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谁是施暴者/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小琴看到了心里又有些不爽,不是说看下面吗?怎么这货又看人家小女孩的胸呢?

不过她这次在克制自己,自己尽量去想人家法医检查就是要检查死者全身。

本来也是这样,如果现在检查的不是杨明,而是法医在检查,就算法医把尸体扒光了仔细看,她都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杨明看了看小女孩的胸,又看了看小女孩的脖子,最后看了看小女孩的眼睛。

她并没有停下来,把手放在了小女孩的胸上。郑小琴又有些克制不住,想上前制止杨明,被吴勇拉着她的衣服,朝她摇了摇头制止住了。

杨明把手缩了回来,冷冷地看着郑小琴,说道:“在我检查的时候,你给我老老实实的……”

吴勇笑着说道:“是,是……”

郑小琴尴尬地站在那里,坑都不敢坑了。

杨明说道:“有没有纸和笔,我说你们记一下。”

吴勇慌忙跑到外间,找丁大成要了纸和笔,然后说道:“杨先生,你说我记。”

杨明说道:“死者年龄十八岁,死亡时间今天下午五点半左右,掐脖子窒息死亡。”

吴勇记好了之后,抬头看了看杨明,问道:“还有没有?”

杨明说道:“接着就要看下面了,我看的时候不要打扰我。”

杨明看到两个人点了点头,才掀起了床单,由于尸体的两条腿已经并在了一起,杨明要把她的腿分开。

不过这次杨明没有自己动手,说道:“那个女警察,你过来一下。”

女警察郑小琴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事情?”

“帮我把这个尸体的腿分开……”

郑小琴把尸体的腿分开之后,杨明看了看,说道:“好了。”

重新给尸体盖了床单,杨明才说道:“继续记录,死者被男人强暴,注明一下是一个人,不是多人轮流,也就是说这个死者是被一个男人先暴后害死的。”

吴勇很认真的记着,郑小琴问道:“你怎么能确定就是被一个人强暴的,而不是被一群人?”

杨明冷冷地说道:“话我先放这里,你们还可以找法医来鉴定,如果我说得哪方面错了,你可以把我抓起来。”

“你又没犯法,我们怎么抓你?”郑小琴说道。

“不是有个侮辱尸体罪吗?”杨明笑着说道。

这句话把郑小琴说得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杨明说道:“别笑了,在尸体面前稳重一些。”

郑小琴想想也是于是本着脸说道:“杨明,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您能不能帮我们破案呀?”

杨明点了点头,说道:“死者的下衣呢?”

“在警车后备箱呢!”吴勇说道。

“你们没有检查一下,看看衣服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杨明问道。

“没有,只是用一个塑料袋子把衣服装来了。”郑小琴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拿过来。”

说着,郑小琴跑出去了,她跑到了外面的时候,心中想道:这个杨明看起来还是很厉害的样子,刚才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就不是一个猥琐的男人。

郑小琴把女孩的下衣拿了进来,杨明看到是一个裤子和一条内裤,他没有去碰,而是用透视眼看了一下。

他看到了女孩的裤子口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还有字不过他不能说自己会透视,于是笑着说道:“你翻下那裤子的裤兜,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郑小琴打开了塑料袋子,翻了下裤子的口袋,里面有一张纸,于是打开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字:今天五点赶到山神庙,如果不过来,你全家会死亡,如果告诉别人,你全家也会死亡。

郑小兰把这张纸递给了吴勇,吴勇看过之后,又把这张纸递给了杨明。

杨明看了看之后,说道:“妈的,怎么是这小子!”

“你能看出是谁写的字吗?”郑小琴满脸期待地问杨明。

杨明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字我知道是谁写的,我认识他的字,因为只有他的字是这么向左倾斜的。”

“那你快告诉我们是谁?”吴勇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杨明笑着说道:“我不能说,我怕我说了之后,你们会怀疑我打击报复,因为我和这个人有点过节。”

“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快说呀,就算说错了也没事。”郑小琴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我知道是谁了!”吴勇说道,“杨先生说的这个人是张小永……”

“我怎么这么笨呢!”郑小琴说道,“张小永,这个人肯定是张小永!”

“是呀,他的字我认识,他也算一个奇葩了,以前我们一起上学就他是左撇子。”杨明笑着说道,“他左手写字,我们村也只有他一个人左手写字,你让村长找下,应该有他签字的资料,前些日子才分机动地。”

三个人到了外间,让丁大成把分地的资料拿出来,大家翻到了签字的那一页,丁大成指着张小永签字的地方,说道:“你们看看,这个字和纸条上的字绝对是一个人写的。”

“不错,肯定是一个人。”吴勇说道。

“现在把他抓起来,连夜审问。”郑小琴说道。

“我认为不妥,现在又不能进行刑讯逼供,他完全可以不承认。”杨明说道,“你们肯定会可以进行血液鉴定。”

“是呀,现在医学发达了,可以用死者体内的残留物和他的血液对比。”郑小琴说道,“在铁证面前,他零口供也可以定罪的。”

“不错,我们现在就可以对他实行抓捕!”吴勇说道。

“慢着!”杨明说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们抓了也无可奈何,没有用的。”

“为什么?”吴勇和郑小兰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丁大成也是满脸迷茫地看着杨明,杨明说道:“刚才我检查死者的时候,已经查到死者的下体有一种药物,这种药物叫百消汁,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这个药理,把这个药放入死者下面了,你现在就是找世界最先进的仪器,也没有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