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你们不可能在一起/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归还?呵呵~你们精灵族真是好人啊!”牛头人粗大的嗓门立刻就喊了起来。

尽管牛头人对青菜一类的东西不感兴趣,可是只要是进了他们西方种族手中的物资都不应该放出去,就像是精灵族从城外弄到的那些粮食。

在大军开过来的时候,看到神宫城外有那么多的粮食,牛头人为首的这些西方种族是打算大举破坏的,还是精灵们喜欢这些绿色的青菜,所以才阻止了这些野蛮的种族,将这些粮食都收获了。

甚至,牛头人等这些野蛮的种族还帮忙收获了呢!

现在听到精灵族要把这些粮食都交出去,牛头人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啊,这种赔本的买卖,他们怎么可能干呢!

“只是我们精灵族也是需要营养的,所以想留下一半。算是借的。”占星师根本就没有理会喊叫的牛头人,而是又冲着神相开口了。

占星师缥缈的声音中带着很强的自信,当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仿佛并不是跟你商量的,而是已经决定了这种做法,只不过是通知一下你而已。

在这个占星师说话的时候,他一身的气势,倒更像是西方的主人,一个远古的皇族。

神相只能对占星师的话表示了赞同,而且还是很感激的赞同,收获的粮食作物就在这些精灵族的手中,就算是人家一点都不给你,你也没有任何办法的,而占星师之所以会拿出一半的粮食,完全是从合作的角度出发的,所以,神相知道他这是在冲着神宫方面示好呢!

“不过我建议将粮食都存放在大周境内!”而占星师星宿接下来的话,却让神相迷茫了。

神宫的粮食自然是应该放在神宫境内了。为什么要放在大周呢?

而且苏昭也有些沉吟,这个占星师这么针对大周,真的好吗?存放在大周境内,意思就是说大周是相对安全的吗?苏昭想不出大周为什么会安全。在苏昭身边的玄君看星宿的眼神就是审度了。

敏感的来讲,这个精灵明显是在针对苏昭的意思,更像是找借口跟苏昭说话,玄君一直都在注意这个精灵族人,自从来到神宫之后,他的注意力似乎就在苏昭的身上。

只不过他看苏昭的眼神是很平静的,没有任何的情绪,所以玄君才没有针对他做点什么,否则按照玄君的脾气,早就让这个精灵族人为这么不礼貌的盯视付出代价了。

而且现在,这个精灵终于找到机会跟苏昭说话了。

“大陆生物灭亡,大周将会是最后一个被灭亡的生存之地!”星宿这话是看着苏昭说的。

摆出来这样的姿态,若是苏昭再不开口说话,还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呢!

“看来我们应该去大周啊!”牛头人立刻就叫了起来,然后用巨大的牛眼等着星宿,似乎是在表达自己的愤怒:既然你这个占星师都知道了大周是最后才会灭亡的地方,那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这样就可以直接进攻大周了,也就不用在神宫这里浪费时间了吧!

“大周面积那么大,我们去占领的话,是要攻占什么地方呢?”星宿这次竟然跟牛头人说话了。

牛头人牤王就觉得受宠若惊啊,自己跟星宿说话,这个家伙似乎从来都没有搭理过呢,这次竟然理会自己了,这就让牛头人觉得有些兴奋啊。

“自然是占星师说哪里,我们就攻占哪里了!”牤王立刻就接着说。

猎王在旁边的脸色就臭了一下,这个愚蠢的牛头人说话都不经过大脑么?这么听从星宿的话,这是要把自己这个西方的领主放在什么地方啊。

难道不是自己这个猎王才说了算么?!

“我不知道是哪里,但是大周的太子殿下肯定知道!”星宿却用充满了深意的眼神看着苏昭。

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说,苏昭是肯定知道地方的,而且苏昭若是不说出来的话,就太不坦诚了,也是见死不救!

“太子殿下,不妨说出来吧!”猎王就代表性的开口了。

猎王一向都是很具有进攻性的,就算是现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不过在被玄君用不善的眼神盯着之后,猎王就稍微的换了一下自己的措辞。

“大家都面临了生死存亡的关口,神宫都愿意拿出他们的后山地下城给我们居住了,想来大周太子殿下也不会独自享用那块最后的灭亡之地吧!既然大家都已经休战了,就应该资源共享,而且殿下将这个地方贡献出来,我们大家一起修建的话,说不定还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猎王的解释让大家都很满意,尤其是西方的种族们,个个都点头的看着苏昭就等着苏昭把那个地方说出来呢!

甚至神相这边的人也用犹豫的眼神看着她,苏昭就觉得挺无奈的,自己哪里知道什么最后的灭亡之地啊。倒是这些人也要相信星宿了吧,他随便说出来的一句话,就得到了他们这样的认同吗?!

星宿这个神秘而典雅的男人,身上带着一种很奇怪的魔力,似乎只要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根本就不用推敲,就可以让人无条件的相信一样。

作为最出色的占星师,在拥有超强的能力同时,他的话就是预言,相信既然西方的这些人都这么相信星宿的话,肯定是他做出过很准确的推测,否则也不会因为星宿的一句话,就让整个西方的种族倾巢而出的来进攻神宫了。

只不过,苏昭对于占星和预测之类的事情没有多大的兴趣,更没有足够的信任度。

毕竟神棍见的太多了,而且苏昭看的出来,这个星宿明显有些针对自己、针对大周的意思。

“似乎大周太子殿下对占星术很不信任!”星宿目光平静的看着苏昭,不过在看到苏昭在面对大殿内人质问和注视的时候,竟然还像是没事人一样,星宿好看的嘴角就弯了起来。

星宿有着精灵族人最精致的面孔,即便是板着脸如雕塑,也是相当俊美的,而当他露出来笑容的时候,那面容足以颠倒众生。

“占星术预测不如说是看透未来的能力更好,这种能力并非是血脉的传承,而是某种变异,不知道这位占星师是因为什么变异?”玄君开口了,说话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欠揍。

能够让占星师拥有看透未来的能力,这种变异并非是什么好事,甚至对于占星师来说,曾经是一种折磨,所以玄君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明显是对星宿的反击了,就是让你不痛快的。

因为星宿让玄君不爽了。

“玄君拥有超越了人类的天赋,难道不也是因为变异吗!?”星宿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可是在面对玄君时,他却像是有了凡夫俗子的妒忌和情绪,有点偏执的跟玄君对上了。

猎王等人也在这时候发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猎王等人对玄君的实力自然是很介意的,玄君这货也的确是太反常了,年纪轻轻却拥有太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修炼出来的高度!

甚至就大陆上所有种族来说,能够有玄君这样修为的人也只是几个而已,而玄君是这些人中年纪最小的,猎王是整个西方千年不出的奇才,可实力跟玄君相当的现在,他却是比玄君大很多的,当猎王在玄君这个年纪的时候,比玄君的实力差不少呢。

假以时日,相信玄君必然会成为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人。

同时也会是最强大的敌人了。猎王一直都相信,这个大陆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实力!

所以,猎王对玄君怀有某种敌意,也就很好理解了。

“大周太子殿下,您的父皇一刻钟之后就会受伤,不过没有生命危险,呵呵~是被他的女人伤的!”星宿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睁开,然后冲着苏昭笑道。

一向都是很严肃的星宿,在跟苏昭说话的时候,口气中都可以听到满满的笑意。甚至星宿的脸上都可以看到不同寻常的笑意,那是猎王在多年跟星宿交往过程中,从来不曾见到的。

猎王心里就有些纳闷和感慨的,为什么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在遇到了苏昭之后都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九幽那混蛋直接抢了美人就跑,连曾经的承诺都不管了,星宿这个万年冰山在见到苏昭之后也有了融化的趋势。

就算是猎王自己在第一眼看到苏昭的时候,都心动了呢!

不过猎王也很快就明白了,因为苏昭几乎是这个大陆上最强大和聪慧的女人,所以那些男人在看到她的时候会反常也就是情有可原了,或许还有女性比苏昭还要强大,九尾狐就算一个,可是苏昭身上却有着独特的魅力,恩~还有一股让人看不透彻的神秘!

“而且你大周的丞相,会在明天来到神宫,并且会在来神宫的路上重伤!”星宿又笑着对苏昭说。

苏昭皱起眉头的时候,星宿脸上的笑容似乎越发灿烂和温和了一些,又说:

“庄宗受伤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可避免,但是殿下可以现在就派遣武帝高手在百里外的芒人坡接应你大周的丞相,避免他在那里收到恶灵的袭击!”

又是恶灵!在众人被星宿口中的恶灵弄得很不舒服的时候,却看见庄宗的贴身护卫孙大从外面跑进来了,孙大在看到大殿中有这么多人的时候吃惊了一下,似乎是想要退出去的,可又觉得自己要报告的事情很重要,所以孙大就直接开口了:

“殿下,陛下受伤了啊!昏迷不醒!”

“怎么受伤的?”苏昭无奈,而不等孙大回答,星宿就笑了起来:

“庄宗陛下的宠妃发飙打了陛下,这样的事情不值得通报吧!而且庄宗陛下是没什么事的,休息一天就好!”

孙大就憨厚的冲着苏昭笑,那笑容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人家孙大也是懂得一点廉耻的好不好,觉得庄宗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是很不好的,可是既然庄宗真的已经出问题了,孙大不来通报的话是肯定不行的、

憨厚的孙大根本就没有想到为什么对面的人为什么一下就知道庄宗是因为什么受伤的了,因为孙大根本就想不到啊。

“我去看看!”苏昭是不愿意留在这里的,所以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苏昭自然是要离开的。

作为宴会的主人,神相是想让苏昭留下的,但是看到苏昭已经站起来准备走了,神相也就没办法了,看人家的样子分明就是要走的,难道自己还能强留下苏昭不成?!

神相也算是看出来了,苏昭根本就不想跟这些人有过多的接触,似乎是因为之前猎王对苏昭用了手段,让苏昭对猎王还是心存芥蒂的啊。

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苏昭也的确是不用留在这里的,反而是离开这里比较好呢,试想一下,反正这里的事情是需要解决的,而且解决的双方还是神相和猎王的,苏昭也的确是“说不上话”的,这里的说不上话,自然就是指的各种谈判的条件了,本来就不属于苏昭和大周的谈判,没必要留在这里的。

从苏昭的角度出发,完全可以等到他们把事情都商量成功之后,自己再过来的,所以说,苏昭能够在这个时候离开,完全是理智和政治觉悟高的表现啊。

等苏昭看到庄宗真的是昏迷,而没有生命危险之后,苏昭就对星宿的占星术相信多了,只是苏昭还是很奇怪的,她了解这个世界上的魔法和玄气,而且这些看似玄幻的东西也是有迹可循的,但是占星术就是毫无道理可言啊。

这种完全是玄幻的东西,是怎么运作的呢?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的大脑异于常人?!

可是大脑再怎样都是想象的,也就是虚幻的,而现实中的事情发生是随机和规律的吧!

总之,苏昭就是觉得这样的占星术总是有点匪夷所思。

而生活在这个大陆上的人对占星术还是很信任的,就像是玄君。

从最初对这个占星师的敌视和警觉,现在玄君竟然悄悄的凑到了星宿的旁边,星宿早已经注意到玄君,对于玄君可以接近的举动,星宿也是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优雅的品着桌上的酒水等待着,等到玄君果然熬不住了之后,就听到玄君直接问了:

“占星术可以预知未来?”

即便是有求于别人,玄君说话的时候仍然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星宿是很不喜欢的,但是星宿没有说什么,毕竟对于星宿来说,很多时候他都是不理会别人的,这种高傲的性格不如说是性格冷淡更好一点。

反正西方的人、就是星宿的同伴们也都习惯了星宿的性格,所以跟星宿说话的时候被他给忽视了,这些人也不会怎样的,但是玄君就不行了,玄君见这货竟然不搭理自己,就有些生气啊。

若不是因为还有事情想问他,玄君真想弄死这货。而星宿根本就不关玄君用什么样的眼神看自己,依旧风轻云淡的坐在位置上,动作很慢却很优雅的吃着东西。

这个样子的星宿就像是一个不可方物的人间雕塑一般,让人不忍亵渎。

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玄君沉吟着开口:

“既然你能够预知未来,那你知道大周太子从何而来吗?”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因为星宿自然是知道苏昭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了,可是玄君竟然也知道,看来玄君这个人也是很不简单的嘛!

这也让星宿对玄君和苏昭多了几分兴趣:

“你们是不会在一起的,痛苦的分开,何必现在执着。”

还是那优雅的声音,却听得玄君很不舒服,他这算是诅咒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相信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