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本尊还是在乎你的/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玄君利用起人来可谓是不择手段的,而且人家丝毫就不会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即便你有什么看法有什么用!玄君根本就是不在乎的,而且你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说出来,玄君完全可以继续享受自己实力高压下的惬意!

强硬的让苏昭走在前面,玄君甚至还进行了某种威逼。

“能够为本尊开路,你应该感觉到荣幸!”原本可以悬浮在空中,御风前行的玄君其实完全用不着别人给他开路的,非要让别人开路,八成是存了捉弄人的心思。

本性就是这么恶劣的玄君,却也让人无可奈何。

甚至在遇到魔兽的时候,玄君还是猥琐的躲在苏昭的身后,让苏昭帮忙抵挡,而自己则是瞅准了机会的使用魔法攻击。

苏昭挡在前面的时候,就在忍不住的想:若是玄君没这么强大,只是一个低级魔法师的话,跟他这种人出来还不会被这种人坑死啊。

其实现在的玄君虽然是没有了之前本体的玄气保护,但他只要打一个防护罩,就没有人或者魔兽能伤害到他了。所谓的魔法师近战都是弱小的,可这种设定根本就不适合玄君啊!

当一个人强大到了逆天的程度,难道还有什么会是他的弱点么?!

“保护本尊是你们的使命!不要有任何的怨言,更不要表现出这种不耐的神色,否则你们承受不了本尊的怒气!”利用人就罢了,玄君还要求被自己利用的人要表现出感恩戴德的真诚来。

否则玄君可是会动手!

“玄君,我们不是你的手下啊!”小雀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孩子,一看到玄君用这种傲娇的样子发飙,小雀就顶撞了一句。

玄君鄙夷的看了小雀一眼,然后对苏昭说:“她是玄鬼门的人!”

这种坏到家的泄露人家身份、好引起苏昭怀疑和忌惮的方法,的确是恶毒的、

可惜,苏昭浑然不觉有什么,根本就没有答应玄君的话。

玄君就皱眉了,看这个傻姑娘的样子,明显是不懂得玄鬼门代表了什么啊,于是从来没有耐心的玄君就解释说:“玄鬼门是被大陆所有人所不齿的邪恶!他们都是恶贯满盈的变态!”

苏昭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玄君,要说坏难道玄鬼门的人还能比眼前的这个玄君更坏么?

而且,作为大周的皇族,苏昭还真是没有听说玄鬼门的什么事情,即便玄鬼门真的如同玄君所说,苏昭也不认为小雀会是多么坏的人。

只是跟在后面的神晓瑜多了个心眼,而且看向小雀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玄鬼门自然是很出名的!而且玄鬼门只在高层武者和顶级实力中出名。神宫就很忌惮玄鬼门!

能够让神宫忌惮。足可以说明玄鬼门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了。

“殿下,小心!”沙曼忽然就冲到前面来,帮助苏昭对付从高草中冲出来的怪物了。

这是一只浑身漆黑的魔风豹,潜行偷袭无所不精,尤其是级别稍微高一点的,偷袭起来的时候连苏昭和小雀都不可能发现。

当然,玄君是已经发现了的,可是玄君才不会出言提醒呢,他因为懒得这样做。

苏昭也发现了危险,只不过龙吟剑还没有出鞘呢,沙曼就冲上去了。自己身边的这些护卫中,沙曼还是很靠谱的。

看着沙曼变身之后跟魔风豹打成一团,玄君就在一旁观看,一边说:“你身边的这个血族人实力不错,应该是血族首领吧!”

苏昭不想跟玄君说话了,一看到曾经熟悉的人,因为失去记忆而变得陌生和让人讨厌,苏昭的心里就有莫名的愤怒。

跟着他们的楚大和小妖精已经知道苏昭的身份了,因为小雀和沙曼一口一个殿下,再看到苏昭这一身的装扮和显而易见的贵气,若还是不能认出他们的身份,楚大等人也就太傻逼了。

不过,楚大等人并没有因为苏昭大周太子的身份而有什么敌意和偏见。

毕竟大陆猎兵跟普通人还是有些差别的,即便是与自己的祖国荣辱与共,可大楚跟大周之间战争已经持续了百年,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猎兵能够插手参与的。

而且,苏昭现在带着他们来了凯门峡谷,并且答应帮助他们寻找血棘荆的,楚大和小妖精的心里就只有感激了。

“哼~血族人的首领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啦!”玄君的话在得不到苏昭的回答之后,再次冷哼了起来,那鄙夷的口气真的把苏昭给刺伤了。

好像这个该死的玄君见过其他的血族人首领一样。

“血族人世代守护北禺,每一个血族首领都是龙血血脉的传人,想不到现在随便一个杂种都能当首领了!”玄君骂起来沙曼,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的。

这么难听的话,却没有让沙曼生气,甚至沙曼在杀掉了要偷袭苏昭的魔云豹之后,还耷拉着脑袋十分丧气的回到了苏昭的身后。

只有神龙血脉的血族人才是真正的血族之主,这一点是任何血族人都知道的。

所以,沙曼在听到玄君这么说自己的时候,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很惭愧的!是啊,自己根本就不应该是血族族长!可惜拥有神龙血脉的血族们不是被杀、就是失踪,连最后一人族长都是下落不明的。

(苏昭的神龙血脉跟血族人的龙血脉不同,本质的一点就是苏昭的神龙血脉不会产生变异的效果,而血族人的龙血脉是可以变异的,身体变异!)

“血族是不是没人啦!被大陆修炼者和官府那么屠杀之后,血族人会灭种的吧!”玄君呵呵的笑着。眼神中还是带着威胁的,好像沙曼若是表现出丝毫的对玄君的不敬,玄君就会出手灭了这个血族。

本尊就是这么坏和霸道的男人!

“玄君大人不是很忙么?要不然您就去忙吧!”苏昭有些不耐烦了,原本让玄君跟着,还想着他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帮忙一下呢,结果这货完全就是捣乱的混蛋啊!

不仅对别人动手,还时不时的出言侮辱别人一下,这么贱的人,也只有玄君了。

苏昭都受不了玄君的贱脾气,别人就更别说了。若是让玄君这么刺激别人下去,会不会在别人不满的时候,都被他给杀掉啊!

“不忙~本尊带着你们见识一下凯门峡谷的恐怖,要不然你们这些人能活着出去?”玄君相当鄙夷苏昭等人的自不量力。

苏昭身边不就是跟着一个小白么!

一个修炼成了精怪的灵骨而已,本质跟这些生活在凯门峡谷的鬼怪也没什么区别的。

“还是让玄君大人带着我们吧~要不然我们真的出不去!”楚大就走上来说话了,楚大已经决定啦,不管玄君大人多么难伺候,他都要追随在他的身边,即便是被楚大当成挡箭牌的利用,或者垫背的死掉,楚大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超强者,向来都是被尊崇的。

“让我开路吧!我的实力还可以的。”楚大对自己的生命无可留恋一样,可本质上却是对玄君的信任和尊崇,恶毒的玄君身上,就是有那么一种让人折服的魅力,让人愿意为了他付出生命,却毫无怨言。

“你不配,还是你继续把!”玄君却是万分的嫌弃,让楚大滚蛋之后,玄君直接拎着苏昭放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你不是喜欢来么!就让你看看这里有多么恐怖!”

对于玄君的恶趣味,苏昭什么都没说,还是忍耐下来了玄君的刁难,况且在凯门峡谷这种地方冒险,也是苏昭愿意的。

难得有时间出来,苏昭自然不能放过历练的机会了,这种在险地中冒险的经验,对于苏昭来说太珍贵了。

玄君这货虽然一直都是很卑鄙和猥琐的跟在后面,但是苏昭明白,自己若是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他还是会出手帮忙的。

沙曼和小雀被玄君赶到了队伍的末尾,因为楚大要带着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小妖精。

小白就是个白痴,被放在了队伍中间。

苏昭已经拔出了龙吟剑在前面开路了,龙吟剑自带检测功能,遇到危险的时候是会预警的,尤其是那些沾染了黑暗的生物,鬼煞和魂魄只要出现在苏昭的身边,龙吟剑上爆发出来的锐芒不仅可以吓退那些进犯的鬼煞,还能提醒苏昭留意这些危险。

“收起来!”可跟在后面的玄君却又开始发坏了,强迫苏昭将龙吟剑收起来,玄君就扔了一把短刀给了苏昭。

极其普通的黑铁锻造的短刀上不带任何属性。

甚至上面还有不少的铁锈!苏昭就怀疑啊,玄君还能拿出这么低劣的兵器,不会是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吧!

“是从死尸的身上拿的、喏~”

见苏昭一脸稀奇的盯着短刀看,玄君就恶劣的开口嘲笑了,还专门的给苏昭指了指他拿来刀剑的地方,苏昭这才看到高草丛中有一早已经腐烂了的死尸。

因为看到了死尸,就会让人感觉这把短刀上也带着某种死尸的臭味了。

玄君就一脸兴趣的看着苏昭,似乎在等待着苏昭出丑一样。高贵的太子殿下,在拿到从死尸身上遗留的兵器时,会不会恶心的吐了啊~呵呵~!

可玄君失望了,就见苏昭毫不在意的拿着短刀在前面开路了,而且用上了短刀的苏昭比之前更加小心了。

本来就是在末世的僵尸群中生存下来的幸存者,可以忍耐各种腥臭和恶心,而且曾经的苏昭最喜欢的就是冒险,带着军人小队的少将,在感官超乎常人的僵尸区域都可以横穿潜行。

所以在野外这种探险工作,自然也可以做的很好了。

“你是不是偷偷的从皇宫跑出来过?真是个调皮的孩子啊!”玄君在后面看苏昭表现很好的样子,就开始嘲讽了。

嘴毒的玄君似乎不嘲讽一下人就感觉不舒服一样。

“沼泽~”苏昭停下了脚步,在一人高的草丛中,要发现沼泽是很困难的,尤其是脚踩着的土地上也不布满了各种腐烂的树枝树叶各种杂物的时候。

而沼泽在踩上去的时候会跟其他地面一样。没有太多的违和感。

“果然是沼泽,你眼睛不瞎啊!”玄君只要发散一下神识,就可以将周围方圆百里内的情况看个清楚,根本就用不着什么带路人,也不用苏昭这么辛苦的在前面探路的。

可玄君就是喜欢看人热闹,且刚才苏昭要一脚踩下去的时候,早已经看出是沼泽的玄君也没有提醒,只等着看苏昭陷入沼泽之后的窘迫,可苏昭竟然停下来了。

看好戏的愿望没有了,但是并不妨碍玄君开口嘲讽一下。

“这是此地沼泽特有的大嘴鱼么?”苏昭蹲在沼泽旁边,手中短刀迅猛的刺入沼泽中,将一只大如拳头光嘴巴就几乎占了身体一半的一条黑色的鱼插上来,问道、

小雀立刻就从后面冲上来了,小心的从苏昭的短刀上把鱼拿下来。然后刺破鱼身之后,将鱼身上的血抹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感觉到手背上有些微微发麻,小雀就说:“这种鱼有毒性的,但是毒性不大。可以吃的!”就是需要在吃之前稍微的处理一下,否则这种鱼的毒还是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

“果然是贪食啊!”玄君就看着小雀,笑的意味深长。

小雀……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前面沼泽很大,我们需要绕路了!而且这里不少的药材,可以挑选一下!”苏昭指了指沼泽旁边生长的各种灵草。

其实苏昭等人已经深入到凯门峡谷深处了,虽然一路上没有遇到太多的魔兽,但也是因为苏昭在带路的时候刻意的避开了这些魔兽,而且还因为刚才玄君出手,过于强大的巅峰修炼者气息把方圆百里内的生物都吓到了。

所以,这些魔兽都跑了。

苏昭已经看好了,在沼泽周围就是魔兽最为活跃的地方,之前这些魔兽也应该聚集在沼泽周围的,只不过是被吓跑了。

所以,就在这个地方等着,寻找草药,顺便等着魔兽慢慢的回来就好了。

“这里很脏啊!”神晓瑜不下来软榻,光是看一眼沼泽旁边的魔兽尸骨和各种垃圾、排泄物,他就觉得自己要吐了。

“这里有各种灵草啊!你认识么?”苏昭就说。

听到苏昭的询问,神晓瑜明显来了精神,甚至还让侍卫鹤抬着他近前了些,等看到苏昭所说的灵草之后,神晓瑜吃惊不小:“这不是千佛果么?!”

那是生长在沼泽旁边最大的一棵树,三米高的树冠像是一个大伞一样张开,青色的果实密密麻麻的缀满了树冠,甚至在凑近的时候还能闻到奇异的香味。

“辅助修炼,尤其是可以提升光明魔法!”神晓瑜在振奋之余却觉得可惜啊!虽然是看到了这种堪比光明精魄的千佛果,可惜这些果子都没有熟啊!

千佛果至少要等到一年之后才能成熟,可这种果子又是极其珍贵的,若是现在不采摘的话,谁知道等熟了的时候还能不能有了,八成会被其他的武者弄走吧!

“这种果子可以移走么?”苏昭贪婪的问。

能够提升光明法魂的东西,对苏昭来说太重要了。

“问题就在这里,千佛果的根系太发达,而且极容易受到损伤,所以是无法移走的,即便是移走了,改变环境的情况下,千佛果也很难成活的!”神晓瑜叹了口气。在神宫的后山中就有天然生长的千佛果,为了保护那颗果子树,神宫还专门为千佛果开辟了一个保护场。

所以,神晓瑜现在看到这个千佛果就觉得可惜和震惊啊。

听到神晓瑜这么说,苏昭就只能放弃了,不过是折了一枝挂满了千佛果的枝条放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中,随身空间中自带生命维护功能,尤其是让生物靠近神龙的气息团之后,这支生长了千佛果的枝条就可以存活下来了。

苏昭想带走整棵树,但随身空间内的生命力不可能维持整棵树所需、就在苏昭稀罕和感叹自己随身空间中那可怜的一根枝条上只有十几个果子的时候。

却见玄君走到了树旁边,开始拜访一些灵石和魔法道具。

“你要干嘛?”苏昭觉得稀奇和担心,玄君这人太不靠谱了,谁知道他想干嘛,会不会把这棵树给弄死啊!

反正苏昭就觉得玄君是那种:所有东西都是本尊的,本尊得不到你们敢得到的恶霸。

所以看到玄君在树下摆弄,苏昭自然是担心的!

“这树是本尊的!”玄君就朝着苏昭透来了傲慢一瞥,那霸道的眼神!

苏昭就知道!

然后,一个结界就在树的周围出现了。玄君用各种道具制作出来的结界更加坚固,也持久。

在玄君加注了一定的魔法之后,这个结界就可以支撑一年足以。而且玄君还在结界上烙下了自己的名字。

玄君的名字就是一个标志和危险警告,若是有人敢破坏了自己的结界,抢走了千佛果,那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情无尽的追杀!

眼睁睁的看着玄君将整个千佛果树占为己有,苏昭无奈中还是带着点羡慕的!

就玄君这霸道劲,很多人根本就做不来啊,那是需要你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装的!在这种实力说话的世界,玄君的傲慢和霸道也是因为实力使然!

“你想要?”见苏昭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玄君是很不喜欢的,但是他也知道,苏昭肯定是想要自己霸占的千佛果的。

想要好说啊!那得来求自己!玄君就喜欢这种占据主动的感觉。

“那是血棘荆~!”后面的小妖精忽然叫了起来。

众人看去的时候,就看到一支血红色的、类似莲花的植物慢慢的从沼泽中伸展出来了。那植物就像是动物一样伸展着长长的花颈,花瓣赤红如血、娇艳欲滴、在这充满了阴暗的沼泽地中,忽然出现了这么一朵花,却也昭示出一种别样的生命力和诡异。

楚大迅速的朝着血棘荆去了,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这朵花,想到可以让自己的母亲病情好转,楚大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等等!有危险!”苏昭只来得及喊出提醒,就看到楚大已经掠到了血棘荆的旁边,伸出了手、

当两支黑色的手将楚大拉进沼泽中的时候,苏昭看向了玄君。

若是以前,自己刚才那么喊的时候,玄君已经很有默契的出手把楚大给拦下来了。即便是之前不出手,现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苏昭的眼睛已经看过来,并且表现了示意的时候,玄君也应该出手了。

可现在玄君却一动不动的站着,就那么用欣赏的眼神看着楚大被那两只手给拉进了沼泽,笑看弱者的垂死挣扎!

月末了哦~乃们的票还不扔要浪费了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