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性格缺陷/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解语是从苏昭的房间被赶出来的,可梅解语担心啊,看刚才那人的阴鸷模样,梅解语就觉得肯定是危险的,这样危险的人跟殿下在一起,怎么能够不让梅解语担心呢!

小雀是拉着梅解语出来的。而且小雀觉得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小雀能够认出刚才的人对殿下不会造成威胁一样,根本就不在乎里面的人跟殿下会怎样。

“小雀,我们进去看看吧,顺便把朱雀和沙曼都叫来!”梅解语都要担心死了,现在朱雀和沙曼也不在殿下的身边,就让梅解语觉得更加不放心了。

“那两个护卫能做什么啊。他们还不如殿下的实力好呢!”小雀嗤之以鼻。

现在殿下已经彻底的觉醒了神龙的力量,实力已经突飞猛进了,再也不是之前那个需要保护的太子了。毫不客气的说,现在苏昭的实力比沙曼和朱雀加起来都厉害、

反正小雀是见识过自己的殿下多么厉害了,所以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殿下会在陌生人面前吃亏。

而在房间中,苏昭面对眼前的苏护时候,竟然是有些无言以对的,曾经小时候那么喜欢和亲切的二哥,对现在的苏昭来说就只有陌生的。不过苏昭对苏护的心里还有更多的感激。

“神宫的粮仓你知道在哪里么?”苏护进来之后就直接开口了。

苏护的声音是有些暗哑的,甚至他的声带似乎是受到了损伤,让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像是破碎的风箱一般,有些刺耳,他说话的口气不急不缓。属于那种自信于胸的沉稳、当然其他人在看到苏护这个样子的时候,会怀疑他是不是过于的阴鸷。

“这个我没有打听,不过应该是在地下吧!”苏昭很惊讶苏护一上来就询问这样的问题,不过苏昭还是按照自己的猜测回答了,神宫的地方也实在是太小了。别看这个城池这么大,可是人口都聚集在城中之后,空间明显不足了。

所以,神宫要想存储东西的话只能是在地下了。而实际上神宫的很多东西也的确是存储在地下的,也是这样的原因,让神宫城池的整个地下都是空的!

神宫城池已经是一座很现代的城池了,纵横交错的地下让神宫城池内的存储面积明显增大了太多。

“神宫城池内存储那么多的粮食,难道你不担心么?”苏护直接开口质问了。

撕裂的声音仿佛一柄钝刀,割裂着人的心,苏昭在被这样质问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面临了无法反抗的长辈,在庄宗那里得不到的威严感,在苏护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就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事情而被父亲严厉批评一样,让苏昭局促和担心。

苏昭一向都是个大胆的女孩子,说是害怕某个人是不正常的。而在苏护这里,苏昭感觉到的就是属于来自长辈的关心和威严。

“担心?”苏昭觉得苏护的用词有些奇怪,神宫即便有再多的粮食。也不用担心的吧!

至少神宫还算是大周的盟友啊,除非神宫会成为大周的敌人,双方对峙的时候,才需要担心这种他们比我们粮食多的问题吧、

“若是东大陆出现灾荒,神宫可以用这些粮食重新铸造在大陆的超然地位,大周是整个东大陆最为穷困的国家,到时候你是否会用领土换取神宫的粮食?”苏护的声音依旧是暗哑的,且他在用这种暗哑的声调说出来这种话的时候,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和危机感。

苏昭在得知神宫有巨大的粮食储备时候。心里也是不爽的,但是没有苏护表现的这么强烈,或者说是苏昭根本就不知道苏护所说的,东大陆即将发生危机的情况。

现在听到苏护这么说之后,苏昭只要想一下就明白了。若是东大陆真的发生了灾荒,那么粮食的重要性就太显著了,曾经末世所以苏昭知道粮食对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以说那时候任何东西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粮食了!

不管是人命还是领土!

“难道神宫早就知道东方即将面临灾难么?”苏昭觉得若是神宫早就知道了这种情况,却没有告诉自己的话,那神宫就太过分了。

就目前神宫跟大周的合作情况看来,应该是信息共享的!尤其是关于东方大陆即将面临灾难的事情,若是神宫故意隐瞒这个消息,那么就是专门的针对大周了。

毕竟大周是整个东方最穷困的国家,粮食的储备也是最低的,若是发生了灾荒,那么大周的情况将会是最严重的,而在那种时候神宫要想跟东大陆的国家换取领土的话,无疑大周是最好的人选,而且大周还是东方最大的国家、

苏昭不敢想象,等到灾荒来临时,大周的被逼无奈。

“哼!这种事情你来询问我吗?!”苏护已经在房间中放下了,走路的动作似乎是有些瘸,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那种在边关千军万马中磨砺出来的锋锐,还有在帝都皇城权利中造就的上位者尊严,都能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会在小岛上隐居,恐怕他这样会在小岛上憋死的,苏护就属于那种就应该站在权利巅峰的人,就应该掌控权利,天生的上位者!

“二哥,你的腿受伤了么?”苏昭连忙凑上来,热络的给苏护倒上了一杯茶水,然后小心的问。

苏护喝了茶水,但是没有说话,显然是不想回答苏昭这个话了。

“神宫是不是一直都没有给你们足够的粮草?”苏护再次开口询问了、

苏昭无奈的点了点头,大周的骑兵队只有三万人,粮草却是一直都不够用的,刚才跟神晓瑜聊天的时候,从神晓瑜不小心说漏嘴中得知,神宫是有很多粮草的,可是都按照神相的意思,这些粮草都被存储起来,似乎是想在战争之后利用的。

现在却看来,神宫是现在缩减着军队的口粮,一边存储自己的粮食,好在之后换取暴利啊!这不是明显坑了自己和大周吗!

“找到神宫的粮仓,然后销毁!”苏护喝完了茶水。扔下这句话之后就走了,留下苏州一个人在大厅中凌乱。

自己的二哥有多么铁血和果决,自己是领教了,可问题是苏昭觉得自己二哥的做法过于直接和血腥了。

至少现在还不能毁掉神宫的粮仓啊,这还是战争的关键时候呢!所以苏昭就觉得自己应该给苏护解释清楚的,省的自己若是没有遵守苏护所说的话,让苏护觉得不高兴。

“二哥。你等等我啊。咱们还没有好好说话呢!”苏昭就跑出来追苏护了,一看苏护就是那种很执拗而且有点暴躁的脾气,所以苏昭是必须要跟他好好说话的。

苏护一点都不想等着苏昭,所以脚步根本就不停,还是苏昭直接冲上来拉住了苏护。

在触到苏护粗糙的手时,苏护的心里莫名的触动了一下,那是被苏护手上的老茧和伤口疤痕触动了。苏护曾经在西北的苦寒之地从军,那里的环境别提有多么恶劣了。

苏护曾经从皇城出走的时候,是没有带着任何身份牌或者随身钱财的,所以苏护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在军中摸爬滚打起来的,这样的苏护自然是吃了不少苦头的,甚至都可以想象苏护在战争中吃了多少的苦头。

看苏护这双粗粝的双手就可以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什么、

被苏昭一直用手抓着,苏护忍不住的缩回了手,从苏昭这里感受到的温存是苏护曾经不曾拥有过的,一直铁血和冷酷的苏护似乎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情感,当一个人的心被磨得锋利之后,任何情感都会让他变钝的。

不过在抽回自己的手之后,苏护就有些后悔的样子,似乎是害怕自己刚才的举动伤害了苏昭。

“你有什么话要说?”似乎是害怕刚才苏昭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尴尬,苏护就主动开口了。

“二哥,咱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自然是想跟你说说话了。”苏昭用的是怀柔政策,没有上来就说些正经事。而是摆出一副要跟苏护好好说话的样子、

果然苏护是对这样的苏昭很无奈的,主要是苏护从来没有这样过,一直以来,苏护都是生活在铁与血中,从未感受过这种让他柔情的动作,而苏昭的这个动作让苏护觉得过分亲密了。

“恩,是我这几年来都没有时间!”苏护漠然的答应了一声,藏在披风帽檐下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其实苏护的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多年来的残酷和磨砺就像是将他的心外面铸造了一层薄冰一般,将外界所有的一切都隔绝了。可是苏昭就像是融化他那层冰的火。

苏护担心自己外表的这层冰融化之后,自己会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他精通军事各种兵阵,攻坚破阵无往不利,但是他不擅长权政。正是因为不擅长,所以他在帝都才会采取那么果决的行为,杀戮似乎已经成为他解决办法的一部分了。

而且恰好帝都中的事情是可以通过杀戮来解决的,所以苏护就那么做了,而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苏护能够选择的就是隐退,因为已经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让他做了。

战争?!

呵呵~现在每个军队都有他们的将领,自己去带领谁的军队呢?

自己的军队?!

自己的军队已经在发放了足够的俸禄和抚恤之后解散了,曾经在西北从军,身无分文的苏护没有得到皇族多少的支持,所以他能够做的就是给自己手下的那些军队们许诺了。

许诺等自己有了权利之后,就给他们足够的抚恤,让他们从此衣食无忧!

曾经自己带领的那些军队都是九死一生的人,那些剩下的人,苏护不想再带着他们拼命了,给他们安定富足的生活,才是他们想要的!

“都是因为战争啊,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出去玩!”苏昭也在苏护的身边坐下来,摆出一副跟苏护谈心的样子。

苏护逐渐的适应了苏昭坐在自己身边了,而且他还很喜欢苏昭自己坐在自己身边的这种感觉。

久违的亲人,血浓于水的那种亲情在苏护这里慢慢的苏醒和被感觉到了。

“战争还要持续很长时间的!”苏护还是有很多感慨的,他可以是西北军中的战神,但却是一个极度讨厌战争的人。

正因为之前对战争的了解,见多了战场上的死人,所以苏护是厌恶战争的!

“二哥也很讨厌战争吧?”苏昭作为一个曾经永不休息的战士,对战斗和战争自然是厌恶的,别看现在苏昭带着大周的新军征战杀伐,可实际上苏昭是一点都不喜欢战争的。

凡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哪怕是一次,都不会喜欢战争的。

当然,那种狂热的战争分子除外。

苏昭见苏护点了点头,承认他是讨厌战争的,苏昭便又说:

“我也不喜欢战争,所以希望西方和神宫的战争快点结束,目前看来,还是神宫获得战争的胜利更好!”

苏护蹙眉,他似乎感觉到了苏昭要跟自己说神宫粮仓的事情了,哼!以聊天的名义拉近关系,然后跟自己说她心中的想法吗?

苏护就觉得不高兴了,因为他感觉苏昭这是在跟自己耍心眼,这种感觉让苏护反感,他并没有体会到苏昭专门这样说是为了减少苏护的反感,却因此而更加的不高兴了。

“神宫要想获得战争的胜利,那么粮仓还是不要销毁的好,你说呢?”苏昭说出了自己的论点。

而苏护却用漠然的目光转头看向苏昭,那眼神中的冰冷和排斥不要太明显哦!

“果然是大周太子殿下,处心积虑!既然您这样决定,那自然要遵从您的安排了!”苏护起身就走。

生气了这是?!

苏昭觉得莫名其妙,自己这不是在跟他商量么?而且还专门跟他好好说话的。这是干嘛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