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萧肃北疆军/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曼青跟萧盛禹的对话,房间里的苏昭都听到了。

苏轩是自己起的名字,而苏曼青给自己起了个周轩的名字,苏昭是不排斥的,尽管是冠上了一个“周”的姓氏。

况且玄君和萧盛禹都知道太子跟周家的敌对,所以冠上这个姓氏之后,就打消了萧盛禹的戒心了。

不过不知为何,苏昭竟然想起了自己的生母,还有远在金陵的张起文这个舅舅、

甚至苏昭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金陵看一下自己的舅舅呢?

张家在金陵几乎自立,也就是站在了大周和苏昭的对立面,这让苏昭感觉如鲠在喉,而张起灵还站在自己的身边,跟着自己攻略大楚。

所以,苏昭想去金陵切实的看一看,看看张起文到底是这么回事。

“在想心事么?”苏曼青从外面回来,青袍裹着淡淡的寒风,为了不让寒风冷了苏昭,苏曼青故意离开床边一段距离,柔柔的目光遥遥的望了过来。

曼青就是这样的知心人。

“我在想是不是去一趟金陵。”苏昭拥着棉被坐了起来,臃肿的棉被衬托的她的脸更小了,藏在棉被中露出来的脑袋和小脸让苏曼青的心里就是一暖。

他承认自己是真的喜欢苏昭的。

不管是她的性格还是相貌!

苏曼青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般,慢慢的脱掉身上的青袍,在床边坐下之后,斟酌了一番才说:“殿下,张婕的事情您知道么?”

曼青问的没头没脑的,让苏昭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不过苏昭想了一下,还是说:“暗卫没有专门打探她的消息,不过听说她跟二皇子似乎有点关系?”

“嗯,是二皇子想娶张婕,不过张婕对您很衷心。”苏曼青不知自己该用什么口气说这种话,所以只能将声音压低了。

苏昭怔然了半晌,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若是可以的话,苏昭自然希望张婕可以获得幸福了,而张婕跟着自己的话,是肯定不会有幸福的。

但是跟着二皇子也未必会有幸福,因为自己一旦跟二皇子对立了,张婕也就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尤其是听苏曼青说,张婕一直都忠于自己的时候,苏昭就更加心疼了。

“苏护不会对张婕怎样把?”

苏昭知道二皇子苏护已经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温柔善良而坚韧的大哥了,现在的苏护已经是有点阴鸷的了,苏昭真的不敢肯定苏护会为了得到张婕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毕竟跟张婕联姻的话带来的利益太大了。

“苏家在帝都内还是有些势力的,门生故吏也都忠义,二皇子不会做出太过分举动的!”苏曼青的话对苏昭来说就是安慰的。

不过苏曼青在说到这里之后还是沉默了一下子,然后说:“张婕心里还念着太子的。”

这是对苏昭的一个提醒,张婕可能是出于内疚的心理,对苏昭还是很有感情的,甚至张婕曾经保证,愿意嫁给太子,即便是在知道太子是个喜欢男人的混蛋情况下,张婕也愿意守活寡的跟着太子。

而现在苏昭是确实的女人了,娶了张婕之后情况就更加不同了,苏昭是无法给张婕幸福的,所以放手才是对张婕的好。

苏曼青似乎是不反对张婕嫁给苏护的,当然,也仅仅是从男女感情的角度出发,但是苏曼青又是反对的,因为张婕嫁给苏护的话,肯定会引起张家的其他动作。

张婕的父亲张起文,现在金陵城只是集聚力量,并没有反叛自立的迹象,甚至似乎还隐隐有臣服于苏护的意思。

或许张家根本就没有太大野心的,张家跑去金陵集聚力量的动作,或许也仅仅是针对苏昭的。既然苏昭不做太子了,可能张家就会臣服于二皇子了。

张起文觉得二皇子算是不错的候选人,应该会带给大周繁荣和富强的。

“不如我们先去帝都看看?”

见苏昭似乎是犹豫了,苏曼青就沉吟着开口说。

去帝都肯定是有暴露的嫌疑,对于苏昭来说现在直接赶去神宫的地方是最稳妥的,而帝都中还有苏昭未解决的事情,还有张婕这个值得苏昭去一趟见面的人。

所以,苏曼青觉得,殿下还是希望去帝都一趟的。

“算了,咱们还是南下去次金陵吧!”苏昭对金陵还是有很多幻想的,这个存在于南方最为繁华的城池,张起文能够选中的城池,必然是有其魅力之处的。

即便不是为了去寻找张起文,苏昭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去看一下繁华水乡金陵城、

“也好,南下应该不会有神宫的人发现的,神宫肯定想不到殿下会南下。”苏曼青笑着点头。

商量定之后,苏曼青就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了,主要是苏曼青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跟殿下相处,还是在一个房间内准备睡觉的情况下。

外面的天色早已经黑了,深夜时分,即便是城墙上都安静了不少,虽然关卡外面还有嗜血鬼捣乱和幸存者的惨叫声,但是对于关内的人们来说还是安定的。

“来睡吧!”苏昭朝着苏曼青招手。

苏曼青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在苏昭的身边躺下了,心神有些乱之外,苏曼青还是很犹豫的,他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殿下,或者说自己以什么身份面对殿下。

现在的苏曼青已经对殿下产生好感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好感,让苏曼青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糊里糊涂的跟着殿下混下去。

正所谓名不正言不顺的,必须要考虑好后面的事情和决策,苏曼青才觉得自己能够跟苏昭在一起。

苏曼青是属于责任心很强的人,既然喜欢一个人,那么就要为将来和以后做好打算的,否则这么厮混在一起算什么?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种厮混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殿下……”苏曼青想说话,却感觉到身边的人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瓷娃娃一样的小脸就躺在自己的身边,让苏曼青稍微侧头就能够看到。这种近在咫尺的欣赏,毫无美感的损失,反而是更亲近了。

苏曼青有些心热的专门嗅了一下殿下呼吸的气息,似乎是带着一种迷人的清香,让苏曼青高兴不已。

“我是这样的喜欢殿下,不喜欢跟人分享!”甜蜜之余。一种沉重也爬上了苏曼青的心头,在知道殿下是女子的情况下,苏曼青的心态已经跟之前不同了,尤其是想到殿下身边那么多的男宠时,苏曼青就觉得自己有些烦躁!

他不喜欢殿下身边有这么多的男宠,殿下是应该只站在自己身边的。

尤其是乖张的梅解语,更不应该留在殿下身边。

“睡觉……”睡着的苏昭似乎是发出了一声梦呓,伸手将苏曼青给划拉过来揽在了怀里。

面对睡着的殿下,苏曼青觉得自己没有排斥和不好意思了,反而是很喜欢殿下这么搂着自己睡觉的。

“真希望时间可以这样停留下去!”苏曼青心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闭上了眼睛,睡在殿下怀中的感觉真的很好。

其实苏昭并没有睡死。一直都处在浅眠的状态,在床上面对苏曼青,苏昭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扑到颠龙倒凤,还是就这么沉默下去。

所以,苏昭就选择了沉默睡觉吧。

虽然一直都很喜欢苏曼青,很想跟他在一起,但是真正到了床上之后。苏昭似乎是没有做好跟他云雨的准备,反正还是直接睡觉的吧。

拥着苏曼青的时候,苏昭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那种书卷气中缠着某种好闻的青草般的香味,不像是特意用的香水,而应该是苏曼青吃的一种草药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苏昭是被萧盛禹的大军给吵醒的。

那暴雨一般而来的马蹄声,仿佛天地崩塌,从遥远的天际滚滚而来,似乎可以碾压面前的一切。

整个北方的天际都因为滚滚的马蹄声而形成了灰色的尘土风暴、

关卡上的守军看的目瞪口呆,他们知道大周内最强的野战部队就是北疆王的北疆军,但是没想到北疆军强大到了这种程度,看这足可以遮天蔽日的军队,他们很怀疑,北疆王的军队是不是可以横扫天下,称霸大陆。

同样震惊的还有潜藏在关卡周围的神宫潜行者们。

北疆王和他的军队早已经被神宫盯上了,神宫也曾打过主意,让北疆王的军队去神宫帮忙,做雇佣兵的,但是种种原因让这一计划没有实现。

现在北疆王的军队就在眼前,这种雄壮而爆裂的军队,让神宫的人羡慕也有些忌惮。毕竟东大陆就像是神宫的后花园一样,任何一支强大的军队,都足可以引起神宫的忌惮。

“北疆王示强于人,这是下了决心要跟神宫对抗了!”苏曼青已经陪着苏昭上了城墙,在看到从天边压过来的灰色军队潮水时,苏曼青口气略带担忧的解释道。

作为大周的军队,只有示弱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而过分的示强,哪怕只是真实的展示自己的力量,都会被别人忌惮,被神宫惦记上的。

而萧盛禹明知关卡周围有神宫的人,却还是让自己的军队这么涌来,根本就不怕神宫的人看见,明摆着就是要跟神宫对着干啊。

实力已经展示出来了,哪怕是神宫开口讨要或者调度,萧盛禹都不会答应的,而且还会用自己展示出来的实力相抗。这就是萧盛禹要表达的意思。也是被苏曼青一眼看出来了。

既然昨天的时候,萧盛禹就出手斩杀了神宫闯入关卡的潜行者,就说明萧盛禹要站在神宫的对立面了。

“萧盛禹这样有失稳妥,恐怕会引起神宫的报复,或许整个北疆都会在神宫的报复下毁灭!”苏曼青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萧盛禹锋芒太大,这么直接而浅显的对抗神宫,会引来神宫的报复也就不奇怪了。

“看他自己折腾吧!”苏昭不想管这件事情。

“也好,北疆迟早都是大周的心腹大患的!”苏曼青顺着殿下的意思说,其实苏曼青更愿意看着北疆跟大燕死磕,这样损失了实力的大燕也就不会跟大周形成压力了。

只不过,现在的大燕已经被北禺的某种力量影响到了,似乎是没有力量南下,或者跟大周抗衡,并且造成威胁了。

“先生,本王的铁骑雄壮否?”萧盛禹忽然瞬移出现在了苏昭和苏曼青面前,指着自己那从天边奔腾而来的军队,问道。

“王帅的这些军队都是骑兵?”苏曼青问。

北疆的军队相对较少的,但是北疆内也没有战马可以骑乘,即便北疆王从其他地方弄来了战马,可是花费极大地,相信北疆王为了这些战马操碎了心。

其实,这些战马有不少都是二皇子赞助的,萧盛禹不知道二皇子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送给自己这么多的战马,不过他接受就是了,作为北疆的军队,自然也就是大周的军队,在大周需要的时候,萧盛禹从来没有含糊过。

“北疆铁骑!”面对苏曼青的惊讶,萧盛禹心情很好的样子,挥手一指,一种苍茫而豪放的气质便从他的身上迸发了出来,让人豪气顿生。

北疆王身上有着跟苏昭很相似的豪放之气。这种气质是极其适合沙场征战的,必须承认,北疆王是难得的战场奇才。

“北疆王这样不怕惹来神宫的反击么?”苏曼青皱眉,看着奔放的萧盛禹,苏曼青还是很担心他真的惹出什么麻烦的。

“呵呵~本王倒是希望神宫的人来!”

萧盛禹指了指关卡下面,在枫木关的正前方就是数不尽的难民,这些并州的幸存者都被枫木关拒之门外了,大批的难民中自然也就夹杂了不少的嗜血鬼,而且还有更多的嗜血鬼藏在关卡周围的黑暗中,只等着机会便冲出来吃人,

这种情况下,神宫的军队赶来,必然会染上嗜血鬼的。

萧盛禹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所以才完全不惧神宫的。

“北疆王大气!”苏曼青只能叹了一声,或许现在神宫是不会对北疆王怎样了,可是以后呢?谁又能保证以后神宫不报复呢?

一旦神宫展开了报复,那么无论北疆还是大周,都无法抵抗对方凶猛、压迫性的攻击。

“先生,跟玄君合作,共同对付神宫如何?”萧盛禹忽然开口说。

苏昭和苏曼青都愣住了,然后就见萧盛禹继续道:“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玉华已经返回大秦,封锁了神宫对东大陆的出入口,以后神宫想要再随便的进出东大陆,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苏曼青对于这件事情,算不上多么吃惊,只是道:“子华将军几乎可以控制整个大秦,他在帝都那么长的时间,已经对我大周帝都内势力对待神宫的态度明确了,所以才会有的放矢!”

尤其是子华看到了苏昭的各种魔法科技,并且看出了苏昭对待神宫的态度。

子华也知道,神宫必然是先把大周和苏昭视为眼中钉了,所以子华即便带着大秦做出点出格的事情来,也不会首当其冲的,现在封锁神宫对东大陆的进出口,也算是初步的表露对神宫的反叛和野心了。

“大秦每年上缴的赋税和战马是最多的!他反抗神宫是情理之中、”萧盛禹显得很开心的样子,他厌烦大周皇室的腐败,同时也厌恶神宫。

在大周如此贫弱的情况下,神宫还不厌其烦的掠夺,自然让萧盛禹生气了。

所以,萧盛禹才会如此明显的反抗。

“先生。你说太子是不是去了大秦?”萧盛禹想到了苏昭的行踪,忽然开口问苏曼青道。

苏曼青怔了一下,没有回答萧盛禹的话,反而是问道:“王帅如何以为?”

“子华那小子对太子是有感情的,本王觉得他可能跟太子一样是个喜欢男人的变态,现在太子消失,整个大周不见其踪迹,最有可能的就是去了大秦吧!”萧盛禹在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为何,竟然转头朝着苏昭看来、

苏昭就一脸茫然的看着萧盛禹,让萧盛禹哼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了。

“可能吧!”苏曼青答应一声,看着萧盛禹的北疆军已经来到关卡城下了,统一的灰色盔甲下,是北疆王带领下的征战四方的的军队。

那高大的,混合有魔兽血统的战马,即便在停下狂奔之后,其凶猛暴烈仍然可见一斑。虽然不是重骑兵,可是这些军队的装备也足够精良和变态了。

三万大军在战场上狂飙,必然可如秋风扫落叶般横扫千军,摧枯拉朽。正是这支军队,跟着萧盛禹强袭大燕,直取大燕王城,并且破城灭威。让大燕十几年内畏惧北疆军如虎。

看到萧盛禹的军队,感慨最多的就是苏昭了,当一个热血而且经历过战事的人,在面对这样军队的时候,是很难没有感想的,曾经带着太子府兵袭击大楚,征战百转的苏昭,现在想的就是自己留在九州城和九阴山的军队。

金戈铁马、刀光黄沙的战场,是经历过的人不曾遗忘的。

尽管苏昭面对千军万马的北疆军神色是平淡的,可是萧盛禹却用一种探究而怀疑的眼神盯着苏昭,自己这样展示军队,何尝不是窥探他人本质和内心的一种办法呢?

至少,苏昭的表现已经让萧盛禹疑惑了。一个小姑娘面对千军万马没有任何表情?!不应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