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无法隐藏的秘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次看到殿下眼睛的时候,苏曼青总是能够从殿下的眼中看到今世来生,那种穿越轮回的奇幻融在殿下的灵魂深处。

每当这种时候,苏曼青都想询问的,问一问殿下的经历,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和太唐突了。其实殿下都做过什么,苏曼青是很清楚的,以前就是殿下的男宠,曾经在殿下身边陪伴了那么长的时间,对殿下是很了解的。

而且苏曼青好久之前要刺杀太子的时候,还专门调查过太子,知道太子殿下身上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在服用了神龙血之后,有了变化而已。

“回去休息吧。”担心苏曼青的身体,苏昭就让他先回去休息了。

在苏曼青的身边还跟着猎王吩咐的两个暗夜族长,暗夜族人跟精灵族很像,只不过皮肤黑了一些,却多出了野性的美感,两个族长都是身材高挑、大腿修长的美女,也不知道猎王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样的美人来伺候苏曼青。

是专门做给苏昭看的吧。

知道苏曼青不会被这些美人迷惑的。但就是把这些美人都放在苏曼青的身边,也算是恶心一下苏昭了。

苏曼青显然也知道猎王的心思,可苏曼青却没有拒绝猎王的好心。一方面苏曼青的确是需要这些人保护的,再说了这些人在苏曼青的身边还能代表了西方和猎王的态度。

尤其是苏曼青要对东方诸国们展开报复的时候,猎王和西方的这些人站在苏曼青旁边会对东方诸国造成很大的压力。这是苏曼青想要看到的,而苏昭显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也就没有介意这两个暗夜族人跟在苏曼青的身边了。

当然,为了保护苏曼青的安全,苏昭不可能不派其他的人跟着,而苏曼青本身也有不少护卫的,这些高手都是苏江哲特意从家族中挑选出来,专门来保护苏曼青安全的。

“我们带着苏先生去休息吧。”两个暗夜族长似乎还有专门挑衅的意思,见苏昭要上来推着苏曼青,她们就主动的上来了。

苏曼青担心殿下会不舒服,就连忙用安慰的眼神看向苏昭,却见苏昭似乎是满不在乎的样子,苏曼青放心之余,心里不免有些难过,殿下是因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身边的女人,所以才这么冷静的吗?

不开心的苏曼青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自己本来就跟殿下之间没有什么瓜葛的,为什么还要在乎殿下是否关心自己呢?这样只会让自己难受,让殿下为难而已。

像苏曼青这种聪慧的人,要想隐藏自己的情感太容易了,他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表现出绝对的冷静。

在苏昭面前同样如此,苏昭是看着苏曼青脸色极其平静走掉的。然后苏昭就回去继续看梅解语了,梅解语的身上遍布伤口,遭到了非人的虐待,苏昭已经给苏曼青用了消炎药,但是效果很不好。

苏昭出来是去找星宿的,苏昭能够想到的也只有星宿了。

只不过当苏昭来到星宿的院子之后,却有些踌躇了,自己刚从星宿这里离开的好不好,怎么这么快就来让他看到都觉得很不好意思呢!

苏昭也觉得自己很奇怪,似乎这段时间真的是对星宿太好了!而且这种对星宿的依赖是怎么回事?!

可是梅解语也的确是需要治疗的,就在苏昭踌躇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星宿从里面走出来了。

星宿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不得不说这种颜色是很衬托他气质的,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俊美了许多,本来就是俊美的人,当他穿上这种长袍之后,让星宿整个人的气质都得到了升华,甚至都让苏昭看的有些痴了。

“殿下,你找我有事?”似乎是因为看到苏昭有些惊喜,星宿整个人的脸上名扬出一种和煦的笑容,如阳光撒过斑驳林叶缝隙,散发出不一样的温和光彩。

“恩。”苏昭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

星宿脸上的笑容似乎是更加好看了,而跟在星宿后面的莎玫则是深深的看了苏昭一眼之后,什么话都没说的保持了一个仆人该有的样子。

“说吧,正好我没有事情!”星宿笑引着苏昭进了院子。

莎玫这次倒是没有给苏昭任何脸色看,反而是很殷勤的给苏昭送上来了茶水,甚至还故意介绍说:

“这是我们精灵族特有的疗伤圣药,像是平常喝茶一样就可以拥有疗伤的效果,不管是对外伤还是内伤,效果都很出色呢!”

看起来莎玫就是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族中的疗伤圣药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但是在苏昭听来却不同了。东大陆的药物对梅解语来说作用似乎是太小了。试一下精灵族的圣药自然更好了。

精灵族拥有这个大陆上最为珍贵的资源,并且还拥有其他种族无法比拟的各种科技,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否则苏昭也不会来找星宿了。

“梅大人的伤还好么?”星宿见苏昭还在为难的样子,他就直接开口了。

梅解语受伤如何,星宿自然是很清楚的,也知道苏昭来这里,就是为了梅解语的事情,但是苏昭迟迟不开口,显得很为难的样子,星宿就不想让苏昭继续为难下去了,所以帮着她开口了。

看到主人又帮着苏昭开口了才,莎玫的心里再次纠了一下。每次看到少主跟大周的太子在一起,莎玫都可以分明的感觉出来少主对她的关心!

“外伤我暂时处理了一下,但是还有其他的伤势,你能去帮忙看看吗?”苏昭是用请求而缓和的口气说出来了这种要求,星宿没有丝毫的拿捏,反而是很干脆的答应了。

星宿答应的这么干脆都让苏昭很不好意思呢!

“走吧,去看看。殿下肯定很关心梅大人的伤势吧。”星宿拿了自己的空间手镯,就示意让苏昭带着自己去看看。

星宿手腕皓白,空间手镯是一种很古朴的花纹样子,带上这样的手镯之后,显出女人才有的清秀,却不会让人觉得娘气,更有一种出类拔萃的隽永气质。

而且,跟星宿接触的时间越长,苏昭越发的能够从他身上感觉到近似苏曼亲的气质。

莎玫带着一个箱子跟着,等回到梅解语养伤房间的时候,梅解语还努力的睁着眼睛,似乎是在巴巴的等着苏昭回来,而在看到殿下带着星宿回来的时候,梅解语苍白的小脸上分明闪过几分诧异和复杂的神色。

梅解语对于自己曾经受伤的记忆已经不清楚了,但是对于星宿他似乎有种天生的排斥,甚至在遗失的记忆中,星宿是个危险的人,曾经对自己做过伤害的事情。

“怎么不休息?”苏昭急忙来到床边,看着梅解语的样子心疼。

梅解语重伤几乎不治,否则苏昭也不会去找星宿了。梅解语的身体回复能力强悍的出奇,似乎是因为曾经融合了蛊血的原因,一般的伤势对于梅解语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都可以自动回复的。

但是这一次梅解语的恢复能力就像是被限制了一样,身上的伤根本无法自动回复,不仅如此,梅解语还有不少的内伤,都是被外力重伤所致,尽管苏昭已经用了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但是对梅解语的伤势都没有什么好的效果!

星宿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到梅解语身边,释放了自己的治愈力量。

而莎玫却有些惊讶,梅解语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来的,她最清楚不过了,只是莎玫有些惊奇,当时好像没有把梅解语弄的这么惨啊!只是让他受伤而已,并没有威胁到他的生命吧。

但是现在看来,若是不治疗的话,梅解语是会没命的!

梅解语的伤的确是后来恶化的,当初苏昭刚从结界中出来,第一次看到梅解语的时候,他还能下床的,可是随着他体内的自我恢复能力消失,梅解语的情况就进一步的恶化了。

最后成了现在随时都会死掉的严重情况。

而梅解语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有多么严重的,所以在苏昭出去的时候,他强迫自己不要休息,就是等着苏昭回来,他生怕殿下回来的时候,自己还在休息,错过了看到殿下的时间。

“梅大人的伤很严重啊,对方出手打断了他五脏六腑的经脉,我需要回去炼制丹药,放心好了,刚才我输送的治疗魔法可以让他三天之内无事!”星宿说完就要起身。

可星宿起身的时候竟然有些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还是莎玫眼疾手快的上来扶住了星宿,然后莎玫还用哀怨的眼神看了苏昭和梅解语一眼,说:

“主人为了疗伤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灵力,这么下去会垮掉的。”

“住嘴!”星宿连忙呵斥了一声。

莎玫有些不爽的撅着嘴巴瞥了星宿一眼,又嘟囔道:

“治疗魔法和炼丹也是十分耗费灵力的!”

“可以救梅解语,是我欠你的人情!”苏昭在这种时候还能说什么呢?!

难道要自己放弃梅解语?苏昭自然是不愿意的,她也能够看出星宿的情况的确是很不好的,可苏昭还是想让他把梅解语治好。

“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殿下不用放在心上。”星宿说的很轻松。

可星宿越是这样,就越是让苏昭感觉不舒服,最后,星宿是在莎玫的搀扶下离开的,等到星宿离开之后,梅解语却虚弱的说:

“我的伤自己能好的,我不想让他救!”

“听话!”苏昭严肃脸。

“真的,殿下应该提防一下星宿,他是一个很危险的人。”梅解语强打着精神。

梅解语一点都不想承星宿的恩惠,更不想让殿下也承星宿的恩惠了!即便是自己这么死掉也好过从星宿的手下讨来了性命,刚才看到星宿的时候,梅解语脑海中似乎出现了一些零星的记忆随便。

在炼狱般的冰火中,星宿那张精美的脸犹如恶魔。

“殿下,梅解语的伤很严重吗?”

苏曼青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了,他是在回到自己的地方准备休息的时候,听说了梅解语情况严重的,所以苏曼青就来了,顺便把在城内带着军队盯着东方诸国的萧盛禹给拉来了。

萧盛禹是个忠于职守而且谨慎的人,在跟东方诸国针锋相对之后,萧盛禹就一直都很谨慎的带兵提防着他们动武,柴猛的几千青龙卫更是被他分成了十几个小队密切巡逻,用着不同的口号,带着生死镜像魔法,保证万无一失。

现在跟着苏曼青过来,萧盛禹仍然像是个石雕一样,站在门口一声不吭。甚至里面的苏昭让进去了,萧盛禹都杵在门口外面没动。

“北疆王,进来吧,还需要你呢!”苏曼青笑了笑,邀请之下,萧盛禹才进来了。

“殿下!”萧盛禹进来之后就喊了一声,然后木头一样杵着,似乎是不知如何是好。

萧盛禹本来就没有事情来找苏昭的,他是被苏曼青叫来的,所以见了苏昭也不知道说什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说什么、这个样子的萧盛禹已经跟之前的北疆王不同了。

尤其是对苏昭的态度,苏昭可没有忘记之前萧盛禹见自己时候那霸气逼人的模样。

桀骜不驯似乎随时都会造反一样,现在竟然变得这么“木讷”,其实这种木讷之下才显示出了他的忠诚。

“梅大人的蛊血被人抽离了,所以这种伤足可以要了你的命!”苏曼青坐着轮椅,在床边看了一会之后,就得出了结论。

“星宿说可以炼制丹药治疗梅解语。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苏昭就问。

苏曼青似乎从殿下的口气中,听出了殿下对星宿的信任,苏曼青就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的。不过苏曼青还是点头:

“用殿下和北疆王的血就可以救梅大人。”

“殿下的神龙血脉也可以用么?!”萧盛禹声调有些低沉的问。

这并非是疑问句,而是反问句,似乎在萧盛禹看来,用殿下的神龙血脉太浪费了。

而苏昭却第一次听说,自己的血脉可以这样救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