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苏护的效应/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自然是不想让苏护动手的,看到苏护站在城墙上,用阴鸷的眼神盯着下面的时候,苏昭就感觉害怕。

这货如果真的动手,苏昭觉得自己还拦不住呢,即便是在觉醒了神龙血脉的情况下。

“苏护的实力有多深?”苏昭开始跟自己随身空间中的小狐沟通了。

小狐这个千年妖孽,有着不逊色苏昭天眼的辨别功能。可以轻松的看出别人的实力深浅。

可是这次小狐也有些看走眼了,或者说小狐也没有看出来,憋了半天都没有吭声,最后才不情愿的说:

“我也不知道他的实力有多深,不过我是绝对不会跟他这种人为敌的!”

小狐的性格其实是很狂妄的,毕竟打不过的情况下可以逃走吗!可是小狐也不愿意面对苏护这样的高手,可见苏护的实力有多么强悍了。

好在小雀这个时候带着神龙从下面上来了,小雀是很招摇的,盘成了拳头大小的神龙就坐在小雀的肩膀上,这么大大咧咧的上了城墙,城墙上的守卫们自然透来了惊悚的目光。

神龙曾经是神宫的守护兽,即便是变成了拳头大小盘着的样子,可还是有很多人都知道这是神龙的,而且即便是神龙在没有释放威压的情况下,城墙上首位们的战宠还是被神龙的气息给吓到了。

胆小的战宠直接在城墙上尿了,苏护的目光自然也就被小雀给吸引了过来,他皱眉看着小雀,显然是在审度小雀这个货色到底是什么货色,到底是怎样的实力。

小雀的实力并不高,但是小雀的身体中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苏护能够看出这些,就足够了。这样的小雀本身就是一个很强大的战力,更何况还有神龙的守护呢!

龙骑士是早已经灭绝了的,如今再次看到,也是让苏护长了眼色的。

“二哥,给你东西吃!”小雀拿着从神宫皇族厨房中弄到的好东西,送到了苏护的面前,并且很亲切的喊了一声二哥。

苏护就感觉自己消化不了,这个小女孩叫自己什么?二哥?自己怎么会是她的二哥呢?!

这时候苏昭就在旁边解释了:

“小雀是我们大伯苏宁生的孩子,所以是我们的血亲。”

苏护的眼睛睁大了:“苏宁生还有孩子?”

苏宁生曾经为大周做出的贡献还是很大的,所以苏护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个大伯的,只是没想到大伯竟然有孩子,这让苏护感觉欣慰,毕竟这算是一种对苏护的鼓励了。

苏护的心是冰冷的,甚至是阴暗的。那种心已死的灰色感,觉得生活和生命已经没有了趣味可言,对苏护来说这个世界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是值得自己留恋和高兴的了,唯一的牵挂恐怕就是苏昭了。

很难想象,若是没有苏昭的话,心被伤的千疮百孔的苏护还能活下来,曾经皇宫中那个自己保护和陪伴自己的阿昭,才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动力。是红色的血腥杀戮中的一抹柔色,暖了苏护的心,让他对生命有所眷恋。

而苏宁生有孩子这件事情就像是一种新生命的冲击一样,让苏护的心房又暖了一些,并且对方还是一个女孩子,不会对苏昭的皇位产生任何影响的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就值得留下,并且值得自己起来兴趣了。

“我不吃!”苏护还在审视小雀的时候,却见这个孩子拿着异味很大的食物送到了自己面前,苏护立刻就皱眉并且表示不爽了。

苏护是一个在吃东西上面没有要求的人,所以拿吃的东西贿赂自己是不可能的,苏护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而且还会觉的小雀愚蠢呢,不过苏护很快就发现,小雀似乎是真的愚蠢呢。

看这个丫头看自己的那种直勾勾的眼神,虽然灵动但是却缺少机智的灵气。一看就是个一根筋的女孩子啊,带兵无数的苏护对这种人是最了解不过了,自然知道这种人也是最容易驯服和听话的。

这样的人留在苏昭身边虽然不能帮多大的忙,不能承担太大的责任,可是衷心度是足够的。

“我已经吃过饭了!”总之,苏护对小雀这个人还算是比较满意的,所以对小雀说话的口气也柔和了很多。

而且苏护说话这种柔和的口气是从来苏昭从来没有见过的,在听到苏护用这种口气说话的时候,苏昭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丰富多彩了。

看来要改变苏护也并非是没有突破口啊,至少现在苏昭就看到突破口了,而且这个突破口就是小雀啊,反正苏护对待小雀的态度明显要好很多,甚至比对自己都好呢!

这就让苏昭有些吃醋了。不过也是情理之中,因为小雀跟苏护是有血缘关系的啊,小雀终究是皇族血脉,而苏护对大周的皇族血脉中女性明显是偏好的。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大规模的冲杀征战已经暂停了,只有神相带着的高手们还在找机会的偷袭,即便是这种偷袭,也是小规模的,毕竟高手也承受不住这么激烈的、时间太长的冲杀。

神相将高手队伍分成了几波,袭扰西方军团,而神相则是回来疗伤了,这一次神相受伤很重,似乎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师父会帮助自己疗伤了,神相打的有些激进了,而且神相还被猎王带着高手围杀了。

似乎猎王也知道神相在神宫中的决定性地位,觉得只要杀掉了神相,肯定就会在战争中占据主动的,所以神相被围攻的很惨,最后还是神晓瑜带着隐藏长老将神相救下来、并且送回城中了。

“这么拼命,就不怕死么?!”玄君是跟神相一块回来的,回来的时候玄君还不忘记用嘲讽的口气嘲笑神相。

神相笑容苦涩而且无奈:

“这种时候老夫还能怕死么?”

说话的时候,神相想起了城墙上曾经有一双阴鸷的眼神盯着自己,而自己在被那双眼神盯着的时候,就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一样,那眼神所带来的威力比自己所遭受的围杀还要恐怖。

“神宫里来了什么人么?”神相就问自己身边的亲卫。

那亲卫看了玄君一眼,见玄君一点表情都没有的样子,才小声的说:

“是大周太子殿下的客人!”

“客人?”神相狐疑的看了玄君,既然苏昭那边来了客人的话,玄君应该会有所表示才对啊,或者说玄君应该会去看看,露露脸才对啊,可是看玄君这清闲的模样,还在自己身边待着,岂不是太反常了!

“苏昭来的客人是什么人?”神相就直接问玄君了。

玄君是想直接无视神相问话的,但玄君还是想了一下,才说:

“是苏护!”

“苏护?!”神相的脸色也变得很快。

在踌躇了一番之后,神相才用密语传音问:

“苏护经历过生死劫,是真的么?”

玄君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对于苏护,玄君是不想多接触的,甚至他都不想让苏昭跟苏护多接触,可是玄君知道苏护本性未泯,尤其是对苏昭有着执着的感情,所以才任由苏护跟苏昭接触的。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玄君还是很佩服苏护的,生死劫也可以说是心魔幻境,非常人不能忍受或者经历的,就玄君所知,大陆上有太多的高手经历生死劫陨落了。

就算是玄君都不想去经历生死劫,要在生死劫中返还需要超常的心智和无比坚定的信念。想来苏护就是因为有苏昭这个牵挂,所以才能经历生死劫吧。

也是因为此,玄君才对苏护有了点敬佩的。

不过神相则是完全不这么想了:

“经历生死劫之后,性情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很多时候本人都是不受控制的,他留在神宫是一个祸端,我神宫恐怕是不能容下他了!”

想到曾经在城墙上用那种阴鸷而充满了杀气的眼神盯着自己,神相就感觉浑身不舒服,神相敢确定,苏护是想杀掉自己的。或许在苏护看来,将大陆上所有的敌人都杀掉才是安全的,才是对苏昭最好的,所以苏护弑杀。

苏护可以在大周的皇城用那么血腥的手段杀掉了那么多的皇族血脉,那可是苏护的亲兄弟啊,苏护都可以下手,神相就觉得自己这边的人肯定会被苏护更加毫不犹豫的下手了。

“你怕什么?!苏护才刚来!”听到神相的话,玄君就表示不满了,也太容不下人了吧。

玄君担心的是苏昭的反应,若是苏护被这么赶走了。相信苏昭会很难受的,所以现在的玄君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神相将苏护给赶走!

“这样的人太危险,老夫不能任由这个危险存在!”神相的态度很坚决。

玄君默然,现在的苏护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危险分子,任何人都不愿意接受的存在,玄君还记得曾经苏曼青说过的话:苏护不为世所容,恐不得善终。

苏曼青那样的话算是预言,不过也是针对苏护而做出的合理推测。

一个人身上杀戮太重的话,自然是会被人排斥的,更何况苏护身上的杀戮还不是一般的重!

可是……玄君很清楚,苏昭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苏护被这样赶走的,所以,玄君现在能做的就是跟神相商量,让苏护留下来了。

“这是我的印信,你有任何问题找我就行,苏护要杀你,你也能支撑到我来帮你吧!”因为涉及到了苏昭的事情,所以玄君在说话的时候口气也好了很多,没有说救神相,而只是说了帮助,这已经是给了神相天下的面子了。

神相也不是什么难说话的人,而且既然玄君都做出这样的承诺了。若是神相再不识相的话,问题就变得难解决了。况且神相觉得即便是自己不答应的话,恐怕玄君和苏护也会强制留下来的。

这种时候神宫还真的是不能跟大周硬扛上呢!所以,让苏护暂时的留下来,似乎就是最好的办法了呢!而且还得到了玄君的承诺,这样的解决办法其实也很不错的。

只是一想到苏护,神相还是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神相这个时候还是要感叹一下,为什么大周就出现了这么多的怪物呢!

变态的苏昭,龙骑士小雀,还有这个狰狞的苏护,每一个人都让神相觉得吃不消,一直都被看遍的大周国,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能人,偏偏苏昭还是一个善于统御的人才!聚集在苏昭手下的能臣悍将无数,神相也早就料到了大周的崛起了。

“那就这样吧,希望你有时间了,去找苏护谈谈!”神相叹了口气,是觉得很无奈的,既然已经决定让苏护留下了,那么谈一谈是必须的,至少应该让苏护有所收敛吧,可别太恣意了。

神相还真是害怕苏护太恣意了,对神宫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呢!

至少神相就觉得苏护是个没法控制的人!

“为何不是你去找他谈谈!”玄君就不干了,自己已经做出了充分的妥协了好不好,不要得寸进尺,想到苏护那个样子,玄君就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去找他谈啊。

“呵呵,难道玄君是害怕了么?”神相就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玄君怎么可能害怕呢,不过就是不想跟苏护正面冲撞罢了,而且神相对玄君来说也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所以神相的话并没有让玄君觉得怎样,反正就是不想跟你说话了。

玄君保持沉默让神相颇为无奈,他就知道玄君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呢,反正苏护是不会对玄君怎样的。苏护的目标就是神宫神相他们这些人,所以玄君完全可以逍遥的在旁看着啊。

论着急,也是神相和神宫这方面着急的。

“咳咳~玄君看老夫身受重伤的份上,难道还不能通融保护一下吗?”神相就拿出委屈的样子,冲着玄君示弱了。

玄君就觉得很受不了啊,什么时候见过神相还善于展示他软弱的一面?!

而且玄君本身就是一个对弱者存在丁点仁慈的,这一点点的仁慈就被神相给无限的放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