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我是神/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给那个女孩弄来了饭菜之后,那女孩吃的很优雅,即便是饿的不行了,可她吃起东西来还是保持着贵族的礼仪。

只不过吃到一半的时候,女孩却忽然停下来了。然后也不管苏昭用怎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女孩直接从座位上起来跑了。

是的!跑了,而且还是很仓皇的那种,就好像是有什么在追着她一样,这里是庄宗休息的地方,也是神宫分给庄宗的,所以地方肯定算不上大,女孩着急的寻找了一圈,根本就没有找到可以躲藏的地方。

而且还看到另一边的苏昭正在盯着自己,像是看稀奇的动物一样,女孩一咬牙直接钻进了被窝,昏迷的庄宗就被放在床上了,女孩就是爬到了床的内侧,躺在了庄宗的身边盖上了被子。

女孩身材修长,躺在被窝里一点都不明显。

就是女孩的举动太让人惊奇了,她是无比嫌弃庄宗的,却可以为了躲避而藏进庄宗的床内,到底是什么人出现,让女孩如此担心啊。

“星宿?”苏昭就看向门外,有些意外的看到星宿正在从外面走过,而且看样子并不是要进来的,就好像是没事溜达到了这里一样,不过在听到苏昭的话之后,星宿就施施然的走进来了。

“庄宗陛下没事吧?”星宿进来,站在门口看了床上一眼,淡蓝色的眼睛中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

苏昭坐在位子上没动,眼前的餐桌上还摆放着两个人的碗筷,虽然苏昭没吃,但是孙大觉得伺候苏昭必须要尊敬,所以是给苏昭也带了一副碗筷的、

现在这两幅碗筷都放在桌子上,足够让人明白,刚才这里是有两个人一起吃东西了。

“即便有事,难道你会治疗不成?!”苏昭就针锋相对的说话了。

星宿自然能够听出苏昭对自己的排斥和敌意了。

不过星宿不介意,脸上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态度谦逊的在苏昭的身边坐下了,而且还是背对着床的,苏昭觉得星宿肯定能够看出来床上有人的,但是星宿没有揭穿的成意思,反而还背对着床坐下了,应该就是不想给床上的人压力吧。

从星宿的表现就看的出来,他跟床上的人肯定是认识的,毕竟他们两人都是精灵族,可是床上的女孩不想跟他相认,事情就有些奇怪了。

苏昭一向都不是喜欢多事的人,所以才不会在乎这俩人是什么关系呢,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多事了。就让他们玩捉迷藏去吧。

“殿下可知道远古栅栏后面的恶灵?”星宿不仅能够预测未来,对人的心性也是很了解的,就像是现在他深知苏昭对什么感兴趣,所以就说这方面的事情了。

苏昭对远古栅栏后面的恶灵都要好奇死了,不过面对星宿这明显是引诱的话,苏昭是不会上当的,更不会在这时候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了。

所以苏昭就当是自己没有听见,而且起身就走,自己不会陪着你的好不好。

庄宗反正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醒过来的,而且知道庄宗这货是因为调戏女人才成了这个样子,苏昭还很生气呢。所以苏昭不想留在这里,至于这个女孩跟星宿之间的事情,苏昭就更加不想掺和了。

星宿看着起身要走的苏昭,淡蓝色的眼睛中闪过如阔湖平面惊起的波澜一般的诧异,精雕玉琢的五官也微微动容,星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万年冰封的雕塑一般,没有任何人的生气,反而是现在动容的时候,能够让人认识到,这的确是一个人了、

可惜,星宿这样的表现,是没有被苏昭看到的。

星宿这样的美男子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毕竟美好的事物是被人喜欢的,尤其这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精灵美男子,可惜苏昭对他不感兴趣,并非是苏昭没有正常人的情欲,而是处在自己这个位子上之后,苏昭在跟人接触的时候,考虑最多的是对方的意图。

尤其是星宿这样的人,他跟自己接近的时候,那意图分明就是不一般的、而且苏昭分明能够从他身上感觉到、他对大周的意图。

苏昭对大周的感情很深,这个自己经过不懈努力才挽救起来的大周,承载了苏昭太多的梦想,苏昭对大周就像是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样,不允许大周受到承受范围之外的任何伤害!

所以,现在苏昭自然也就没有心情欣赏星宿这个美人了。

“苏曼青将在三日之内暴亡!”在苏昭即将离开的时候,星宿却忽然开口道。

即将走出门口的苏昭一下子就停下了,苏昭是会不在乎别人的死活,但是这个人不包括苏曼青。

苏曼青是苏昭心中永远放不下的一块,或许跟苏曼青之间已经没有了男女的那种感情,但是却有了像是亲情一样的感觉,而在听到苏曼青会在三日之内暴亡的时候,苏昭心理自然是疼痛的。

苏曼青的身体一直不好,可已续命了,至少还有十几年甚至是二十多年的寿元,怎么可能会在三日之内暴亡呢?!苏昭真的不愿意相信星宿的话、

“苏曼青是这个大陆上唯一一个可以修复远古栅栏法阵的人,你觉得恶灵会不知道吗?他们也是拥有灵智的。而且最近恶灵不断的从远古栅栏后面冲出来,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寻找神龙血脉,实际上是在寻找那个可以修复远古栅栏,将他们永远挡在北方的人!”

“现在玄君又在北方释放了一次法阵的结界,早已经被恶灵盯上了,玄君也是有危险的,但是玄君实力强横,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苏曼青则不然,苏曼青是不会一点的魔法和玄气吧,几乎相当于一个普通人!”

占星师的话让苏昭不得不相信,即便他的说法很玄幻,可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是客观和逻辑无法解释的。

而且既然是设计到苏曼青的事情,苏昭总是要格外小心一些的。

“这么说,你是看到三天之内,恶灵会去攻击苏曼青了?”苏昭转身回来,看着星宿问。

星宿点头:“若是没有人出手的话,苏曼青必死无疑,而且对付这头恶灵需要非常手段,玄君和神相的空间魔法是有用的,但是他们脱不开身,只能是殿下亲自出马了!”

苏昭沉吟,想遍了自己身边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出色的空间魔法师了,而自己出马……

自己的神龙力量应该是有用的,现在苏昭实用瞬移返回帝都的话,时间还是来得及!

“你的神龙力量并非是纯正的,毕竟拥有人类的血脉,我还是助你一臂之力吧!”星宿接下来却说道。

苏昭没有怀疑星宿的用心,苏曼青的阵法天赋,可以说是整个大陆的瑰宝,保护苏曼青让他活下来,整个大陆才有机会,才有能力修复远古栅栏。

所以,星宿会真心地保护苏曼青,一点都不让苏昭感觉怀疑。

只是苏昭怀疑星宿是否拥有可以保护苏曼青的实力,毕竟要面对的是恶灵!而且还是那种实力强横的,现在看星宿也就是个厉害的占星师,他在战斗方面的能力并没有表现出来。

“带着你也可以,但是你有什么用呢!?”苏昭这话问的很直接,而且还有些不尊重人的意思。

不过尊重是相互的,而且对这个典雅的没男人用这种口气说话的时候,有种让人莫名的亢奋!总之,感觉不要太好哦!

“我可以预测接下来发生的任何灾难。”星宿一句话就让苏昭决定带着他了,带着这样的星宿,明显会让人有种开外挂的感觉啊。

苏昭和星宿敲定了合作的时候,神相那边还根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只等到苏昭带着星宿离开了,才有神宫的护卫来大殿通报。

“西方占星师跟着大周的太子殿下走了?”神相惊奇的说这话,眼睛就看向了猎王。

他很想让猎王给自己解释一下啊,到底是怎回事?!

猎王也是一脸的懵逼,自己也不知道啊。

而且占星师对自己这边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人啊,竟然也跟着走了吗?!

太搞笑了吧,大周的太子这算是拐走了自己的人吗?猎王就觉得自己应该质问一下神相。

“神相。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吧,我的占星师晕倒在你神宫,现在却被大周太子带走了!”猎王的口气带着几分火药味。

“你自己刚才也说了,那是大周的太子,跟我神宫似乎没多大的关系吧!”神相笑了起来,然后俩人的眼睛都看向了玄君。

要说这个大殿中,跟苏昭关系最好的,那不就是这个玄君么!跟苏昭都到了要成婚的地步了,现在他的未婚妻就这么跑了,想来玄君的心理也不好受吧!

呵呵~

猎王的心理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啊。

玄君根本就不在乎这俩人的眼神,而是认真的思考了起来,然后聪明的玄君瞬间就找到问题的症结了,肯定是大周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苏昭才走的,苏昭还有不少的军队都在外面呢,而且新军也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苏昭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除非是大周出了什么必须要苏昭离开的事情,而且占星师应该是预测出来了,所以才会跟着苏昭离开的。

只是,玄君担心这个占星师会有什么阴谋,别看这个占星师人模狗样的,谁知道他心里藏着什么龌龊呢!玄君悄悄的给自己的手下下令,让黑龙亲自去保护苏昭的安全了。

接到了玄君命令的黑龙,表示自己很惆怅啊,现在苏昭的实力已经不在自己之下了,难道自己还有去保护苏昭的必要么?不过既然玄君下令,黑龙就得去看一看的,而且黑龙也知道玄君让自己去,恐怕是有其他原因的,比如探听一下关于大周的情报,还有监视一下这个西方的占星师。

苏昭是带着占星师使用瞬移的,虽然有点吃力,但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瞬移到了大周的并州境内。苏昭并没有立刻返回帝都,一个是因为自己带着人瞬移的时候能力有限,另外就是想看看并州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殿下,这里人都死绝了!”小雀目前是苏昭身边最强力的护卫了,自然是带着老二和小白一块来了。

站在封锁并州的城墙上,小雀一眼看去,就发现整个并州已经荒芜一片,甚至寸草不生,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让人十分不舒服,苏昭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更是痛心的!

整个并州近百万的人,就这样被屠杀干净了。并州大地沦为焦土,可谓惨绝人寰,孤风劲猛,吹来的也全都是死气沉沉和腐烂的味道。

在并州新建立的城墙下就可以看看累累白骨,触目惊心。

“这里有活人!”一个紧张而且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苏昭和小雀等人,等回头就看到几匹黑马骑士端着长枪朝这边冲来了。

这些骑士身上冰冷的杀气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就是来屠杀的,应该是萧盛禹部下中的斥候,专门搜寻看并州境内是否还有活口。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一个斥候却呵斥了自己的部下,反而是盯着苏昭等人看了起来。

这个斥候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出来苏昭等人的穿着很不一样了,这样的穿着应该不是并州内的灾民,而更像是某个国家的贵族,也是苏昭的身上没有穿着代表了大周皇族身份的标志。

不过星宿这个精灵还是很特别的,蓝色的长发蓝色的眼睛,一身洁白却不同于东大路的服饰,一身高贵清华的气质,都让他显得那么不一样。

“萧盛禹在吗?”苏昭从小雀的身上摘下了一块代表了皇族亲卫的令牌,扔给那斥候之后问道。

那斥候看了手里的令牌之后,用狐疑的眼神盯着苏昭看了一会,才说:

“王帅在城墙的岗哨!”

这个斥候或许已经猜出了苏昭的身份,但是他在跟苏昭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尊重,只是用了一种很稀松平常的口气。由此可见,整个北疆军对大周太子的态度问题。

北疆“独立”太久,多年来北疆每次遇到困难也从来没有朝着大周皇族伸手,而皇族也的确是什么帮助都没有,所以这些北疆人对大周皇族没有应有的尊重,也早就在苏昭的预料当中了。

“等等!你们中有人感染了嗜血鬼!”星宿却忽然指着那斥候身边的一个黑衣骑士道。

那为首的斥候脸色大变,直接转身将刀架到了那人的脖子上。而那个骑士被吓傻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苏昭看到这样的情形之后,眉头大皱,她以为并州在被用如此惨绝的手段毁灭之后,嗜血鬼病毒应该消失了才对,为什么在北疆王的军队中还有嗜血鬼呢,这种病毒也太难控制了。只要发现了一个,那么接下来就会发现更多,最后毁灭了整个军队、

“殿下是不是觉得奇怪啊,整个并州几乎都被消灭完了,可还是有这么多的嗜血鬼,那是因为这个北疆王并没有杀灭所有的人,而且将人经过筛选之后住在了百里外的城池中!”星宿简直就是苏昭肚子里的蛔虫,连苏昭想什么,他都知道,并且说了出来。

苏昭就觉得,自己以后还是离这个怪物远一点吧,这种几乎可以知道自己一切的人太可怕了。

而那斥候的首领已经用刀挑开了那骑士身上的铠甲,在看到他肩膀上一个伤口发黑的时候,斥候首领直接挥刀将这个骑士给杀了,然后命令身边的人把一种类似化骨粉的东西洒在了那骑士的身上之后,这个斥候首领就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苏昭和星宿了。

北疆王对外宣称,整个并州的人都被杀光了,为了杜绝嗜血鬼,可实际上北疆王将更多的人送到了新建的并州城中,就在一百里外的山坡上,将这些人隔离之后,在七天之内没有发作的就是正常人了,然后这些正常人就会被运送到北疆了,补充北疆的人口稀少问题。

这样的做法多少有些会让大周皇族不满的嫌疑,所以斥候首领觉得让大周太子知道这件事情有点不好,说不定太子会去北疆王麻烦的。

而太子殿下既然已经知道的情况下,也就没有办法了,杀掉太子灭口那是不可能的,曾经有北疆大将对皇族不满,提议造反,就被北疆王当场手刃了,所以部下们对大周皇族还是服从的,也不会有什么不臣的心思了。

可是苏昭身边的这个异种人就让斥候们觉得不舒服了,为什么这个蓝眼睛的人对他们做的事情那么了解?!

都让斥候们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一直都在暗中监视他们,所以才知道并州的人没有被杀灭,而是转移了呢!

“我既然可以看到未来,自然也可以看到过去了!一切尽在我眼中。”

星宿却一点都不在意那斥候对自己充满了警惕和杀意的盯视,反而是笑眯眯的冲着苏昭说了起来。那种我是神的样子,让苏昭都想揍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