了。

而一直潜伏在这里,使用本命血控制炼尸的子华就是最被怀疑的对象了。

其实子华一点都不怕怀疑的,不就是承担杀掉这些反对凤南的部族首领罪名吗!为了凤南,子华甘愿做天下的罪人。

“好了,咱们该回去了。子华的刺杀也应该结束了!”天色暗下来之后,玩累了的苏昭开口对身边的清远道。

清远听到这话,表情却是一滞、说实话,清远在听到苏昭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是有些恼火的,大煞风景啊!

其实这一次清远是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和阴谋,是单纯的带着苏昭出来散心的,不过经过苏昭这么一说之后,清远认识到了,果然自己带着她出来可以避开南疆内发生屠杀时对自己的怀疑啊。

似乎到了自己身边,所有应该的事情也成了带着某种阴谋的味道了。

尤其是苏昭也觉得自己的身上带着阴谋论。

清远是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但是他很介意苏昭这么想。本着听从自己手下的建议,有任何误会都要接触的心思,清远就认真的解释:

“微臣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就是单纯的带着陛下出来玩的!”能够看到苏昭心情变好,是清远最高兴的。

“嗯~我玩的很开心!”苏昭起身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略向左后方,在一堆低矮的枯黄草丛后面闪烁着湛蓝色的光泽,苏昭扭头盯着看了片刻,才看出那是玄冰魔法造成的,而且在玄冰魔法下面还有几个人,自然是早已经死掉的人。

“你还会使用玄冰魔法?”苏昭奇怪。

玄冰魔法是玄君的专利,当初的万里冰封惊骇如神魔降临。

“微臣可以使用五系任何魔法,而且对空间魔法和黑暗魔法也会使用一些!”要不然怎么是千百年来的第一天才,若不是将光明法魂抽离了,清远就还可以使用光明魔法的。

“玄冰魔法使用者最强的是玄君。”苏昭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清远说的。

总之苏昭说话的口气让清远觉得有些伤感,是因为思念玄君么?清远忍不住的就想开口承认自己就是玄君、但他想说的话被打断了。

小雀急匆匆的跑来了,跑近了就喊:“殿下,南疆王换人了!凤南如今是南疆王啦!”

“回去看看吧!”苏昭看向清远,示意清远使用瞬移带着他们快点回去。

清远自然很乐意了,不过在带着小雀和苏昭回去之前,清远还是很奇怪的看了小雀一眼,南疆内危险重重,况且清远带着苏昭远离南疆王城,这么一段路程即便是几个强者组队都很艰难的过来,小雀竟然能够一个人过来。

不得不让清远怀疑,小雀这货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清远不是没有试探过小雀的实力,但是他不相信小雀的实力就是表面上的这些。

看似傻乎乎的小雀,就像是一个隐藏boss一样,让清远觉得疑惑。

清远的精确瞬移直接带着苏昭等回到了南疆王宫。

曾经清远在这里释放的黄沙漫天已经消失了,王宫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甚至在王位更迭之后,王宫内竟然是没有血迹残留的。

只是王宫大殿中已经吵开了。

“王,既然您已经登上了王位,那么旧王就没有了存在的道理,还请王下令,追杀旧王!”大殿内的酋长和首领们义愤填膺,或者说是万千慨然还带着点亢奋的。

南疆曾经的酋长和首领,尤其是长老们在今天之内死伤近半,死掉的全都是曾经支持旧王的人,如今凤南登上王位,现在他面前、站在大殿中的全都是曾经就支持凤南的人。

在南疆本来就有旧王死,新王立的传统,不管旧王是自然死亡还是意外,甚至是被谋反而死,只有旧王死掉了,新王才能名正言顺。

而如今,旧王虽然是被推翻了,而且大部分的势力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抹杀了,但是旧王仍然在的,而且曾经支持旧王的还有不少的隐藏部落,所以只有杀掉旧王才能彻底免除祸端、

当然,这只是那长老的设想而已。

王座上的凤南眼神淡淡的看着那长老,脸色更是冷漠,让他整个人冷漠无情的像是一个雕塑、凤南对这个长老的话是鄙夷的,旧王之所以存在,自然是有其存在的秘密了。

“王,我南疆大量长老和首领遭到了炼尸的杀害,必然是出自巫族之手!还请王下令,严查国内巫族,对巫族下达最严厉的追杀王令!”又有酋长站出来说话了。

“好!”这一次凤南没有拒绝,而是沉默着吐出一个低沉的音符。

凤南厚重的声音似乎让整个大殿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

大殿内的众人们一时哑口无言了。凤南和子华最为亲近和信任的金长老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他知道是子华用了巫族的血术控制了那么多的炼尸屠杀了旧王的势力,帮助凤南登上了王位,子华应该是有功的,但是如今却要被扣上巫族和危险的罪名。

每个成功的背后都有阴暗的一面,就像是光明总有黑暗的一面,任何一个南疆王的统治都离不开黑暗,而子华就是凤南背后的黑暗,却是负责承重和支撑的黑暗。

子华明明是最直接的帮助了凤南,且付出了最多和牺牲,但是在人前,子华却要承受着最多的阴暗和非议,甚至是凤南的所有罪名!

“等等!”大殿中的讨论被打断了,一身白袍的子华从大殿外走了出来,在看到门口的苏昭和清远的时候,子华只是冲着苏昭惨淡的笑了笑。

苏昭看到他的笑容中包含了让人心痛的苦涩和无奈。

“殿下,我们就在此等候吧。”清远小声的说,看似是在这里等着很礼貌的样子,但口气中却带着幸灾乐祸的。

苏昭点头,看着子华一步步的走进大殿。

这个曾经的南疆蛊神,整个南疆的第一人,而且为了凤南成王而立下汗马功劳的男人,此时脚步虚浮,明显是之前控制炼尸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这个时候子华应该藏起来,好好恢复才是,可他还是出来了。

当子华走进大殿的时候,原本大殿中站着的众人全都后退,嫌弃的拉开了跟子华之间的距离。

这一刻,苏昭仿佛看到了一个引领时代或者国家进步,却被当成罪人的无奈。他承受着所有的阴暗和罪责,将功劳和美好留下。

从子华出现的瞬间,苏昭就知道,这货要完蛋了。

果然,子华在大殿中站定之后,不等别人询问,他就自己承认了:“杀掉长老们的炼尸都是我控制的!”

大殿中的人肯定都想到或者猜到了。不过听到子华这么承认,众人还是哗然。

就连王座上的凤南也皱起了眉头,他是有意想要保护子华的,只要对巫族下达追杀王令就可以,哪怕是杀尽了南疆内所有的巫族,凤南也不会皱一下子眉的。

只要子华不承认,凤南就可以让他安然无恙。

可子华偏偏承认了,是想要保护下那些巫族么?凤南就是因为子华的承认而有了愤怒。为了保护那些巫族,甘愿自寻死路?!愤怒!

但是凤南却可以压制自己心中的这股怒气,此时的他已经是南疆的王,克制自己的脾气,是作为王最基本的素质。

“你可知罪?”大殿中久久不曾有声音响起,凤南亲自开口了。

即便周围的大臣们什么话都不说,但是凤南若不问责是说不过去的。

“愿意听凭惩罚!”子华缓缓的在大殿内跪下了。

凤南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子华,幽深的眼中压下了层层迭起的愤怒。

“众位认为该如何惩罚子华?”凤南看向了大殿内的众人。

众人……我们能不能当摆设,王当我们不存在啊。

“蛊神大人牵涉巫族炼尸,罪不可恕,但是蛊神大人对我南疆有功,可流放毒瘴之地,废掉其所有修为。”

“蛊神大人该有长老殿来施罚!”

“蛊神残杀我南疆长老、酋长和首领,利用炼尸和巫族术法造成国内混乱,逼走了旧王……该杀!”最后,一直没有啃声的金长老在思忖了一番之后,沉声说道。

大殿内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其他的众人都不敢说话了,甚至都不敢抬头看王座上的凤南。

跪在地上的子华一声不吭,整个大殿中的气氛就在这时候安静了下来,静谧却又压抑的如同坟场。

其实大殿内的众人们都知道,子华的确是该杀的,即便他是南疆内的蛊神,可他做的事情是在太大,影响太恶劣了。

但是没有人敢像是金长老这样,把凤南能够登上王座的所有罪责都推到子华的头上,甚至连旧王都是被子华给祸害的,所以凤南才“勉为其难”的登上了王位,而作为新王,凤南刚上台就惩罚对害了旧王的子华,不就是为旧王报仇了么!

这一举动无疑会为凤南带来巨大的利益!甚至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削减旧王势力对新王的反叛。

“好!”在足可以闷死人的沉默之后,凤南开口了。

那暗哑而厚重的声音听得人心惊。

大殿中的众人都不敢抬头,低着头看自己的脚面,而金长老却转头看了子华一眼,在看到子华一脸欣慰的笑容时,真汉子金长老都感动了。

殿外的勇士紧接着就扑了进来,将脱力的子华给抓了下去。

先前是被旧王抓捕,如今又被新王、甚至是心上人,亲自投入牢狱,等待死亡,不知子华作何感受!

而殿外的苏昭震惊了,看着笑颜如花的被抓下去的子华,苏昭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飞蛾扑火般为了纯爱献身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