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我要坦白/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只觉得清远的眼神太亮,自己不想跟他对视了。

至于清远说的话,苏昭自然是不认同了。

换一个身份?身份是那么好换的么?!每个人的存在都会对周围产生很大的影响和联系,换个身份就是将从前的一切都抛弃!

就像是苏昭一样,若是换个身份,那之前对太子死心塌地的那些人呢?他们应该如何自处?!

虽然苏昭觉得庄宗个没良心的是不会因为自己的消失而有什么反应的,但是追随、伺候自己的人就不行了。所以说,即便苏昭是想换个身份,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走吧!”苏昭看了看还站在不远处的影卫,开口让小雀等人上路了。

这些影卫明显就是在等着苏昭等人带着子华离开呢,他们都是凤南派来的影卫,自然是不会出手了。苏昭就知道凤南是关心子华的,专门派这些人来,就是看看子华什么情况的!

在小雀和沙曼抬着子华离开之后,果然那些影卫是没有追上来的,他们就远远的站在后面看着,站定刚才的位置没动。

直到苏昭等人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中之后,这些影卫都没有回去,而是四散的分布在周围,甚至远远的追在苏昭等人的队伍后面,凡是苏昭等人遇到的人,都会被这些影卫所杀。

“可怜的人啊!”清远还在前面带着苏昭悠闲的走着,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用玄气和魔法带着苏昭漂浮。一路悠闲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领略南疆粗放中的细致之美。

“这些人可怜?”苏昭感觉玄君的魔法在自己身上作用,就像是自己得到了助力一样,被载着毫不费力的向前,万分惬意。清远在说可怜人的时候,是冲着一个南疆人的狩猎小队说的。

南疆人的狩猎小队跟中原的猎兵团相似,只不过这些狩猎小队是为了食物,在选择目标的时候通常都是找体型巨大,出肉量大的魔兽进行攻击的。

南疆人是天生的猎人,所以他们在狩猎的时候危险性是不大的!所以苏昭才觉得奇怪啊,为什么说人家可怜?

“因为这些人马上就会死啊!”清远表情淡淡的说,然后清远似乎是觉得苏昭不相信,他就释放了一个小型的镜像魔法在这些人的身上。

“殿下可以从这里看看这些人的情况!”当清远把一个魔晶样子的东西放在苏昭手上的时候,苏昭心里浮出一种异样。

“你以前是不是用这种东西监视过本宫?”苏昭拿着手里的观察镜像,撇着清远问。

“微臣只担心过殿下的安全。”清远自认为回答的挺完美的,殊不知苏昭的心里已经冷哼了,监视就是监视,还找这么多理由,而且清远找的借口太粗陋了。

苏昭没有跟清远计较这些呢,就看到自己手中的魔法景象中出现了血腥的一幕,刚才看到的那只南疆人的狩猎小队竟然是遭到了屠杀。且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屠杀,这些忽然出现的南疆勇士穿着黑色的披风,行动间犹如地狱钻出来的恶魔。

“这些人是刚才的影卫?!”苏昭有点不敢相信,凤南的影卫何必屠杀自己人呢?

不过转眼间苏昭就明白了,这些影卫是想杀人灭口啊!因为自己一路走来,还让小雀和沙曼抬着子华,所以这些南疆人是看到了子华的行踪,所以才被杀了。

“这是凤南对子华变相的保护了!”

苏昭叹了口气,在感觉到凤南残忍之余,也感觉到了凤南对苏昭浓烈的爱。

那纯到可以为了子华残杀南疆人的感情,是变态的,也是畸形的!可也纯至浓烈到了极点。

“影卫一直都跟在后面,我们是不是走的快一点?”清远有点“多愁善感”的说。

苏昭相当鄙夷清远的为人,明明是他故意走的这么慢的,现在竟然还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太不要脸了。

不过走的快慢的确会有影响的,南疆人靠狩猎为生,这些勇士们在外狩猎,肯定会看到苏昭等人,这些只要看到过苏昭和子华的人,肯定都被影卫杀了。

恐怕影卫不仅仅是杀跟苏昭有接触的人,凡是苏昭走过的地方,方圆百里之内的人都遭到了屠杀。

苏昭还是很佩服凤南的,为了一个子华滥杀无辜,也真的是没谁了。

不管后面的影卫如何动作,只要不影响苏昭等人,就放任他们去了。

子华的伤势很重,陷入昏迷状态之后还醒过来了几次,只不过每次都是迷糊着睁开眼睛,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再次昏迷了过去。

苏昭一直用丹药吊着子华的命,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这个子华根本就没求生意志啊,所以身上的伤势就显得更沉了,苏昭还真担心他就这么昏迷的睡死过去起不来了呢!

倒是清远对子华很有信心,扒拉着子华的眼皮看了看,清远就断言子华没事的,说苏昭给子华吃这些丹药完全就是浪费。

清远这种人要是想看别人的身体状况,只需要用玄气刺探就行,还像是个医师一样跑上来掀人家的眼皮,诡异哦!

临近傍晚的时候,黑龙带着两个护卫出现了,且这两个护卫一看就是猎兵!

这两个猎兵恭恭敬敬的站在清远身边,彻底的昭示出了清远的身份。

黑龙好像也无所顾忌了,直接走到清远面前,说:“主人,我们已经消化了大楚的猎兵,军队扩大到六万人了!”

黑龙所说的自然是玄君的魔域兵团了。只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当着苏昭的面直接这么说的。

清远似乎还有些忌惮的看了苏昭一眼,毕竟自己还没有跟苏昭把事情都说清楚呢,黑龙就直接这么主动的说了。

清远很担心啊!阿昭会不会生气?

“阿昭是生气了吧?”清远就看到苏昭转身走了。而且走之前都没有看自己一眼,清远就觉得苏昭肯定是生气了。

黑龙不用回头就知道太子是走了,而且小雀也跟上去了,其实太子殿下应该是带着小雀去打野味了,所以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主人的反应让黑龙很担心啊,黑龙就解释说:“主人,难道您还没有跟太子殿下坦白?”

这质问的口气!清远当场就不爽了,他很不喜欢黑龙对自己用这种教训的口气说话,好像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一样。

“哼~她已经知道本尊的身份了!”清远直接道。

黑龙……感觉太子殿下脸色很平静的样子啊,难道在知道了主人的身份之后,苏昭都没有什么表示的么?

还是说自己的主人用了某种手段?让太子殿下没有发飙呢?然后黑龙就盯着自己的主人看,好确定一下自己的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清远就被黑龙给看的不好意思了。

或者说,清远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自己的身份是被别人说破的,而自己从来就没有在苏昭的面前坦白啊!

“主人,太子殿下是如何知道您身份的?”

黑龙跟着清远这么多年了,对清远还是很了解的,所以清远眼中闪过的极其不明显的不适还是让黑龙给感觉到了。

说的难听一点,黑龙是看着清远长大的,主人的那点小心思都逃不过黑龙的眼。

“知道就是知道了!”清远立刻就摆出高傲的姿态,打算用这种方式拒绝回答问题了。

黑龙看到主人这模样就确定了,主人的鸵鸟心态这是发作了啊!

很难想象,主人这样的巅峰强者也有畏缩的时候,似乎这就是藏在主人心中那抹让人无法忽视的柔软和任性!任何人都有弱点的,主人也不例外,不过是主人的弱点在性情上。

主人对柔情蜜意什么地是很排斥和鄙夷的,或者说,主人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

在于自己身份这件事情上,主人应该是觉得自己占有绝对主动的,可惜现在的局面却变得相当被动了。就是因为主人自己的一拖再拖。

“是子华说出来的么?”黑龙见自己的主人是不会承认错误了,便只能自己寻找答案了。黑龙在周围看了一圈,就知道是什么人说出来的了。

虽然子华是昏迷了,但在场的人中能看出主人身份的,恐怕也只有子华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子华的实力!只有实力接近主人的人,才能分辨出主人的分身、

主人用的是灵魂抽离,在体内有了元丹和灵魄可以独立的分出个体之后,还是从主魂上抽离了一部分的意识,用这样的方法控制了玄君的身体。

所以,实力跟主人一样的修炼者是可以看出主人实力的。放眼大陆能够看出主人修为的也就是子华和神相了。

“什么人说的无所谓了,本尊的身份她已经知道了。本尊打算帮她解决大楚那些被皇族猎兵团控制的猎兵们!”清远就打算岔开话题了。

黑龙藏在帽檐下的眼睛渐渐的有露出来的趋势,蓝色的眼眸看着主人,道:“主人,您现在就去跟苏昭坦白吧!否则吃亏的将是您!”

清远……

“难道主人没有看出殿下对您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变了么?”黑龙还是谆谆善诱的。

清远……

“梅解语从后面追来了!”黑龙又说。

清远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黑龙,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种跳跃式的谈话让清远很不适应啊。

梅解语是被苏昭和清远给扔在了南疆王宫的!当初就是清远专门这么干的,想不到这货竟然自己从后面追来了。

追来也没关系,黑龙干嘛说的这么严肃啊!

“难道主人没有明白属下的意思么?梅解语之所以受到太子喜欢,就是因为他对殿下的衷心和无话不说啊!主人您的嘴巴要是跟梅解语的一样甜,肯定会受太子喜欢的!”黑龙又说。

清远是极不喜欢别人这么说教的,黑龙知道主人的脾气,在说完之后就准备等着主人生气的,但是这一次清远竟然没有生气,反而是用踌躇和疑惑的眼神,问:“真的要跟苏昭说清楚?”

“当然!”

“好吧~”清远犹豫了一下之后,竟然答应了。

黑龙还在惊讶自己的主人竟然这么从善如流呢,就看到主人迎着苏昭走上去了。

已经是傍晚的时间了,夕阳下的南疆草原格外的美。

没有森林高树的厚重,却多了荒原万里的苍茫。

即便没有肥沃的草原、甚至草丛都有些荒凉,却别有一番、粗犷的美感,而穿着黑色长袍的苏昭迎着夕阳光芒,镶嵌了金边的身影显出婀娜的窈窕。

黑龙看到苏昭在见到主人过去的时候,转身看了过来,那几乎看不清的脸上,却有着绝世的清颜。

这一刻,就让人觉得大周的太子美得出众。更让原本就知道了苏昭性别的黑龙,感受到了一种女性的美感。

生怕自己的感觉错了的黑龙还专门又看了看,发现大周太子身上的女性气息似乎是真的浓了一点呢!因为黑龙自身的特异,在见到苏昭的时候就分辨出来了她的性别,那种近乎改变的性别也是可以看出来的。

只不过现在苏昭身上的女性特征更加明显了。

“走走?”清远来到苏昭身边就说。

这么随性的话,听起来格外的舒心,似乎是因为跟苏昭之间的关系亲密了,所以说话的时候也亲密随和了很多。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已经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即便是两人走在一起,没有说话的时候也可以享受那份静谧。

“我拥有一半的血族血统,在北禺长大,被神宫看中之后成为了神宫祭祀院的学徒,这个身体就是我的本体,而玄君的身体是我找到的最为纯净的光明法魂之体,可以用我修炼分裂而成的神魂控制。拥有玄君这个分身可以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建立自己的势力!”

“魔域兵团就是用玄君的身份建立的,宗旨就是为了对抗神宫!”

清远带着苏昭走着,像是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坦白~可真是够坦白的!而且这么直接的叙述说的很有喜感。

苏昭还在无语中,清远又说:“其实玄君和清远都是我的名字,你叫我哪个都行!而且这两个名字都已经上了神宫的黑名单了!神宫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对我动手的,你跟我在一起,说不定会受到神宫的牵连!”

这话说的苏昭有点脸热,苏昭从来没感觉到“在一起”这个词语竟然这么的暧昧!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清远说完之后,就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没有父母,拥有兵团和资产,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白马王子了吧!”在苏昭开口询问之前,清远又说。

苏昭这下子有些啼笑皆非了。

感觉清远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像是坦白家底,说亲一样呢!而且认真的清远有点逗逼。

“殿下~”一个风骚而悠扬的声音就从远处传来了。

被清远的坦白和说辞弄的有点尴尬的苏昭,就觉得梅解语的这个呼唤这么动听呢。

“呵呵~你的小梅又来了!”清远立刻又变得阴阳怪气了。

刚才还对苏昭客气温柔,像是个暖男绅士一样,可是一看到梅解语过来,清远的恶劣就开始暴露了。甚至都让苏昭觉得,清远这人是不是本质就是恶劣的。

总之,现在听到清远的声音,苏昭就能想象他声音背后的恶劣和操蛋!

“殿下,小梅没有打扰到你们把?”梅解语在几个血族护卫的保护下冲来了,多亏了苏昭和清远走的慢,所以让梅解语带着人追上来了。

追上来的梅解语都恶心死清远了,但是在苏昭面前,梅解语还是表现的无比乖巧,就好像是生怕会触怒了苏昭一样,那小心翼翼的模样透着让人心疼的柔软和怜惜。

“既然知道打扰,何不滚开!”清远对上梅解语的态度就更恶劣了。

清远本就不是一个好人,让他对梅解语这种人好言好语好脸色?想得美!

被清远训斥了的梅解语一脸惶恐的看着苏昭,因为着急追赶而满脸疲惫和苍白的脸,这样看起来就更加的可怜了。

苏昭就感觉自己被触动了一样,安抚道:“走吧,吃饭去!别跟他一般见识!”

分明就是向着梅解语的话,刺得清远不爽了,得了便宜的梅解语很有心计的没有高傲,反而是依旧小心翼翼、甚至是战战兢兢的跟着苏昭走。

清远就站在原地生气了。他发现梅解语真的是一个心机婊啊,怎么就那么不要脸,那么拉的下来脸呢。看的清远都恶心的不行啊!不过清远却也不得不承认。太子苏昭恐怕就喜欢梅解语这样的小白脸、心机婊。

苏昭带着梅解语走了,只不过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此时是什么心态的,为什么会对清远有种近乎逃避的尴尬,反而是觉得梅解语来的及时,甚至还对梅解语有点亲切呢?

神经大条的梅解语反正是不懂的!

“殿下,新王凤南下达了命令追杀子华,目的就是想让子华换个身份!”梅解语是冰雪聪明的,这一路他不光是追着苏昭来的,而且还做了一些调查的。

所以看到还在软榻上昏迷的子华,梅解语就本着为太子殿下解忧的心态,这么说了。梅解语从来就不只是苏昭身边的一个花瓶,他有着自己的用处。

诡辩之才、阴谋之士,这几个词用在梅解语的身上丝毫不为过。即便人家只是一个不识字的货。

他不仅仅是苏昭身边的男宠,还可以是苏昭身边的阴险谋士、更可以是苏昭“攻击”的锋利爪牙,几乎就是个全能型的人才了。

否则苏昭何必如此在意梅解语!

“等子华醒来了自己做决定吧!”苏昭不置可否,关于让子华换身份这种事情,之前清远已经说过了。不过苏昭也有些动心了,趁着子华没有醒,折腾他一下也不错的。

“子华是巫族人,换个身份才能逃过南疆的追杀,否则南疆的勇士是很麻烦的!这些人都是疯子,为了追杀王令而死,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殊荣!所以之后子华会遭到这些人无休止追杀的!”梅解语解释的很清楚,他觉得为了一个外人而让殿下处于危险中是最不划算的。

殿下的生命比任何人的都重要。

有必要的话,梅解语觉得扔掉子华都行!

“你有什么建议?”

见梅解语很热心的样子,苏昭就主动的问了一句,梅解语很开心的说:“可以把子华送给大楚啊!正好可以离间大楚跟南疆的关系,让南疆的杀手们也去大楚闹腾一番!”

苏昭……

这个主意真的好么?!

谢谢各位扔月票的亲们~继续来扔啦~留言领潇湘B、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