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主配交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愚蠢,你以为将子华送给大楚,就能离间大楚跟巫族的关系了么?!”

走过来的清远听到梅解语的话之后就鄙夷了起来。

梅解语没有跟清远梗着脖子针锋相对,而是在苏昭面前低下头,做乖巧装。

苏昭很诧异梅解语的反应,他这是转性了啊,不过苏昭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清远:“因为子华曾经是大楚的国师,所以将子华送到大楚的手中之后,会被大楚痛恨而下杀手?”

“子华都在大楚弄出了魔窟,培植了那么多的炼尸,这件事情已经被大楚的人知道了。子华落到大楚的手上,必死无疑。”清远说的很干脆。

这话一点都不假,子华也太作死和卑鄙了,大楚森林内的那个魔窟中有太多的炼尸了,那跟蚂蚁洞蚂蚁一样的多的炼尸,必然是在大楚内耗了很多武者的生命,而且谁知道子华还在大楚干了什么缺德事。

不仅如此,子华在召唤走了魔窟内的炼尸之后,并没有弄干净,而是让很多的炼尸都漏出来了,这些没有了控制的炼尸就在大楚内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以魔窟森林为中心,炼尸的泛滥的如同石头在平静湖面上荡漾出来的涟漪,在大楚境内扩散。

大楚一面应付着大周的军队,还要抽精力对付这些炼尸了。用军队对付炼尸是很麻烦的,因为军队不同于武者,更容易被炼尸攻击而感染。

“嗯~那我们可以伪造一个子华,送到大楚去!”反正都是骗人的!

“怎么伪造?!”清远相当不屑,伪造一个人岂是那么简单的?!

梅解语就凑到了苏昭身边,悄悄的说:“曾经神宫不是利用人皮伪造了白璐了么?我们也可以子华的人皮伪造一个的!”

剥人皮这么血腥的事,被梅解语说出来就像是多么正常一样。

“这个可以有!”清远竟然也符合。

苏昭……

“殿下,剥人皮的事情可以交给我!”小雀竟然也凑上来,很得意的说。

整天在殿下身边都无所事事的,小雀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表现的机会了。

苏昭……

沙曼……

“其实超级魔法师是可以制造影像的吧!你制造一个子华的影像送到大楚不就好了!”苏昭良心的提建议。

一直沉默的黑龙忍不住的开口了:“其实有擅长伪装的人,只需要易容就足够了!”

黑龙觉得这些人真是够了,分明就有很简单又没有太多伤害的办法,为什么非要想那些血腥黑暗的手段呢!是不是这些人天生心理阴暗、再想不出什么简单又阳光的办法了呢!

果然这都是一群阴险的人啊!

被黑龙鄙夷了的众人一脸懵逼……

“微臣的手下中不少人都擅长伪装,不过最擅长伪装的还是黑龙啊!”清远就说。

黑龙……果然是因为自己说真话,所以被主人给嫉恨了么!

“龙哥,你还是伪装大师啊!”苏昭很高兴的样子、黑龙看到这样的苏昭就忍不住的想说:自己曾经多次的伪装成为苏昭身边的护卫,甚至是亲卫。好像苏昭都没有发现过啊。

“那这件事就交给我吧!”黑龙不想跟这些人玩了。

爽快的答应一声之后,黑龙就易容成了子华的模样,躺在了软榻上。

苏昭很稀奇的冲上来了。盯着两个子华看了又看,好嘛~!果然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苏昭还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黑龙的脸,竟然跟真的一样。

“抬走吧!”清远就上来拉住了苏昭,让人抬着黑龙送到大楚皇宫里去了。

而真正的子华则被伪装成了黑龙的模样,被安置在了帐篷中。等到明天若是子华还没有醒来的话,就只能让人抬着他走,顺便放出黑龙被人重伤的风声了。

小雀是个打猎狂人,安营没一会,小雀就带着好几只猎物回来了,最夸张的是小雀还拉着一蛮牛的腿,硬是把这个重达两顿的庞然大物给拖回来了。

招呼几个血族亲卫洗干净的猎物之后,就在篝火上烤起来了。

本来应该是一个安静的篝火晚餐时间,但是却被一队队的南疆勇士给打破了。

南疆追杀王令的作用是巨大的,号召力恐怖,新王才下达了追杀令不久,就有大批的勇士得到了消息,并且开始追寻子华的踪迹追杀了。

而且让苏昭惊讶的是,这些南疆勇士直接的追着刚才黑龙离开的方向,向着大楚的方向去了。

“微臣有些人在南疆勇士中,刚才黑龙伪装成子华之后,微臣就让人放出了口风,所以他们就直接追着去了!”清远的回答解释了苏昭的疑惑。

苏昭挺感慨的,自己怎么就忘了清远身后的强大势力呢?

眼前的清远就是那个高贵不食人间烟火,傲慢的像是个魔神的玄君啊!拥有最强兵团,势力遍布整个大陆的人啊!

一起坐在篝火旁的梅解语就好像没有听到清远的话一般,不过梅解语的心里却是已经有算计了,清远就是玄君啊!真让人惊悚啊。

那要除掉清远就麻烦了。刚才听到小雀说清远就是玄君的时候,梅解语还是很吃惊的。

无论是清远还是玄君,都已经是很麻烦的人,很难解决了,现在这俩人还是一个,梅解语很惆怅啊!要对付这样的人太麻烦了。

“本宫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帝都外长老殿地下的矿藏是被你弄走了么?”之前对玄君的感觉有些冷漠和距离,但是对现在的清远,苏昭感觉没那么疏离了,甚至还觉得很亲切,所以苏昭就直接问出之前的疑惑了。

若不是因为跟清远的关系变化,苏昭是绝对不会问这种问题的。

这种问题也只有在情况和关系发生了改变的情况下,才会问的出来,也显示出了一种亲密的关系。

且苏昭还是很在乎那些矿石的。

“是的!那些矿产都存放在帝都外面的灵山内。灵山内部原来是墓室,让微臣打通建造成了地宫,空间很大!”清远答应的很干脆。其实他还想说,地宫的空间大到足可以让我们在里面狂欢!

苏昭……

发现清远自从坦白了身份之后,很多时候说话都弄的苏昭有些无语啊,太坦诚了~坦诚的苏昭都不好接下来说什么了。

“殿下需要那些矿产,随时可以取用!”清远脸上优雅依旧,似乎是因为给予,所以清远的表情动作丰富了许多。

看着这样的清远,苏昭心里感慨一下,还是这样的人更有生气啊。

“嗯!”苏昭闷闷的答应一声,不说话了。

第一次苏昭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嘴笨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其实苏昭还有更多的问题想问,当然那就是一些更加敏感的问题了。比如说玄君在帝都皇宫的时候对自己的感情……

“殿下现在需要矿藏么?微臣可以让黑龙去把那些矿藏拿出来。用!”清远眼睛撇着苏昭,沉默了一下之后才说。

这些矿藏对清远来说自然是有用了。

不过对于苏昭,清远还没有什么是不舍得地。

他愿意将苏昭像是自己的女人一样养着,给她需要的一切,甚至是她想要的江山!只不过清远是担心她柔软的肩被江山压弯了而已,坐拥江山似乎是每个人的梦想,可江山同样是沉重的负担!

在那荣华富贵的巅峰、权力的顶尖,需要承受着更多人的艰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多么直白的一句解释!

而且,清远确信:苏昭并不想要江山的!至少曾经的苏昭是这样的。

在当初苏昭因为服用神龙血而假死醒来的时候,清远就从她的眼中看到了疲于争斗的灵魂,她并非是一个权利欲很强的人,或者说,苏昭想做的是一个平淡的人,她是一个能够安于平淡,从平淡和平静中享受的智者。

只是身处的环境让她改变了,作为大周的太子,她生活的太累了,也太危险了,就是这种特别的环境让她不得不疲于应付和改变,像是女汉子一样壮大了自己的实力,培植了一大批可以为她分忧的人。

这种局面是很难解决的,清远觉得若是当初她刚醒来,还没有振奋图强的改变时,自己能够带着她离开,也就没有现在的为难了。让事情演变成为现在的样子,有点可惜了。

“现在我还不需要那些矿产,以后再说!”苏昭有点心情复杂的、暂时的拒绝了清远。

因为独立的个性,苏昭还是有种拿别人手短的感觉。

从醒来穿越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一直都是给予的一方,也是凭借着自己的给予和铁腕手段才成就了现在的一切。

忽然再让她附身的接受清远的给予,心态上的逆反让苏昭觉得不能适应。

“好的,微臣已经让白璐带着兵团去辅助大将军了,我们可以晚一点回去九州城的!”清远又说。

“嗯。”苏昭忽然就有点沉默了,清远这样的做法还是让自己变成了被动承受的一方。

“殿下,要休息?”

清远似乎是看出了苏昭有点心不在焉,便很知心、绅士的问。

本来还想索取点龙涎的,但是看苏昭现在的样子,还是做个知心人的好。在看到苏昭不开心的时候,清远已经愿意做出让步,只为了看到苏昭的笑容,让她拥有一个好心情。

苏昭吃了点小雀准备的烤肉之后就进了帐篷休息了。帐篷是直接驻扎在南疆草原上的,带着点魔兽的腥躁气息,即便是铺着厚重的毛毯也有些潮湿。

当然睡觉是有点早了,苏昭盘膝坐下,开始运转玄气,苏昭体内的玄气一直淤积,没有时间修炼冲击筋脉,所以长时间来玄气都淤塞在体内和经脉大穴中。

这次苏昭运转之后,竟然发现自己隐约有冲击武皇的资本了。

帐篷外,清远有些烦躁,因为刚才跟苏昭的对话进行的不太顺利。

“小雀,你能保护殿下么?”清远踌躇了一番之后,看着小雀问道。

小雀立刻拍着胸说:“小雀是太子殿下的护卫,自然是保护殿下的安全了!”

清远……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啊,问小雀这个问题干嘛。

清远捏出一段魔法元气,封锁进了一个密闭的魔晶中之后,交给了小雀:“有任何事情捏碎这个魔晶!我离开一下,一个时辰之后就回来!”

跟小雀嘱咐完了之后,清远还不放心的看着沙曼,说:“知道了么?”

沙曼很郑重的点头。看到这个样子的沙曼,清远才放心了一些,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苏昭的帐篷,清远瞬移走了。

巅峰武者的瞬移距离跟修为有关。

清远作为一个超级巅峰的武者,站在大陆修为顶尖的人,清远的瞬移可以直接到达帝都。

当清远出现在帝都太子宫的时候,苏曼青正在书桌上处理公务。

抬头看到出现的清远,苏曼青放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平静的眸子看着眼前一身黑袍的人,不得不承认,清远穿着黑袍的样子更加英俊和潇洒。

“有事?”见清远站在自己面前蹙着眉头,明显是遇到了难题的样子,苏曼青就主动开口了。

清远能够不惜暴露的用瞬移出现在自己面前,说明对方也是很着急的。

想到清远如今就跟在苏昭的身边,所以苏曼青主动开口了。

“苏昭做皇帝好么?”清远直接在苏曼青的对面坐下了,开口直接问。

苏曼青并不觉得清远的问题突兀,他似乎是早就想到了清远会这么问,或者说他已经洞悉了清远的所为。

“出生在皇族,作为皇储十余年,殿下除去做皇帝难道还有别的路么?”苏曼青的反问是很清淡的。

可是这种清淡中却也带着对清远的一种漠然鄙夷。

清远……双手不自觉的摸了一下椅子的扶手。

苏曼青看着清远的双手,笑道:“看来玄君是不认同在下的看法了。”

从对方的一个小小动作中,看出对方的心里活动。苏曼青的水平绝不仅限于此。

清远笑了笑,在苏曼青面前,自己任何一个随心的动作都会被他看出来自己的心思啊。

“做皇帝太累,尤其是做大周的皇帝!何不做一个逍遥的人?你说的话,本尊也是认同的,作为一个皇族的确是没有太多选择的,但若是成为新皇的人能够容忍并且疼惜苏昭,她是可以摆脱皇族这个枷锁的!”

苏曼青认真的听着清远的话,在听他说完之后,很多之前的猜测都得到了肯定:“你是神宫皇族?百年前被流放的元氏一族?二皇子苏护的背后是你?”

对皇族这么排斥,视皇族责任为枷锁,可见他对于皇族的痛恨。而清远言外之意中对大周内其他皇族的认同,不就是对苏护的认同么!

苏护能够如此快速的成长跟他自身实力的强大是离不开的,但同时苏护的身后也站着一股很庞大的实力,所以,清远猜测苏护的靠山是玄君了。

“本尊的确跟苏护有过合作,但并非给过他帮助,况且苏护的实力已经不在本尊之下了!”清远在说起苏护的时候,口气中是充满了赞赏的。

那个十几岁从皇族中独身外出投进恶劣西北军中的皇族少年,凭着自身的实力和才华才走到了这一步,这样的人的确能被清远所看重。

“看来玄君是认同苏护做皇储了!”苏曼青将后背靠在了椅子上,清亮的目光直接的看着清远,却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你觉得苏护不适合做皇帝么?”清远追问。

苏曼青苦笑:“他是适合的!”但时机已经不对了!

若是太子在没有奋发之前,出现这样一个苏护,苏曼青也是愿意看到的,并且会毫不犹豫的扔掉苏昭,转而投向苏护。

可惜……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苏曼青已经认同了苏昭,况且他觉得苏昭真的是有着苏护不能相比的一面。

更因为现在的苏昭身边已经聚集着这么多的能臣人才,不管是几个家族的投靠,还是那些人才的衷心,他们的未来和命运已经跟苏昭绑在了一条线上。

一旦苏护当权,不管他心中对苏昭曾经的势力如何忍耐,总归有决裂的一天、可以说曾经的站队对以后的政局是有很大影响的。

“竟然你也承认苏护合适,那何不让苏护上位,让苏昭得到解脱,至于苏昭留下来的人,可以有苏家和本尊的兵团提供保护,监督苏护对这些人才的任用。而且本尊觉得苏护会尊重这些人才的!”清远的话中还是带着对苏护的认同。

苏曼青等着清远说完,然后才道:“你问过殿下么?殿下愿意让出储君的位子给别人么?!”

清远忽然被苏曼青的这话给噎的有些无法回答了,是啊~自己机关算尽,可并没有问苏昭的意向啊!曾经的苏昭是不喜欢做这个皇帝的,她应该只是想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活的舒服、逍遥一点而已,但是现在呢?

她还有原来的初心么?

犹豫的清远忽然感觉到自己心中莫名一滞、一股坠痛从胸口传了出来。

是小雀捏碎了含有自己魔法元的魔晶,苏昭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