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失去的失落/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庄宗大帝是觉得很郁闷的,不孝子都这么冲下去了,自己这个做皇帝的还得在上面看着,总归是有点窝囊的。

城外面已经撤退的楚皇更是郁闷,好嘛~大周太子这是要发疯啊,自己都让大军撤退开始结阵了,她竟然还带着人出来了。难道要冲击自己的军阵啊?!

“快~快点结阵!你们在磨蹭什么!”楚皇心情郁闷的时候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结阵军队,这才发现自己的军队竟然是没有完成结阵的!

怪不得大周的疯太子杀出来了啊!

她这是想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啊。

“跟本宫迎战!”大皇子楚风的才能和果决就在这时候显现出来了。

怒吼一声的楚风直接带着楚军的骑兵开始冲锋了,在步军军阵还没有结阵之前,若是被苏昭的大周军冲击了,步军军阵必然损失惨重!

楚风长枪平端,目标直指带兵在前的苏昭,妄想万军中生擒苏昭,灭了大周军的气焰,可当城墙上的巨鼓擂动起来的时候,冲锋的周军气焰陡然旺盛了,就连这些骑兵胯下的战马奔腾都有力了起来,原本冲锋在最前面的苏昭就被两个勇士给保护着平行前进了。

不过楚风还是很有信心可以对上苏昭。将她生擒或者击落下战马的。

“殿下千岁!”沙曼一直都紧紧的跟在苏昭身边,在落后的战马无法追上苏昭的时候,沙曼身影暴动的跃起,直接冲了上去,将楚军骑兵冲锋在前的楚风给拦截了下来。

伴随着沙曼“太子千岁”的怒吼。跟随冲锋的骑兵跟着呐喊了起来,这些西北兵本就是擅长冲锋、骑兵拼杀的,这几天,天天在城墙上守城,都把这些人憋坏了,尤其是太子殿下都冲锋在前了,所以这些人自然是受到了激昂的。

三千人的骑兵队伍跟大楚的五千骑兵撞上之后,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在苏昭的带领下有冲透对方骑兵阵的趋势。

修为不错的楚风想要接近苏昭,却是被沙曼拦着根本近不了身。即便有其他的楚军队偏将或者勇士冲到来了苏昭身边,可都被太子的斩马刀给撕裂了。

别看苏昭修为不高,但是冲杀起来却是吓人!一米多长的斩马刀被他挥舞的如同风火轮一般,身边方圆三米之内一片尸骸,近身便死。

楚军中不是没有比苏昭更厉害的高手,只是这些高手即便近身也不是苏昭的对手,尤其不是苏昭坐骑后面的那个妖魔的对手。

那个带着黑色披风,出手的时候会露出白骨的怪物修为不明,但是不论楚军中多么厉害的人出手,都被那个怪物给杀了。

“骨灵!先困住那个骨灵!”楚风一边应付着沙曼,一边喊着自己军阵中的魔法师出手,好用对付骨灵的方法控制住这个该死的怪物。

只是楚风在拼杀中没有纵观全局的发现,苏昭并非只是带着周军骑兵冲锋,竟然还派出了大周军中的无赖——狼骑兵。

这种大秦军队中最无赖,最臭名昭著的狼骑兵十分难对付,一般的骑兵小规模冲突的时候根本就不是这些狼骑兵的对手,狼骑兵极快的速度和机动性碾压了任何骑兵、

只有重骑兵的集团冲锋才能遏制狼骑兵。

步军对上狼骑兵的时候就更加吃力了。

在楚风和五千的大楚机动骑兵被缠住的时候,未央就带着三千狼骑兵开始袭杀尚未集结成阵的楚君了。

最擅长无赖打法的未央还是带着狼骑兵兜边的掠杀楚君步兵军阵,只要撕开了缺口,这些狼骑兵就会像是闻着臭味的苍蝇一样蜂拥上来。

而一旦遇到兵阵的强烈反抗和兵阵集结,这些狼骑兵就会快速撤退,转而“撕咬”兵阵的其他弱点之处。

这种无赖而飘忽的打法,看似不会对楚军兵阵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积少成多,且狼骑兵的这种打法会让楚军一直都得不到休息,即将完成的结阵也因为狼骑兵而被不断的破坏。

狼骑兵就像是草原上围攻巨大野牛的鬣狗一样,不断的搅扰和寻找弱点,最后耗尽对方的体力,以求得必杀一击。只要军阵被狼骑兵给撕开了,等待步军的将会是一场屠杀。

只不过楚军终究是占据了数量的优势,而且没有了城墙上各种火炮的辅助之后,兵阵撤退出一段距离扔下了一片的尸体之后,终于集结完成了,狼骑兵自然也就丧失了攻击的机会。

卫央转而带着狼骑兵回来,跟苏昭的骑兵一块剿杀大楚军的五千骑兵了。

原本还信心满满的楚风在对方两支骑兵的剿杀下只能选择了退却,这是楚风第一次跟苏昭战场上交锋,也深刻的认识到了大周太子的彪悍,和她手下骑兵的骠勇,尤其是跟在苏昭身边的那些亲卫骑兵,随着太子在战场上狂飙如烈焰焚地,大周精锐勇士,莫过如是。

付出了近半的伤亡之后,楚风带着两千人的骑兵队伍回归了楚军兵阵中,好好的一场攻城战,就因为苏昭带兵突袭而打成了防守战。

看着大周太子带着几千骑兵大摇大摆的回城,享受城墙上周军的欢呼,楚军们别提多么郁闷了。

“楚风,等着吧~!西南军团很快就来了,朕就不相信她大周太子有什么能耐面对我二十万大军!”楚皇亲眼看见自己的大皇子带着骑兵撤退,看到楚军兵阵被狼骑兵袭杀的几乎溃不成军。

楚皇心里自然是愤怒和难受的,但时他还是打起精神的安慰楚风、

“是儿臣无能!”尽管楚风的军队损失惨重,但是他心服口服,大周军队的战力实在彪悍,尽管大周军只有寥寥数万人,尤其是苏昭的太子府卫只有千人,可那战力让楚军胆颤。

而更让楚风担心的是,假以时日若是让苏昭训练出更多的精锐,楚军如何还能应付“苏醒”的大周么?!

可也好在苏昭被神宫给盯上了,所以苏昭是没有太多时间留在大周的。

“阿昭啊,受伤没有?快来让朕看看~”庄宗在城墙上擂鼓,早就累傻了,看到苏昭带着人回来,庄宗就扔下鼓槌跑过来了。

庄宗发誓,以后自己再也不敲鼓拉!差点把自己的胳膊累掉了。

“哎呀~这一身的血,快~苏全啊,快点带着阿昭去洗洗啊!”庄宗跑到苏昭身边就被她身上的血腥味给熏到了。

庄宗就觉得自己好像是晕血一样,有点头晕。

苏全上来没有带着苏昭离开去洗漱,而是跑到庄宗身边,扶着庄宗下去了。

庄宗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脚步虚浮的跟着苏全走了,早膳没有吃好,都要饿死了啊。庄宗就觉得自己头晕八成是跟没有吃好有关啊!

“殿下,您不该这样的!”等到庄宗走掉,张起灵就来到苏昭身边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了。

也因为张起灵是苏昭的舅舅,所以在担心苏昭的情况下,张起灵就直接说了。若是换成其他人,自然是不敢这么跟苏昭说话的。

其实苏昭身边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苏昭是带着怒气的去冲杀了对方的兵阵。

不知什么原因,反正苏昭的心情不好就是了。

“嗯~本宫知道啦,九阴山有什么消息么?”苏昭接了小雀送上来的毛巾,随便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汗,随口问着岔开了大将军的话题,关于自己的心情,苏昭实在不想说。

“九阴山有云卓将军,还有孙大带着的武者团,是没有问题的!”大将军跟在苏昭的后面,把话说完之后,张起灵还是忍不住的问:

“殿下,您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苏昭的表现明显是有很不开心的事,可在听到张起灵的话之后,苏昭怔了一下,竟然想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为什么像是蒙上了一层纱一样,的确是有些开心不起来的。

甚至苏昭本人都没有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什么样的变化,尤其是站在城墙上的时候,看着防守城墙的卫士,苏昭能做的就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用自己最为激昂的一面激励城墙上的这些卫士们!

可是自己的心情,苏昭听到了大将军接连的质问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心情的确不好。

“殿下,小梅将您的膳食带来了!”梅解语就在这时候带着两个跟班,将给苏昭准备的膳食送过来了。

梅解语就知道殿下在这时候是不会下去城墙的,所以他一早就准备好将这些饭菜都送来了,看到殿下的脸上终于展露出了一点笑颜,梅解语心里就更加高兴了,只不过梅解语也明白殿下为什么不开心,清远莫名其妙的失踪还是很影响殿下心情的。

在自己不在殿下身边的这段时间,清远跟殿下之间必然是发生了某种纠葛的,不过梅解语也确定清远真的是出事了,否则清远不会这么干脆离开的,而且黑龙也不在身边了。

一直以来都驻守在九州城周围的黑甲卫也消失了。

应该是因为清远出事之后,整个魔域兵团都开始收缩战线,所以黑甲卫是被命令撤走的。黑甲卫的撤退,必然让苏昭进入大楚的势力减弱了。

梅解语能够从这些情况中分析出清远出事了,那么苏昭自然也能够分析的出来了。

在城墙上用膳的时候,苏昭还是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想关于清远的事情,而是表情热烈的跟城墙上的这些守军将们互动着。

直到北城墙外传来了妙心回归的消息,苏昭才真的激动的起身去迎接了。

离开几天的妙心成功的将他所说的佛家僧兵给带来了,当初金刚寺被灭之后,散落在各地、少量聚集的僧兵因为妙心的号召和说服而重新凝聚。

等苏昭走到北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表情肃穆、袈裟干净的僧兵进城的场景。

这些僧兵腰上或者挂着戒刀、或是带着戒棍,跟其他和尚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他们身上隐约透出来的杀气,这是很纯粹的杀气,就搀和在他们端庄的佛气其中。

若是这些和尚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端钵念珠,必然可敛一身杀气,个个都是得道高僧的模样。

九州城中的守军和居民在看到这么多穿着破旧袈裟僧衣的和尚进城来的时候,都被震惊到了,在交战的城池中看到这样的和尚,无疑于见鬼!可这些和尚身上又带着该死的肃穆之气,让人敬畏和尊重。

“殿下,妙心回来了!”风尘仆仆的妙心端庄的走到了苏昭面前,双手合十低头行礼,将一个高僧的神态演绎的相当完美。

而妙心带回来的和尚们则是有序的站在了妙心的身后,目光低垂或是看着眼前的大周太子,这些僧兵的心态显然都是极好的,目不露悲喜,面不显喜怒。

妙心更是这些和尚中的典范,在苏昭和僧兵们面前表现的相当端庄。

苏昭看了看妙心,直接上来一把将他抱住了。

当着所有僧兵的面给了他一个亲切的拥抱。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还是把妙心给吓到了,而妙心身后的和尚们更是惊奇,对于大周太子的名声,这些和尚也是有所耳闻的,所以看到大周太子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就动手揽人入怀,还是让这些僧兵们很反感的。

不过,当这些僧兵再盯着看的时候,却从太子的拥抱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那种博爱和包容的感觉!这个拥抱是不掺杂一点其他情绪的,没有肮脏的欲望和贪婪,只是有无言的丰沛感情、

妙心是一个妙人,虽然是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拥抱了,但是妙心一点都没有觉得反感,因为从太子拥抱自己的时候,妙心就感觉到了太子对自己的感激和归来的欢迎。

曾经贪婪淫荡的大周太子,已经彻底的改变了。

“殿下,小僧的胸口上还有伤。”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妙心也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只能这么说道。

“嗯~本宫失态了,欢迎你们!”苏昭放开了妙心,冲着妙心身后的僧兵笑了起来。

看着大周太子的笑容,这些僧兵们就觉得太子殿下的笑脸还是很好看的。

僧兵入城,皆大欢喜,唯一不高兴的就是跟着苏昭的梅解语了。就在刚才太子抱着妙心的时候,梅解语分明从太子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柔弱、需要个肩膀依靠的冲动。

是因为清远的失踪,所以苏昭伤心在想找个肩膀依靠一下的时候,竟然是找了妙心么?

梅解语感觉的出来,太子殿下对妙心应该是没有什么特殊感情的,只是把妙心当成了可靠的朋友和部下,可即便是这样,殿下还是选择拥抱了妙心,那岂不是说明自己在殿下心目中的位置,连妙心都比不上了么?!

在独自角落,黯然伤怀,看到太子殿下在引着妙心去了将军府的时候,似乎是忘记了自己,梅解语心痛之余,忽然为自己悲哀了起来。

从太子殿下发愤图强开始,自己在太子殿下心中的位置似乎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这一刻的梅解语是伤感的,似乎无论自己多么努力都无法走进殿下的心中一样。

“小梅,快点来!”太子殿下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了,梅解语震惊中回神才看到前面的太子殿下停下了脚步,整跟妙心一块朝着自己看来。

梅解语刚才似乎是听到了妙心说:殿下,梅大人还在后面。

所以太子殿下才停下来叫自己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太子殿下还是叫自己了,那梅解语的心中就是高兴的!其实回想一下,即便是以前太子荒淫的时候,前太子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泄欲的工具而已,从来就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施舍过什么感情。

甚至可以说,前太子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听话的宠物豢养的,尽管有时候会疼惜他。

所以说,梅解语就觉得自己现在太矫情了,有什么好伤感的,自己活着的意义,不就是可以留在太子殿下身边,能看到太子殿下脸上的笑颜,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脸上堆着欢喜的笑容,梅解语开心的跟了上去,彻底排空了自己刚才的负面情绪,又像是一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了殿下的身边。听着妙心讲解着这些僧兵的来历和顾忌。

“神宫的圣使似乎是对我金刚寺幸存的这些僧人还是有敌意的,所以小僧想让这些僧兵都加入殿下的昭云寺~!”妙心代表的就是身后跟着的一千僧兵。

而昭云寺是苏昭在大周帝都新建的寺院,当初在遇到妙心的时候,苏昭就承诺给金刚寺的僧人们一个安身之所的,尽管当时妙心身边只有十几个僧人,但还是建立起来了。

现在帝都的昭云寺不过只有几个人僧人而已,或许在苏昭南下的这段时间,接受了一些僧人,但终究还是一个小寺院。不过这个寺院既然能够得到苏昭的支持,想来不久之后肯定能够发展成为一个大寺院的。

“神晓瑜还在我们这里,神宫的其他圣使不用担心!对了,神晓瑜呢……”苏昭这才想起神晓瑜那货还在南疆呢,他不会是还没有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