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陛下的小棉袄(月票有奖)/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二皇子苏护离开,苏曼青坐在轮椅上久久不曾有动作。

静坐的他如同雕塑,沉淀了岁月静好。

直到朱雀出现在苏曼青身边,将东南的奏报送上来,苏曼青才回神,缓缓的从轮椅上站起来。

清瘦的身影晃晃悠悠,看的朱雀有些不忍心,却没有上前来搀扶,只是送上了一根手杖。

苏曼青就靠着这拐杖,慢慢的走进了书房,短短的距离,苏曼青竟然走出了一身的薄汗,等坐在书桌上处理政事时,薄汗还没有落下去。

朱雀将温热的茶水送上,等到苏曼青处理完政务,喝茶的时候,朱雀才说:“看来玄君的治疗手段是不错的!先生的身体有了很大的起色,现在脸色也看着好多了!”

苏曼青笑了笑,那清隽的笑容中似乎是带着几分苦涩的,但是又很不清晰,让朱雀看不分明。

“是啊,玄君终究是我的恩人!”苏曼青口气悠悠。

朱雀暗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不过口气中却带着几分惋惜:“要是宋承风还在就好了!”

宋承风是古医,来治疗苏曼青的伤势最好不过了!可是宋承风被玄君建议跟着军队走了,现在苏曼青就靠着自己的医术和毅力恢复,有些慢啊!而且效果也不好。

苏曼青已经喝完了茶水,放下之后就又开始埋头处理公务了。

“殿下去了南疆,听说是要跟南疆互商!”朱雀又说。

“我知道了,苏剑虹已经启程南下了吧?”苏曼青又问。

如今整个帝都能够用的人也就是苏剑虹了,虽然沈荣和几个老臣可以用,但是他们的年纪终究是大了,况且也一直被苏护给变相的监视着。

苏曼青也有意培育一批年轻的大臣,好给以后苏昭用,可现在帝都中的形式对他的计划很不利、苏护几乎掌权,虽然没有对苏曼青支援苏昭的事情有任何掣肘,甚至还会不时的帮忙,但人才却是被苏护给垄断了。

所有的才子学生,只要有进入朝廷意向的,都被苏护给拉拢了。

这种情况下,只有傻子才看不出苏护的意图。

庄宗也是个不省心的,竟然在苏昭南下的时候,也跟着跑了,将帝都内的大权都交给了苏护,让苏护有了做大的机会。

“苏剑虹没有危险的,有苏家的暗卫保护!”朱雀说起来的时候,暗哑的口气中带着几分兴奋,朱雀羡慕的是苏家的那些暗卫的水平。

苏家的暗卫比苏昭身边的那些亲卫还要厉害呢!

所以,朱雀还是很佩服苏曼青的,人家这么厉害的人都甘愿跟在苏昭身边,这得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啊!

其实朱雀也知道,曾经的苏曼青是想杀掉太子,谋图再立新君的,也不知道苏曼青是因为什么而改变了,不过他能够改变终究是好的。

有苏曼青衷心的辅佐了殿下,苏昭的身边平白的增添了一大助力。

而且也正是因为苏家全面支持苏昭殿下,才让周家彻底的安生了下来,现在周家已经开始在北方建城了,一是迫于太子的压力,另外也是因为苏家,苏家确定跟随太子之后,周家已经注定无法对抗太子了。

因为一个苏家的实力就几乎跟周家相等了。

数百年世家,即便是刻意的隐藏和低调,在决定复出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薄发的,且薄发的无穷一般。

“周家已经开始建城了?”在南疆王子宫,得到了消息的苏昭并没有感觉多么开心。

因为苏昭又想起了苏曼青,思念总是最折磨人的。

且这次周家如此干脆的去了周城,却也是在自己不在帝都的情况下,那是谁逼着周家开始筹建周城,并且开始了举家搬迁呢?自然是苏护了……

“殿下,周家在北方建城之后,家族的重心必定也开始跟着转移,周家已经不足为虑了。”清远很开心的样子、这开心的样子有点作了。

周家如何,对清远来说真的没什么要紧的。

“是啊!周家不足为虑了!”苏昭忧虑的是苏护啊!

不过转眼一想,这个储君之位即便是给了苏护又如何呢?!

从穿越来开始,苏昭对于自己身处之位就没有多少感情的,或者说,苏昭不稀罕这个储君之位。她所奢望的不过是活下去而已,只是现在多了些依恋。

清远站在苏昭的身边没有说话,就看着苏昭的眼神回转,似乎是很犹豫的样子。清远不知道苏昭为什么犹豫,是因为帝都中的形式?还是因为担心帝都中的苏曼青,也或者是担心梅解语?

想到梅解语,清远就在想,黑龙是不是已经动手把梅解语杀掉了呢?

“殿下!”一个神情的呼唤声却在这时候从外面传进来了。

听得大殿里的几个人俱是一震。

苏昭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梅解语那个骚货的声音啊!他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了?不过苏昭心中多的更是惊喜。

清远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他已经让黑龙出手弄死梅解语了。可黑龙怎么把梅解语给带这里来了。

一身脏袍,灰头土脸的梅解语就从外面冲进来了,在看到苏昭之后,梅解语楞了一下子,然后就激动的扑在苏昭的身边哭了起来。

这些天梅解语过的显然很不好的样子,身上脏兮兮的,就连身上的袍子都划破了,所以梅解语怕弄脏了苏昭的没有抱住殿下的腿哭。

不抱着苏昭的腿,对梅解语来说也是一种折磨的。

“起来吧,受伤没有?”苏昭就不嫌脏的上前来把梅解语给扶起来了。

清远眼神毒辣的转头看向门外的黑龙,黑龙这货处理事情怎这么不靠谱,杀不了梅解语也就算了,竟然还把梅解语给带这里来了。

不过回头的时候,清远惊讶的发现,跟着黑龙一块出现在门口的竟然还有宋湖!

宋湖的形象要比梅解语好多了,虽然宋湖脚上的靴子带着不少的泥水,但是至少身上还是干爽的。清远就叹了口气,梅解语这货是故意把他自己弄的那么狼狈,好让苏昭心疼的吧!

“殿下,小梅没有受伤,小梅就是想念殿下了!”看到了殿下对自己的关心,梅解语好激动,感觉自己之前所受的苦难都是值得的。

而且这么多天没有见到殿下,万分想念的梅解语眼巴巴的看着苏昭,就好像是要把苏昭给看进自己的眼睛里一样,那贪婪的小眼神。

“宋湖?你也回来了?”这时候苏昭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宋湖。原本就有些清瘦的宋湖,现在看起来更加削瘦了,只不过脸上的精气神仍然很不错。

而且宋湖在看到太子看过来的时候,还施施然的冲着苏昭行礼,那优雅的动作,即便是因为这段时间被囚,也没有让宋湖身上的气质有所损耗。

他就像是一个永远优雅的绅士贵族,出淤泥而不染的一身清爽,站在大殿门前,在面对清远和苏昭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逊色。

苏昭还是挺喜欢宋湖这个人的,不管是他的才能还是他的气质!

“太子殿下,您可知道抓走我们的人是谁?”宋湖行礼之后,就当着几人的面开口了。

宋湖在看到大殿中的这些人时候,已经考虑过了,最后还是决定当着清远和黑龙的面把情况说出来,也好为苏昭出谋划策。毕竟苏昭要面对的人太特别了,宋湖还担心苏昭会有感情搀和在里面。

听到宋湖的话,苏昭沉默了一下,看了看清远,就见他目光盈盈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莫名的鼓励。

梅解语则是在侍卫送来的水盆里洗干净了手脚,屁颠颠的凑在苏昭身边了,就像是一头最听话的小狗一样,只等着苏昭的任何命令。

叹了口气,苏昭不得不面对眼前的事实:“是苏护把?”

宋湖的眼神亮了亮,能听太子说出苏护,是让人感觉到欣慰的,至少太子已经做好了面对苏护的准备。

“苏护手下不仅有西北的游骑兵,而且还暗中培植了一支巨大的商队和自己的暗卫,苏护的能力已经可以控制西南沿海,我跟梅大人就是被苏护囚禁在一个海岛上!苏护的商队出远洋行商财力雄厚,而且苏护的背后应该还有一股势力在帮忙!”

宋湖在说起苏护的时候直呼其名。并没有尊称二皇子。这样不仅代表了宋湖对苏护的排斥,也代表了自己对苏昭的衷心。

而苏昭听到宋湖的话,感受到了宋湖的态度之后,心里隐约的想到了什么: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

“宋湖,你先来坐下吧!让小雀去准备饭菜!”苏昭招手让宋湖过来坐下,然后看向清远,问:“看丞相大人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清远很不喜欢苏昭叫自己丞相大人,多么生疏啊!

不过清远还是想了一下之后点头:“苏护的确是有才能的。”这是谁都要承认的事实!苏护年少便自己出了皇宫,在西北军营投军之后战功赫赫,而他还能遥控东南海域的组建了自己的商队,在十年间成就自己雄厚的实力。

足可见苏护自身的能力了!

清远这话带着对苏护的肯定!

苏昭自然听得出来了,苏昭目光看向窗外,忽然有些烦躁了:大周贫弱,并非是没有人才啊!而是人才太出众了,萧盛禹、玄君、苏护、甚至周家和苏家都是极具人才的,他们每一个都可以成就雄霸一方的霸业和能力。

只可惜这些人却全都碰撞在了一起,造成了如今大周内混乱的局面,而且这种混乱是隐约压制了皇权的。

苏昭在对萧盛禹等人都可以下黑手和死手,但是对上苏护的时候,苏昭心里说不出的犹豫,或许是因为浓厚的血缘关系,或许是因为曾经跟苏护的美好记忆全都深刻的印在了脑海中。

总之,苏昭对苏护还是很有感情的、曾经幼年时的记忆总是最深刻的,尤其是生活在阴险的皇宫,苏护曾经庇护苏昭少受了很多的伤害,即便是苏护在去了西北之后,他也曾派来不少的人保护苏昭。

甚至苏昭曾经怀疑,苏护之所以在十几岁的弱年就去了西北,是不是就想在外面闯出一番天地,成就一番实力之后来保护苏昭?!

苏昭曾经遭受了太多的暗杀和非议,而且朝中大臣们也多次的废掉太子,作为娘家的张家对苏昭的庇护还不如苏护给的多!

“其实,我是想把皇位给苏护的吧?”苏昭心里犹豫,在刚穿越来时候,她对这个皇位是没有多少依恋的,而经过了自己多年的努力,并且在这么多人围在了自己身边,愿意甘心辅佐之后,这些人的前途和希望就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

即便苏昭想让出皇位,也是骑虎难下了!

苏昭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手下的这些人怎么办?宋湖、苏家、还有跟着自己的柴猛等将军和新军,苏护有了自己的一番实力和人才,会好好对待苏昭留下来的这些人么?

高层的争斗已经不再是个人对利益的角逐了,而是代表了一个集团。

“殿下,先用餐吧!”小雀带着护卫把南疆的各色美食都送上来了,小雀猴急的抓着一根鸡腿啃着,见太子殿下一脸思忖和犹豫,便小声的开口提醒。

在小雀看来,等着饭菜变凉不好吃了,才是最大的损失呢!

“吃吧!”苏昭回神之后冲着宋湖歉意的笑了笑,示意他们开始。

对待宋湖,苏昭是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看重的大臣,所以才会这么客气的,而洗干净了手脚的梅解语已经开始服侍苏昭用餐了。

其实梅解语的身上并不脏,人家在路上已经洗过了,只是身上的衣服和手脚脏了而已,也是为了让太子殿下看到自己可怜,好心疼一下自己,所以在换下了衣服,洗干净了手脚之后,梅解语就自觉的跟在苏昭身边,献殷勤了。

清远直接挤进了两人之间,几乎是霸道的强行将两人分开,然后清远自己动手给苏昭夹菜了。

梅解语……!

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梅解语还看到太子殿下竟然没有拒绝清远这个不要脸的货。

苏昭一边想心事,一边吃着东西,清远则是殷勤的服侍着,那模样好像他才是苏昭身边,比梅解语还要亲近的男宠。

而黑龙早就看傻了,何曾见过自己的主人如此服侍别人啊?!

“殿下,微臣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可能是魔法消耗过多了!”清远几乎是显摆的撇了梅解语一眼,然后开始“撒娇”了。

苏昭震惊的看着清远,这货想干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索取龙涎么?

清远立刻就秒懂了苏昭的眼神,小声道:“微臣也可以坚持一下的,等用膳完吧。”

那暧昧的表情和动作,那风骚的神态。很懂风情的梅解语立刻就明白了:在自己失踪的这段时间,殿下果然是跟清远发生了点什么啊!

梅解语就懊恼啊,当初自己真的应该杀掉清远的!留着他完全就是个祸害啊!

宋湖正襟危坐的用餐,对苏昭和清远的暧昧视而不见。

黑龙真的要走了,留在这里看着主人跟太子暧昧,实在恶心啊!但是黑龙在离开之前。还是要跟主人说明一下情况的。

“苏护派人保护梅解语和宋湖,专门送来给太子的!而且太子已经知道了梅解语被放出来的时候,属下无法下手!”黑龙自然是用的密语传音了。

“知道!”清远只是回复了简单而冷淡的两个字。

黑龙就知道自己主人的小脾气又发作了,这是嫌弃自己没有解决梅解语呢!不过黑龙觉得主人真的多想了,现在太子殿下已经是主人的人了。而且主人都没有战胜情敌的自信么?

梅解语是好,但是主人也不差啊!若是连梅解语都争抢不过,那还如何跟苏曼青抢呢?

在心里深深的逼视了自己主人一番的黑龙直接瞬移走了。

“殿下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宋湖已经吃完了,一桌子的人都在服侍苏昭,就宋湖自己是正经吃饭的,所以自然吃的快了,可是吃完了之后宋湖也不能走啊,只能跟苏昭说话了。

“明天!”苏昭向来都很干脆的。不管凤南能不能完成跟自己互商和谈的细节,苏昭都要早点回去、不过宋湖却提出了反对的意见,问道:

“殿下能不能在这里多留下两天?”

“为何?”苏昭征询的看着宋湖。

宋湖就说:“南疆内有一种植物可以移栽到我大周,成为良好的护河植物,不仅可以巩固河堤,还能改善土壤,微臣想要走访一下,好引进到我大周!”

清远心里默了一下子,吃饭的时候还谈事,这是不给苏昭休息的时间啊!蠢笨的宋湖,难道就不懂点风情么!?

“也好,那就多留下两天吧!”苏昭看了看自己随身空间中的魔法水晶球。

在自己不在大楚的这些天,张起灵做的很不错,而且有柴猛和云卓的军队在,大楚是占不到便宜的,大楚的野战军还没有到,军情也不会紧急的。

留下来敦促南疆对大楚出兵,也是苏昭要做的。

“殿下,南疆王来了!”小雀又在外面叫了。

一起吃饭的宋湖立刻就从桌边起身,很守着自己大臣本分的站在了殿中,而梅解语也跟着站起来了,只有清远个没觉悟的还坐在桌边,目光淡淡的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凤南、

一身黑色大氅的凤南在两个护卫的陪同下过来了,这次出行很低调,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进来之后看到房间里多了两个人,而且这俩人还是属于绝色的那种美男,凤南微微吃惊了一下,不过凤南却没有心思询问这些的,只是看着苏昭道:“太子殿下,能不能说个话?”

就是想单独聊天咯?

清远眯着眼睛看凤南,似乎是在审度凤南这人,值得让苏昭跟他单独相处么!

然后清远似乎是看透了凤南,眼神中就收起了自己对他的敌视了,而苏昭已起身点头:“去书房吧!”

在梅解语和宋湖还犹豫要不要跟着苏昭一块去的时候,清远已经很自觉的起身跟着去了。

梅解语和宋湖都挺惊讶的,刚才凤南可是说了要单独谈谈的。宋湖脸皮薄,自然没有直接跟上去,而梅解语却厚脸皮的跟上去了。

“请留步!”不用凤南开口,凤南随身的两个护卫就把梅解语给拦下来了。

梅解语愤怒:“为什么他能跟着?”

两个护卫闭口不言,就是拦着梅解语,他们脸上是没有表情的,但是这种漫无表情的脸却刺伤了梅解语,他觉得这两个护卫不就是在鄙夷自己呢!觉得自己不如清远对太子殿下亲近?

太混蛋了!

8月份10号前扔月票的每张奖励88B、求扔~么么哒。扔了月票的来留言领奖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