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再虐一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也奇怪自己的法魂为什么会到了苏昭的身体中,可残缺的记忆还是让他知道,是自己愚蠢的下了决定,把法魂给她了!

“你才想死!不准这么骂我们殿下!”小雀不知天高地厚的冲着玄君吼了起来。本来小雀是在扎营的地方,可感觉到这里有激烈的战斗之后,她就赶来了。正好看到玄君对自己的主人不敬。

小雀实在生气,当初玄君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贴着自己的殿下,光明法魂也是他屁颠颠的送上来的,现在竟然骂自己的殿下。

该死的男人!小雀想弄死他。

“灭~!”

玄君随手一指,尖锐的玄冰魔法就在他的手中显现,锋利的朝着小雀飞了过去。平常对付别人的时候,玄君根本就用不着吟唱和魔法蓄势的,但这次对付小雀,他却用上了手势。

明显是对小雀很重视的。

玄鬼门的人,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都值得玄君重视了。而且不管她是什么身份,敢对自己无礼,就应该受到惩罚!

可接下来玄君就觉得自己还是太看得起小雀了,那货不堪一击,被玄君的玄冰魔法一下子击中,然后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下了。若不是她手里的大铁锅帮挡了一下尖锐的玄冰,那玄冰能够把小雀给穿透了。那铁锅的材质就让玄君觉得好奇啊!

“住手!光明法魂还给你!”苏昭感觉自己胸口都憋闷了,真正的跟玄君为敌之后,苏昭才感觉到他身上所涌现出来的,几乎可将人从精神上杀灭的气势。

曾经大陆上的修炼者都说:无论招惹谁都不能招惹玄君,那是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却偏偏又强大如同上古魔神,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渺小的如同蝼蚁,反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就像是现在,苏昭确信,若是自己敢跟他对抗,换来的就是他毫不留情的斩杀。

玄君的失忆,已经让他彻底的把自己当成了路人,在不顺他心、或者他愿意的时候,会毫不留情的出手杀灭。一个人强大到了玄君这种程度,的确是该被人敬畏的。

“嗯~本尊喜欢识时务的人!”玄君目光淡淡,看着苏昭的眼神中似乎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但玄君心里也是奇怪的,自己为什么要把光明法魂给她?

玄君相信,没有人可以从自己的手中,抢了自己的法魂,所以,法魂只能是自己给她的。

既然是给了她的,那么就应该是有缘由的!至于原因是什么,玄君已经记不得了,他感觉自己应该是本体消亡的时候失忆了。

可伟大的玄君是不能承认自己会失忆的。

而且即便是失忆了也没有关系!

玄君完全可以自己重新再过一遍。什么影响都没有,就是眼前这个女人让玄君感觉疑惑。

苏昭的性别在玄君的眼中已经不是秘密了,从第一眼看到她,玄君就知道她是个女人,只是她这个女人有点失败啊,体内存在的某种蛊毒和自我的摧残让她女人的身体损坏了。

“你要怎么拿走法魂?”

苏昭又开口了,打断了玄君的思忖,用蔑视的眼神看了看苏昭身边的人,玄君才傲慢道:“自然是本尊自己动手了。”你们动手,本尊嫌弃脏!

“玄君,这个法魂是你自愿给她的,现在为什么要回去?作为一个男人,你能有点尊严么?!”神晓瑜看不下去了。

一心维护苏昭的神晓瑜也是拼了。

即便是担心玄君再次出手,把自己给抓回去,神晓瑜也要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然后神晓瑜就成功的引起了玄君的注意。玄君的眼神飘了过来:“有你说话的资格么?”

那看道具的眼神,完全的把神晓瑜当成了一个死物一样。在玄君的眼中,这个伟大的皇族神晓瑜,不过就是个可以用来要挟神宫的道具而已。

黑龙既然说他没用了,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纠缠不清了,放开让他走吧。

反正神晓瑜这货对自己是没什么用处的!

“你是做贼心虚,所以不敢让别人说么!”神晓瑜据理力争。

可惜神晓瑜忽略了玄君的不要脸,懒得跟神晓瑜说话的玄君直接出手,一道玄冰就把神晓瑜的软榻给毁掉了,而神晓瑜因为自己跳的快,躲开了玄冰的攻击。

否则就等死吧!

侍卫鹤等人就急忙冲上来把神晓瑜保护在了中间,用警惕的眼神看着玄君,却是没有人敢动手的。

面对过于强大的玄君,动手就等于是找死啊!

“动手吧!”苏昭站出来让玄君自己动手取走法魂了。

现在苏昭就恨不得玄君敢进滚蛋啊,他在这里不滚蛋,太着急人了。

恶劣的玄君对小雀和神晓瑜动手的时候毫不留情,完全就是打算杀掉他们啊,所以让玄君继续在这里呆下去,跟着自己的这些人都有危险。

况且体内的光明法魂也的确不是自己的,还给玄君也是应该的。

“殿下!小雀没危险。”

沙曼就把小雀抱起来之后冲着苏昭说,意思就是想跑了,沙曼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玄君和苏昭的争执,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逃跑了。

“动手吧~”苏昭冲沙曼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示意玄君动手、

玄君傲慢的冷哼了一声,右手伸出五指陡然发力,虚幻的、五种颜色的魔法元就在他的手中形成了,而存在于苏昭身体中的光明法魂就在这时候跟玄君的牵引发生了共鸣。

撕裂般的剧痛从苏昭的胸口中蔓延了出来,似乎是所有的内脏都被无形的大手撕扯了起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苏昭张开了嘴巴,像是上岸缺氧的鱼一样大口的喘息着。

一看到苏昭这个样子,沙曼立刻就把小雀放下,冲向了天空中的玄君。

看到自己的血脉主人受伤受难,即便明知道是死,血族人的血性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后退。

神晓瑜一看沙曼动手了,立刻就跟着冲上去了。新仇旧恨一块爆发,神晓瑜真是恨不得弄死玄君啊!

“咦?”玄君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冲上来的人,只是随意挥出左手,释放了一个防御结界之后,盯着苏昭看了起来。

这个女孩真让他惊奇啊,自己的光明法魂在她的身体中时间应该很短,短短的几天时间,那光明法魂竟然是跟她体内的所有法魂融合了。

这种情况下,要想取出自己的法魂,就需要将她体内的所有法魂都弄出来了。

不仅如此,在弄出她体内法魂的时候,还会对她本人造成一定的损伤。且是不可逆转的,不过这都不是问题,玄君只是想要回自己的法魂而已,别人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一点都不在乎啊。

唯一让玄君吃惊的,也就是苏昭的定力和忍耐力了。

硬生生的拉扯出法魂,对本体的伤害有多大不用说了,有多痛自然也不用说了。所以在玄君施法的时候,苏昭竟然还能站定在自己面前,就让玄君觉得很吃惊啊。

甚至,玄君的心中还有了那么一丝丝的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这光明法魂,就让它留在她的身体中呢?

光明法魂在玄君身上的时候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玄君并不擅长用这种守护性的法魂,对攻击和暴烈的魔法情有独钟的玄君还是更喜欢五行魔法的,哪怕是黑暗魔法也比光明魔法好用的!

光明魔法可以治疗可以防御,曾经玄君拥有这个法魂的时候,也就是会施展一下微弱的治疗魔法,或者守护而已。

“玄君!你出尔反尔,还是不是男人?!”

“玄君,没看到她很痛苦么?”

大喊大叫的神晓瑜让玄君回神了,不耐烦的再次甩出风暴魔法,将神晓瑜整个的打飞了出去,玄君右手上的魔法元更加浑厚了。

既然是自己的魔法源,那么就不可能留给别人使用的道理。

“啊~!”终于忍耐不了疼痛的苏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几乎穿透云霄般的分贝,让玄君的心里猛然的悸动了一下。

玄君自然是不会因为谁的喊叫就被吓到了,只是这个女孩的惨叫却好像勾起了心底的某种情绪一样,让玄君的手陡然松开了。

松开手的刹那,玄君心里是暴躁和疑惑的,自己不可能任由别人拿着自己的法魂啊!

法魂是必须要抢过来的。

不过,也就是在玄君松开手的刹那,一道黑影用快过了闪电的速度从背后冲了上来,几乎将空间撕裂的速度,让玄君不得不提神应付。

厚重的玄冰魔法瞬间在背后成型,却依然挡不住对方的攻击,而玄君也并没有留在原地,任由魔法打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瞬间移动,去了更高的天空!

一击不中的黑影并没有放弃进攻,而是瞬间分散成了更多的黑影,从四面八方的发动了攻击。

“武尊分身!”玄君的眼神严厉了起来。

他还没见过这么强大的武尊呢!

整个大陆上武帝不算少,可武帝已经几乎是武者修炼的最大瓶颈了,要想在武帝的基础上提升,谈何容易!

曾经的自己应该是大陆上最顶尖的武尊了,可现在又看到一个武尊,玄君惊奇之余不得不全力应付了。

“若本尊的玄气还在,哪里容得下你猖狂!”玄君现在自己的身边加持了风元素护盾,然后采用各种隔魔法对付袭击者。

五彩绚丽的五行魔法都被玄君一个人使用了出来,天空中一片瑰丽,各种魔法都不带重样的。

这不仅仅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更是空前绝后的魔法强势攻击。

那武尊的分身在攻击玄君片刻之后消失了,或许是畏惧玄君过于强大的魔法。不过等把对方赶走之后,玄君就从天空中下来了。

“帮助本尊护法!本尊的光明法魂可以暂时的留在你身体内!”下来的玄君就直接盘膝坐下,吐掉一把丹药之后就开始运转灵气了。

本体毁灭,法魂重新附着在了玄君的身上,在使用五行魔法的时候还是有点力不从心的,尤其是强行用魔法元拉扯苏昭的法魂之后,又跟武尊交手,所以现在玄君需要重新充沛自己的魔法元,好应付接下来的偷袭,或者用最强大的精神源搜索整个森林。

把藏匿在森林中的偷袭者找出来,杀灭!

只要是敢对自己出手的人,必须杀灭,无论对方有多么强大,这一直都是玄君的信条。

将自己的安全交给苏昭等人,玄君竟然是莫名的放心,尽管刚才还对苏昭等人动手了。

“你太过分了,我们凭什么帮助你护法!而且护法之后你还要抢走苏昭体内的光明法魂!难道你不知道抢走光明法魂多么痛苦呢?本座把你体内的法魂弄出来试一试!”神晓瑜就冲着玄君叫。

刚才被玄君给打飞,神晓瑜身上的白袍又脏了,可是神晓瑜竟然没有察觉,反而是在听到玄君的话之后,第一个叫了起来。

神晓瑜其实是想现在就对玄君动手的,就趁着玄君修炼恢复的时候,可神晓瑜又有点鄙夷这种趁人之危的偷袭行为。

“哼~”玄君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根本不回答神晓瑜的话。

至于神晓瑜身上所展现出来的敌对气息,玄君自然也感觉到了。其实说是让他们护法,也算是玄君对他们的一个考验而已。

玄君是什么样的人!?那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背叛,更不会给别人背叛和伤害自己机会的!

即便是在自己打坐恢复的情况下,这些人也不会伤害到自己的,拥有五系法魂的玄君,可以用筋脉、法魂轮流的方法运转自己的魔法元。

所以,现在苏昭等人若是进攻偷袭,只会被反弹和伤害而已。

否则,玄君也不会在刚才的偷袭者刚收手、还不确定是否在周围的情况下打坐了。这也算是玄君给了对方一个障眼法和暴露的机会,若是对方看到玄君打坐而偷袭,那玄君就可以反击将对方抓住了。

“还是个聪明的人!”可惜啊,就在玄君打坐完了之后,对方竟然一直都没有出现,难道是猜到了自己只是示弱?!

玄君看了看周围的苏昭和她的部下,很好!这些人也没有愚蠢的发动攻击。只不过脸色苍白的苏昭还是让玄君鄙夷了:

“身子真弱!”

刚才不就是抽离了一下她的法魂么?!竟然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恢复过来。

可看到她脸色苍白的样子,玄君的心里还是有某种触动的,尤其是回想起她刚才的那声惨叫。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玄君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苏昭面前问。

神晓瑜立刻就站在苏昭面前,挡住了玄君的视线,并且虎视眈眈的看着玄君,说:“你想干嘛?!”

“这是本尊的魔域,只要你们在魔域森林,所有的行动自然需要向本尊回报了!”

好一个你的魔域!这霸道贪婪的模样,真的把苏昭给气笑了。

“你似乎在鄙夷本尊?!”玄君的眼神立刻盯在了苏昭的身上。

“不敢~从本宫的手里要走了魔域,你就成了魔域的主人了?本宫记得只答应租赁给你的!”苏昭态度恶劣的顶撞了回来。

玄君没有反驳苏昭的话,而是森森的笑道:“的确是租赁,但期限没有定下来吧!而且是你答应租赁的,若是你死了,就死无对证了!”

想杀掉自己?还彻底的霸占魔域?!苏昭算是明白玄君的无赖,也明白他为什么可以在猎兵界如此崛起了。就是他这恶劣到没朋友的本性啊。

“你敢动手,我神宫将踏平魔域!”神晓瑜很傲气的吼了起来。

可惜,神晓瑜还没有吼完,就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剩下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玄君慢慢的转头,眼神落在神晓瑜身上的时候,巨大的压力就如同空气凝滞般覆盖在了神晓瑜的身上。

神晓瑜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若不是黑龙求情,本尊比将你碎尸万段,喂养我后山妖魔!”玄君的声音很淡,可就是这极淡的音色,却如同冰冷的冷刀,挫在了神晓瑜的心头。

玄君那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眼神,让神晓瑜深深的被刺伤了。

他明白,自己在玄君的眼里真的如同可以随意碾杀的蝼蚁。一种无能为力的挫败,让神晓瑜懊恼和暴怒,漂亮的脸上神色狰狞而且扭曲。

“摆出这么一副脸给谁看?你是神宫的皇子不假,可惜是个被抛弃的皇子!看看你身边可怜的护卫,你觉得你能够引领神宫做出某种决策和动向么?!”

玄君鄙夷的口气再次的把神晓瑜给蛰伤了。

“我……”神晓瑜竟然是被问的哑口无言。

“走吧~!”已经从剧痛和虚弱中回缓过来的苏昭,拉着神晓瑜就走。

那自然而随意的样子,让玄君皱眉。

“我们去凯门峡谷!”在玄君考虑是否再教训一下他们,省的碍眼的时候,却见苏昭回头,冲着他说道。

“哦~!一起去吧。”玄君一边排斥苏昭对自己这么随意,没有丝毫的惊异而懊恼时,嘴巴却不听使唤的答应了一声。

这就让玄君更加的惊奇了。

自己为什么对她也这么随意,这种自然中带着熟络之后才产生的感觉,让玄君有些迷茫啊。

爷想说,已经是月末了,亲们的票还留着干啥~都扔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