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永远被人惦记的玄君/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叫带走苏曼青么?分明是掳走好不好!

在听到玄君这句话的时候,苏昭有种想暴怒的冲动,但是面对强大到让人想死的玄君,苏昭还是忍耐下来了,而且耐着性子说:

“苏曼青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

“呵呵~在本尊的手下,还能让他耍脾气么?!”那该死的口气,听得苏昭咬牙启齿啊。

若是苏曼青真的落入了玄君的手中,她相信玄君绝对不会手软的,那么苏曼青就遭罪了。可是如何才能从玄君的手里把曼青给抢下来呢?

明要肯定是不行的!而且玄君看你对苏曼青这么重视之后,只会变本加厉,还会用这个威胁你,恶劣的人手段有多么极端,不难猜测的。

所以苏昭根本就不可能在苏曼青的事情上表现出太强烈的感情,否则就等着被玄君抓把柄吧。

“苏曼青果然是太子殿下最喜欢的男宠啊!”玄君却轻蔑的笑了起来。似乎是看出了苏曼青就是她弱点这事。

“罢了!苏曼青就让你带走吧,不过玄君要留下来陪本宫了,长夜漫漫,本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陪了!”苏昭奔放的开口了。

玄君的眼神就精彩了,苏昭相信,若是他没有带着面具的话,就可以欣赏到他百变的脸色了。

“呵~!”玄君盯着苏昭看了很长时间之后,才发出了一声傲慢和不屑的哼声。然后使用瞬移走了。

苏昭就在大厅里发呆,果然面对玄君这种无赖又强大的人,很难应付啊!

可现在更担心的是苏曼青的安全,玄君太能折腾人了,苏曼青被他抓走之后,会被折腾成什么样?!

要胁迫玄君把苏曼青交出来太困难了,还有个办法就是用兵势威压和利益诱惑,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亲自去接来苏曼青。

可在苏昭准备去迎接的时候,朱雀就带着苏曼青的书信来了。

“殿下莫要担心,我在玄君那里更安全!至少可以避免神宫的骚扰。”苏曼青的书信很简单。

苏昭自然是认识他字体的,那娟秀中带着苍劲的笔法,说明苏曼青的身体似乎是比之前更好了。而且从这张纸似乎可以见到苏曼青伏在书案上写这封信时的样子。

“是黑龙带走了苏先生,而且瞬移之前给先生准备了软榻!”朱雀显然也是担心苏昭太担忧苏曼青的,所以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并且表示黑龙对苏曼青很客气的。

黑龙只带走了苏曼青,那些保护苏曼青的暗卫和朱雀都留下了。

朱雀就用瞬移,提前赶来太子这里了,因为是苏曼青要求的,就是怕太子担忧,所以先让朱雀来说明一下情况。

“曼青有自保的手段么?”苏昭还是担心的。

朱雀就点头:“苏先生很乐意去的,而且先生似乎是料到了玄君的邀请,在黑龙出现的时候,先生就跟着去了!而且这封书信是先生早已经写下来的。”

苏昭拿着苏曼青的书信又看了一遍,透过苏曼青写下的字体,仿佛又看到了病体支离却隽永清秀的人儿,只是有些可惜的是,这书信上没有丝毫表示点感情的话。有点让苏昭失望啊!

“先生似乎还有一封信要给殿下,只是走的太急,拿出来犹豫了一番又没有让属下转交殿下!”朱雀就好像是看出了殿下的失落,于是又说。

好表示先生是真的惦记着殿下的,而且也有心思给殿下说悄悄话书信的,只是没有来得及或者说是不好意思而已。

跟着苏曼青这么多天,朱雀也算是了解他的脾气了,即便是多么的在乎太子殿下,苏曼青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那么俊秀隽永的一个人却也是最擅长隐藏自己感情的。

朱雀这种稳重的人都觉得苏先生在感情方面也过于稳重了。

“这样子啊!”苏昭果然有些甜蜜的笑了起来。

因为从朱雀的口气中,苏昭似乎看到了苏曼青在犹豫着要拿出那张书信来时候的可爱样子。

苏曼青就是个等着别人去爱的害羞大男孩!

哈哈~一想到苏曼青,苏昭的心里就莫名的感觉好了不少。

“殿下!”苏江哲急匆匆的赶来了。

他派人去接回来自己的儿子,却得知儿子在半路上被玄君给弄走了,苏江哲自然是震惊和担心的,不过苏江哲在来到苏昭面前的时候,就适时的隐藏了自己内心的担忧。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太子殿下很在意的男宠了,而且看到朱雀在苏昭的身边,就知道朱雀已经把苏曼青被玄君带走的消息送回来了。

“老族长,这是曼青的信!”见苏江哲急匆匆的过来了,苏昭就把苏曼青的信件送了上去。

苏江哲自然是恨不得一把将信件抓过来了,不过还是稳住自己形象的优雅的将信件接了过来,然后看到信上的话之后,老族长就沉默了。

因为这就是自己的儿子给太子的一封信啊!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可见自己儿子的心中只有太子殿下啊。

唉~老族长心里就叹了一声,将信件合上,本想受到自己的兜里,但见苏昭还在看着自己,老族长就把信件送还了苏昭。

看得出来,太子殿下是很喜欢这封信的。

不出意外的看着太子将这封信收下,老族长心里稍微的有了些安慰。至少殿下对自己儿子的感情是没有作假的。不过也因此,老族长对自己儿子的安全更加担心了,因为玄君会不会嫉妒苏曼青,而故意的刁难呢!

所以,现在老族长还是担心儿子被玄君抓走的事情。

不过老族长却不打算在苏昭面前说这件事情了,毕竟太子殿下已经够难为了,说出来也不过是让殿下更加难做而已。

“殿下,城外的楚军已经开始收缩战线了!”苏江哲就岔开了话题,好表示自己来苏昭这里并非只是因为自己儿子的,还是带着军情过来的。

“看来是南疆的攻势让大楚无法应付了!”苏昭就点了点头。

军情上的改变,多少的让苏昭有点欣慰了。

看来南疆这次攻略大楚的决心很大啊,苏昭就想着自己应该去看看南疆的蛊神子华了。

“老族长跟本宫一起去看看南疆的蛊神吧?”苏昭指了指后院。

苏江哲点了点头,跟了上去。其实跟苏昭相处的时间长了,苏江哲也慢慢的发现了太子身上的魅力,作为大周太子,苏昭做的实在不错!那魄力和果决,拥有了大周开国皇帝才有的风采。

怪不得自己的儿子会喜欢上苏昭呢,的确是因为苏昭值得!

将军府的后院就是子华用来疗养的地方,也是关押小皇子楚昱的地方。伍华一直都没有离开,也跟着小皇子一块居住在后院,苏昭带着苏江哲过来的时候,伍华就在后院的门口等着,在看到苏昭的时候,伍华的脸上分明是闪过了一分犹豫的。

伍华那脸上的犹豫表情,分明就是在说:唉~太子殿下怎么又过来了呢?真是愁人啊。

每次太子过来,都会欺负小皇子的,即便苏昭没有恶劣的使坏,小皇子也挺害怕的。反正小皇子跟苏昭两个人的气场就很不和的。

“伍华,见了本宫愁眉苦脸的,本宫难道会吃了你啊!”苏昭看到伍华那模样,就笑了起来。

伍华却不得不走到苏昭的面前行礼了:“太子殿下说笑了,只是小皇子最近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在下只是担心而已!”

说的好像真的一样!苏昭就呵呵了。

“那就好生养着吧,本宫就不去打扰小皇子休息了!”苏昭笑着从伍华面前走过去了。

伍华还是挺奇怪的,他分明能够从殿下的身上感觉到她对小皇子的恶趣味,那种时刻想逗弄小皇子玩的心态,伍华深深的感觉到了好不好!

就连躲在房间中的小皇子都有些不敢相信呢!

小皇子在后院待着是很无聊的,所以在听到太子过来的时候小皇子甚至还是有些期待的,不过心底好像又是有些害怕的,那种复杂的感觉让小皇子很难受啊。

现在听到太子确定不会过来了,小皇子还有些失落呢。

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太子是去了子华哪里的。

南疆的蛊神子华就在将军府的后院,这一点小皇子是知道的。

甚至在听说南疆已经开始对大楚动兵之后,小皇子对子华还是有些仇视的呢。不过看到子华那模样,小皇子又觉得他是可怜的。

背叛了整个南疆,被南疆王下了追杀王令的子华,躲在苏昭这里已经是苟延残喘了。

“太子殿下光临蓬荜生辉啊!”在苏昭进去子华的房间之前,子华已经从房间里迎接出来了,就站在门口,冲着苏昭笑的灿烂。

本就是极其俊美的人儿,当子华笑起来的时候,那一身的清华气质让整个后院的光线都明亮了起来。

这样的人,哪里像是被南疆王下达了追杀王令、四处躲藏的人啊!反正小皇子就觉得蛊神子华在这里过的挺好的。

“呵呵~您这是要把这里当成您的家了啊!”苏昭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了过去,尼玛的蓬荜生辉!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好不好,让你在这里住着,你还打算霸占啊!这用词都让苏昭觉得不高兴。

子华这人也是有很大贱性的,似乎就是专门说出来这样的话,让苏昭不高兴的,反正只要看不到苏昭的笑脸,子华就很高兴了!

在子华清隽和笑容的隐藏下,封闭着一个受伤的心。所以心情不好的子华自然不希望苏昭的心情好了,能够给苏昭添堵,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啊!唉~因为封闭,自己已经无聊到了这种程度啊、

“您的身体恢复的如何了?”苏昭带着苏江哲进了子华的房间,就看到房间已经被子华布置的典雅而且具有书卷气了。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子华是一个很懂得生活的人。甚至苏昭心里还忍不住阴暗的想:在子华的心中住着一个女人的灵魂吧,否则怎么能把南疆王凤南勾引成那样呢!

“身体还好!”子华坐下就开始斟茶分茶了。

在这里住着的子华,给苏昭一种他很悠闲、打算在这里常住下来的错觉。

似乎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从南疆脱离了,就可以在苏昭这里安定的生活下来一样。

子华的安定和悠闲让苏昭不爽,因为子华所表现出来的幸福感是可以让人嫉妒的。尤其是苏昭自己这些天十分不顺利的情况下。苏昭就越发的感觉不爽了。

“南疆王传来消息了!”苏昭就想让子华也不爽,她相信只要自己说到关于南疆王的事情,子华肯定会不爽的。

可子华装蒜的很深啊,在听到苏昭说起南疆的时候,竟然无比的淡定,一双眼睛无丝毫情绪的改变,手法娴熟的倒着茶水,点头笑:“嗯~殿下您说!”

“南疆王派遣十万大军,已经攻下了大楚的边城,并且向着大楚的腹地进军了!相信这次战争之后,南疆可以获得大楚无数的良田和城池!”苏昭说的相当振奋,就好像是夺取了大楚领土的人是自己一样,而不是南疆。

“一切都多亏了大周太子殿下,相信南疆王一定会报答您的!”子华完全还是一副局外人的样子。

“不知蛊神跟玄君关系如何?”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江哲忽然开口了。

子华就莫名的看着苏江哲,问:“敢问老人家说的是哪方面?”

“自然是私交了!”苏江哲口气中的那种笃定,就好像他知道子华曾经跟玄君之间的关系一样。

子华没有犹豫,用平淡无奇的口吻说道:“作为蛊神,自然跟玄君是不熟悉的,只不过霸占了子华的身份之后,跟清远有些交集,因为清远曾经拉拢过诸国的国师,反出神宫!大秦的国师和我是被策反了的!”

真正的神宫子华已经被蛊神给弄死了,蛊神就顶着子华的名头活了这么多年,本来就是对神宫仇视的,所以清远在策反的时候也没有太费劲,子华很轻松的答应了,而大秦的国师却是被清远折腾了好久才答应策反的。

这也解释了大秦为什么在大周对大楚动武的时候,会那么支持了。

“不过清远现在不是已经死了么!”子华在说完之后,话锋一转,接着说道。

苏昭……

“蛊神大人虽然失去了蛊血的力量,但是巫术还在,所以自然知道清远被埋伏的事情,想必清远在中埋伏之前,蛊神大人已经猜到了吧!”苏江哲可谓一针见血。

子华没有否认,就说:“清远坏成那个样子,能够看到他受苦,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啊!”

果然清远、玄君的坏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么!

“殿下找来并非只是想看看我的身体吧,说吧,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子华继续犀利,似乎是不想跟太子坐着继续喝茶扯皮了。

“给南疆王写封信,说明你在这里的情况!”苏昭也很直接。

苏昭对南疆王和子华之间的感情再了解不过了,南疆王那么认真的派兵攻略大楚,一方面是为了南疆的利益,但还有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心上人子华就在自己这里啊,所以算是变相的讨好苏昭了。

虽说南疆攻略大楚是苏昭提出来的互商条件,但也是念在子华就在苏昭这里!南疆王凤南,还是感觉欠着苏昭人情的。

苏昭就想让子华写封信,也好让凤南解一下相思之苦了。

可苏昭也知道,子华恐怕是没那么容易写下这封信的,毕竟当初子华是很伤心的离开了南疆的,虽说南疆王对子华还是有感情的,但在明面上南疆王做的还是有些“过分”的。

这种因爱生恨的感情桥段,苏昭实在是见多了哦!

“好的!其实信件已经写好了,请殿下过目!”子华竟然答应了,而且还直接从古典的书桌中拿出了一封信件,交到了苏昭的手中。

信件并没有封起来,甚至都没有装进信封里,而是直接放在了信封的外面,一块递给了苏昭、

子华才不相信苏昭会允许他不经过她同意的,跟南疆王互通信件呢。

苏昭粗略的扫了一眼,就直接将信装了起来。然后就打算起身告辞:“不饶您休息啦,本宫这就把信送到南疆王的手中!相信凤南只要看到你的笔迹就会很开心的。”

这话是子华喜欢听的,不管怎么说,子华心里还是喜欢凤南的,所以这种恭维的话,子华就承受下了。

不过子华却没有放走苏昭,而是说:“玄君失忆了吧!”

苏昭就停下了脚步,子华悠闲的倒上一杯茶水:“我可以帮助玄君恢复记忆!”

“当然,恢复记忆的代价是巨大的,就看殿下和玄君是否能够承受了!”

苏昭站着背对着子华,久久没有言语。在心底她是真的希望玄君能够恢复记忆的,曾经跟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是需要被铭记的。

可是心里又有一种倔强而且别扭的声音:不希望玄君恢复记忆,自己就可以以一个陌生人的姿态出现在玄君面前,将他这个人彻底的看透。

至少……玄君现在自己的面前是不会伪装的!

谢谢:yunuo04 送了10颗钻石、159**1073 送了5颗钻石、@~夏&梦~ 送了1朵鲜花

另外月初求票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