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玄君再现/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真的能够治好殿下?”听到子华肯定的回答,梅解语的兴奋全写在了脸上、让他这个本就是绝色的人,更显出了容颜芳华清艳天下。

子华目光悠悠的看着梅解语,心中微动,却暗暗的将自己的欲望压下,眼神平和道:

“先让我进去看看吧!”(喜欢男人的子华,深深觉得梅解语真是绝色)

“苏嬷嬷。”梅解语就朝着大殿里面喊。

身材魁梧的苏嬷嬷立刻就从里面冲出来,一身的煞气把梅解语吓得立刻躲在了子华后面,说:“苏嬷嬷,他说可以治疗好殿下!”

子华不得不迎上了苏嬷嬷那有些狰狞、满是怒气的脸,道:“我可以的。”

苏嬷嬷明明就是一个正常人而已,但是她身上的气势的确吓人,子华阅人无数,苏嬷嬷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呢。那一身的彪悍充分说明了她就是一个悍妇!招惹不得啊!

“你懂什么你!别在这里打扰我们殿下休息了!”苏嬷嬷一脸嫌弃,你一个男人,懂得什么啊?!殿下是葵水了,所以才伤成这样了。

让你一个大男人、一个外人知道殿下的性别么?别扯淡了。苏嬷嬷也不相信子华能够治疗女人的葵水疼。

被苏嬷嬷嫌弃了的子华无奈的让身边的人抬着自己上前,等到了苏嬷嬷身边之后,子华就勉强的从软榻上下来了。

看到子华这颤巍巍的弱鸡样,苏嬷嬷就嫌弃的上来搀了他一把。

而子华在凑近苏嬷嬷之后,几乎是伏在苏嬷嬷的耳朵上说:“殿下的伤和痛并非是葵水那么简单!”

苏嬷嬷肥胖的身子就抖了抖,吓死老奴了,这个外人竟然知道殿下的秘密么?要不要杀掉他灭口?!正好他身体虚弱着呢。

子华很头疼啊,殿下身边的这些人怎么都是疯狂之徒啊。

嬷嬷这种人也喜欢杀人啊。

“我活着对殿下有用的,殿下还要用我跟南疆王交换利益!”子华在苏嬷嬷那明显的要杀人的目光下,只能开口说了。

苏嬷嬷这才收敛了想杀掉子华的想法。想了一下,才说:“那你进来看看吧!”

子华就被苏嬷嬷搀扶着进了房间。

在院子中站着的梅解语万分好奇啊!子华刚才到底在苏嬷嬷的耳朵边说了什么?让苏嬷嬷这么听话的带着他进去了?而自己这个跟殿下这么亲切的男宠竟然都没有资格进去的。

“我走了!”卫央看完热闹了。尽管还想留下来看看子华是否真的能够治好殿下,但卫央还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有点长了。

“着急投胎啊!”梅解语就横了卫央一眼。

卫央就觉得自己好无辜啊,怎么得罪梅解语这个疯子了?!

“你敢走,我就把你是二爷的事情告诉殿下!”梅解语很卑鄙的开口威胁了。

卫央眼神就嗖嗖的射了过去,那眼神也是可以杀人的,可惜梅解语就像是一个死猪一样,完全不怕卫央的眼神。

“哼~别以为小爷好欺负,小爷在帝都也是有人的,黑道白道不能摆平的话,你以为小爷的家族为什么能够发展壮大!”梅解语很“坦诚”的跟卫央说。

这完全就是威胁啊!

卫央想了想,自己还是不想得罪梅解语的,所以还是暂时的按压下心里的好奇和愤怒吧,也正好顺势留下来了,可以看看一会子华是不是能够治好卫央。

然后,这俩货就看到宋承风急匆匆的回来,要进去的时候却被苏嬷嬷给拦下来了。

宋承风感觉无比的委屈,自己辛辛苦苦的担心殿下,这是被苏嬷嬷给嫌弃了么?若不是知道苏嬷嬷对殿下的衷心,宋承风真要以为苏嬷嬷是故意不让自己给殿下治病的呢!

“我们殿下真的是中了蛊毒?!”苏嬷嬷把宋承风赶走之后,就站在床边,看着给殿下施针的子华问。

“贪食王蛊,南疆数百年都不见一只的王蛊。”子华点头,贪食蛊是很常见的,但是王蛊就难见了,即便是子华,到现在都没有拥有一只贪食王蛊呢。

苏嬷嬷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施针的子华就看了苏嬷嬷一眼,觉得这个老嬷嬷身上肯定是有故事的,而且还是跟苏昭有关的。

“施针只是缓解?”苏嬷嬷就问。

子华点头:“即便是我恢复了全力的情况下,也未必能够治好殿下。”

王蛊在苏昭的身体中已经十几年了,恐怕苏昭的经脉都被侵蚀的不好了吧。且这种蛊毒是最难根治的,前期还好控制,可是后期……

“多谢蛊神!”苏嬷嬷郑重的道谢完之后,就站在旁边不吭声了。

子华施针完之后,出了一身的薄汗,收针休息的时候,子华才说:“每次施针可以压制殿下体内的蛊毒几天,可之后还会发作的,而且以后每次发作都会越来越痛苦!”

苏嬷嬷的脸就黑了,难道殿下的蛊毒就治不好了么?

“我发现殿下的体内还有龙魄,恐怕当初下毒的人就是想要压制殿下体内龙魄的,也正是因为有龙魄在,所以殿下还活着,希望治疗几年之后,殿下的龙魄能够压制蛊毒,这样殿下就可以多活一些时间了!”子华在离开之前这么说的,虽然子华的口气很虚弱,但还是能从他虚弱的口气中听出振奋的疯狂。

龙魄啊!

这是东大陆甚至是神宫都最为珍贵的东西!

自从千年前神龙灭亡之后,就再也没有龙魄出现了,这种可以让人成神堕魔的极品,竟然就在苏昭的身体中!

子华几乎是颤抖的走出了苏昭的寝殿,长长的睫毛投下的暗影中那双温润的眸子中也敛藏不住的疯狂和激动,甚至还有一丝贪婪。

苏嬷嬷将子华送走之后,就坐在苏昭的床前,看着床上人儿苍白的脸色抹眼泪。

苏昭是苏嬷嬷辛苦带大的,那感情都比自己的孩子还要亲,哪里能看着苏昭这么受苦啊!所以苏嬷嬷疼的心肝都抽了。

“殿下身边也没有个心疼的人~唉,梅解语也是,就知道独宠,弄的殿下都不待见啦!”苏嬷嬷哭完之后,就开始数落外面的梅解语了。

刚才自己走出去的时候,就被梅解语给拦下来了。

梅解语一脸担忧的拦着子华询问:“殿下怎样?有没有危险?有没有!?”

看小梅那着急的样子,若是子华不告诉他的话,梅解语都会做出杀人的事情来、子华已经躺在了软榻上,眼神虚弱的看着梅解语,表示自己还是一个病号:“殿下是没有什么危险了,不过我的情况很糟糕,还请帮忙弄到这些灵材,只有我的身体好了,才能尽快的医治殿下!”

梅解语看到他说的灵材就头大,尼玛~子华这货好狠心啊,竟然狮子大开口的要这么多珍贵的灵材,这些灵宝哪个不是大陆上最为珍贵的。即便梅解语是太子身边的宠臣,并且拥有梅家整个家族作为商队的强大支持,要搞到这些东西也不可能。

“这些东西啊,恐怕庄宗才行。”卫央也凑上来看了看。

梅解语拉着卫央就走,既然只有庄宗能够搞到,那就只能去找庄宗了。

“你拉着我去干什么?庄宗也不会给我这个面子啊!”卫央表示很忧伤。

“你大哥就是帝都的禁卫统领,庄宗肯定要给这个面子的!”梅解语很嫉妒的想,自己这个梅家人在庄宗面前才是一点面子都没有呢!

庄宗看自己,也就是看殿下身边的一个妃子而已。所以梅解语必须去找庄宗。

子华坐在软榻上没有离开,而是踌躇的看着走掉的梅解语和卫央,心思转动间,子华又转头看向了苏昭的房间,然后就看到沙曼和小雀都用警惕的眼神盯着自己。

子华脸上的光线更加柔和了,并不是黑色的瞳仁中也散发出格外的亲和力,冲着小雀和沙曼笑了起来、可惜这俩呆货还是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顿觉无趣的子华就让侍卫抬着自己走了。

这几个护卫都是自己的人,虽然跟着苏昭来到了大周,但子华要安排几个自己的人还是可以的,所以在九州城养伤的他就用自己的人换了侍卫。这样也方便自己以后行事了。

刚转过将军府小花园的角,子华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当子华抬头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差点惊掉下巴。

子华自认自己已经是死过几次的人,而且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但是看到眼前的人,比任何时候都要惊讶,因为眼前的人不是别人,竟是玄君!

就是被神宫设计陷害,自爆而死的清远!

一身湖蓝色长袍的玄君站在子华的软榻前,气息清冷,顿时就让这一方的天地都萧瑟了一般,抬着子华软榻的几个护卫在感觉到玄君凛冽的气息前,本能就想动手,但是被子华制止了。

可惜,这些人对玄君有了动手的意图就被玄君感觉到了,而且凡是对自己动手的人都该死!

玄君的魔法根本不用任何吟唱,更不用手势和准备蓄势,瞬发而成,将抬着软榻的四个护卫化成了湮粉。子华的软榻就这么跌在了地上,子华还能感觉到自己的护卫死掉之前浓烈的不甘,还有他们被剿灭的气息团。(有一定修为的修炼者被杀灭之后,属于原本身体中的力量在消散之前,会产生瞬间的气息波动)

“废物?”抑扬顿挫却带着嘲讽的声音从玄君的喉中穿了出来,那音色似乎是懒得动嘴皮子而发出的声响,就好像玄君根本就不愿意跟子华说话一样。

掉在地上的子华有些莫名,看向玄君的时候,只能看到他脸上冰冷的银色面具,露出来的那双如万年冰封一般化不开的、带着彻骨冷冽冰寒的眼睛!

子华的心感觉一下子被某种东西攥住了一样,卡住了喉咙一般无法呼吸,玄君那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给人的震撼远超过他的实力。

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会让你感觉自己是天地间多么渺小的存在,更会让你时刻被一种死亡的眼神所慑服,仿佛站在你面前的玄君已经不再单纯的是一个人,而是藐视天地的神魔。

子华一生修炼奇才,加上曾经用过南疆最为霸道的蛊术,所以他的实力是超越了大陆之人的,且在跟神相动手的时候,子华也可以清晰的明白自己的实力已经站在了大陆巅峰,傲视群雄了。

甚至子华曾经自得的想,即便是跟玄君比起来,自己也是差不了多少的。

可现在当他看到眼前的玄君时,子华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搞笑。自己跟玄君之间竟然还有着如此大的天堑。

即便是在自己巅峰状态,用上骨血蛊毒的力量,也不会是玄君的对手。

“嘶~”子华还在震撼玄君的实力太强悍的时候,站在自己面前的玄君竟然一脚踩在了自己的右手上,而且还相当恶劣扭动脚踝,将自己的右手给踩得粉碎。

忍受不住疼痛的子华吟了一声,却惹得玄君加大了力度,等将子华的右手踩扁,粉碎性的骨折之后,玄君才低头看了看趴在地上,神色狼狈的子华,呵呵笑的渗人:“果然是个废物!”

依然是那么好听的声音,可说出来的话却极尽恶毒。

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中,瞳仁似乎收缩变细一般,隐隐影出蛇瞳的影子,冷漠到无感情的残忍。

子华相信,自己这个时候只要说一句话,玄君会毫不犹豫的碾杀了自己。如今的自己在玄君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而他这个主宰可以随时要了自己的命,只要他想!

“哼~!”玄君在碾碎了子华的右手之后终究是走了。

其实刚才玄君是想直接杀灭那个好看男人的,只不过在他下手的时候,有了犹豫,所以就把他的手碾碎,只要他有半点的愤怒和杀气,他就有理由弄死那个男人了。

可惜,那个男人太识趣了。一点反抗的意志都没有。

玄君不屑杀掉这样的人。

“您怎么了?”沙曼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一方的气息波动,等到沙曼冲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子华被扔在地上,右手软塌塌的,红红的,而子华身边的几个护卫已经不见了。

“没事。帮我叫几个护卫吧。”子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一块手帕将自己的右手包扎了起来。

“你的右手断了?”

沙曼指着他的右手问。

子华沉默一下,终究点了点头,在自己实力未恢复的情况下,他无法让自己的右手快点好起来,除非是有光明魔法,所以他的手至少几天之内是不能动了。

自然也就无法帮助苏昭施针,减轻她的痛苦了。

“你遇袭啦?”庄宗这个时候被梅解语带着过来了。

得知自己的不孝子可以被治好,而且治好不孝子的人就是子华,庄宗就想亲自来看看,好考察一下子华,看他是否真的有能力治好自己的不孝子。

可刚过来就看到他遇袭、被废掉了右手,庄宗就觉得子华是个没用的,就这样还想治好自己的不孝子么?!

“刺客呢?快抓刺客!”梅解语顿时就紧张起来了,然后他也不管庄宗和子华了,掉头就朝苏昭那里跑。

庄宗……果然这个小男宠还是喜欢自己儿子的。

梅解语既然已经跑了,庄宗就不能过去了,只能留下来陪着子华,顺便通知了大将军,让人来搜捕将军府的刺客。

可惜大将军还有卫央搜遍了整个将军府,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庄宗已经陪着子华进了书房了,大帝就盯着子华看,这个背叛了大楚的国师、背叛了南疆的蛊神,真是个奇妙的人啊,难得身上还有种让庄宗觉得阴柔的气息,要不是看到他的喉结,庄宗都要以为他是女人了。

“子华啊,你真的看到刺客了?”庄宗表示疑惑、

子华很不喜欢这个帅大叔用这么暧昧、亲切的口吻叫自己“子华”,不过他仍然是点头:“我没有看清楚,那人的动作太快了。”

“这么说闯进来的刺客很厉害啊!”庄宗就有些担心的看自己身边的孙小二,这货还是个武皇巅峰,没有进阶到武帝呢,让他保护自己可以么?还是把小白也弄来自己身边吧。

不对~!这种时候,在苏昭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庄宗就不想从书房离开了,毕竟隔壁就是不孝子,小白的棺材也放在外面呢,若是真的遇到了刺客,这里才是战斗力最强悍的地方,能够保住自己的命!

朕是大周的皇帝!一人身系整个大周千万人的安全,所以,庄宗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您这手……”来给子华包扎的宋承风叹了口气,宋承风觉得子华挺可怜的,竟然被人碾碎了手骨,对方怎么就这么残忍呢!?

“没事,等十天之后,我的手就可以恢复了!”子华笑着回应,心中苦涩之余,竟然还有种报复的快感。

玄君你不是弄碎了自己的手骨么?!那自己就慢点恢复,也不用给苏昭针灸了,就让苏昭疼死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