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你是要死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不是想打我啊?”小雀忽然就扭头盯着侍卫鹤,那幽幽的小眼神,让侍卫鹤陡然愣在原地了。

一种很可怕的感觉让侍卫鹤感觉不舒服啊,这是怎么回事?!分明是个弱者的小雀,就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即视感。

“哼~本尊都想打你!”神晓瑜就很不看眼色的说了。在神晓瑜看来,小雀就是一个被苏昭宠坏的小孩子而已。就算是让小雀动手,她也打不过自己的。

“殿下……”小雀立刻拖长了音调,朝着苏昭喊了起来。

神晓瑜就感觉自己打了个哆嗦,尼玛~忘记了。自己竟然忘了小雀是太子身边的红人了。

“打是亲,骂是爱,我是开玩笑的!”神晓瑜就开始笨拙的解释了,可惜解释完了之后,神晓瑜就看到苏昭根本没有看自己这边,她正在跟楚大那个猎兵的队长聊上了。

“凯门峡谷中的血棘荆具有气死回生的功效?那不是比血灵芝还要厉害?”苏昭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正在追问楚大这些事情。

楚大是个热心人,看苏昭询问,就知道苏昭应该是那种大家族或者是权贵世家出来的公子了,有这么强的人做护卫,却对野外的魔兽、灵草这么不了解。

“血灵芝可遇不可求,所以血棘荆只是退而求其次的。野外灵芝的种类太多了,可血灵芝太珍贵了,大陆几国皇室中都未必有,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只要能够找到血棘荆就好了!”

楚大解释的很全面,也很耐心的回答苏昭的问题。

苏昭就在想:庄宗吃掉了血灵芝之后,显然已经变成了移动的宝物啊!

曾经庄宗就是用他自己身上的血给苏曼青续命了。

看来得多存点庄宗身上的血,回去就割他身上的血!

“这位公子,咱们去吃东西吧!”楚大觉得很奇怪,刚才跟这位公子说话的时候,她一双眼睛中还是充满了求知欲和期待的,可是怎么说着说着就变味了呢?

楚大分明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某种贪婪的亮光,或者说是野心的光泽。

这个公子是个极其有野心的人!

烤肉的香味和肉汤的轻扬弥漫了过来,等苏昭来到篝火旁边的时候,看到小雀和小妖精正在一边烤肉一边熬汤呢,小雀随身带着一个小铁锅,放上各种野生的蘑菇和肉块之后,熬出来的汤呈乳白色,那香味~

就连神晓瑜都忍不住的一直往这边看!

因为刚才小雀说了,不给他们吃的,所以神晓瑜已经分出来一个护卫,让他去捕捉魔兽了,而侍卫鹤等人则忙着帮助神晓瑜弄好了住所。

用巨大的洁白的地毯铺在魔法弄出的凸地上,周围挂上雪白的窗幔,然后将雪白的软榻放在中间,那奢靡都看的楚大等人傻眼了。这得是多么富裕的家庭,才能使用的这么铺张和浪费啊。

尤其是神晓瑜的餐具被拿出来放在纯粹的白晶石上的时候,那碧色的琼浆玉液和精美的食物,都让人觉得神晓瑜这货根本就不是来冒险的,而应该是某个世家甚至是皇族的皇子来旅游的。

其实神晓瑜已经刻意的低调了,没有用自己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用,否则都要闪瞎了这些人的狗眼!

“您要不要喝点汤?”

小妖精将调好了滋味的肉汤端到了软榻前,还没有走进神晓瑜的领域呢,神晓瑜就尖叫了起来:“停!不要过来!”

神晓瑜那惊悚的小模样,好像是小妖精要来凶残的强暴他一样。

小妖精就被吓到了。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小妖精是看神晓瑜的食物实在太精美却也量少了,要是让一个猎兵吃起来,根本就吃不了几口的,所以担心他吃不饱,才来送汤的,竟然还被鄙夷和嫌弃了。

“他有严重的洁癖!觉得我们这些人都是脏的,不用管他!”

小雀过来拉着小妖精就走,神晓瑜傲慢的看着小雀哼了一声,不过眼睛还是落在了那浓浓的白色肉汤上。

神晓瑜的眼睛明显出卖了自己现在的欲望。虽然还是觉得那汤有些脏,但至少神晓瑜是想吃了!那阵阵的香味实在是把神晓瑜勾引的不行。

苏昭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上来拿了神晓瑜那专用的白色玉碗,盛了一碗汤过来。

“本座给你面子!”神晓瑜接过肉汤来就喝了,喝的心满意足。

侍卫鹤等人低着头,不去看自己的少主,因为觉得丢人啊。想喝就直接喝吧~还摆出来那么大的谱,看看到最后还不是喝掉了。

而且这些侍卫也很惊奇啊,他们的少主对苏昭这个大周太子实在是太好了,极度严重的洁癖在苏昭的身上竟然是失效了。

要知道神晓瑜对于最亲近的人,像是神皇和圣母都是有点介意的。

这大周的太子在少主心目中的地位是要升级啊!但侍卫们也是惆怅的,这样子的少主让他们为难啊,喜欢男人的少主,无论如何都让他们觉得兴奋不起来。

甚至,侍卫鹤等人都在想了:等到回去了神宫,让神帝知道了神晓瑜的癖好之后,会不会怪罪他们这些侍卫啊!一怒之下弄死他们这些护卫都是可能的。

“怎么还不回来?”

喝掉了汤的神晓瑜叫了起来,好掩饰一下自己小小的尴尬,另外自己的护卫出去的时间的确是太长了。

就是瞬移出凯门峡谷的范围,然后抓几只魔兽回来做这几个护卫的晚饭而已,用得着这么长时间么?!

侍卫鹤就拿出了一种类似追踪器的晶石,注入法力之后,有那护卫心头血的追踪标示就出现了。

可是出现了一下子,闪烁了一下亮芒之后就消失了,侍卫鹤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之后不管他再注入法力,晶石上的图标都不会亮了。

死了……

怎么可能?!

一种诡异的感觉爬上了心头,让侍卫鹤觉得很不好,派出去的护卫并非是最强的,可武皇巅峰的修为,足可以让他傲视群雄了啊,这凯门峡谷周围根本就没有太强悍的魔兽。

可当侍卫鹤的眼神落到凯门峡谷的时候,浓烈而飘荡的黑气让他警觉了。

“那是鬼煞!”侍卫鹤叫了起来,可能是太激动了,尖叫声都把正在喝茶的神晓瑜给吓到了。神晓瑜咳了一声,茶水都灌气管去了,然后冲着侍卫鹤吼:

“什么鬼煞!你吼什么吼?!”

“属下去找小左!”侍卫鹤在离开之前,让剩下的三个护卫守护好神晓瑜,然后才瞬移走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苏昭带着沙曼追上了瞬移的侍卫鹤。

神晓瑜就让侍卫抬着自己的软榻跟上了,那模样就像是苏昭身后的跟屁虫一样。

小白和小雀没有去,就在篝火旁吃着东西,殿下都在这里搭建帐篷,装备都摆出来了,需要留下人看东西啊,小雀可是很财迷的,什么东西都不能丢掉。

“小白,你跟着去看看吧!”小雀想了一下,还是殿下的命更重要,就让小白去。

小白不去,就被小雀打了一顿,然后他才委屈的跟上去了。

暮色已经笼罩了整个森林,原本白天来的时候还算是安静和安全的森林中魔兽出没,路上各种小型动物和爬行类、两栖类的动物更是多的、一不小心就会踩上。

拇指大的蚊子和飞虫围着人嗡嗡的转悠,瞅准机会下来,一口就把人咬的肿起核桃大的疙瘩。

当苏昭等人被一个巨大的魔兽尸体挡住了去路的时候,就发现不正常了。

“蛮象,五级魔兽,防御强悍,尤其是被激怒之后,几乎可以媲美人类武帝!”侍卫鹤简单的检查来了蛮象的致命部位,又说:

“被黑暗侵染了!”这么大的魔兽,而且还是死在他们扎营附近,若是被击杀的话,他们肯定能够听到的,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只能说明这魔兽是被侵染了的。

这里所说的黑暗就包含太多东西了,不管是幽冥鬼怪还是鬼魂凶煞,都称呼为黑暗。

黑暗和邪恶在这个大陆上也是最让人忌惮的了,因为这些都是虚无的。能对抗这些的就是光明魔法。这些人中,只有苏昭拥有光明法魂了,却是从别人的身上“借”来的,所以暂时还不能使用。

“小心!”侍卫鹤背对着那死掉的蛮象,跟苏昭分析情况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了侍卫鹤身后,苏昭一把拉过侍卫鹤,朝后面扑倒了去。

黑影猛然抖动,像是伸展出一根巨大的触手一般,从刚才侍卫鹤站着的地方穿了过去。因为速度太快,那黑色的触手抖动的时候引起这一方的空气发生了剧烈的波动,宛如风暴一般迭起。

等侍卫鹤回神,看到身后那黑影的时候,倒吸一口冷气,这玩意刚才攻击的速度那么快,要不是苏昭拉了自己一把,还真被他偷袭了啊。

侍卫鹤似乎是被激怒了,也可能是为了在苏昭面前展示他作为神晓瑜身边护卫的实力,侍卫鹤提着一把短小精悍、明显经过光明魔法淬炼的短刀就冲了上去。

浓烈的黑雾中不断的传出来鬼怪狰狞的嘶吼声,刺破人耳鼓般猛烈,而且越是接近那团黑雾,声音就越是激烈。

可即便是这么凶戾的吼声,只要撤出一定的范围之后,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的。仿佛在黑雾的周围自动形成了一个结界,在结界内那振聋发聩的吼声就已经形成了最强的精神攻击。

跟上来的神晓瑜已经让自己的护卫把自己抬远一点了,跟自己的护卫不同,神晓瑜一眼就看穿了那怪物的本质,就是刚才死掉的蛮象,又活了。

“殿下,咱们离开远一点!”沙曼看着那巨大的黑雾,早已经选择了兽化,全身精神紧绷。

这种妖魔身上的气息让沙曼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曾经在北疆极北的北禺,作为大陆北方防守者的血族,面对的怪物中就有这样的妖魔。

他们是死掉的生灵怨气积累而成,还有更多的是某种灵魂和鬼煞附着在了死掉的尸体身上而成的怪物。

近乎虚无的存在,即便是杀掉了它们的附着物,也无法杀掉这些妖魔。

“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呢?”沙曼很是奇怪,这种妖魔是只应该出现在北禺的,北禺被人类的先祖布下了古老而神秘的魔法,好让北禺的那些怪物们无法南下。

难道是先祖们的古老魔法因为年代久远而失效了,让这些怪物钻了空子?

侍卫鹤杀的很吃力,即便是有光明魔法加持的武器,但是面对那怪物还是占不了上风,那怪物周围的黑雾因为侍卫鹤的冲杀而散去了一些,就可以看到那怪物的身体就是刚才倒在地上的蛮象。

巨大的蛮象身上长出了黑色的尖刺。

这些尖刺明显都是后来才生长出来的,尖刺呈现一种邪恶的黑色,那蛮象的牙齿和头都比之前大了一圈,眼睛黑漆漆的,诡异而且格外的阴森。

“上去帮他吧!”神晓瑜很嫌弃的看着侍卫鹤,但是也不能等着侍卫鹤被杀死啊,在侍卫鹤不敌的时候,神晓瑜就把自己的光明手杖扔出来了,其中一个护卫拿过光明手杖之后就冲了上去。

在手杖上爆发出激烈的白光之后,笼罩在蛮象身上的黑雾就这么消散了,伴随着黑雾消失,蛮象的全貌展现在了众人面前,那狰狞恐怖的模样能把胆小的人吓死。

侍卫鹤带着三个护卫疯狂攻击,几乎用玄气和神兵将蛮象给砍成了几段之后,那蛮象才不动了。

“在这里!”一直没有出手的神晓瑜,在蛮象被杀之后才出手了,从神晓瑜金光法器上释放出来的光明魔法就把从蛮象尸体中飞出来的一缕黑气给困住了。

一小团的黑气却拥有莫大的力量,在圆形的金光罩中乱窜和挣扎,弄的整个金光防御都剧烈的晃动着,似乎随时都有破碎的危险。

“少主,这是鬼煞,快点杀掉吧!”侍卫鹤来到神晓瑜身边,却见主人根本没有把金光防御中的鬼煞杀掉的意思,侍卫鹤都要着急死了。

少主这么显摆,等把里面的鬼煞放出来了,他们这些侍卫又要苦逼的再次动手了。侍卫鹤等人都没有力气了啊!

“哼~被本座抓住了,难道还能跑掉么?!”神晓瑜立刻就不高兴了,该死的侍卫,这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啊。

虽然自己要压制这个鬼煞的确是很费力的,但这可是一个能够在苏昭面前显摆的机会啊。

“这种鬼煞是阴气和尸气凝聚成的?”苏昭到现在为止,见到的最恶心和黑暗的也不过就是炼尸而已,而且这些炼尸本质上就是被虫子控制的木偶,可眼前的这个鬼煞已经超出苏昭的理解范围。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虚幻的妖魔鬼怪么!

可这个妖魔又是真实存在的!至少苏昭能够看到这团黑气。

“是的,这是怨气所成的鬼魂,最开始的时候这些鬼魂都是虚无,看不见的,只有在吸收了血液和力量之后,才会逐渐的凝结出实体的样子。就像是这个鬼煞,已经算是中等的魂魄了,所有才能控制死尸!”神晓瑜解释的倒是全面。

不过神晓瑜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却装蒜不下去了。自己需要不断的输出魔法元,好维持金光防御罩才能压制住这个鬼煞,现在这个鬼煞疯了一样在里面折腾,神晓瑜就感觉自己支撑不下去了啊。

“该死的干尸,你干什么啊!”就在神晓瑜要压制不住鬼煞,想要用光明法杖直接把这个鬼煞杀掉的时候,却见苏昭的小白直接伸手将自己的金光罩给破掉了,小白森森白骨的手直接把那黑气给抓住了。

像是烟气一样会飘散的黑气竟然被小白死死的抓住了,而且在小白的手中,那黑气就变成了一条蛇一样,不断的在小白的手里挣扎。

当着这些人的面,小白直接把那鬼煞给吃了。生吞!

周围一片寂静,连苏昭和神晓瑜都目瞪口呆,鬼煞那么凶残又邪恶的东西,说吃就吃啊!

吃掉了之后会不会有什么毒副作用啊?!

“你就这么吃了?”所有人都在沉静中,苏昭开口了。

似乎是跟小白有着些许的感应,苏昭觉得小白没什么事情的。

听到苏昭的话,小白转动脑袋机械的看向苏昭,然后点了点头,小白的智商一向都是这么让人捉急的,不过那像是小狗一样的眼神还是让苏昭安心的。

“你喜欢吃这些东西?对你的修炼有帮助?”苏昭很疑惑,以前没有看到他吃过这些东西。

小白似乎是不明所以,呆呆的站着,眼巴巴的看着苏昭。

苏昭……

“蠢货!他是灵骨,也算是怨气凝聚修炼而成的妖怪了,自然可以吞吃这些鬼煞了!”一个傲慢到让人想揍他一顿的声音出现了。

玄君撕裂空间而来,不屑的声音和眼神,让小白吓得躲在了苏昭身后。

然后玄君的眼神就落在了苏昭的身上,傲慢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光明法魂拿来!用了本尊的东西不还,你是想死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