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就是这么恶劣/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变强一直都是修炼者不变的话题,可是变强对于修炼者来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一些修炼到瓶颈期的修炼者,修为要想精进一点点都是奢望。

要想控制三个战宠,苏昭至少需要武皇巅峰的状态,精神和灵魂力也需要足够强大到法王的状态,否则就算是契约了三个魔兽,也无法控制的。

其实现在苏昭只是控制了一个雷兽而已,果冻一直都处于休眠的状态,根本就用不着苏昭的控制。

“开门!”玄君的声音很直接的从外面传来了。

让床上还在想事情的苏昭吓了一跳,听到玄君的声音,已经本能的让苏昭产生一种畏惧了。

玄君这货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可怕的,而苏昭之前对玄君是一点都不害怕的,可是这货强制的吸收了自己体内的玄气,就让苏昭产生某种畏惧了。

“主人,我帮您赶人么?”

看到殿下的表现,朱雀就知道殿下是不想见玄君的,所以朱雀咬牙站出来。无论如何都想把玄君赶走,不能再让玄君伤害自己的殿下了。

“算了,让他进来吧!”苏昭叹了了口气。

现在苏昭是真的有点怕这个混蛋啊,若是朱雀真的赶走玄君的话,相信玄君会直接动手的。

这样一来,朱雀和自己都会有危险的。

苏昭一向都是个识时务的人,有危险不躲避,那不是傻子么!

所以,目前的情况下,苏昭也只能任由玄君这样了。

而进来门口的玄君目光很冷淡的扫了朱雀一眼,显然是不满意朱雀刚才对苏昭说的话,这让玄君感觉不爽啊,不过回想一下,朱雀是她的护卫,那么袒护她也是应该的。

“怎么?还没有回复玄气?”玄君的目光落在了苏昭的身上,笑眯眯的问。

那副嘴脸分明就是在说:本尊还等着吸收你的玄气呢!结果你竟然没有回复!

“即便是作为你的道具,我也需要休息的!”苏昭迎着玄君的眼睛,声线冷漠的开口、

玄君皱眉,他很不喜欢苏昭跟自己说话的口气,嗯~就是这种口气,让自己感觉相当不爽!

苏昭真想动手打他,他是不是觉得自己作为他吸收玄气的道具,还需要讨好的哄着他啊!太过分了,本来就是自己给他好处的,结果还要你伺候大爷一样伺候着他,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不好受吧!

“本尊现在不需要你的玄气,不过你要随时保证玄气充足的状态,因为本尊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你的玄气!”玄君很直接的说。

他是完全的把苏昭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了,完全是站在霸占着的角度说的这种话,让苏昭不生气都难。

或许从一开始,苏昭跟玄君之间没有什么感情的话,苏昭也会从一开始就畏惧玄君的,但是之后他们两人之间有了感情,即便清远是消失了,可是看到玄君的时候,苏昭还是有点熟悉的。

正是这份熟悉感,让苏昭现在感觉很不好受。

尤其是之前对自己还不错的玄君,现在完全就是个债主催命鬼的样子。

“怎么?不愿意?本尊给你玄武圣兽!并且让你住在这里,你给本尊提供玄气!这就是你的报答方式!”玄君又哼了起来,明显是看到苏昭的脸色之后很不爽,想要通过自己的讲解,让苏昭明白眼下的情况。

苏昭……

“不说话没有关系,听到了本尊的话就行!本尊已经把话放在这里了,自己掂量!”玄君摔门走了。

虽然是在苏昭的面前发泄了一通,但是玄君却感觉自己的脾气更坏了,走到院子中之后,看到在院子中间拜访的巨大湖石,玄君直接出手用爆裂的雷电魔法将湖石给击碎了。

让你看!让你喜欢这种景石,本尊就是要破坏掉。

等玄君打碎了湖石之后,寝殿中的苏昭没有出来,而且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这就让玄君更加生气了,他觉得是苏昭在故意的无视自己,这就是对自己的严重挑衅啊。

玄君还想发飙直接打碎了苏昭所在的宫殿大门,让她知道自己愤怒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暗卫抬着黑龙进来了。

玄君楞了那么一下子,黑龙这是受伤了么?

玄君觉得很不可思议啊,黑龙怎么可以受伤呢?因为黑龙的实力很强悍的,黑龙是自己所有手下中实力最强的,即便是放在整个大陆上,也没有几个人是黑龙的对手啊,什么人可以让黑龙受伤呢?这让玄君很费解啊。

等玄君来到黑龙面前之后,看到黑龙伤势还是很严重的。

拨开黑龙脸上的披风,看到他的脸色苍白,嘴角渗出鲜血。

“副团长的肋骨断了三根,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对方的玄气明显在黑龙之上!”抬着黑龙回来的暗卫急忙禀报。

七尾狐已经从外面进来了,等来到黑龙身边,看到黑龙的伤势之后,七尾狐皱起了眉头:“他是出去找神宫的元帅了么?!”

看玄君没有回答,七尾狐就炸毛了:“你他妈的有点心思么?这次来的是神宫的大元帅,实力不在我之下,你让黑龙去,不是让他送死呢!你自己怎么不去!反而将危险转嫁给别人!”

听到七尾狐大骂自己的主人,几个暗卫都低下头,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尼玛的~太吓人了好不好。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骂自己的主人呢。

主人发飙了怎么办?主人把他们这些听到的人也处理了怎么办?

这些暗卫都是了解主人脾气的,觉得主人肯定会因此而对付他们这些人的吧!

“说话啊,你不会很厉害么!你不是魔武双修么!即便是没有了玄气,你不也是最强的魔法师么!”七尾狐还在指着玄君大骂、

玄君虽然没有吭声,但是动手了。被七尾狐这么痛骂,玄君还不动手的话就不是玄君了,只见玄君没有任何吟唱的调动了厚重的土元素,瞬间将七尾狐的双腿给埋起来了。

那些沙土魔法就像是从地下伸出来的手一样,死死的抓住了七尾狐的双腿,而沙土的收紧就像是蛇要勒死猎物一样,想要把七尾狐的双腿给勒断。

七尾狐猛然抖动玄气,就将束缚在身上的沙土给震断了,让那些沙土消失了生命和魔法迹象的簌簌落下,然后七尾狐的手就朝着玄君抓来了。

玄君的面前瞬间出现了一块厚重的玄冰魔法,而七尾狐却置若罔闻,用自己强大的玄气直接穿透了魔法朝着玄君抓来了。

玄君不紧不慢的撤退,开始动用各种魔法跟七尾狐对上了。

赤凰等人已经赶来了,但是看着玄君跟七尾狐动手,赤凰等人都很无奈,他们已经开口阻止了,可是这两人就像是听不到一样。

火媚还是懂的医术的,忙着给黑龙接断骨,输送玄气,可是火媚却发现自己的玄气跟黑龙的无法相容,根本一点都输送不进去。

“你们都别忙了,黑龙跟我们修炼的玄气不一样,无法输送,你们还是快点过来,咱们一起弄死玄君这个混蛋把!”七尾狐看了身后的几个人一眼,高声开口

赤凰和火媚等人都不吭声,搞笑么?!让她们对于自己的主人?

“玄君,神宫的元帅没有离开,还在探索我们军团的弱点啊!”白璐从外面回来了。

曾经被玄君救下,但是脸皮曾经被剥掉的白璐此时已经换了一张脸,不过脸上却是带着面纱的,这段时间白璐一直都在外围帮着建造军团的防御,得知黑龙被打伤,她就过来看了,却看到玄君跟人动手、

白璐真心觉得不舒服啊。

可是玄君什么人的话都不听,反而是对七尾狐下手的时候更加凶狠了。眼看着各种魔法在地宫内横飞,地宫内的人都被吓惨了,主人跟七尾狐之间这是有多么大的仇恨啊,不惜毁掉自己的老窝也要弄死七尾狐么?

但这些人却又相当的无奈,他们都太了解玄君的脾气了,劝解是肯定不行的,不仅如此,他们刚才都试图劝解了,可是人家玄君根本就不听啊。

难道都眼睁睁的看着玄君和七尾狐把地宫给打烂了么?

“我是来避难的,不是来看你们打架的!”苏昭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来了。

在玄气和魔法斗争中,苏昭的这个声音几乎都被掩盖了。毕竟苏昭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冷淡,更没有加入玄气的散播。

不过玄君还是听到了,而且玄君还停下来了。

停下来的玄君先飞出去很远,见七尾狐也停下了之后,玄君才歪着脑袋看苏昭,那眼神却像是在打量一个货物一样。

不过其他人却被震惊到了,从来都不喜欢,也不会听别人话的玄君这是转性了啊,竟然听苏昭的话。

七尾狐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吃惊,可是赤凰就不一样了,她狐疑的看着苏昭,觉得这个叫苏轩的女孩子很神秘而且有点熟悉啊,更重要的是,赤凰觉得自己的主人对苏轩是不一样的。凭什么她一说话,主人就停下了呢?!

这岂不是说主人跟她之间是有点什么地?

赤凰的惊讶还没有过去,就看到主人一下子瞬移到了苏昭的身边,然后拉着苏昭就进了房间。

在进去房间之前,玄君还给自己的暗卫下了命令,暗卫们就抬着黑龙也一起进去了。

若不是这些暗卫把黑龙给抬进去了,周围的这些人们还会觉得玄君是要把苏轩这个女孩子弄到房间里办事呢!

在外面这些人狐疑的时候,七尾狐一拳打碎了玄君主寝殿的一根柱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七尾狐走掉之后,玄君的寝殿就那么轰然倒塌了。

七尾狐明显是刚才跟玄君动手生气了,所以毁掉玄君的主殿作为报复呢,可是赤凰等人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眼看着七尾狐这么气鼓鼓的走掉了,而且这些人心里还担心啊,七尾狐不会就这么走掉吧,要知道现在的情况下,七尾狐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啊。

“伸手!”进了房间的玄君把苏昭甩开了,然后怒冲冲的说。

气结的苏昭只能伸出了手,然后在朱雀担心的注视下,就看到玄君右手一伸,一根锋利的兵刃就出现了,并且瞬间割裂了苏昭的手掌心,让鲜血顺着她纤细的手指滴落了下来

朱雀忍不住的就想出手,伤害自己的殿下,朱雀是真的忍不住了。却看到殿下冲着自己摇头,示意自己站着不要动。

苏昭从开始的生气,到现在的好奇,因为她看到玄君在用自己的鲜血给黑龙喝。

当自己的鲜血流到黑龙的嘴角上时,鲜血就像是被海绵吸收了一样,彻底的消失了。

而苏昭也看清了黑龙的脸,他的相貌是很清秀的那种,可眉宇间却带着一种野性的美,尤其是看到自己的鲜血被黑龙这么迅速的吸收,苏昭就明白了:

“他是血族人?!”

玄君没有吭声,直到黑龙的嘴角无法吸收苏昭的鲜血,才把苏昭的手一扔:“自己包扎!”

朱雀已经在旁边恨得咬牙切齿了,太混蛋了!玄君完全是把他们殿下当成了道具啊,而且还是那种可以随便丢弃和使用的道具。

让殿下流了那么多的血,竟然一点歉意都没有的。在甩开殿下手的时候,他都没有一点的愧疚和感激么?

朱雀连忙上来帮助苏昭包扎,却被玄君用魔法给挡开了。

“自己包扎!”玄君眼神冷冷的看着朱雀,却跟苏昭说话,那威胁的眼神好像朱雀若是动手的话,玄君不介意对朱雀出手。

朱雀心里郁闷的很,但是心里也是有一丝兴奋的,原因无他,就是从玄君的这个细小的表现中,感觉出来了玄君对殿下的在意。

不让自己这个男人动手,所以就是不想有男人接近殿下的。

“沙曼一直都对黑龙有亲近感,原来他们是一个族人!”苏昭随便的包扎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并没有在意,因为自己的伤口是可以愈合的,而且还可以很快的愈合。

“他是什么人,管你什么事?!”玄君扭头,眼神淡淡的看着苏昭,甚至那眼神中还有点奚落的意思。

苏昭不吭声了,觉得自己还是等黑龙醒来之后跟他说话吧,跟玄君这货说话完全就是找虐啊、

“我可以进来么?”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玄君自然知道外面的人是谁了,不过玄君还是沉默了一下之后,让外面的人进来了。

一身白衣的蛊神子华就从外面走进来了,他先冲着玄君点了点头,然后才对着苏昭说:“我这里有些补血的丹药,给你用正好的!”

子华拿出来的补血丹药是一个个像是人参果一样的红色果实。应该是出自南疆的天然植物,并没有炼化的。

“拿去吧,你可以用得着!”玄君见苏昭不吭声,便开口了,并且用空间魔法将几个红色的果实都送到了苏昭的面前。

“让黑龙在这里休息吧!”苏昭一点都不想跟这两个人说话,玄君是个混蛋,而子华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子华装弱的跟着自己到了九州城,好像需要很长时间疗养的样子,可是自己一消失,子华就恢复了实力的追着自己来了。

说子华对自己没有其他的目的,苏昭是不会相信的!

“抬出去!”玄君才不会让黑龙留在苏昭这里呢,而且听到苏昭要留下黑龙的时候,玄君还给了苏昭一个威胁的眼神。

那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妻子有奸情的丈夫一样。

“你的宫殿被七尾狐给打坏了,让黑龙住在哪里!”苏昭没好气的说。

“本尊地宫数千座,难道还非要在你这里!”玄君哼了一声,带着人抬着黑龙就走,在离开房间之前,还把子华一块带出去了。

“本尊让你进去,就是需要你的南疆灵果,现在东西你已经留下了。你走吧!”出了苏昭的房间,玄君就对子华说。

子华苦笑着摇头:玄君还真是直接啊,刚才让自己进去就是专门留下果子的啊!

“那些果子是为了报答殿下的救命之恩!”子华就笑。

“她是苏轩!”玄君傲慢的挺直了胸口,高傲的目光看着远方,可他的口气中却带着某种明显的威胁。

“我们是一路人,都是神宫的敌人,放心,我不会将她的身份说出去的!”子华苦笑。

“装蒜的挺像!你跟着她,不就是为了她体内的神龙力量?!”玄君哼了一声,然后用带着几分凛冽的目光看着子华,似乎是在想着自己现在出手,能有几分的把握弄死子华、

“即便你想杀掉我,也等着神宫垮台之后吧,现在我们有同一个敌人!”子华毫不避讳的说。

玄君没有吭声,子华却又笑了起来:“我想纳兰狐还不知道她的身体中有神龙精魄吧,是你压制了她体内的神龙精魄,可若是我告诉纳兰狐呢?呵呵~纳兰狐会不会跟我联手抢夺?”

这是明显的威胁!

玄君的眼神一眯,清亮的眼神中迸发出来的神光说明,他是杀定子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