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情感空白的北疆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副将就觉得自己的王帅不会是对苏昭动情了吧!

这个大周的太子殿下并非良人。即便她的性别已经曝光了(当然,只是在大周顶级权利中心的曝光),但这样的女子也不是北疆王应该要的啊!

即便是没有了会成为太子男宠的屈辱,可是这样的女人也太霸道了。

王帅这么威武雄壮的男人,跟她在一起之后也是被压制的料。

副将相信,王帅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会痛不欲生的!

“北疆王的心思我懂了!那咱们就不见外了。我打算让流放者去北疆,帮忙建造城池。所需要的各种材料有梅解语负责,从各地运送!”

北疆建城并非是就地取材的,实际上整个北疆的资源都是相对匮乏的,所以建造城池的时候才有这么大的难度,否则就那么多的灾民,怎样都可以建造起足够他们居住的城池了。

“多谢殿下,北疆有座黑山,是可以开采石料,建造城墙的!”萧盛禹就说。

北疆也并非是一无是处的,还是有很多可以利用的地方,至少石料是不用担心的,虽然其他的材料欠缺了,但是只要有石料,建造城墙的主体就算是有了、

即便是运输其他的材料,也相对的要方便很多,毕竟其他的都是配料么!

不过建造城池可不仅仅是材料那么简单的。别看这个并州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造起来了,主要是因为就近的从并州中回收了那么多的物资,而且并州灾民太多,是在生存的逼迫下建造的并州城,在死亡的逼迫下建造城池的速度自然不能相比了。

而且并州城建造的选址不仅仅是有地下河,而且还有一些建筑遗址的,所以并州城建立是相当方便的,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立起来了。

并州城现在是能临时用上的,在以后的岁月中肯定还需要更多建筑和改造的,说的简单一点,并州城中像样的建筑也只有将军府了,那高大的城墙就是为了防御才建造起来的,城内很多建筑都没有动工呢!

“北疆有这些材料的话自然是更好的。工匠的话,本宫就让闵洪帮你解决吧!”苏昭给出来的条件自然是很大方的,也让萧盛禹激动。

北疆少工匠,这是很正常的事,毕竟在北疆是很少有工事的,北疆那天寒地冻的地方,大家都是在努力的活下来,自然是少了科技了,不过也正是这种恶劣的环境,北疆才出战士的。

同时,北疆也拥有最强悍的兵源,人口稀少的情况下却能够拿出那么多的军队,足可以看出北疆人是多么的善战了。

若是给北疆更多的人口,很好想象北疆会发展壮大到什么程度,甚至超出大周的掌控,这是大周的皇族们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大周皇族一直以来都控制着北疆的人口。

像是苏昭这样直接满足了萧盛禹的愿望,让灾民进入了北疆,补充他们人口的事情是很少见的。

之前大周内发生灾荒的时候,北疆就曾经做过收集灾民的事情。不少的国内灾民都去了北疆,那时候北疆跟大周皇族的关系还很紧张,所以萧盛禹隐瞒了北疆所吸收的灾民数量,大周皇族不乐意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一次苏昭是主动的让北疆吸纳人口,性质都不一样了。

而苏昭越是这样的“大方”却让萧盛禹感觉的越发不好意思了,更不用说谋反的事情了,屡次的在苏昭面前低姿态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萧盛禹想着太子殿下需要休息,所以报告事情的时候都尽量简短,而且苏昭做事情的效率也一直都是很高的,所以不用多长的时间,俩人就已经商量完了。

苏昭问过萧盛禹确定城内的嗜血鬼已经清楚干净了,但还是在送走了萧盛禹之后,苏昭主动去找星宿了,让星宿看一看城内是否还有嗜血鬼是最简单有效的。

当苏昭找到星宿的时候,星宿正在摆弄水晶球,见苏昭进来,星宿不着痕迹的将水晶球收起来了。然后用淡定的眼神看着苏昭,明显是在等着苏昭说话的。

星宿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别人不说话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开口的。

苏昭也明白星宿的个性,所以就直接问了:

“并州城内还有潜藏的嗜血鬼么?”毕竟萧盛禹是打算跟着一块去帝都的,所以并州城的嗜血鬼最好是被都消灭干净了。

“嗜血鬼已经没有了!”星宿是沉默了一下之后,才这么说的。

星宿说话的口气还是那么的冷静。这种冷静中带着一种会让人无法拒绝的相信感。

就算是你是第一次见到星宿,也会觉得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不会欺骗你的!

苏昭满满的答应了,既然星宿都这么说了。那么苏昭自然是选择相信的,她觉得星宿没有必要在这个上面欺骗自己。

实际上星宿的确是没有欺骗苏昭的,关于嗜血鬼的事情,星宿的确是没有看到,也就是说城池中的嗜血鬼被清理的很干净,在西方种族看来,这种嗜血鬼也绝对不会成为什么大的威胁!

而是应该有更加重要的敌人需要担心!

恶灵!在星宿所看到的未来中,并州城的上空笼罩着让星宿看不透的黑色雾气,这样的黑色雾气代表的东西,星宿最清楚了……

“王帅,我们真的要臣服皇族么?”另一边,萧盛禹刚从苏昭的房间出来,副将就凑上来了,而且还有其他的将领也跟着一块来了,没有从王帅这里得到确切的话,这些将领们还真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太子和大周皇族呢!

“难道我们没有臣服过么?!”萧盛禹觉得这样的问题太搞笑了,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呢!

其实萧盛禹是有些不好意思,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个问题的,自己之前对大周皇族表现的太随意和不在乎了,而现在要是忽然改变了自己的这种态度,那么总归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萧盛禹手下的将军们也不是傻子,听到他们的王帅这么说,这些人就已经懂了。看来自己的王帅果然是被大周太子给降服了啊,至少王帅已经不像是以前一样对大周的皇族那么绝情了。

将军们知道萧盛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所以萧盛禹有了这样的转变之后,就足可以猜想的出来,萧盛禹基本上已经算是服从于大周了。

北疆这么多年来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自由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却是归顺的时候了。

这些将领们虽然觉得会少了一些激情,但是心里也是踏实的,独立的北疆之地在没有后盾的情况下,心里没底那是肯定的。只不过副将跟其他将领们的心思不一样,其他将领们只是觉得王帅想要跟大周皇族搞好关系了,但是副将却看出来了王帅对大周的太子肯定是有了点心思的。

“王帅,听闻太子殿下跟玄君已经有了婚约,我们是不是有所表示啊?”等到所有的将领都离开之后,副将就旁敲侧击的开口了,直接询问王帅对太子的印象,那么愚蠢的话,副将是不会问的。

只要问关于太子婚事的事情,相信就可以从王帅的表现中看出来王帅对太子是什么样子的心思了。

“什么表示?”在听到关于苏昭婚事的时候,萧盛禹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沉吟了一会之后,萧盛禹才有些茫然的问。

看到萧盛禹这样的反应,副将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王帅果然是对苏昭有些意思的啊!

副将能怎么办呢?

感情这种事情是最难处理的,不仅如此,其实副将根本就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样子的,甚至萧盛禹也是不懂的吧,萧盛禹就是觉得自己对苏昭已经有了好感。

可是萧盛禹却觉得这种好感根本就算不上感情的,而且也不应该是感情,只是自己作为北疆王对苏昭这个皇族的一种尊敬而已。

所以,副将在这么试探自己的时候,萧盛禹根本就没这方面的觉悟,自然不会往这方面考虑了。

而且副将在问完了这句话之后,竟然没有吭声了,毕竟副将就是在用这样的问题试探萧盛禹而已,可萧盛禹就把副将的问题当成问题考虑了。

“我们北疆还有什么?”有什么是可以拿出手的吗?

萧盛禹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副将问了问题之后,心思已经没有朝这方面想了,所以听到王帅的询问。那副将有些懵逼,搞不懂副将是什么意思、

“我们北疆有人啊。”副将也就想到这么一点好处了。

目前的北疆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的,也就是北疆的人比较好了。至少副将觉得北疆人的素质是很不错的,尤其是那些兵源的素质,几乎每个北疆男人都可以拿起武器成为战士!

这是其他地方的人所不具备的能力。

只不过副将的回答让萧盛禹十分不满意,萧盛禹觉得副将不走心啊,北疆有人,算是什么回答吗?!

还是说太子殿下大婚的时候,难道北疆就送人么?!太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荒淫、喜欢男宠的太子了。送人这样的做法不是作死吗!

萧盛禹就对副将很不满意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能上点心么?!

对自己的属下一向都是很严格的北疆王,看自己副将的眼神就有点凶悍了。副将感觉到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眼神时,还有些不明白,不过很快副将就打着哆嗦明白了,这是北疆王认真了啊,真的要给太子殿下送礼啊!

那副将觉得有点为难:

“我们北疆一向物资匮乏,要送点礼品还真的很难呢!不如送点魔兽的皮毛吧,我们北疆有独特的雪狐。给太子殿下做个披风应该是很不错的!”

萧盛禹这才满意的看了那副将一眼,可到底还是有些不愿意的,沉默着说:

“你看着弄吧!”

别看萧盛禹说的这么随意的样子,可是那副将很清楚,在王帅已经认真的情况下,你要是不拿出百分百的努力来把这件事情做好,那就等着惩罚吧!

副将感觉亚历山大啊。

“我的府库内是不是还有一对岫玉珠?”萧盛禹是打算离开的,但是在离开之前,萧盛禹却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那副将问。

岫玉是一种很常见的玉石,在大陆上也算不上珍贵,但是北疆王府中的那对岫玉却是与众不同的,碧红如血的颜色,却光泽闪烁,那是从一只很强大的魔兽巢穴中找到的,是被那只强大的魔兽用来做修炼备珠所用,蕴藏着难得的力量。

只说那对珠子的价值也是极高的,曾经北疆王府多次的财政危机,有不少的家族富贵想要天价购买那珠子,可北疆王都留下了,现在竟然要直接送给大周太子么?

副将是万分的不舍得啊,毕竟这对珠子就算是放在北疆王府中,也算是镇宅之宝了。

就这么送出去,多么的不甘心啊!

“是……是的!”副将是真的想跟北疆王撒谎啊,就想说没有,也省的北疆王把这个好东西送出去了,可是副将不敢这么欺瞒的、在怀着肉疼的心情答应了之后,果然就听到北疆王说:

“就送那对岫玉珠吧!”

听北疆王那随意的口气,就好像是那对珠子多么的不值钱一样,副将无奈之下就说:

“以前老夫人说过,那对珠子应该是送给未来儿媳的见面礼!就这么送给太子殿下不合适吧!”

毕竟那是一对珠子,是可以分开带在两个人身上的,很具有某种象征性的意义。况且副将说的也并非是假话,是以前的老夫人的确有过这样的说法。

可萧盛禹却浑然不在意,直接道:“祖母早就把这对珠子给忘记了,即便是她再问起来了,如实说了就是!”

将那对珍贵的珠子送给苏昭,萧盛禹是一点都不心疼的,反而是有一种别样的欢喜,甚至即便是让老夫人知道了,萧盛禹也觉得没什么。

那副将已经不说话了,他觉得王帅有着迷的趋势啊,想想也难怪,王帅到现在二十大好几的人了,还没有过女人呢!即便是身体都应该有这样的需求了。

回头一定找老夫人说说,该给北疆王找门婚事了!

------题外话------

谢谢:152**9757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