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重生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子华说他的手还需要十天之后才能恢复,宋承风就觉得挺为难的,刚才子华是去给殿下治病了的。听说效果还不错的样子,可现在子华的手这样了。这算是变相的逃避责任么?!

那太子殿下那里岂不是没有人帮忙治病了么?

看来殿下的病还得依靠自己啊,宋承风就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挺大的。

“你要十天才能好啊,那岂不是耽误给阿昭治病了!”庄宗是个实在人,就直接开口说了。

子华一脸愧疚,无奈道:“是的,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自己。”

他这么真诚的认错,倒是让别人无法说什么了。

而且谁都不愿意受伤的,受伤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子华现在右手粉碎性的骨折,要承受着莫大的痛苦,而且还要对他们这些人说好话,也的确是够难为了。甚至都让庄宗觉得羞愧了,子华在他们大周的控制区域受伤,说明他们保护不利啊。

“你先好好养伤吧!”庄宗就起来走了。

出了书房之后,庄宗才想起来,将军府现在可是闯进来刺客了啊。自己身边就只有孙小二一个蠢蛋,保护自己的安全很成问题啊,所以庄宗顺势就拐弯去了苏昭的房间。

然后诡异的看到苏昭竟然已经从床上起来了。

苏嬷嬷正在服侍苏昭换衣服,还在嘱咐着:“殿下啊,您应该好好休息的。”之前脸色还差成了那样,都下不来床了,现在竟然起来了。

苏嬷嬷就觉得挺惊悚的,而且在惊悚之余,苏嬷嬷也怀疑啊:子华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让殿下好的这么快呢。

即便在施针的时候可以直接作用于人体的经脉,但是殿下体内中的是蛊毒,压制蛊毒唯一的办法就是其他的蛊毒和鲜血,苏嬷嬷还真心不知道施针就能压制蛊毒呢!

甚至苏嬷嬷都要怀疑,子华是不是用了某种更加邪恶的办法帮助苏昭压制的蛊毒啊!

“我已经在床上躺了很久了!”苏昭执意要出去。

一是因为自己身体感觉好了很多,一直躺在床上才是感觉最憋屈的,而且苏昭冥冥之中感觉有什么人就在外面,让苏昭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看看。

“殿下既然觉得身上好了很多,那出去走走也行,小皇子就在外面晒太阳呢,呵呵~”

苏嬷嬷给苏昭换好了衣服之后,就赔笑的说。苏嬷嬷是见缝插针的想苏昭跟小皇子多多的亲近啊。

苏昭什么话都不说了,倒是庄宗话多:“来一起出去走走吧,朕很长时间没有跟你们姐弟坐在一块了亲近亲近了。”

这么暧昧又亲近的话,从庄宗的嘴里说出来那么的顺溜,至少苏昭面对庄宗的时候,就很难说出这么暧昧的话。阿昭就是个感情不喜欢外露的人。

“阿昭啊,要不要朕扶着你啊?”庄宗很亲切的走上来,要在苏昭面前展现他慈父的一面,可惜却被苏昭给拒绝了。

虽然苏昭没有说话,但是苏昭那表情分明就是在拒绝的。

这个不孝子啊!庄宗心里这么骂了一句,但还是跟着苏昭出去了。

然后庄宗就发现苏昭出去之后,似乎是在看风景的,而且还是在扫视周围的风景。

小雀倒是看出来了,太子殿下根本就不是在欣赏什么风景,而应该是在找人的。所以小雀就跟着在周围找了起来,可是根本没有人啊。

受伤的子华就从书房中出来了,子华的手上缠着宋承风给他的纱布,让苏昭一看就明白这货受伤了,而且还是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

“谁把你打成这样了?”苏昭很奇怪的看着子华。这是自己的地盘,子华还能伤成这样?

子华的眼中闪过了几分惊讶,不过很快消失,淡淡回道:“是刺客。”

将军府还闯进来刺客了?!苏昭很惊奇自己的暗卫竟然是一点反应和信息都没有。让小雀查了一下暗卫的情况之后,确定这些暗卫都没有被人干掉,也的确没有发现闯入者之后,苏昭才安心了。

然后苏昭看着子华的右手,就阴谋了:这货不会是故意的让自己受伤,好不给自己施针的吧?!

别怪苏昭这么阴险,而是现在的子华这人就是阴险的,子华这个人对任何人都是残酷的,只有在凤南身上才会展现出他柔情的一面。

而且子华既然刚才已经施展了针灸术,并且能够极大程度的帮助苏昭缓解了痛苦,基本上他已经跟苏昭牵连上了。

“什么样的刺客?”苏昭问。

“我没有看清楚刺客的样子。”子华回答的很干脆,那一脸的真诚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苏昭咂舌:“让蛊神受苦了。”

安慰的一句话,却让子华感觉很不舒服,蛊神?自己已经不是蛊神了?而且说到蛊神,就会勾起子华很不舒服的回忆,经过了血腥童年才做了南疆的蛊神,他并没有呼风唤雨,反而是兢兢业业的为了南疆做好蛊神、冒充大楚的国师刺探情报。

多年积攒起来的实力也在为了凤南登上王位的时候消耗掉了。子华并非是为自己作为不值,而是觉得自己的过去一片灰暗,现在回想起来也只有凤南王子在自己的生活中增添了一片亮色。

“殿下,黑甲卫撤走了!”大将军匆匆的跑进来了,口气带着焦急。

黑甲卫这么反复无常的很让人郁闷啊,本来就已经撤走了,可又回来帮助大周打了一次漂亮的追击和剿杀,现在又跑了,这是在逗他们这些人玩的么?!

大将军派人去追问黑甲卫了,可惜派出去的人竟然直接被杀了,混蛋啊!黑甲卫不会是想跟大周和太子为敌了吧!

“走了?”苏昭都有点不敢相信了,黑龙这货之前不是说清远之前已经发布了命令,让黑甲卫留下的么?!

没有黑龙和玄君的命令,黑甲卫是不可能撤走的,黑龙不会在撤走黑甲卫的时候不跟自己说一下,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玄君这货回来了!

之前清远自爆了元丹,那么元神和魂海还是逃出去了的,所以这又算是借着玄君的身体重生了?

虽然失去了清远的身体有些可惜,但能够回来就是好的,苏昭都期待了,可在期待之余,苏昭就发现自己又有些失落了,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玄君的消息啊。

黑甲卫能够撤走必然是得到了玄君的命令,玄君应该是亲自来过九州城的,可是为什么不现身?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在苏昭念叨着玄君的时候,一身湖蓝色长袍的他竟然真的出现了。

悬浮在半空之中,湖蓝色的长袍无风自动,精致的银色面具反射着幽冷的光泽,给他整个人身上都平添了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

“清远?”看着这样的玄君,苏昭的感觉竟然是有些陌生的,曾经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而且就是在玄君这样的身份下发生了关系,就是被苏昭给吃掉了。

玄君这个身体对苏昭来说应该是很熟悉的,尤其在南疆两人之间的亲密,可如今他身上的气息又是那么的陌生。

在苏昭喊出“清远”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眼神是冷漠的,冷漠到没有一丝的温度。仿佛苏昭互换的清远,对玄君来说是个陌生人。

“用了本尊的黑甲卫,你们是不是应该付出点什么?”玄君没有回答苏昭的话,而是直接用了质问的口气。

苏昭对这个口气实在是太熟悉了,还记得之前刚认识这货的时候,他就是这么一副样子的。虽然之后玄君对苏昭的态度和口气明显有了改观,可苏昭还是对以前的他很有印象的。

现在玄君又摆出了这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就让苏昭觉的生气了。

“既然玄君提出了要求,那就明白说吧!”苏昭的口气也冷了。

旁边的一群人都挺诧异的,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啊?俩人之间是不是闹脾气了啊,要不然关系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复杂了呢?

两人之前的关系是很好地,苏昭身边的这些人可都是见证了的。

“玄君啊,来~来屋里,咱们边喝茶、边谈吧!”庄宗就亲自出马了,之前跟玄君几次接触中,庄宗觉得自己跟玄君之间还是很容易说上话的。

而且玄君对自己这个皇帝也算是尊重的。

“咱们很熟么?!”没想到这一次玄君却十分的不给面子,他傲慢的低头,用居高临下的口气,甚至是带着点不屑的对庄宗说。

玄君对庄宗的鄙夷太明显了,让庄宗这个厚脸皮的都感觉不舒服了。

但庄宗还是再接再厉:“呵呵~不要这么冷淡么,咱们很长时间没有见了。”

庄宗的交际水平实在是差劲到家了,毕竟人家是做皇帝的,根本就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平时都是别人舔着自己的,所以庄宗能够铺下身子的跟玄君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没空!”玄君眼中的鄙夷就更加明显了,那冰冷而带着煞气的口气,似乎是把庄宗当成了一个烦人的苍蝇一样,根本就不屑于跟庄宗为伍的。

庄宗……这次是真的被伤到了,作为大周的皇帝,人家庄宗可不是一个不要脸的人,皇族尊严啊脸面啊什么地是最重要的。

尤其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庄宗的脸面就更加重要了。

所以在被玄君接二连三的讥讽之后,庄宗也生气了,愤然道:“玄君,你这么说话就没趣了,难道朕要请你喝茶还得看你的脸色么?!”

若不是因为玄君的力量太强,庄宗真的想把玄君胖揍一顿。

可惜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玄君这个站在巅峰的人,是没有对手的。一个人强大到了逆天的程度,也的确是很烦人的。

“呵~本尊会跟你这样的人喝茶!?”玄君还是用了嘲讽的口气,加上玄君那眸光冷淡的眸子,完全是把庄宗给鄙夷到家了啊。

庄宗根本就不是一个配跟自己喝茶的人!

地位不同,玄君完全是凌驾于庄宗之上的。

“你……你……太过分!”庄宗被气得不行,愤然的甩着袖走了。

悬浮在半空中的玄君看都不看走掉的庄宗一眼,在他的眼中,庄宗完全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渺小的跟蝼蚁一样。

众人看到庄宗都吃瘪了,玄君一点都不给面子,那么玄君也肯定不会给他们面子了。

所以,这些人都不说话了,一个个的看着苏昭。

“玄君走好,不送!”苏昭也生气了,玄君这货在自己面前这么颐指气使的是想闹那样?!苏昭可没有忘记玄君这个人的劣根性,他就是一个喜欢控制、霸占欲望太强的男人。

所以,现在玄君给自己下马威,不会就是想在他们的关系中占据主动权吧?

对付臭脾气的玄君,苏昭一向都是不会惯着他那臭性子的。

“想让本尊走可以,你要付出代价!”玄君的身影倏然出现在了苏昭的身边,瞬移这种术法被玄君用的炉火纯青,瞬移是可以瞬发完成的,所以这么突然出现的玄君都把苏昭给吓了一跳。

恶劣!太恶劣了!

“代价?你想让本宫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苏昭是有些气急败坏的,现在的苏昭感觉十分糟糕,就像是两个热恋的情侣忽然闹翻了,然后男方跑来找你要分手费和交集花费。

“呵~太子殿下的态度可不好啊!”玄君眼神中恶劣的笑意太明显了,他卑鄙的伸手挑起了苏昭的下巴,用居高临下且挑逗的口气笑:

“代价嘛~要你以身相许如何?!”

苏昭……

在某个阴暗的角落,本来打算出来的黑龙都捂脸了!

太不要脸了,自己的主人这是想干嘛啊!本来得知自己的主人忽然苏醒,且是用了玄君的身体之后,黑龙就感觉有些不妙的。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主人似乎没什么不妙的,也用不着自己去提醒了吧。况且就现在这种情况下出去,黑龙也觉得时机不合适。

“滚蛋!”苏昭一把打掉了玄君的手、愤然离开了,这货还是跟之前一样恶劣啊!

自己嫁给他?!苏昭倒更像是觉得他是要自己带着整个大周作为嫁妆的嫁给他。

被苏昭打掉了手的玄君就踌躇了,该死的混蛋刚才都干了什么?竟敢反抗!自己应该出手灭了她的,一切反对自己的人和势力都必须被杀灭。

“为什么没有杀掉她呢?”

没有动手的玄君就看苏昭,见她直接进了书房,然后砰的关上了门。

呵呵~关门的时候用了那么大的力气,这是做给自己看的吧,好显示她的不满么?

“玄君,你没事啊?”小雀是要跟着太子进书房的,不过在进去之前,小雀还是跑到玄君面前,小心的问。

玄君撇了小雀一眼,根本不回答。小雀这种蝼蚁是没有资格跟自己说话的。

“告诉你们殿下,九州城附近的江夏城是本尊的了!”玄君在离开之前,扔下了一句话。

大周强袭大楚之后是打下了三座城池的,只不过丢了一个,现在死守九州城和另外的江夏,玄君开口讨要的就是临近魔域的那边土地和城池。

“你真的好意思跟殿下要啊?”小雀就觉得玄君挺虎的,而且太不讲意思了,之前都跟陛下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讲条件了,这是不是太小气了!一点魄力都没有。

而且黑甲卫虽然是出力了,但是这一切都是殿下带着兵,流血流汗的打下来的啊!

你玄君这么一开口就把一个城池要走,太过分了,而且那城池周围还有大片的土地啊!

“属于本尊的东西,你们敢不给?!”玄君的回答很明确,而且还带着十足的威胁。

小雀被吓到了。

“我去跟殿下说!”小雀直接跑进书房去了。

玄君也没有多待,他是很忙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为了某个人某件事耽误这么长的时间,他的话已经跟苏昭说过了,敢不同意?!呵呵~!

“本尊允许你抬头看了么?!”玄君离开之前又来到沙曼面前了。

刚才这个护卫一直都用探究、还带着点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找死呢!

作为至尊无上的魔域兵团之王,玄君绝不允许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沙曼在感觉到玄君气息的时候,瞬间后跳,让玄君的魔法在他面前落空了。要不是沙曼跑的快,沙土魔法完全可以瞬息粉碎沙曼的两条腿。

“呵呵~竟能躲过本尊的魔法!”玄君笑了,眼神却更加冰冷,那冷锐的杀意太明显了。

虽然沙曼是通过瞬间变身之后,获得了更快的速度而躲开了自己的魔法,但是能够躲避自己攻击的人还真是不多的。

实力不错!

就是有点可惜了!

本尊出手教训你的时候,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站着,甚至应该自己送上来让自己虐。

可你竟然躲开,那就是对自己的大不敬了!只能出手杀灭了。

“主人,神宫围困我们总团基地!”黑龙不得不出面了,在感觉到玄君杀气弥漫的时候,黑龙就知道主人肯定是要下死手了。

这种情况下黑龙还不出现,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曼被杀死了。

再次感谢下投月票的亲们~爱死你们啦。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