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复杂的关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宗是真的不知道大哥什么时候把自己身上的法阵都拿走了。

不过庄宗阴谋论的想,既然大哥早就有了这方面的想法,那么会拿走自己这里的法阵也是应该的,谁让苏曼青的法阵那么厉害呢,尤其是封锁神龙的大阵。

那几乎就是恶龙的克星啊。

“现在完蛋了。咱们还是逃走吧!”庄宗就拉着苏昭,反正是打不过恶龙。控制不了眼前的形式了。

还是逃命要紧啊,庄宗还是觉得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保住了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苏昭是想走,但是自己走掉的话情况还是很严重的。

至少大周的骑兵就在神宫城外呢,难道这三万大军都不管了么?!

若是自己随身空间中的果冻拥有了完整的骨骼,还是可以跟神龙一战的。只可惜现在果冻的实力连实体一半的力量都不到,自然是无法正面跟恶龙对抗的。

“你住手,要不然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关键时候小雀跳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以死相逼。

不管是恶龙还是背上的苏宁生,在看到小雀这个样子之后,却都呆滞了一下,好像这俩货都明白自己的血脉有多么固执。

小雀以死相逼可是真的啊,只要不随了小雀的心愿,小雀随时都可以在自己的身上划一刀,这一刀要是划在脖子上,那后果……

这么耿直的丫头也是没谁了。

“别冲动~!”苏昭对小雀还是有感情的,所以看到小雀要做傻事,苏昭还是劝了一句的。但是小雀的决心很坚决,指着恶龙就骂:

“你是个混蛋,我不喜欢你,你还是滚蛋吧~!”

分明还在用自己的性命要挟别人,可是却当着人家的面骂了起来,也就是恶龙念在她拥有自己血脉的情况下,才没有跟她算账的,而苏宁生的意识明显有些模糊,毕竟他现在算是走火入魔了,对于小雀的身世还是很不明确的。

就现在的苏宁生来说,他都不知道小雀为什么拥有自己和恶龙的双重血脉,但小雀身上有阿信的血脉,这一点是不能骗人的。

阿信一直都没有死,阿信一直都活着,所以才孕育了小雀么?

“孩子,你是本尊孕育的,难道对本尊一点感情都没有?!当然,在你很小的时候,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本尊将你送走了,但那是为了保护你啊!”恶龙用嘶哑而狰狞的声音开口了。

这句话简直不要太震撼,苏昭完全没有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年苏宁生和阿信的血脉根本就留不住,所以是恶龙帮忙保存了下来,并且加入了自己的血脉,这才造成了小雀拥有三种血脉,恶龙至少也是把小雀当成了自己孩子的。

至于恶龙将小雀送到了什么地方,那就不清楚了,反正朱雀领养小雀的时候小雀已经几岁了。

那几年小雀是否被当成别人的孩子养着,或者恶龙又找了什么人抚养,都是未知数,不过多年未见,恶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小雀是自己血脉的事实,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小雀会拥有变成堕魔的力量。

“我的孩子~”又是一声极轻的叹息,那是被困在囚笼中的阿信发出来的。

小雀就觉得好像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一个文静女子的脸,正用万分柔情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让小雀发呆,且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手中的短刀,好像在这个女人面前伤害自己是多么恶劣的事情一样、

“好孩子!”面前的那个虚幻人影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然后在小雀的面前消失了。

小雀顿时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几乎是同一时间,恶龙和龙背上的苏宁生脸色陡然大变,片刻之后苏宁生更是从龙背上摔了下来。

似乎是他的身体受到了多大的创伤,让他剧痛无比的倒在了地上,那挣扎的模样就好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他身体中撕咬一样,要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吞噬掉。

“住手!你这样会毁了他!”恶龙在短暂的吃惊过后,惊醒般的发出了怒吼。

恶龙似乎是想动手帮助苏宁生的,可已经跟苏宁生形成了某种平等的契约关系,让恶龙根本无法出手,况且苏宁生在忍受极大痛苦的时候,恶龙也承受了反噬,只不过恶龙的忍耐力更加强悍,即便是承受着如此巨大的痛苦,恶龙仍然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

而苏昭的天眼却清楚的看到了苏宁生身体中的异样,仿佛是有一团黑色在他浑身的经脉中,这些黑色就像是无数的虫子一样。疯狂的吞食着苏宁生的身体。而苏宁生作为出色的魔法师,身体中自然是有丰富魔法元的,而黑色的虫子吞吃的就是这些魔法元。

苏宁生这么痛苦的挣扎,也是因为体内的魔法元被不断吃掉的缘故,可是那些黑色在吃掉了魔法元之后并没有膨胀或者繁殖,显然黑色的东西并非是虫类需要吞食人体内精元的。

甚至,苏昭还可以看到苏宁生的背后形成了一个虚幻的人影,那人影分明就是阿信的样子。

她那张端庄而且秀美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哀伤的沉重之色,让她整个人都看起来阴郁了很多。

这一刻的苏昭似乎是明白了,阿信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宁生帮助恶龙助纣为虐,所以她这是在毁掉苏宁生体内的魔力,而苏宁生因为跟恶龙有契约的关系,所以毁掉苏宁生魔力的时候,恶龙是会遭到反噬的、

阿信就是想通过这个反噬对恶龙造成伤害!

只是可怜了苏宁生,他是作为契约者更是附带的被阿信用了这种方法来伤害恶龙的、而恶龙对于阿信这样的办法竟然是没法应对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信用这种方法间接的伤害了自己。

“不要!不要!”恶龙发出阵阵的低吼,地上的苏宁生已经停止了挣扎,不过身体一直在抽,看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恶龙更是因为苏宁生的受伤而得到了很强烈的反噬,这种反噬似乎是让恶龙的力量有所萎靡,就连被它召唤出来的恶鬼们都蠢蠢欲动了。

本来在恶龙的威压面前,这些恶鬼们都是很老实的,因为恶龙的威压和绝对的压制力量。可是恶龙的实力有了一定的损失之后,明显对这些恶鬼的压制性变弱了。

尤其是恶龙对于任何生物来说都是珍稀和值得吞食的,只要吃一口恶龙的血肉,就可以得到晋级,上古时代就有不少的生物因为偶然的机会得到了龙的血肉而晋级。

所以,这些恶鬼虽然是对恶龙天生敬畏的,但是恶龙的血肉和拥有的力量也是它们奢望和垂涎的。

苏昭并不知道形成契约关系的一方受损时候,另一方的反噬会这么强烈,现在苏昭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苏宁生已经没有丁点的魔力了,因为刚才阿信毁掉了苏宁生所有的力量。他现在就是一个正常人了,甚至还不如,因为筋脉毁掉的他比正常人的身体还要弱小很多。

“可恶!~可恶!”恶龙在被恶鬼垂涎时,终于无可奈何的让恶鬼们都回去了。

被这么多的恶鬼盯着,恶龙担心自己的力量进一步垂危的话,这些恶鬼们肯定会动手的。

“法阵啊!”在别人都在吃惊的时候,庄宗却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冲到了昏迷的苏宁生面前,“乘人之危”的将苏宁生之前偷走的法阵都抢回来了,然后拿着苏曼青绘制的可以遏制神龙的法阵就冲到了苏昭的面前,喊:

“快点,用这个法阵弄死恶龙!”

恶龙恶狠狠的盯着庄宗和苏昭,尽管法阵发动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恶龙对这种法阵似乎是有天生的畏惧、

因为这种法阵就是它们的克星,苏昭对苏曼青的法阵再熟悉不过了,也是因为之前苏曼青绘制法阵的时候,苏昭总是跟他在一起,所以对这种法阵的了解让她可以更快的使用法阵。

几乎是法阵拿在手里的时候,苏昭就已经发动法阵了。

伴随着法阵的启动。强烈的金光瞬间笼罩在了恶龙的身上,恶龙发出不甘心的怒吼,想要挣扎着对苏昭做出伤害,可惜已经晚了。

金光笼罩之下恶龙挣扎着身体开始变小,这种困龙大阵可以将恶龙束缚在很小的容器内,形成绝对的镇压。

恶龙身体不断的扭曲,龙目突兀的变大,在身体变小的时候,恶龙的头竟然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大小,所以就显得它整个身体都太突兀了,原本金色的龙目已经变成了赤红、

恶龙不甘心啊,在被神宫囚禁在巢穴数百年,虽然是被当做守护兽的供奉着,可是没有自由,正是因为这种限制,让它性情大变的变成了恶龙。它的暴戾都是在被囚禁岁月中折磨出来的。

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竟然又被困龙大阵给困住了,恶龙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被再次的囚禁,因为这种囚禁太痛苦了。

“我认错!本尊认错了,本尊可以离开这里,只要别囚禁本尊!”恶龙巨大的龙目中流露出悲悯的神色,它宁愿离开这里,不再制造黑暗,只要不被囚禁。

苏昭对恶龙的话表示怀疑,毕竟龙的本性就是很难猜测的,虽然也了解恶龙的暴戾可能就是跟囚禁数百年有关,但是恶龙现在求饶了,谁能保证自己撤掉了法阵之后恶龙会不会反悔呢?

不过就在苏昭迟疑的时候,忽然感觉法阵有崩溃的趋势,因为笼罩在恶龙身上的金光竟然开始变弱了。

是因为自己对法阵的不熟悉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殿下。还是放开他吧,我可以让他跟我形成契约!”小雀也在这时候求饶了。

可能是因为小雀和恶龙之间是有血脉关系的原因,所以看到恶龙这么受苦,小雀的心里是很不好受的。

“好!那就给你一个机会!”苏昭脱口就说出来了,一边是小雀的主动求情让苏昭答应的,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法阵真的在失去效力,法阵是要消耗很多晶石的,苏昭的随身空间中就有很多,所以魔晶的供应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应该是出在法阵的身上,或者说是自己的使用方法不对的。

不管怎么说,反正法阵已经无法困住恶龙了,还不让小雀跟恶龙缔结契约呢。

在法阵消失的时候,恶龙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闪烁的龙目却在这时候迸发出明锐的光,这种光泽中有些邪恶,苏昭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因为她分明从恶龙的眼神中看到了报复的意思。

果然,这个被囚禁了太久的恶龙,心思还是很歹毒的啊!

“不准你报复殿下!”小雀一下子冲到了恶龙面前,短刀直接扎进了恶龙的心脏处。

恶龙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而苏昭也惊呆了,小雀这是要干嘛?!杀掉恶龙吗?苏昭还以为小雀真的想跟恶龙缔结契约呢,毕竟她跟恶龙之间的确是有一定血脉关系的。

龙最薄弱和致命的地方就是心脏附近了,小雀的短刀虽然不长,但是足够刺中龙的心脏了,金色的血液已经顺着小雀手里的短刀柄刃流了下来,金色的血液流淌在地上之后形成了璀璨的光泽,而神龙的身体却再次缩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