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愚忠的可爱/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景笙的表现太反常了,人在听到自己可能短命的时候,都应该是慌乱的,即便是将慌乱压制在心底,可仍然是有慌乱表现的。

可是周景笙是一点慌乱都没有的,而且是在听到了玄君和黑龙都这么肯定说明的情况下。

甚至玄君还从周景笙的脸上看到了沉吟思考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心态平稳、责任心强,知道自己将死的人,首先考虑的并非是自己的处境,而是考虑自己身后事的沉重。

玄君敢肯定,现在周景笙想的就是自己死掉之后,神宫会空出大元帅的职位,而且自己的死亡会对神宫接下来的计划和行动有影响的。

“你想写遗嘱?”

玄君盯着周景笙问了,周景笙抬头,跟玄君对视了一会之后,周景笙很干脆的点了点头:“给我纸笔吧,我知道你不愿意将我送回神宫,但是请把我的信件送回去,作为回报,我可以将死后的武魂留给你!”

一听到武魂,玄君自然是心动的,不为别的就是武魂对自己的作用啊,玄君是最强悍的魔法师,可是自己的武魂没有了啊,现在就有一个这么好的武魂摆在自己面前,怎么能不动心呢。

可玄君没有被周景笙的这个诱惑迷了心神,反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周景笙,冷笑:“你到底要写什么东西,值得你拿出来武魂作为回报!”

将自己的武魂都拿出来了,这可是放弃了再世为人的机会啊,因为只要有武魂就可以夺舍的,尤其是周景笙这种级别的强者,武魂夺舍之后保存的实力也强横的,甚至只要神宫能够提供最好的载体,在夺舍之后他还能保存很强的实力。

可他竟然还是放弃了。

“我的武魂的确珍贵,但夺舍之后就会掉级,少了一级我的实力在神宫已经排不上号了。所以对神宫也有没有太大的用处了,我只是想把我这些年的见闻还有修炼的功法,包括对神宫的建议写下来,希望在我死后仍然对神宫有点用处!”

听到周景笙的回答,众人都觉的这孩子疯掉了,他对神宫的感情至深啊,完全是摒弃了自我。一切为了神宫的愚忠。

玄君听的更是想直接动手杀掉这货了,这货对神宫的忠诚是不会改变的,这样的人只能杀掉了,留着这样的人岂不是纵虎归山么!

“玄君肯定想要我的武魂吧!”周景笙得不到玄君的回答,便笑着再次开口问了。

“本尊想要你的武魂完全可以现在夺取!用得着你送?!”玄君嘲讽的笑了起来。

周景笙就表示不赞同了,说:“我完全可以采用武魂自爆的。”

“那也要你有机会自爆才行!”玄君冷笑,那是一种带着得逞的冷笑。

周景笙看到玄君脸上的这种笑容就觉得不舒服啊,他连忙调动一下自己身体中的玄气,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被玄君给暗算了啊。

也不知道玄君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是将周景笙全身的玄气都封锁了。这样周景笙想使用玄气自爆也不可能了。

“哼!”周景笙哼了一声之后就闭上了眼睛,不打算再开口说话了,既然自己刚才提出来的意见玄君不赞同,那么周景笙也懒得说话了,他也就把自己当成一死人就好了。

作为一个死人,周景笙也就不用跟玄君废话了。

用武魂做交换,好让自己为神宫做最后一点事情,既然不可能,那么周景笙就想干脆的死掉吧。

“好看他,不要让他自杀!”玄君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黑龙就为难的看向了子华,黑龙只是一个玄气武者而已,怎么能阻止周景笙自杀呢?黑龙就觉得子华肯定是有办法的。

子华也没有犹豫,很干脆的释放了一个法阵在周景笙的身上。

“这是一种返触法阵,他用在自己身上自杀的话,就会反弹的,不过也需要有人在旁边看着!”施法之后的子华说。

黑龙跟子华道谢之后便安排人在这里守着了。

“他就是神宫的大元帅?”赤凰刚好从外面进来,听说床上这个人就是神宫的第一元帅,赤凰也是很好奇的。

黑龙就直接把看护周景笙的任务给赤凰了,让赤凰有点事情也省的去麻烦玄君了。

“你就是玄君身边的赤凰?”房间里的人都走了,而被子华下了返触法阵之后,周景笙想自杀都不行了,便只能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赤凰的身上。

赤凰看着他没有吭声,她漂亮的大眼睛中全是审度的神色,更充满了某种深刻的探究,似乎赤凰也不敢相信神宫的大元帅是个这么年轻的男人。

不过看到这个男人用急切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时候,赤凰就表示反感了:“不要用这种眼神盯着我!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周景笙楞了一下,她说的都是什么啊?她怎么看出自己喜欢她来了?周景笙从未有过男女感情方面的考虑好不好!

周景笙作为神宫的第一元帅,其实是有很多追求者的,但是周景笙一心为了神宫,从来不会在乎儿女私情,甚至神宫专门为周景笙安排了一个未婚妻,周景笙也是毫不犹豫,都没有看一眼的答应了。

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说自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周景笙根本就不在乎的好不好,虽然很远的以后,他会喜欢的赤凰死去活来,但至少现在他是不会喜欢上这个玄君身边的女人地。

“我只是奇怪,不是说玄君已经把你赶走了么!你已经不是玄君身边的人了!”周景笙说话向来都是这么直白的。

“干你屁事!”赤凰直接开骂了。

“你……你可以礼貌点么?”周景笙惊讶的看着赤凰,满脸的不可思议。

赤凰就冷笑了起来:“礼貌?你觉得咱们之间应该有礼貌么?”根本就是敌人的关系,还谈什么礼貌!搞笑呢不是。

“即便是最为敌人,我们之间也应该有礼貌的!”周景笙俨然是个十足的绅士。

赤凰就用看傻逼的眼神盯着周景笙,看的出来,周景笙完全没有说假话的,他是真的想做个有礼貌的绅士啊。

“好吧,礼貌先生,你想干什么?”赤凰就索性的在周景笙的床边坐下了,很感兴趣的问。

“我就是好奇,既然玄君已经把你赶走了,那么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呢?”周景笙还是很奇怪的问。

赤凰很不耐烦,这种事情用得着你追问么?!而且既然已经追问了一次,没有回答就不要问了啊,还这么问,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啊。

“玄君对你已经有了芥蒂的,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你想,你完全可以进我们神宫的!而且我可以保荐你。”周景笙很认真的说。

赤凰瞪大了眼睛,她觉得周景笙这货是个傻子啊,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得出来,要知道这里可是玄君的地盘啊,他这么问,不怕玄君弄死你么?

周景笙才不怕被弄死呢,如果真的被困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的话,周景笙宁愿自己去死。

“你神宫有什么好?让你死心塌地?”赤凰也很好奇。

听到说起来神宫,周景笙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严肃了。

“神宫是大陆上体制最好的国家,而且是东大陆的守护神,只有神宫强大了,才能抵挡西方帝国的入侵。让西方帝国的魑魅魍魉不能入侵东大陆,而且我神宫对东大陆的政策是很仁慈的!”

周景笙在说起神宫的时候,那一脸的敬畏和向往,就好像是热恋中的男人说起来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样,在周景笙的口中,神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赤凰看到周景笙这模样就明白了,周景笙这货就是个二愣子啊,而且还对神宫保持了愚忠。

这么一个人还留着干嘛!赤凰觉得自己的主人不应该留下这货,因为他是不可能背叛神宫的,这样的人就应该直接杀掉。

所以,赤凰就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见赤凰要走,周景笙连忙开口了。赤凰不耐烦的回头,撇着嘴巴,显然是不待见这货,想让这货赶紧闭嘴的。

可是周景笙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即便知道赤凰是对玄君忠心的,周景笙也想试一试,说不定她就会真的帮助自己呢。

“若是你帮我一个忙的话,我可以将我的武魂给你!”周景笙直接抛出了自己的巨大诱惑。

“你是武尊么?”赤凰显然是来兴趣了。

“武尊巅峰,马上就是武圣了!”周景笙的回答让赤凰再次张大了嘴巴。

就赤凰所知,这个大陆上最强的人就是七尾狐了,传说七尾狐已经是武圣了,可没有想到神宫中竟然也有武圣级别的人?

不过想一下也就明白了,周景笙这个武圣也不奇怪的,恐怕在神宫内还有更多强者。神宫的长老尤其是那些隐藏长老的实力是很强的!神宫的底蕴比东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深厚,神宫是曾经跟前朝并立的城邦。

几千年的底蕴岂是儿戏,也正是因为知道神宫有这样的底蕴,所以赤凰才有闲心跟周景笙说话的,她觉得自己或许能够从周景笙这里获得更多关于神宫的情报。

“你想让我做什么?”赤凰决定还是试探性的开口,好牵引出周景笙的目的。

“帮助我送一封信出去就行,不用去神宫,外面肯定有不少的神宫护卫在搜寻我,所以你只要把我的信件送给这些人就行!”周景笙说。

原来外面有不少神宫的人还在魔域周围!得到了这个情报的赤凰心里释然,看来还是要加大对魔域周边区域的清剿啊。

“能告诉我你要在书信上写的内容么?”赤凰直接问了、

其实赤凰完全可以将送的信件打开,而且周景笙是在魔域大本营的情况下,帮助他送信出去,若里面全是对魔域情报的泄露怎么办!

“可以的,你也可以看着我将新写完!”周景笙点头表示明白,他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就这种情况下送任何东西出去,肯定都要接受检查的,否则别人根本就不可能放心。

“好,那你现在就写吧,写完之后我才能决定是否能送你的信件!”赤凰让人拿来了纸笔。周景笙简直高兴坏了,还好自己努力跟赤凰说话了,赤凰才能给自己这么一个机会啊。

赤凰让人拿来了纸和笔,亲自检查了一下之后才给了周景笙。

周景笙就趴在床上,吃力的写了起来。因为子华给周景笙加注了法阵,所以周景笙行动起来也有些困难,不过他写信的样子还是很认真的,并且也是在用心的写这些信。

赤凰就站在旁边看着,见他写的无非就是一些对神宫的一些建议,这些建议相当广泛,而且还有自己的修炼功法,甚至是自己死掉之后什么人可以接管自己的第一元帅之位等等。

赤凰就觉得他写的这些东西就是在托孤啊!这个年轻的男人在神宫的地位有这么重要么?神宫的元帅也就是率领军队,征战和镇压的,哪有管理神宫的职责,元帅毕竟是武职,并非文职。

周景笙写的这些修炼功法倒是更加重要,毕竟这是他自己的感悟。赤凰也没有放过机会的将这些修炼的功法都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而等到周景笙写完,赤凰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隐藏和隐蔽之后,才问:“你确定就要让我送这么一封书信?”

就这一件东西,赤凰觉得完全是可有可无的。

为了送出去这么一件书信,竟然愿意付出自己的武魂,赤凰真的怀疑,这货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啊。

“是的!这是我对神宫的遗言,神宫对我栽培良多,可惜我已经无以回报了。”周景笙说起来的时候满脸的惋惜,痛恨自己不能为了神宫做更多的贡献而懊恼。

“呵呵~你是个忠心的!”赤凰收起了书信,对周景笙这个人还是很有感慨的。

“衷心很重要,而且我对神宫也只有衷心了。否则无以回报!”周景笙闭上了眼睛,一脸苦逼。

赤凰……

“准备好你的武魂!我这就去送!”赤凰离开了。

床上的周景笙却是勾着嘴角,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周景笙将自己摔碎成两半的玉佩,一块放进了书信中。另外一块则是留在了自己这里,这样他就可以知道自己的书信是否送出去了。

只不过赤凰一会之后就带着另外一块玉佩回来了。

“我已经抹掉了信纸和玉佩上的痕迹和气息,这样神宫就无法追踪我地宫的确切位置了,信件反正我已经送出去了,信不信随你吧!你可以等等,等几天神宫是否更换元帅就知道了!”

赤凰将那半块玉佩扔了回来。

周景笙就拿着那半块玉佩发呆,呆了一会之后就说:“我相信你,你动手吧,取走我的武魂!”

周景笙说完,就将玉佩收起来,然后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闭上了眼睛等着赤凰取走武魂、

赤凰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的走到床边,右手五指成爪,抓向了周景笙的胸口,玄气透过皮肉进入了周景笙的胸口中,然后向下,抓到了他的武魂。

在自己的武魂被人钳制的时候,周景笙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失落。

不过周景笙没有反抗,反而是很配合的将自己的武魂在她的手中没有挣扎。

可就是赤凰在将武魂取出的时候,她又松开了:“我现在取出来武魂还没什么用,还是等等吧。反正你的武魂已经是我的了。”

周景笙苍白着脸苦笑。他觉得赤凰是故意要折磨自己的吧,都要将自己的武魂取出来,结果又松开了,这是专门让自己痛苦的么!还是说赤凰就是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愿意把武魂拿出来。

周景笙觉得赤凰真的是多想了,自己既然已没有机会回到神宫了,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将武魂留下啊。周景笙真真的觉得赤凰心眼太多了。

“死心眼啊!”赤凰出了周景笙的院子,让几个护卫轮流看守之后,才忍不住的感叹。

像是周景笙这般死心眼的人真不多了,不过他对神宫的忠诚倒是让赤凰感慨了,赤凰对魔域和玄君也是忠诚的,虽然她曾经用过极端的办法。

黑龙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不远处隐藏着,刚才赤凰出去送信的时候,黑龙也跟着去了,然后赤凰将信件交到了神宫人的手上之后,黑龙就把那人杀掉了,并且将信件拿了过来,可在看完了信件之后,黑龙就把信件随手扔掉了。

没有意外的话,神宫的人肯定会找到那信件的。

等信件回到了神宫也好,神宫或许就会真的放弃周景笙了,这样能将周景笙留下的机会就更大了。只不过黑龙觉得,周景笙的事情肯定会引起神宫的震怒。

神宫会派遣大军再一次的展开对魔域的追杀也是极有可能的。

“你在看什么?”黑龙想着心事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苏昭的声音从自己的后面传来了,黑龙被吓了一跳,差点从树上掉下来……

------题外话------

谢谢:QQ78861d24bc2c6c 送了1朵鲜花、感谢扔月票和评价票的亲们!耐死你们了,快点来下面留言领奖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