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本尊会对你好/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没有在乎七尾狐说的话,而是看着醒来的玄君。

玄君的眼神比之前亮了很多,明显是精神好了,身上的伤也被苏昭输送进去的玄气修复了。

魔法师孱弱的体质也因为玄气而变强了。

不过玄君的眼睛还是很好奇的盯着苏昭,这个女人的玄气竟然可以被自己所用!

玄君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既觉得新奇又觉得高兴啊!这样一来,是不是自己只需要吸收她体内的玄气就好了呢!

一劳永逸的好办法啊!

“七尾狐,你下去吧!”本来玄君很不喜欢七尾狐说苏昭是自己的人,但是现在玄君改变主意了,所以直接赶人了。

七尾狐……

这个该死的玄君,又开始发神经了,七尾狐就觉的自己真是犯贱啊,又来找玄君干嘛!还不如继续在东海飘呢,至少不用看玄君这张别人都欠他钱的臭脸!

“她怎么受得了你的臭脾气!”七尾狐在离开之前,意有所指的冲着玄君哼了一声。

玄君暂时没做理会,而是看向了火媚,火媚一直都在呆呆的看着玄君,直到玄君带着冷意的目光看了过来,火媚才意识到玄君是让自己出去呢!

年纪比玄君大了不少,已经是美艳少妇的火媚竟然像是个害羞的小姑娘一样,红了脸的下去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玄君才认真的看着苏昭:“你也觉得本尊的脾气很臭?”

苏昭点头,而且是毫不犹豫的那种。

玄君的脸色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玄君的眼神比之前冰冷了很多,看吧!就是这么样的臭脾气,还不能让人说了呢!

“本尊其实对你很好的!”玄君忍着别扭的说。

苏昭惊讶了。实在是之前根本就没有见到玄君会这么自谦和不要脸啊。

一直都忍受着玄君高傲和臭屁的样子,还从来没见过玄君这样子呢。

“本尊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见苏昭呆呆的看着自己,似乎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玄君就生气了加重了口气的哼。

“嗯嗯,你身体没事了吧?”苏昭就点头,顺便岔开了话题,跟玄君说这些事情还真是敏感啊。

“嗯~”玄君傲慢的答应了一声,心情似乎是好了不少,她这是在关心自己啊,所以玄君就表示自己的心情可以好一点了。

“那咱们来说说九瓣圣莲的事情吧,你要分给我点么?”苏昭接下来的话让玄君生气了。

玄君可真想把九瓣圣莲都要过来,自己保存着,一点都不给苏昭啊,可是想到自己可以利用苏昭身体内的玄气,玄君就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那是本尊送给你的礼物!”

玄君还想加上一句:看吧~本尊对你好吧!

可是玄君的脸皮还是薄了些,这样的话没好意思说出来。

“全部送给我?”苏昭自然高兴了,就是不敢相信,九瓣圣莲这么珍贵的珍宝,而且还是几个部分的,全部都送给自己?

“你把花蕊给本尊吧!本尊有用!”玄君想了一下才说,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自己已经说了把九瓣圣莲所有的材料都给她了,还要开口索要花蕊,其实玄君只是想用花蕊做出来丹药,让苏昭的实力更加精进而已。

苏昭的玄气水平还是差劲了点,若是能让她的玄气登基突破了武皇,那必然是极好的。

“花朵一起给你吧。”苏昭直接从随身空间中拿出来九瓣圣莲,将花朵整个的摘下来送给了玄君。

洁白黄蕊的圣莲被玄君拿在手中,凑在自己脸边的时候,洁白而带着圣洁气息的九瓣圣莲平白的让玄君的脸更加好看了,即便是脸上带着银色面具,却也仿佛让人看到了他银色面具下的柔和。

“本尊的脸你能看到?”

玄君见苏昭似乎是在盯着自己的脸看,玄君就觉得很奇怪啊,自己带着面具的好不好,干嘛还要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啊。

难道你能看到本尊的脸?!

玄君是表示深刻怀疑的。

“那什么,我去休息一下!”苏昭回神之后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虚,刚才给玄君输送了玄气,肯定是受到了影响的。

其实刚开始输送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的,可是之后苏昭体内的玄气就像是打开了阀门的水一样源源不断的进了玄君的身体。

现在苏昭体内的玄气就明显减少了,苏昭起来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身体发虚,还是玄君从床上起来了,扶着苏昭在自己的床上休息。

“你安心在这里休息吧,这里是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你的!”玄君怜惜的将苏昭放平在了床上,然后低头,目光柔软而且神情的说。

苏昭只觉得受不了啊,这种样子的玄君只可能是吃错药了吧!

不过苏昭不会直接问出来,就理所当然的躺在了床上,看看玄君接下来会做什么不一般的事情。

可玄君在旁边站了片刻之后就出去了,确切的说,是玄君盯着床上的苏昭看了一会之后就走了,而且苏昭觉得玄君在用那眼神看自己的时候,都让苏昭觉得瘆的慌。

你能想象一个原本高傲冷血的男人,忽然用柔情的眼神看着你吗!这种变化只会让你觉得诡异而已,丝毫就没有那种让人赏心悦目。

“唉~好在玄君已经走了!”甚至在玄君离开之后,苏昭还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不过这种解脱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玄君很快就回来了,比之前更加过分的是,玄君还是端着一盘子水果回来的。

苏昭还以为玄君会自己吃呢!而且玄君都不用让人伺候了,可当玄君端着水果盘子来到苏昭面前,墨色的眼睛笑吟吟的将水果盘送到自己面前,示意自己吃的时候,苏昭就吓得从床上坐起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玄君现在的表现,还因为苏昭似乎从玄君的眼睛中看到了某种熟悉,就好像是看到了曾经总是在自己面前笑吟吟的清远国师一样。

太在宫殿中,书房中、作为自己导师的清远曾用这样笑眯眯的眼神看过自己无数次!

现在看不到清远了,苏昭甚是怀念啊!

而且想到清远这个本体因为自爆而消亡之后,苏昭的心情就更加不好受了。

从今之后再也不能见到清远,这种失落像是一块大石一样压在苏昭的心头,也让苏昭从未感受过如此的难受,人总是有这么大的贱性,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感受到曾经的幸福。

“感动的呆了?”

玄君看到苏昭用一种深沉而凝重的眼神看着自己,分明从她那眼睛中感受到了浓浓的依恋,玄君就得意啊,这女孩子看自己的眼神就明白了,这是喜欢上自己了啊。

“你还记得清远么?”苏昭忍不住的问。

清远?玄君自然是不知道了,不过看苏昭在说起来清远的时候,那眼神中分明闪烁着贪恋的光泽,明显就是喜欢清远的啊!

玄君忽就感觉自己心里有点难受啊,凭什么!

清远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被她喜欢上。

“不知道?”看到玄君的眼神,苏昭就明白了,他根本就不记得以前的丝毫东西啊。

清远,真的就这么消失了,不会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

苏昭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然后却看到玄君发飙,将手中的盘子扔在了地上,白玉盘子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爆响,好好的盘子竟然就被他这么给摔碎了!

各种艳色的水果洒落一地,玄君则是站在了床前,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苏昭。

好你个女人!竟敢在本尊的面前表现出对清远如此的重视,这是专门做给自己看的么?!自己难道那么好欺负,让你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在自己面前表露对他人的爱恋。

这一刻的玄君是愤怒的,可玄君都不知道自己愤怒的理由是什么!要说是因为对女人的吃醋而愤怒,那是不可能的,玄君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想法的。

“怎么了?浪费啊!”七尾狐就从外面走进来了,看了一眼地上的水果,正好有一个水果滚到了七尾狐的脚下,七尾狐就直接拿起来,放在嘴里啃了起来,一边撇着玄君和苏昭嘲笑。

“不嫌弃脏?!”玄君目光冷冷的撇了过去,对于七尾狐,玄君已经分不清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了,可是看到七尾狐正在从地上捡起来水果吃,玄君就感觉相当的不好。

“跟你有什么关系!”七尾狐语言不善的顶撞了回来。

玄君……

忽然就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跟七尾狐这货沟通啊!

“那你就吃吧,这里还有不少!”

玄君冷冷的扔下一句话,然后还转头用愤怒的眼神看了苏昭一眼,这才愤怒的转身走掉了。

被玄君临走之前的那眼神看到,苏昭就感觉相当不好啊,这是什么情况啊!

“你们吵架了啊?”七尾狐却没有着急走掉,而是斜倚着门框,笑眯眯的看着床上躺着的苏昭,问道。

苏昭也不好在她面前一直这么躺着,毕竟自己没有受伤的,而且也不累,所以苏昭就从床上起来了。只是玄气消耗过多,还是有些疲倦的。

“你可不要觉得玄君是好人!他能够吸收你身上的玄气,你小心别被他榨干!”七尾狐已经将手里的水果吃完了,沉吟了一下之后,七尾狐才用带着点凝重的口吻说。

苏昭没有吭声,只是点了点头。

苏昭是不在乎这一点的,即便知道玄君是个坏人,但是苏昭却从心底里愿意相信:玄君是不会害自己的。

“你是因为玄气的流失才这么虚弱的,玄君吸收了你不少的玄气吧,看他离开的时候那精神内熠熠的模样!”七尾狐说着走到了床前,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七尾狐拉着苏昭的手,将自己体内的一丝玄气注入了进来。

七尾狐注入玄气的手段是很温和的,否则就七尾狐这样的玄气阶层,完全可以将玄气将苏昭给撑死。

“咦?竟然进不去!”七尾狐很敏感的发现,自己的玄气是无法注入苏昭身体中的,甚至就连使用玄气探测都不行,苏昭的身体就像是有一层保护膜一样,防止了外界玄气或者魔法冲入。

按照苏昭目前的情况,那她应该是“绝缘体”啊,可为什么她可以将玄气注入玄君的身体中呢?

真是让人奇怪啊。

七尾狐还想一探究竟的时候,苏昭已经把手抽出来了。

“多谢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听着苏昭的话,七尾狐没有继续,更没有为难,七尾狐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七尾狐是喜欢玄君的,可是她不会对玄君身边的女人怎样,更不会因为玄君喜欢某个人而对别人仇视,她只会客观的审视,从本质的层面看玄君喜欢的人,甚至还有点好奇的,她好奇什么样子的女人得到玄君的喜欢。

甚至在看到苏昭受伤的时候,她愿意提供帮助的。

“那我教给你一套功法吧!”七尾狐盯着苏昭看了片刻,忽然开口道。从苏昭的眉宇,她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的隐忍和坚强。

而且七尾狐也知道苏昭的身份,大周的太子吗!一个自身魅力独特,能够带着贫弱的大周走向中兴的魄力太子。

这样的人,必然是性格坚韧的!只是七尾狐没有想到这样的太子竟然是个女人,七尾狐听说了不少关于大周太子的事情,现在亲眼见到。七尾狐对她还是很有几分敬重的。

“那多谢了!”苏昭很奇怪七尾狐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但是同时苏昭心里也有些别扭,毕竟叫做阿鬼的人,也就是七尾狐的人,被自己杀了啊!

“这是我琢磨出来的一套功法,非心思极细心态极稳的人不能修炼!你看看你能不能行!”七尾狐在苏昭的身边坐下,开始带着苏昭做示范。

而玄君并没有离开太远,在七尾狐带着苏昭修炼玄气的时候,玄君的神识就悄悄的过来了。

“哼~七尾狐有这么好心?会教你玄气功法?不过就是想让你快点修炼玄气,然后供给本尊吸收罢了!”玄君看到七尾狐的动作,就开始自我意识的思忖和冷哼了。

不过玄君还是很满意七尾狐这样做的,毕竟这样一来,受益的人就是自己了啊!自己就可以快点的从苏昭的身上吸收玄气了。

只是……玄君的身体中没有武魂,苏昭输送进来的玄气只能存在于自己身体的经脉中,而经脉只有受伤之后才能吸收玄气进行自我修复,一般情况下,经脉是无法完全吸收玄气的。

“看来本尊需要抢夺一个人的武魂啊!”坐在高大的王座上,玄君摸着下巴思忖,口中喃语的时候,黑龙正好出现了。

听到玄君要抢夺别人的武魂,黑龙就叹了口气:“主人,您的身体特殊,无法抢夺被人的武魂!”

要是能够抢夺的话,玄君这个身体何必要跟清远分开来。

武魂只存在于清远那个身体中,所以玄君的这个身体是无法修炼玄气的,但是玄君这个身体却是修炼魔法的奇才!

魔法修炼对于他这个身体就是手到擒来的容易。

“本尊不能修炼玄气?!”不可一世的玄君觉得这事情太奇怪了,自己可是无所不能的,为什么不能修炼玄气。

“主人,您的魔法修为无人能及,这也就造成了您身体无法淬炼武魂!”黑龙叹息着说、

自己的主人不要太贪心哦,怎么能够什么都做到最好呢!?物极必反,日满则亏!玄君的魔法修为和修炼天赋已经高到了极致,若是他的身体还能修炼武魂的话,那岂不是就成神了,会遭到天谴的。

所以,不能修炼武魂,才算是对他魔法修为天赋的一种中和啊。

其实这一点玄君之前就知道的,可是因为清远那个身体的自爆,玄君损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之后,似乎是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能不能修炼,得本尊修炼之后才知道!”玄君很鄙夷的冲着黑龙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满黑龙这么说自己啊,难道本尊是那种无法修炼武魂的废物吗么?!

“唉~!您修炼武魂的话,会让您的魔法修为受损的!”黑龙都要苦逼死了。

每次面对这么执拗倔强又无耻的玄君时,黑龙才深深的感受到,让苏昭那人留在主人的身边是多么的明智啊!因为也就是苏昭那样的人才能压一下不可一世的玄君了。

玄君这个臭屁的毛病,必须要苏昭才能治!

“神宫的飞船赢了,玄武被击退了,而且受伤很严重!”黑龙就不跟玄君废话了,而是跟玄君汇报正事。

神宫的飞船是赢了,可也是险胜,现在神宫的飞船已经撤离了,八成是船体受到了损害,所以回去修理了。

而黑龙觉得这个时候去追飞船是没有什么必要的,受伤的玄武才是他们的目标啊!

那可是最顶级的圣兽!实力几乎可以跟神兽媲美了,若是主人能够降服了玄武,以后还怕神宫的飞船么!?可主人接下来的话让黑龙郁闷了:

“不错!那本尊就去把玄武抓来,送给阿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