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包容/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已经两次用死威胁苏昭了。

苏昭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承受玄君再次的威胁。

作为一个本质上就坏到透顶的人,玄君能够威胁两次而没有真正的动手,也真是难得。不过也有点挑战苏昭的心里极限了。

“多谢啦!”被苏昭提醒的小妖精躲开了攻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曾经的队友变成了怪物,小妖精是害怕和伤心的,但好在苏昭的提醒让自己救回了一条命。毕竟跟苏昭是首次见面,对方能够好心的提醒,这让小妖精无比的感激。

可就在小妖精冲着苏昭道谢的功夫,楚大身边的又一个猎兵被怪物咬中了。

这一次怪物直接一口咬在了那人的脖子上,在那人反抗之前,撕下一块肉来消失了。

那猎兵的颈部动脉被咬断,鲜血瞬间的喷涌便让那人失去了生命。

楚大等人疯了一样挥舞着手里的兵器,狂狷的挥砍四周,甚至几个人被吓得精神失常,狂叫着跑了,可那人没跑出去几步,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过了一会之后才在他身上蔓延出伤口和鲜血,再也起不来了。

“你不出手么?”苏昭看向玄君,询问。

那藏在黑暗中、会隐身的鬼怪实力比楚大等人实在高太多了,这两者之间的交锋就是一面倒的屠杀,楚大等猎兵会在恐惧和慌乱中被屠杀干净。而在场的人唯一能够压制鬼怪的就是玄君了,相信玄君出手,可以很轻松的杀掉这暗夜杀手。

自然也就能够避免现场出现如此的惨剧了。

玄君就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苏昭,好像苏昭说了什么太离奇的话,让玄君无法适应一样,自己为什么要出手?

难道就为了救这些愚蠢的武者?与其救下来这些人,还不如看这些人被杀,图个乐呵呢!

“你在求本尊出手?”玄君用慢吞吞的眼神看着苏昭,那慢条斯理的模样显示了他慵懒的心态,和对周围这些正在死亡的人不在乎。

玄君在乎的事情和人不少,但是跟他没有关系的人实在懒得在乎。

就在楚大等猎兵在不断死掉的时候,他还能摆出这么慵懒和悠闲的姿态,更甚至他还在用这种看着别人死掉的办法威逼苏昭。

“本宫求你出手!”苏昭没有在乎玄君的威逼和得意,反而是很大度的包容了玄君的脾气,而且又用宠溺孩童般的口气劝了。

这样的口气就好像是苏昭这个大人在包容玄君耍小孩子脾气一样。

所以,即便是苏昭真的求自己出手了,可玄君仍然是很生气的样子,几乎是用阴鸷的眼神看着苏昭,玄君都真的想把苏昭弄死了,不过最后仍然是出手了。

就在楚大等猎兵几乎死完了之后,玄君用手势和口诀释放了魔法,那种赤红色中却透着明艳蓝色的火焰蔓延四周,将那些被鬼煞咬中的猎兵尸体全部烧成了湮粉。

因为有了魔法释放的前奏和蓄势吟唱,所以玄君释放出来的魔法更加强大,只要是被他魔法火焰所触,无论任何皆化为虚无!

在野外冒险的猎兵早已经把生死看的很轻了,但猎兵的尸体被这么轻易的烧掉,还是让楚大等人觉得不习惯的。起码对死者的尊重就没有做到啊。

而且这些人身上所带着的道具和法宝也一起被杀灭了,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不愿意?”

玄君眼毒啊,在出手将这些人的尸体都烧掉之后,似乎是看穿了楚大的想法,然后用带着鄙夷和带着阴寒的口气哼了一声。

楚大等人就被吓到了,连忙带着自己的小妹妹跪在地上:“不敢,能够劳烦玄君大人出手,楚大在感激!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楚大这人是很会说话的,而且他说的也是真心实意的,本来就能见到玄君这种顶尖的修炼者就是一种荣幸的!玄君虽然是在大周内发展了自己的实力,但大陆的整个猎兵界都是相通的,楚大自然知道玄君这个人了。

玄君几乎已经成为整个猎兵界最出名的人了、也是站在猎兵界之巅的人!

当然,猎兵界内也有很多人鄙夷玄君的,毕竟玄君曾经用各种阴暗和卑鄙的手段对付猎兵,搞臭了猎兵的名声。

不说别的,就是大周内唯一的猎兵联盟都有倒闭和被撤销的危险了,蒋栋这个猎兵联盟的分会会长都做不下去了。

“这些人被鬼煞附身了,留着他们的尸体只会变成更多的鬼煞!”

玄君难得解释了一句,或许是看到楚大对自己很尊重,所以才解释一句,满足他好奇心的。

其实被鬼煞袭击的这些人并不一定会变成鬼煞,这跟炼尸的传染性是不一样的,炼尸传染是因为虫子和虫卵,存在于血液中的虫子和虫卵,只要被咬中见到了伤口,肯定是会顺着血液完成传染的、

而鬼煞是一种由怨气和尸气积累而形成的类似鬼魂的东西,这种虚无的存在会吞噬人的精魂,不断壮大的同时,附着在被它杀掉的尸体身上。

也就是说,这些被杀掉的尸体,都有可能被鬼煞附着。

而要消灭鬼煞,只需要找到是附着在哪个尸体上,然后有玄君用最为强大的魔法杀灭就行,可玄君太懒也太坏,似乎是懒得在这件事情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就这么一股脑的将所有的尸体都杀灭了。

“多谢玄君大人,救下了我们两人!”楚大对玄君还是感激的,尽管在他烧掉了这么多的尸体之后。楚大明白,若不是玄君出手,他跟妹妹肯定也会死在鬼煞的手里、

不过就在楚大道谢完之后,忽然感觉自己身边的妹妹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

等楚大扭头看向三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妹妹整个脸都变得僵硬苍白而且诡异了起来。

“小妖精!”小雀很关心的就要冲过来,却被沙曼给拉住了。对付鬼煞这种虚无存在的东西,连沙曼这种人都觉得棘手啊!

“殿下。那鬼煞没死,又跑到了小妖精的身上去了!”小雀疯狂的冲着苏昭叫拉起来,小雀是在无奈之下求助于苏昭,让殿下想办法的。

因为刚才的所见,小雀明白,只要让玄君出手,玄君肯定会动手将小妖精整个杀灭的。玄君这人的粗鲁和对小妖精等猎兵的不在乎,让玄君根本就不愿意多出点力气的帮助他们、

“别杀了她!”苏昭就冲着玄君开口了。口气中没有命令,甚至还是带着一种祈求的,不过玄君仍然是不满意的,因为他没有从她的口气中听到谦卑和服从!

她跟自己说话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跟之前一样随意啊!好像跟自己多熟一样。厌烦哦!

“哼~你还左右不了本尊的决定!”玄君冷哼一声,眼神冷厉的上前,一把抓住了浑身颤抖的小妖精。

因为有鬼煞正在她的身体中,跟她的精神或者说是精魄抢夺身体的控制权,所以小妖精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而在被玄君抓住之后,小妖精身体的抖动就停止了。

细看之下才能发现,玄君的手中正不断的散发出强大的魔法元,不断的冲击小妖精的身体。

楚大无比担心自己的妹妹,但是看到玄君出手,楚大就很明智的站在原地没动,他明白,在场的人或者说整个大陆所有人中,若是还有什么人能够救自己的妹妹,也只有玄君了。

不管玄君是想图省事的直接将小妖精和鬼煞一起杀灭,还是想帮助小妖将体内的鬼煞逼出来,都是玄君一个人的决定。

楚大无比紧张的盯着小妖精,自己妹妹的命运如今就掌握在玄君的手中,而楚大是无法搀和丝毫的,只能无能为力的在旁边看着。

他担心这就是自己能够看到妹妹的最后一面,楚大这个常年行走在生死边缘的汉子,眼里竟然噙着泪花。

“哼!自不量力!”

玄君片刻之后就收手了,伴随着玄君收手,一道漆黑如墨的骨骸从小雀的身体中透了出来,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跌的粉碎。

而被控制的小妖精也昏迷的倒下了。楚大连忙冲上来将三抱住,观察之后看到自己的妹妹只是因为脱力而昏迷了,并没有生命危险,楚大跪在地上就给玄君磕头:

“从今之后,我楚大和楚小妹的命就是玄君给的,请容许我们做玄君帐下的马前卒!”

如今大楚也有不少的猎兵被玄君弄进了魔域兵团,所以几乎整个大陆的猎兵都知道,要想报答玄君,只要加入他的兵团卖命就好了。

“不要想多了!本尊不是专门救她的,本尊只是厌烦这个鬼煞不乖乖的在本尊面前就擒,竟然还敢反抗而已!”玄君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玄君的意思就是想说,刚才自己出手也不过就是想把这个不听话的鬼煞弄死而已。

这话说的有点过分和搞笑了,凭啥鬼煞就应该在你出手的时候乖乖的等着就擒,自然是能够反抗就反抗了,人家好好的或者容易么!

所以,玄君分明就是专门要救下小妖精才这么干的,却非要找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苏昭就觉得,玄君虽然恶劣。但可爱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依稀的,苏昭还是从玄君的身上看到了让自己满意的闪光点,甚至是那点可爱的影子!

在苏昭弯着嘴角,脸上带着淡淡笑的时候,想过来跟苏昭说话的神晓瑜就停下了,默默的看着一脸笑意的苏昭。神晓瑜就陷入了沉思当中。

虽然是看出了玄君对苏昭的排斥和冷漠,甚至还有一点敌意的!但是神晓瑜还是感觉到了玄君对苏昭的不同,尤其是跟玄君对自己相比。

说的简单一点,自己招惹了玄君,玄君会毫不留情的杀灭,而若是换成苏昭的话,玄君是不会那么轻易下决定的,甚至还会放过苏昭也不一定呢!尽管玄君跟苏昭说话的口气那么恶毒。

“还不休息?!”玄君似乎是一点都不想跟周围的这些人多说什么的,在解决了让人烦恼的鬼煞之后。玄君就冲着苏昭等人哼道。

神晓瑜就更加郁闷了,玄君这种人想要休息的话,就直接休息了,还用的着问别人么?这就算是额外的关心么?

作为高级修炼者,完全可以几天不休息的,但苏昭还是习惯睡觉的,所以听到玄君的话之后,苏昭还是招呼人去休息了。小白想跟着苏昭一起,却被玄君凶恶的眼神示意下给吓住了。

一向愚蠢的小白竟然很诡异的明白:玄君不让自己跟着殿下!委屈啊!

小雀就陪着小妖精,在篝火旁喂药,也不知道小雀给小妖精用了什么药物,反正小妖精的脸色是好看了很多。在身体遭受了鬼煞之后,小妖精的身体明显有些被掏空了的。

楚大就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这个小姑娘还是很高明的医师么?

“哼~玄鬼门不是有招魂术么!她的魂魄是因为鬼煞遭受了点损伤,你用点招魂术不是比喂药更管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篝火旁的玄君,就用冷漠的声线冲着小雀道。

小雀听得一脸迷糊,而楚大的脸色却变了,玄鬼门?!

楚大就感觉自己要发疯啊,自己今天都见到了什么人啊,一个神话一样的玄君,还有一个传说中的玄鬼门人!

传说整个大陆最神秘的就是玄鬼门!这个让大陆上所有猎兵和修炼世家都闻风丧胆的组织,只有十个人!从千年前开始传承至今,总是保持十个人不多不少!可就是这十个人,却是代表了人间的十种念:贪食、色欲、贪婪、伤悲、暴怒、懒惰、自负、傲慢、忘我和裁决!

反正楚大就觉得,相比较起来,似乎这个呆呆傻傻的小雀比玄君这人还要神秘啊!

“招魂术是什么意思?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么?”小雀却是一脸莫名的看着玄君问。小雀就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讨厌和反感招魂术啊,听起来就像是南疆特有的某种邪恶术法!

玄君眼神冷冷的盯着小雀,慢慢道:“你认识神宫神帝么?”

小雀摇头。

玄君哼:“呵呵~”

小雀……

没有再说什么地的玄君走了,只不过小雀就觉得,尽管玄君在远处的石头上打坐,但玄君的身上就好像是有某种第三只眼睛一样,一直盯着自己。让小雀浑身的不舒服。

干嘛盯着自己啊!难道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小雀就把自己本来就很端庄严紧的领口用布条系起来了。

玄君明显注意到了小雀的动作,甚至在小雀这么做的时候。他面具后面的鼻子还发出一声冷哼。

“那个……”

“那个……我妹妹喜欢一个人呆着,我还是带着她去一边休息吧,也省的打扰您休息!”楚大在小雀面前变得怯懦起来,口气十分牵强,而且带着祈求的说。

小雀……

“呵呵~明天一早就要行动了,所以充足的休息是很必要的!”楚大就感觉自己的脑门上开始流冷汗了。

“我不用睡觉!”小雀就说、

楚大一脸茫然,然后目光不经意的看向了小雀身边的小白。小白已经变成了骷髅的样子,虽然是在苏昭身边不远处,但小白还是时不时的要变成骷髅,好像专门变成这样子才能不忘记自己的本体一样。

“不睡觉!”小白就说。

“嗯~小白可以给我作证,我用不着睡觉的。太浪费时间了!我睁着眼睛都能休息!”小雀说的很认真而且肯定。

楚大就感觉自己要崩溃了,这个憨憨的小姑娘根本就是个怪物的吧,否则自己看见她就有种莫名的恐怖呢!

“小雀,回来!”一直在闭目养神的苏昭就听到这边的对话了。

其实小雀不睡觉,苏昭还是留意到的,无论任何时候,只要自己醒来或者有事情忙的时候,小雀总是在身边的,开始苏昭还以为小雀跟朱雀一样,因为做暗卫,所以修炼了一种闭下眼睛就能休息的功夫,现在看来,小雀是不用睡觉了。

她只要吃点东西就能精神百倍,是用吃东西当成了睡眠的替代么?

至于什么玄鬼门,苏昭表示自己不知道啊!

而且苏昭不会怀疑小雀的忠心,所以这个问题也就不用在乎了。

“殿下,还有一个时辰就天亮了。您快点休息吧,我给您守夜。”

小雀很狗腿的凑在苏昭的身边,笑嘻嘻的说。其实小雀是在得意啊,因为刚才玄君出手,所以根本就用不着给殿下守夜了啊!玄君的魔法一出现,他的强悍气息就在这里被周围方圆百里内的所有生物都感觉到了。

玄君这种站在所有修炼者巅峰的人一出手,不管魔兽还是猎兵、鬼煞,保证不敢过来哦。

小雀很羡慕玄君这身手,实在太强悍了!尽管他现在是个玄气方面的废物,可只用那一身魔法,玄君就是傲视天地的存在。

天刚亮的时候,玄君就过来给苏昭洗脸了。

一道清澈的水元素被玄君弄了出来,直接扫过了苏昭的全身,苏昭一个激灵就起来了,睡觉时候被清洌的水气息袭遍了全身,很不好受的啊!

不过等苏昭醒来之后,那水元素就消失了,而且自己的身上竟然很干爽。

“懒到你这种程度的人还敢出来冒险?”玄君一脸傲慢的看着醒来的苏昭。

苏昭没有在乎他说话的口气,朝着周围看了看,却见沙曼和神晓瑜等人早就醒来了。不过看这些人一脸茫然或者愤怒的模样。分明是都曾经受过玄君的水元素洗礼啊。

“你们这些人的身上太臭了。”玄君傲慢的环顾四周,给出了自己的结论和他动用水元素的理由。

若不是因为周围没有干净的水源,玄君才不会动手给他们清洗呢,直接一个魔法将他们扔进水里去就好了!

被玄君这么侮辱了,没有人说话。

只是神晓瑜又用水元素魔法,将自己的全身清洗了一遍。

早餐还是小雀准备的,自从玄君昨晚露了一次手之后,表现了对这些人的鄙夷,显示了自己的强大和无所不能之后,他就懒得出手了。

在吃早餐的时候,玄君眼中照理的表现出了嫌弃和鄙夷的样子,却勉为其难的将早餐吃完了。

吃完早餐之后,玄君就拉着苏昭,让苏昭走在前面的探索峡谷了。

“我可以走在前面!”小雀和沙曼异口同声的说。却换来了玄君的鄙夷:“你们两人的实力是高一点,可反应和感知没有她好的!用她做抵挡,本尊也比较顺手!”

让苏昭做探路的,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还能用苏昭挡一挡,玄君就是这么想的。

“你一个男人又是超级魔法师,还要让人给你做先锋?”神晓瑜忍不住的插了一句。

玄君根本没有回答神晓瑜的话,自己的命自然是金贵的。而且玄君也不认为前面的危险会威胁到自己,不过若是遇到什么东西或者袭击的,惊扰到自己,或者弄脏了自己就不好了。

用一个女人开路、或者躲在女人的背后前进,根本就不会让玄君有什么不适。什么男子汉气概、一切都是扯淡,只有利益和自己随心所欲才是重要的。

亲们怎么不出现啦~留言区好冷淡的说,来给个动力,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