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清远留下的守护/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大姨妈期是女人的烦躁期。

反正苏昭是很烦躁的,看到庄宗从外面进来就烦躁,尤其是庄宗很没出息的要让自己上城墙,而他这个皇帝却要找个地方藏起来的时候。

苏昭就更加烦躁了。

被骂傻了的庄宗又被苏昭给骂惨了,苏昭指着庄宗的鼻子,破口大骂,从骂他荒淫无道,到贪生怕死。总之难听的词汇,凡是能够代表苏昭愤怒、表示庄宗无用的词都用上了。

在旁边的小雀觉得自己听的真爽,而在外面还没有进来的苏嬷嬷就表示自己被吓到了。苏全端着茶水和饭菜要一块进来服侍,也在门口被吓住了。

殿下终究只是太子而已,她现在骂的人可是庄宗啊!

众人就表示很惊悚,更在担心若是庄宗发怒的话,苏昭能够承受得了吗?!

“阿昭啊,朕知道错了!”让人惊奇的是,庄宗竟然没有发怒,反而是在苏昭发了一通火之后,小心的凑到苏昭面前安慰,哄劝了。

庄宗的表现让众人大跌眼镜,而孙小二却是感觉这件事情太正常了,他就知道自己跟着的庄宗大帝就是这么一个人,一点骨气都没有,不过孙小二对庄宗还是很敬重的,一个皇帝能够对太子这么低三下四的,这得承受多大的侮辱啊。

“你还想做皇帝么?!”苏昭不解气的瞪着庄宗问。

庄宗挺为难的,其实他一点都不想做这个皇帝,因为太累了,而且现在的大周都成这个样子了,继续做皇帝还要受苦的,可不做皇帝吧,自己都做了这么多年了。享受了皇帝的待遇和尊贵,不做皇帝了还能干啥呢?

而且庄宗还在想,若是让苏昭做了皇帝,那么不孝子应该会好好对待自己这个太上皇吧。

“阿昭,你觉得朕做皇帝好么?”不确定的庄宗就直接问自己的儿子了。

苏昭……

由衷的叹了口气,苏昭很为难、并且愁苦的看着庄宗,平心而论,苏昭还是喜欢庄宗的,而且也的确是把庄宗当成了自己的爹!要不然苏昭也不会对庄宗发这样的脾气了。

庄宗是个好爹,但会是个好皇帝么?

苏昭真不知道!现在的苏昭就需要有人在旁边指点了,可惜苏曼青根本不在自己身边,清远那混蛋又自爆了。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在得知清远出事的时候,苏昭是担心的,所以苏昭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甚至烦躁,可又从黑龙那里得知清远应该是没死,而只是元神受损之后,苏昭又有些憎怨了。

既然清远你没事,那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感情就是这么一种奇妙的东西,既可让你烦躁又能让你感觉欣慰,更会在见不到人的时候,让你暴怒和懊恼。

有点想岔了,现在苏昭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根本无法确定庄宗这货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做皇帝啊。

可有点苏昭是肯定的,自己若是能够在旁边辅助,庄宗做皇帝还是可以的。

问题就是自己过段时间需要玩消失,要不然无法躲避神宫的追杀,不过自己走了之后还有苏护在呢。

“阿昭啊,现在城墙上还危机呢?怎么解决?”

见苏昭没有反应,庄宗就再次开口了。

庄宗之所以担心,很大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就在九州城啊,若是九州城破了,那么自己也得遭殃。这跟在帝都中的时候差别大多了。

大周帝都有着数百年的底蕴,而且皇宫内还设有传送的法阵,若是帝都城破,庄宗是可以传送走的。况且帝都外面的长老殿也会在必要的时候稍微出手的。

可现在九州城中,庄宗完全只能靠自己了啊。或者说,还得依靠不孝子!

庄宗现在都有点后悔了,自己屁颠颠的跟着苏江哲传送来这里,是想赏景玩邂逅的,美人美景还没有够呢,大楚就这么迫不及待了,这是要逼死自己的节奏啊。

“去城墙上吧!”苏昭拽着庄宗就走。

不管庄宗多么废物,但他终究是皇帝,让他在城墙上擂鼓助威还是很有作用的。

庄宗就知道不孝子是不会放过自己的,这是要让自己上城墙上冒险啊!庄宗一点都不想去,可是想着不去是不行了。看不孝子那模样,自己敢说不去,她会不会直接弄死自己啊。

苏嬷嬷看着殿下上了城墙,是很担心的。她知道女人来了葵水的时候是很虚弱的。太子殿下是强撑着走的,看那苍白的脸色就看出来了。

等苏昭到了城墙上,卫央也看出她的不适了。

攻城战这种拼数量拼消耗的战争,卫央是尽量避免的,所以卫央只是从狼骑士中挑选了几百个下盘稳固、有功夫在身的人来帮助防守城墙,卫央杀累了下城墙来休息,然后就看到太子殿下带着庄宗过来了。

一看到太子殿下苍白的脸,卫央就觉得奇怪,别看太子殿下气势仍然如虹、可殿下身上明显是带着伤的,那种极力压制体内痛苦的模样让卫央觉得记忆犹新啊。

“陛下,上了城墙的楚军已经被杀下去了!”卫央就穿着染血的战袍来到了苏昭面前,冲着庄宗说。

接近城墙之后,那血腥味就让庄宗感觉很不舒服,不过庄宗仍然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摆出了作为大帝应有的一面,威严的点头:

“嗯~有朕在,绝对不允许这些大楚人撒野的,阿昭你先休息一下,朕上城墙看看!”

反正敌人已经撤退了,所以庄宗就觉得自己上去看看也没什么了。

之前那么凶残的厮杀自己都看到了,虽然是吓跑了,但也算是见识了战场的血腥。

苏昭没有勉强,让庄宗上了城墙之后,苏昭就在城墙下面休息的凹口坐下来了,凹口内有设有座位和伤兵软榻,不少的伤兵正在接受治疗。

卫央没有离开,反而是陪着苏昭进了休息了,然后在苏昭身边站着,眼睛滴溜溜的盯着苏昭的身上看来看去,好奇怪啊!没有看到殿下身上的伤口、但是怎么闻着有股血腥味呢?

而且看殿下痛苦的模样,应该是伤了腹部的。

“殿下,您遇刺了么?”卫央忍不住的问。

苏昭就横了卫央一眼,没有说话。

看殿下那模样,卫央更加确定了,殿下这是受伤了无疑啊。

“要不然让宋承风来看看?”卫央表示关心的问。

苏昭还是没有吭声,憋着气的忍耐腹部的剧痛。

现在腹部的剧痛已经改变了,原本是绞痛,现在变成了胀痛。似乎是有某种强横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中四处乱撞,想要冲破自己的身体冲出来一样。

“你闭嘴吧!”苏昭受不了卫央的聒噪,直接开口吼了。

卫央被吓了一跳,呆呆的在苏昭身边站了一会,他觉得自己还是走吧。可是在看看苏昭那忍耐的模样,卫央又停下来了。

其实太子殿下是很可怜的。几乎一个人撑着大周的一片天,就像是现在,即便是太子殿下身上已经有伤了,可依然要带着伤的过来城墙上鼓舞士气。

殿下已经成了大周军中的战魂、无论什么事情似乎都要出面才行。

殿下身边的能人还是太少了,九州城上就只有一个大将军,柴猛那货还是个不擅长守城的,若是苏剑虹能够来就好了。哪怕是宋湖也行。

可这些人身上都有其他的任务呢,殿下这是无人可用了啊!

想来都是怕软不怕硬的卫央就为难了,踌躇的在苏昭身边站着,说:“其实殿下可以回去休息的,城墙上有大将军和末将,保证不让城外的楚军进来!”

卫央一点都不想担责任,在军中任职,卫央大部分时间都是喜欢偷奸耍滑的。

苏昭也看透了卫央的为人,知道他是一个不喜欢做承诺的人,或者说,卫央从根本上就没有臣服于自己,他能够听自己的令,勉强做点事情就不错了。

可现在这个不受控制的男人竟敢是要给自己做保证了么?自然是让苏昭感觉奇怪和感动的。

“好~这里就交给你了!”苏昭看了一眼远处,见梅解语已经带着人抬着软榻过来了,便声音暗哑的跟卫央吩咐。

低沉暗哑的声音中带着对卫央的信任和某种托付的味道。让卫央不由的皱眉,压力大啊。

“殿下,小梅来了,有小梅在,殿下就好好休息着吧!听说殿下身上不舒服?”梅解语带着软榻一溜烟的跑来了。

梅解语看苏昭的眼睛就亮闪闪的,似乎是在想着殿下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或者他能不能帮帮忙,亲近一下殿下什么地。

梅解语体内的蛊毒就是苏昭毒血的解药。

之前的苏昭体内是有蛊毒血的,虽然因为引用了神龙血之后将毒血给净化和压制了,但是体内的毒素还是没有排出来的,全都存在苏昭体内的内脏或者骨骼中。

所以,梅解语就觉得是不是苏昭体内的毒血作用发作了,那没有关系的,只要喝一点自己的血就好了。

穿着一身大红色外袍的梅解语露出来的皮肤白皙如玉,肤白的皮肤下,血管清晰可见。

梅解语还故意的将自己的手臂在苏昭面前晃荡,就是想要吸引苏昭注意的,之前殿下发作的时候,只要看到自己就会发狂的扑上来,可这一次梅解语发现陛下跟之前不同了。

尤其是殿下看着自己手臂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陌生没有感觉的“东西”一样。

殿下体内的蛊毒已经改变了么?

“上城墙!”苏昭坚持着上了软榻,示意让侍卫带着自己上去。

梅解语亲自过来跟侍卫一起抬着苏昭上城墙了。等上了城墙,梅解语就累的香汗淋淋、小梅的身上有中莫名的体香,坐在软榻上的苏昭就清晰的闻到了。

“大将军。何不遣一支骑兵,出城追杀,让这些两条腿跑的货见识一下我们大周西北铁骑的厉害?!”城墙上的庄宗正在意气风发,那指点江山的模样让人感慨,觉得庄宗根本就应该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啊。

可大将军一句话封死了庄宗:“西北骑兵轮番上城守护,已经疲惫不堪,无法出城追击,楚军就是算准了我们兵力少的劣势,靠着绝对的优势兵力不断攻城的!”

楚军在城下集结了快二十万人。轮番强攻,让城内的三万多守军疲于应付,大楚就是想用人海战术。淹也要淹死城内的大周军,所以根本就不给大周军喘口气的机会。

这个时候还想出城追击?

想什么呢?!

若是九阴山的兵也能过来,只要多上三万人,大将军就能带兵出城追击了。可惜兵太少。

“朕这就下令,让大周的西南军团过来援助!”庄宗仍然是很有气概的。

大将军就不吭声了,大周内还有军团可调?开什么玩笑?!

大周的北方有萧盛禹,西北就是他张起灵了,而南方的云卓已经过来了,至于东部……呵呵,只有庄宗的七弟掌管的一点府兵而已,大周东部的防守是最为薄弱的,因为大周帝都就在偏向东部的位置。

这么的把兵力罗列出来,就是想说:大周内已经无兵磕掉了。

当然,大周内每个州府都有大量的府兵,但是那些府兵应付国内的暴动和起义都不足呢,还能调来这里?即便是调来了,他们的战斗力也都是渣滓。

“唉~要是玄君的黑甲卫还在就好了!”庄宗带着点愁苦的说,好端端的,玄君的黑甲卫竟然是撤走了,让庄宗郁闷中还带着疑惑啊。

“陛下,殿下上来了。”张起灵不想跟庄宗说话了,正好看到苏昭从下面上来了,大将军就说。

大将军知道,有太子在的时候,庄宗是不敢胡乱来的,而且整个人都会听话很多,殿下完全就是陛下的克星啊。

果然,一听到苏昭上来,庄宗就从城墙边跑到城墙梯那里迎接了。

“阿昭啊,身体有恙,就不要勉强了嘛!”庄宗说的意味深长,更带着慈父的祥和。

苏昭一点都不领情,嫌弃的看了庄宗一眼,庄宗立刻就屁颠颠的退开了。让小梅抬着自己到了城墙边之后,苏昭沉默了一会,才对柴猛说:“带着本宫的亲卫,换上黑衣,下城墙在那边埋伏吧!”

“阿昭啊,你是想让这些人装成黑衣卫啊?”庄宗很惊奇。

苏昭上来之后,张起灵,柴猛还有苏江哲也带着苏家的魔法师们过来了,听到了苏昭的意见,苏江哲就说:“让老臣跟着一块去吧。”

黑甲卫可不是那么好装的。玄君的黑甲卫都是猎兵中的佼佼者,训练之后在战场上是所向无敌的,三千人的兵阵甚至可以打出十万人的气势。

毕竟黑甲卫的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足可以一当十的猎兵。

而苏昭的亲卫就不行了,苏昭的亲卫兵们实力比猎兵要差了不少。而且人数也少,所以要想打出黑甲卫的气势,就需要苏江哲这样的超级魔法师辅助了。

“玄君的黑甲卫所用战甲都是特殊的黑金锻造,防御力强悍于神宫的绡丝战甲,我们并没有!”

苏江哲还说出了最重要的一点,黑甲卫的善战和精锐也是靠金币培出来的。

“有劳族长了,楚军攻城肆无忌惮,撤退的时候几乎没有防守,他们也是料定了没有黑甲卫帮我们,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苏昭咳嗽了两声,竟然觉得腹痛带动了自己的胸口也疼。

唉~!这尼玛是要废掉的节奏么?!

苏江哲带着苏昭的命令走了,柴猛带着苏昭的亲卫出了城墙埋伏了。

只有大将军忧心的问:“玄君撤走了黑甲卫,明显是不想帮助我们了,若是我们冒充黑甲卫,会不会惹得玄君跟我们反目?”

大将军一直对玄君都有点意见的。

尤其是玄君的黑甲卫撤退之后。

苏昭抿着唇没有说话,却见下去埋伏的柴猛又回来了。

柴猛冲到苏昭身边就高兴的说:“黑甲卫又回来了啊!就在殿下让我带兵去埋伏的地方!”

九州城下适合埋伏的地方不多。可以埋伏又可以追击的地方就更少了,所以苏昭安排的就是之前黑甲卫埋伏的地方,在黑甲卫撤走之后,就让柴猛带着亲卫去了。不想这些黑甲卫竟然又回来了。

随着柴猛一起回来的还有黑龙,穿着一身黑色披风的黑龙说:“主人之前下过命令,我刚接到,让黑甲卫辅助太子,我们军团收拢。黑龙也没办法帮助殿下了,我走了!”

清远是在自爆下给黑龙发了一道命令,黑龙是刚刚才收到的。

虽然黑龙很舍不得黑甲卫,但他知道主人对苏昭的重视,无奈只能把黑甲卫留下了,黑龙自然是想留下带着黑甲卫的,可惜黑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现在整个魔域军团都要黑龙来管理了。

黑龙走了,苏昭亲自去查看了那些隐藏的黑甲卫,三千黑甲卫一个不少的埋伏在森林中,阵中自带魔法师释放隐匿魔法,完全可以在战场上隐藏所有的气息。

平均战力达到了武王的黑甲卫,在战场上狂飙、即便是面对楚军最精锐的野战部队,也完全可以如虎屠羊,九州城必可无恙,甚至还可以杀退楚军的攻击。

更让苏昭欣慰的是:他终究还是想着自己的。

甜蜜的感觉让苏昭懵懂中却也愉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