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神宫的阴影/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没有回应韩愈的话。

作为玄君的舅舅,却来自己这里让自己劝玄君不要跟神宫为敌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就算是没有阴谋,自己也不能答应啊!因为这跟自己好像是没有多大关系的,神宫跟玄君之间的恩怨根本就轮不到自己来决定。

就算是能够轮到自己来决定了,苏昭想来也会是站在玄君这边的。

因为苏昭本身就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有仇有怨的自然要早报了。

“玄君就在外面,不如你直接跟玄君说吧?”苏昭没有答应,而是建议道。

韩愈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之后,才用幽幽的眼神看着苏昭说:

“不瞒你说,我跟玄君之间有很深的误会,玄君已经把我当成了他的仇人!”

“既然是误会的话,只要把误会解开就好了!”苏昭不给韩愈机会。

韩愈叹了口气,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大周太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自己跟她说这么多恐怕都是没用的,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听进去的,自然也就不会帮助自己了。

韩愈站起身来,准备走了。

而苏昭也很客气的起身相送。韩愈在走出门口之前,看着苏昭道:

“你们不知道神宫的底蕴,神宫的实力并非仅仅是你们看到的那样,若是真的跟神宫为敌,你们会后悔的!”

这话应该是带着某种威胁的意思,可是被韩愈用沉重和劝解的口气说出来,就不是那样了。

苏昭也能够听的出来,这应该是对自己和玄君的一种提醒了。

神宫想来都不可能是弱小的。

魔域和大周即便是强大了,可是在神宫面前,仍然显得有些渺小。

“你来这里做什么!”在韩愈没有离开之前,玄君已经找过来了。

站在门口的玄君用冷漠而且排斥的眼神瞪着韩愈,有点仇人相见的眼红。

“玄清!”韩愈看着玄君,嘴唇抖动了好久才喊了出来。

相对于玄君的冷漠和疏离,韩愈的声音中就充满了复杂甚至是疼惜的情绪,韩愈是把玄君当成了自己亲人的。

不过从韩愈想靠近玄君,又有点畏惧的样子看来,韩愈就像是一个不知道该如何接近自己晚辈的老人一样。

“走!”玄君根本不看韩愈,直接上来拉着苏昭就走了。

苏昭心中那个无奈啊,这里是自己的使馆院好不好,自己就在这住的,玄君这是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啊。

不过这一次苏昭很明智的没有挣扎,而是任由玄君拉着自己走了

而韩愈目光闪闪的看着玄君拉走了这个女孩的模样,心里微动。

作为玄君的舅舅,韩愈太了解玄君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而他能够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这么着急的走开,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看来事情的突破口还在这个女孩的身上啊!

玄君已经拉着苏昭走了,所以韩愈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没用的。

在房间里杵了一会,韩愈留下了一封书信之后走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被拉出了房间的苏昭被玄君带着继续走。

苏昭就忍不住的开口问了,自从使馆院被玄君破坏了之后,苏昭就被换到了质子府这边来,当然,这边的质子府也是很大的。

只不过终究算是寄人篱下,甚至是被当成了囚徒的。

可玄君是直接把苏昭给拉走了的,拉着出了质子府、

还在府门口守卫的神宫护卫们就想动手,可惜这些人看到玄君之后还是很发憷的,尤其是神相已经留下了命令,让他们这些护卫只负责保护苏昭的安全,不准限制苏昭自由的。

所以,这些护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昭被玄君给带走了。

“来了神宫,你还没有好好转转吧!本尊赏脸,带着你转转吧!”玄君的口气依旧傲慢,不过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了。

刚才跟韩愈说话的时候,玄君还是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可是现在玄君的口气已经软了很多。

很明显玄君是记得刚才小雀所说,要用哄的口气跟苏昭相处的。

“这样多浪费您的时间啊!本宫还是回去吧!”苏昭还是很不给面子。

若是换成别人,玄君早就失去耐心了,可对象是苏昭的时候,玄君还是很有耐心的。他停下来想了想刚才苏昭说的话,然后道:

“是不是嫌这样走速度太慢了?本尊也觉得!”

玄君话音刚落,就带着苏昭瞬移了。

等苏昭从瞬移中回过神来之后,便看到自己的脚踩在一块洁白的巨大冰块上,环顾四周,则是无边无际的白色和透明。

这是一个冰雪的世界。

虽然神宫如今正在落雪,可是神宫也没有这样的白净,玄君肯定是带着自己来到了某个冰雪的圣地。苏昭分明能够感受到周围空气中充裕的灵气。

“这是神宫的祭坛,也是灵力最充裕的地方!”玄君开口解释。

苏昭差点惊的从脚踩着的冰块上掉下去。

祭坛不应该属于神宫的圣地么!玄君竟然是带着自己来了这种地方,而且苏昭现在才发现,自己脚踩着的地方不仅仅是冰块,而应该是一个冰柱的!

冰柱的下方是一面巨大的湖泊,雾气缭绕,用玄气运转眼睛周围之后才看的见,自己的附近有无数的冰柱。

这些冰柱上似乎还有人。

“那些是死人?”苏昭在盯着最近的一个冰柱上看了半晌之后,终于发现那上面盘膝坐着的人似乎是没有呼吸的。

就好像是坐化的,或者是冰雕一样。

但那分明就是活生生的人,穿着雪白色的长袍,他们的头发也是雪白色,身体几乎是跟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的。

“那些都是神宫的圣子圣女。”玄君的口气中似乎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惆怅。

苏昭的心里则是咯噔了一下,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玄君的母亲就是神宫的圣女,那是不是他的母亲就在这里呢?

玄君带着自己过来,根本就不是看什么风景的啊!原来是带着自己过来见他母亲的么?

只可惜,他的母亲已经死了!

苏昭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沉重,尤其是玄君的母亲还是被神宫“逼死”的。

苏昭似乎能够感同身受的理解玄君此时的心情一样。

“这里是神宫最美的地方!”玄君却没有给苏昭说自己母亲的心情,只是让苏昭欣赏周围的景色。

苏昭承认,这里的确是极美的。尤其是这里的灵力充裕之下会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但凡灵气充裕的地方,不仅仅可以让修炼者的修为突飞猛进,还会因为呼吸和吐纳中充裕的灵气而减轻人的疲倦感。

尤其是在美景的刺激下,那心情就更加的舒畅了。

苏昭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认真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时候,忽然感觉自己坠入了某个人的怀抱。

“你……唔……”苏昭惊讶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玄君凑上来的放大的脸,还有他压下来的嘴唇。

没有任何前戏的,玄君的吻就这么霸道的落下来了。

让苏昭毫无防备,心跳也因为太过突然或者某种激动的情绪而加速,红晕染上了苏昭的脸颊之后,玄君才贪婪的抬起头,盯着自己怀中美人含羞的模样。

玄君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觉得她如此美的!

美的惊心动魄,至少是让自己的心无法平静的。而且玄君第一次如此明确的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强烈感觉:自己喜欢她!

“本尊想过了,既然咱们两人之间有婚约的话,那就找个时间办了吧!”玄君依恋的抱着怀中的人儿,笑的邪魅。

一向冷傲的玄君,露出这种邪魅笑容的时候,让人觉得十分的违和。可又是让苏昭感觉到熟悉的。

曾经在清远的身上,苏昭是有过这种感觉的。

而因为玄君的失忆,苏昭现在跟玄君相处的时候,完全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重新来过一样、

“关于神宫的记忆,你没有丧失?”苏昭问,她是很不甘心的。

为什么玄君丧失的仅仅是关于跟自己的一段记忆?!

而其他的记忆,玄君似乎是一点都没有丧失的!

“本尊在神宫长大,这段记忆是很长的!”玄君还将苏昭抱在怀中,说话的口气依然是沾染着邪魅的。

就好像是曾经那个骚包的清远又回到了玄君的身上一样。

“看来你很喜欢本尊主动和霸道!”

见苏昭在自己的怀中一直都很老实,玄君就开心了。看来自己的霸道攻势很管用啊,终于将这个烈性的小猫儿给降住了!

“放开本宫!”听到玄君这流氓的口气,苏昭就生气了。

而且被玄君用这种姿势抱着,苏昭是很不喜欢的,至少现在会觉得有点别扭。

“呵呵~本尊想什么时候抱就什么时抱着,自然也是想放开就放开了!”玄君虽然是乖乖的把苏昭给放开了,可是在放开之前,玄君还是很傲慢的说。

玄君就是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口头上逞能的人。

“你母亲是不是在这里!”苏昭整理一下自己身上被玄君给弄褶皱的衣袍,直接问。

玄君沉默了一下子,才说:

“没有,本尊的母亲自然不会摆放在这里供人利用了!你不觉得奇怪么?为什么这里的灵气这么浓郁?”

玄君的话让苏昭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紧接着玄君又说道:

“被选中的圣子和圣女又称为容器,会在修为达到鼎盛的时候被带来这里,称为灵力池的供给者!”

玄君带着苏昭来到了另外一个冰柱上,近距离的观察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些人都是坐在了冰柱的法阵上,这种法阵会发出一种肉眼难见的光形成牵引,将人固定在冰柱上之后,吸收人体内的玄气或者魔法。

一个人的玄气或者魔法自然不可能是无限的,所以这些人才会整个人被固定在这里,用他们体内的法魂和金丹作为容纳和聚集天地灵气的“磁铁”。

“神宫的灵气圣地,就是用这种办法建造的,供给神宫的修炼者们充足的灵气,让他们成为整个东大陆的最强者,从而牵制整个东大陆!”

玄君最后的话带着某种隐忍和决绝。

“这就是你要摧毁神宫的原因?”苏昭分明已经从玄君的口气中听出了愤怒,可还是问了。

“这样的世界难道不应该摧毁么?”玄君反问。

可以确定,因为神宫做的这件事情是牵扯了玄君母亲的,所以玄君无论是公私两面都会做出这样的抉择。

对于苏昭来说,支持玄君也是她理智和感情上的双向决定。

“是应该摧毁,不过我还想听听神相怎么说!”苏昭这算是第一次对玄君的建议保持怀疑的态度了。

玄君虽然没有说话,却并不代表他生气了。

他既然喜欢苏昭,就知道苏昭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若她是个没有主见的人,一点的意见都没有,那么玄君也不会这么看重她了。

而且玄君如此决绝的要摧毁神宫,也并非是一点顾忌都没有的,最大的顾忌自然还是西方帝国了。

神宫纵然有千万错,可是神宫终究是抵挡了西方帝国的入侵,若是没有神宫,或许西方帝国真的会碾压了整个东大陆。

不过既然有玄君的魔域在,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西方帝国恣意横行东大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