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任性又歹毒的玄君/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黑龙的忽然出现,玄君是很反感的。

阻拦自己杀人么?之前的黑龙就没少干这种事情。现在还干,真够无聊的。黑龙是不是觉得他是个大圣人,自己就是个喜欢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

“给你个面子!”玄君真的要杀人,黑龙是阻止不了的,但看着沙曼变身之后的样子,玄君决定还是放过他了。毕竟这个沙曼跟黑龙还是有些渊源的。

松了一口气的黑龙就跟着玄君走了。

小雀就跑到书房去跟殿下回报情况了:“刚才玄君差点杀了沙曼,我觉得是沙曼对玄君有意见的,沙曼这人也真是的,明知道玄君的脾气不好,但还是在玄君面前找不痛快。”

要是换成小雀,小雀觉得自己也会对沙曼动手的。

“他有什么要求?”苏昭还带着生气的口吻。

“他要殿下打下来的西北江夏城一带,那一片都要划给魔域兵团!”小雀说话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的。

这种实话实说、过于坦诚的样子有时候还是很拱火的,就像是现在,小雀把玄君的意思这么明显的转达过来了,可不就是把正在气头上的苏昭又弄的很不舒服了么?

“给!为什么不给,但是本宫还有条件,让黑甲卫回来,继续帮忙!”苏昭是带着点赌气成分的,江夏城是自己带兵辛苦打下来的,玄君就这么不要脸的直接开口要走了。

那么自己将士们的付出和牺牲谁来买单呢?

只能是让玄君的黑甲卫来帮忙,好减少之后将士们的伤亡了。

“好的,我这就去转达殿下的意思。”小雀答应着跑了。

苏昭是有些无奈的,她很怀疑小雀是否能够把自己的意思转达到玄君那里啊。

一起在书房中的庄宗就跟着生闷气了:“朕看这个玄君真的是过分了!”

苏昭不吭声,庄宗就继续说:“玄君是不是觉得没有他的黑甲卫,我们就应付不来啊~!哼~朕已经给长老殿命令了,皇家武者们会换个身份,变相的来帮助我们的。所以,不用玄君的黑甲卫也没有什么!”

苏昭权当没有听见,庄宗说的这些似乎是不假的,但是皇家武者团出手是很麻烦的,而且还要欠下皇家猎团的情,而玄君的黑甲卫出手,可不单单是这些人直接的出手帮忙,还代表了玄君魔域的意志。

只要黑甲卫出手,就说明魔域是跟大周站在一块的。让大楚忌惮控制了整个魔域的兵团,更担心这兵团会在什么时间发起突然的攻击,让大楚不得不防。苏昭之所以会答应,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

“阿昭啊,别担心,或许玄君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庄宗愤愤然的痛骂之余,却看到不孝子在一旁似乎是在生闷气的样子,庄宗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脾气,过来哄劝一下自己的不孝子了。

“有他这么开玩笑的?!”那分明就不可能是开玩笑的。

苏昭就冷哼了,很多情况下,苏昭是不会跟庄宗说话的,尤其是这种情况下,苏昭完全就应该是不会回答的,但苏昭还是说话了,足可以说明苏昭在被玄君伤了的情况下,已经是想找个人说话吐吐心里苦水的。

“玄君是什么人啊!阿昭啊,你应该很清楚的,他就是个神经病,所以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咱们就不要跟玄君一般见识了啊!”庄宗数落起玄君的时候,有点像是泼妇骂街了。

“玄君要走一部分领地也好。反正我们吃掉了大楚的九州城和九阴山,将这一块防守好了,我们就能吃掉大楚的东部,已经足够啦。而且玄君抢走了大楚的领地,不就是跟大楚为敌了么!”庄宗又教导说。

所以说,将这一块霸占的领土出让给了玄君之后,大周是占便宜的。可以说是变相的邀请玄君加入了反抗大楚的行列啊。

苏昭就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庄宗,想不到大帝这个猪脑袋还能明白这一点啊。

刚才苏昭虽然是在气头上,但答应玄君把这块领土舍弃出去,也是基于这个考虑的。

就是刚才玄君的表现让苏昭太失望了!

带着苏昭命令出去的小雀很快就回来了,而且带回来了玄君的回话:“领土收下了,想要黑甲卫出手?不可能!趁早滚蛋!”

“他是这么说的?”苏昭还真是被震惊到了,玄君也会说这么混蛋的话了?!

以前的玄君是多么的高冷,即便再恶劣也是很绅士的,这种没有营养和素质的话是不会说的,最多就是不理会你,用无视作为他最犀利的鄙夷。

“原话!”小雀点头。

庄宗就忍不住的上来,拉了小雀一把,倒霉孩子!没看到太子的心情不好么?还说这种话刺激她!作太子身边的护卫,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即便刚才玄君是说了这种话,但是你在给太子传话的时候也应该加以修饰,至少让话听起来好听一点!

这一点,小雀就比自己身边的人差远了!

庄宗手下的那些人就会捡好听的跟自己说,而且还能把事情完整的用好听的话说出来,这一点是让庄宗很满意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庄宗就可以不生气的听自己手下的人把这些事情都说完了。

“知道了!”苏昭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答应了。

“殿下啊,玄君太过分了,我们要不要教训他一下?”小雀同仇敌忾的说。

苏昭……

“殿下啊,我有一个好办法的,可以让神宫出手教训一下玄君,这样神宫也就不会找咱们的麻烦了!”小雀很带劲的说。

小雀这一脸的唯恐天下不乱,还是让苏昭比较烦躁的。

“让我神宫出手?却不来找本座么?”神晓瑜的声音就从外面飘进来了。

“圣使大人,您回来了啊!”小雀看到神晓瑜之后还是很激动的,之前神晓瑜自己留在南疆,小雀还真担心他回不来了呢。

“嗯~!”神晓瑜就漫然的、而且得意的答应了一声。

小小一个南疆而已,还想困住自己?!想得美吧!虽然神晓瑜是费了很大的劲才从南疆逃出来的,但神晓瑜才不会那么说呢!自己是很牛逼的好吧!所以从南疆逃出来是根本就不费什么力气的。

“见到本座就是这个脸色啊!”神晓瑜就觉得苏昭心情很不好的样子,但是神晓瑜又不懂得安慰人,所以只能用这种呛声的口吻质问了。

而苏昭被神晓瑜这趾高气扬的声调给气到了。

神晓瑜和玄君这俩人怎么就不能口气好一点呢?!每次跟自己说话都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尼玛~都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

“圣使大人啊,辛苦辛苦!”庄宗就知道苏昭这是要有发作的趋势了,所以在苏昭发怒之前,庄宗就赶忙开口说话了。

神宫的圣使是不能得罪的,尤其神晓瑜还是神宫的皇族,而且庄宗还想求着圣使做点事情呢!所以自然是笑脸相迎了。

尽管庄宗不怎么会哄人,但神晓瑜还是很受用的。在苏昭身边这么多天,从来都很挑剔的神晓瑜已经降低自己的要求了。甚至是那绝对的洁癖都有所改变。

所以,从前一点都不会看中庄宗的这点恭维,可如今竟然是觉得庄宗的恭维太难得了。

一直跟着苏昭受虐,从未被恭维,所以吃尽了苦头的神晓瑜不再那么挑剔了。

“嗯~不辛苦,有什么好辛苦的!”神晓瑜摆出那种天下尽在脚下的豪迈,傲慢的挺起了胸脯。

“呵呵,圣使大人好气魄,听闻圣使大人还精通光明魔法?”庄宗很臭屁的夸奖了对方一句。

神晓瑜就飘飘然了,傲慢的点头:“本尊的光明魔法传承自神宫!”

说起神宫,神晓瑜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带上了一种倨傲的自豪。

神宫就像是神晓瑜的信仰一样,让神晓瑜引以为傲。

“太好了!”庄宗就说。

神晓瑜的脸色就更加臭屁了,他很喜欢庄宗的承认和恭维、神晓瑜这个心高气傲的人,还是很喜欢听好话的。

“朕有个请求啊!”庄宗就说。

“说吧!”神晓瑜是一副上位者、做出施舍的姿态。

“给帮忙治一个人吧?”庄宗用了询问的口气。

“没问题!”神晓瑜答应的很干脆,也很臭屁。

才不管你说的是什么人呢!只要自己答应下来了,那么就没有做不到的。

“那圣使大人请!”庄宗就高兴啊,圣使虽然是很臭屁的,但是很给自己面子啊,让庄宗觉得很不错。至少比玄君那个臭屁货实在好太多了。

神晓瑜傲慢的看着苏昭,示意苏昭跟自己一块去。可没等到苏昭的反应,庄宗已经上来拉着神晓瑜走了。

神晓瑜一向不喜欢别人动自己的,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是没有反抗,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庄宗的手,强忍着自己心中那让他恶心和反感的冲动。

他是苏昭的父亲!他是阿昭的父皇!忍耐忍耐!

最后神晓瑜就被拉到了子华面前,被碾碎了右手的子华就看着眼前的神晓瑜发呆。

子华并非是震惊神晓瑜能够从南疆逃出来,而是震惊神晓瑜对苏昭的追逐。当初自己把苏昭弄到了南疆,然后他就跟着去了,现在苏昭从南疆回来了,这货就屁颠颠的回来了。

好吗~一切都是为了苏昭啊!

“你的手坏了?”神晓瑜那是相当嘲讽的。

当初在南疆的时候,这个圣使多么臭屁啊,看看现在多么的狼狈,手还被弄坏了,神晓瑜不开嘲讽才怪呢!

“是的。”子华脸色不变,声调悠扬的答应、

神晓瑜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子华,他现在明明已经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而且还一点实力都没有,手都被虐完了,竟然还在自己面前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着实可恶!他的这种自信,有点耀眼的刺伤人。

“圣使大人啊,子华这个手太重要了,他要给阿昭治病,就需要他的手好起来啊!”庄宗就跟着在旁边说。

“苏昭出事了?”神晓瑜很奇怪,刚才看到苏昭的时候,苏昭还在活蹦乱跳的好不好!

“是啊!阿昭的伤病只有他才能救!”庄宗继续说。

神晓瑜是相当鄙夷的,或者说是不屑的!

甚至神晓瑜还在想,难道自己治不好苏昭的伤么?但是看到子华那张冷淡到几乎没有表情、却又分明是自信的脸,神晓瑜就不敢确定了。

他之所以讨厌子华这样的人,就是因为这种人的胸有成竹!

子华跟苏曼青是同一种人,他们是极其聪明的,也是相当自信的。正是因为他们的聪明和自信,才可以表现出这种随性的淡然,也是让神晓瑜讨厌的淡然。

“来吧,不就是伤了一个手么!”神晓瑜还是选择给子华治疗伤势了,虽然他是想直接给苏昭治病的,但是在自己不行的情况下,还有子华可以当后援呢。

所以,还是先把子华的伤势弄好再说吧。

子华没有什么表情,将自己的手展开在神晓瑜面前之后,就看到神晓瑜用他法杖上散发出来的光将自己的手笼罩起来了。

看到这种乳白色的祥和光芒,子华就知道这是最为神圣和强大的光明魔法。

神晓瑜的身上是没有光明法魂的,但是他却能使用光明魔法,太让人奇怪了!

一切的奥妙就在他的手杖中,而在手杖上看到的日月光明标志,子华就明白了,这是他们神宫皇族特有的标志啊!

“好了!”在子华出神的时候,神晓瑜已经撤手了。

治疗一个骨折性的手,只不过眨眼的功夫而已,而且神晓瑜还当着子华的面更换了手杖中的晶石。

“哼~你的手受伤还真严重!竟然粉碎性的骨折,耗费了本座不少的魔力!”换好了晶石的神晓瑜就这么说。

子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很好~!没一点的问题,果然他的光明法杖是最好用的。

觊觎的光,被子华很好的敛藏起来了,温和的冲着神晓瑜道谢之后,子华在想:是不是有了神晓瑜的手杖之后,就可以完全的恢复自己的气血玄气之力了?

刚才治疗自己右手的时候,子华感觉的出来,光明法力也在修复着自己损失掉的气血,所以神晓瑜的光明法杖上的能量才这么快的消耗掉了。

“走吧,本座要看看你如何治疗苏昭!”神晓瑜表现的很傲慢,但却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刺客!”子华是想拒绝的,看什么治疗啊!也没等子华开口拒绝,一股可怕的气息波动就在虚空中出现了,而且子华几乎是瞬间就看出对方的身份。

撕裂虚空的时候这么轻松而且迅捷,除去那个大陆上最顶尖的人,还能有谁啊!

而且子华觉得玄君去而复返,肯定是跟自己有关的。

果然,玄君出现之后,隐藏在面具之后的那双眼睛就冷漠如刀的盯着子华的手、本尊将你的手弄断,你竟然敢治疗好!这是跟本尊公然的反抗啊。

“呵呵~本尊倒是看看你能治好多少次!”玄君话未说完,魔法就已经在子华的手上出现和成形了。

子华根本就来不及反抗,自己的右手便再次粉碎性的骨折了,而且这一次是整个手臂!

神晓瑜在旁看的目瞪口呆,他就看到玄君使用了沙土魔法,瞬间在子华的手臂上作用了魔法力,然后将他的手臂弄断了。

还是粉碎性的骨折,整个手臂都软哒哒的垂了下来,因为剧痛,子华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豆大的汗水就直接从他的脸上滚落下来了。

“玄君,你是什么意思啊!”

庄宗生气了,愤然的指着空中悬浮的玄君就叫了起来。庄宗不是没有脾气的人,而且还是很护短的,治疗好子华就是为了给苏昭治病的,玄君这么捣乱就是变相的陷害苏昭啊。

“你在跟本尊说话?!”玄君冷漠的双眼瞬间落在了庄宗的身上,那冷厉的声调中带着裁决一般的霸道和凛冽,仿佛在鄙夷庄宗根本就不配跟自己说话的,而且口气中还有浓烈的威胁,似乎庄宗若是敢做出什么反抗,就会被玄君冷血的制裁。

庄宗虽然是很在乎尊严的,但是他更在乎自己的命。

所以面对发怒、发飙的玄君,庄宗就不吭声了。

神晓瑜也呆呆的站在一旁没有吭声,子华脸色惨白的看着玄君,他有些想不通,玄君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死手呢?

难道玄君能够看穿自己的心和想法……

子华死都想不到,玄君这么做完全就是因为他那不可亵渎的尊严作祟,让他在归去魔域的路上,发现子华被治好之后,他是耍着脾气的回来,又把子华给虐了。

而且虐了子华的玄君并不多呆,欣赏了院子中这些蝼蚁们的震惊、忌惮表情之后,玄君又转身,施施然的撕裂了空间,瞬移走了。

“圣使大人,您看……”庄宗就指着子华再次被弄坏的右手,为难的看着神晓瑜。那眼神分明就是想让神晓瑜再次出手,帮子华治好啊。

神晓瑜是害怕玄君追究的,但绝对不能说出来,且即便是拒绝给子华治疗,他也有很好的理由:“本座的光明魔法已经不多了,不可能在子华这种人身上浪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