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猎王的恶意/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放我回去的话,我们猎王可以给你们一些粮食的!”西米亚放下筷子,笑看着神相说、

这个提议当然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毕竟用西米亚换取食物的话,就像是白捡的一样。

而且神宫的粮食储备的确是有很大的问题,不过神相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玄君,等着玄君做出决定之后,神相再说自己的看法,这是对玄君的一种尊重、

同时,也是对玄君这个盟友的决策权力。

毕竟玄君是真的有决策权的,现在玄君的五万大军已经来到了神宫城下,虽然还没有开战,但是玄君的军队已经给了猎王很大的压力、

猎王这次派遣使者过来。一方面是为了面包树的种子,但是谁能保证猎王没有别的心思呢?!

神相都能够看得出来。猎王是不想跟玄君为敌的,所以,猎王想跟玄君合作,这样就可以之对付神宫了,这样的设想不是不可能。

“你值多少粮食?”玄君放下酒杯,用欣赏货品的眼神看着西米亚。

玄君的眼神对于西米亚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可她还是把这种耻辱忍下来了,西米亚明白,玄君就是那种偏执到不正常的人,在他看来所有的女人除去苏昭之外,都是入不了他眼睛的。

所以,西米亚知道,自己是无法在玄君的面前拿捏的。

西米亚能做的就是让玄君放弃对自己的戒备和囚禁、现在玄君封禁了自己身上的力量,自己恐怕是连神宫内的任何一个护卫都打不过了吧。

“我说出来粮食的数目,你们也不会相信的,不如先跟猎王谈一下吧?”西米亚很靠谱的说。

可惜玄君就不是一个靠谱的人,他听到西米亚的话之后,哼了一声:

“不用了,本尊的粮食储备足够神宫和大周吃一年,你还是乖乖的留下来吧,只要伺候好了庄宗陛下,或许本尊会对你优待的!”

在玄君这种男人面前,西米亚感受到的只有绝望。

无论自己怎么跟玄君说,他都不会放自己走的吧、他这是铁了心的要把自己当俘虏给庄宗玩弄啊,自己在玄君眼里的价值只能是一个用来取悦庄宗的女人么?

“好了,我吃好了。”苏昭已经放下了筷子,示意自己要先离开一下。

“等等,我能跟殿下说说话么?”西米亚却忽然开口了。

苏昭有些奇怪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找自己说话,不过苏昭没有拒绝,既然她想跟自己说的话、

“只能跟殿下一个人说。反正我的实力已经被封印了,不会对殿下造成威胁的。”西米亚说这话的时候,是用了苦笑的口气。

她的确是有些话想跟苏昭一个人说的,或者说是想问苏昭的,而且所说的话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而在看到苏昭点头之后,西米亚的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愉悦。似乎是看到这个大周太子,就让西米亚觉得心情很不错的。

“请问,以前的兽人老族长是心甘情愿跟着您走的吗?”在苏昭带着西米亚来到了偏殿的一个房间之后,西米亚就小心的开口了。

兽人族在西方帝国中消失了不少的人,对此猎王对外宣称是老族长背叛,并且猎王将背叛的那些兽人都当成了叛徒,可西米亚却没有在战场上看到兽族战士。

既然老族长等那些人是被大周的太子蛊惑的,那么大周的太子就应该会派遣这些人上战场才对啊。

为什么这些人消失的这么干净?!

现在有机会了,西米亚就觉得自己应该找苏昭问问的,也好在苏昭愿意给自己这个机会,并且西米亚在第一眼看到苏昭的时候,心理对苏昭就并不排斥的,甚至是有些亲近的感觉。

而至于庄宗是苏昭的父亲,西米亚都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怎么看都觉得苏昭不像是庄宗那个坑货的女儿啊。

“现在他们生活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若非自愿,我能让那么多的人反叛西方帝国么?”苏昭已经让老族长带着人去了大周的死亡谷、让西方的这些兽人跟死亡谷内沙曼手下的兽人融合,可以加强他们的血脉。

所以,苏昭是没有让这些人上战场的、

苏昭也明白,老族长带着那些人反出了西方帝国,肯定是被猎王污蔑了其他罪名的。所以让这些人上战场肯定会让兽人族收到全部西方帝国军团的攻击。

一方面也是兽人族的人太少了。这是苏昭出于对他们的保护、另外一方面,苏昭深知杀鸡取卵的坏处,所以坚决不会让兽人族在没有整编之前上战场的。

毕竟兽人是刚刚从西方帝国反叛出来的,没有给他们正名,或者有利的前提下,让他们上战场就是害了他们。况且面子上也不好看,人家才刚刚投靠你,就迫不及待的让人上战场当炮灰么?

之前老族长在归顺之后,的确提出来要上战场的,而且大部分的兽人也的确是真心的想上战场帮助苏昭的,毕竟他们对苏昭是真心臣服的,想要在苏昭面前表示一下衷心。

而在被苏昭拒绝之后,这些人是有些失落的,不过既然能够让这些兽人有安定的生活,这些兽人自然也是愿意的,况且大周的死亡谷也的确是被沙曼等手下的兽人改造的很好了、

“他们生活在那里?我能去看看嘛?”西米亚考虑了一下之后,用试探的口气问、

西米亚很奇怪那些兽人都生活在了什么地方,而且作为一个兽人,西米亚对自己的同胞自然是关心的,所以,西米亚想知道现在这些兽人都生活的怎样、而能够看到这些兽人的生活环境,无疑是最好的。

“就在大周的死亡谷,若是你想去看的话,自己可以去的!”苏昭没有隐瞒。

其实老族长带着那么多兽人迁徙到死亡谷,这种规模的活动是不可能隐瞒的,猎王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些兽人的动向,只不过猎王明显没告诉这些人啊,所以西米亚是不知道的。

苏昭告诉西米亚这样的情报,也算是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了、不过西米亚对苏昭还是有些怀疑的,就直接问:

“请问您对这些兽人有什么企图么?”说对这些兽人没有企图,西米亚是不会相信的。

“这些兽人可以给从北隅来的兽人们融合成为更大的家庭,不用我说,想来你也知道,你们兽人在西方长久不跟其他种族通婚,体质已经有了退化的现象,尤其是寿命缩短了,所以,让他们跟更多的兽人通婚,是好事!另外……兽人对尸鬼免疫,我让他们回去,也好看看大周内的情况。”

听到苏昭的解释,西米亚对苏昭的印象又好了许多,而在听到尸鬼的时候,西米亚是很惊奇的:

“你们东大陆也有嗜血鬼么?这是西方的产物啊。”

其实嗜血鬼这种东西在西方也是属于很异类的存在,西方也是一直都抵制这种嗜血鬼的,因为这是违反了自然常规的存在,西方曾经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对付嗜血鬼,好在还算是有成效的。

可是,嗜血鬼也的确是给西方帝国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也正是因为这威胁,西方帝国才向着东方扩张的,而至于向东扩张更多是因为嗜血鬼的原因,还是猎王自己的膨胀欲望更多一些,那就不清楚了。

“你们西方有对付嗜血鬼的方法吗?”苏昭听西米亚的口气,就感觉她知道不少的样子。

“你们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异类?”西米亚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在心理斟酌,自己是不是应该拿这个作为要挟,好从苏昭这里换点条件呢?

但是西米亚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且不说苏昭是否会听从自己的威胁,就说苏昭恐怕会很反感自己要挟作为条件的,自己在神宫做俘虏的情况下,再这么提出条件有点作死的意思。

西米亚相信,若是玄君知道自己这么跟苏昭交换条件的话,玄君肯定会用卑鄙的手段对付自己的。

所以,西米亚还是直接说出来吧,况且自己对苏昭也的确是很有好感的。

“嗜血鬼是有血液传播的,但是有些人的体内有抗体,所以用这些人的血炼制成丹药的话,可以救治那些刚被咬的人,另外,杀死嗜血鬼可以用秘银。秘银对嗜血鬼有着最强的杀灭力,即便只是一根筷子大小的秘银,也可以轻松的杀掉嗜血鬼。”

因为嗜血鬼在看到秘银的时候,本身就是畏惧的,那种畏惧让这些嗜血鬼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来。

苏昭知道秘银,不过这种金属太稀少了。秘银并非是银,而是一种更加珍贵的金属,比钢铁还要坚固,却更加轻巧。

只是……去哪里找秘银矿石呢?

“我这里有一把秘银匕首,有点大了,其实可以融合做成两把的,若是掺点其他的金属也可以做成几把,只不过效果肯定会打折扣的、”西米亚主动将自己随身空间的一把秘银匕首拿了出来,送给了苏昭、

苏昭接过来之后,就觉得这把短剑一样的匕首很轻,就像是软木做那么轻,可是却十分的锋利。

“多谢了,若是你想回去西方军团的话,我可以帮你求情的,不过我想你最近不会离开吧。”苏昭拿了别人的好处,自然需要表示一番了、

其实玄君要西米亚留在这里,无非就是想侮辱一下猎王,顺便给庄宗找兽族女孩提供个方便,所以留下西米亚没有太多其他作用的。

所以,苏昭可以答应让西米亚走。

只不过,苏昭也看出来了,西米亚是不会那么轻易离开的,西米亚肯定是肩负重任的来到了神宫城,在她的任务没有完成之前,她是不会选择离开的。

而且,苏昭见过猎王的为人之后,对“猎王的女人”还是比较同情的,猎王那杨的人肯定是把西米亚白天当成得力手下,晚上当成床伴的,西米亚在猎王那里是享受不到应用权利的。

猎王既然已经给西米亚安排了任务,那么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西米亚也的确是不会离开的。

“多谢了,离开的事情,我再考虑一下啊。”西米亚这次沉吟的时间更长了。她已经对猎王产生了怀疑,猎王说过那些兽人都是背叛者,可是从苏昭这里得到的情报却不一样,西米亚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了。

不过……西米亚感觉得出来,自己对苏昭没恶意,并且还有好感,这是真的。

西米亚想留下来,用更多的时间看一看,在心中迟疑的时候,其实已经算是有了决定了,既然大部分的兽人都已经背叛了,那么就不缺少西米亚这一个了。

猎王不是没想过西米亚在来这里之后,会不会被扣留或者归于苏昭,可是猎王不在乎,因为还留在西方军团中的兽人实在太少了,这么少的兽人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了、猎王想找个借口把剩下的兽人全部整编进其他的种族当中。

若是西米亚再出问题的话,那猎王就有借口了。正好用这个借口将剩下的兽人族都整编掉。

“猎王派你来,真的就是只为了问问面包树种子的事情?”苏昭忍不住的问。她实在觉得好奇啊、

“是的……是……”西米亚还没答应完呢,忽然身子一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