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乌木打造/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加华让保姆给杨明泡茶,然后笑着说道:“杨先生,听我儿媳说你看到我孙子之后,竟然发现他有病,而且把他有病的症状说得一清二楚?”

“是的,是有那么回事。”杨明笑着说道,“我还知道你们这个家族的男人,很多都是夭折,或者是活不到三十六岁。”

“你说得太对了,杨先生真是大神医呀。”魏家华笑着说道,“杨先生,那我孙子这个病还能治好吗?”

杨明笑着说道:“每个病都有治疗的方法,只要找到病因就可以了。”

“那太谢谢你了,杨老弟,我能托大喊你一声杨老弟吗?”魏加华笑着说道:“杨老弟,只要你帮我孙子治好病,你无论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杨明笑着说道:“既然你都喊我老弟了,我还能有什么推辞了,我尽力吧,你带我看看这孩子的住处吧。”

魏加华笑着说道:“好吧,我带你去看看。”

说着,魏家华把杨明带到了小孩子魏新的住房,杨明踏进屋子的第一步,就感觉这房子里充满了诡异。

杨明要观察这诡异在什么地方,他盯着房间一点点的看,终于发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东西。

杨明笑着说道:“魏老,你这大床价值不菲呀!”

“我都喊你兄弟了,你就不要喊我魏老了。”魏加新笑着说道,“这床已经两三百年了,我们家族需要哪个男人继承产业,就必须让他睡在这上面。”

杨明笑着说道:“具体应该是大概两百年左右,没有三百年,你这个床属于乌木,乌木在木料里面算最高档的了。”

乌木又叫阴沉木,是深埋在地下或者水里,经过千年万年形成的木料,有“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称。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长达成千上万年炭化过程形成乌木,故又称“炭化木”。历代都把乌木用作辟邪之物,制作的工艺品、佛像、护身符挂件。古人云:“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

魏加华看到杨明竟然能认出这床是乌木的,不由得更加佩服杨明了,他不但有医术,还会鉴宝呀。

魏加华笑着说道:“不错,杨老弟说得一点不错,这个就是乌木做的床。”

“你们这个床有问题。”杨明笑着说道,“你们家族的男子只所以活的岁数不大,都是因为睡了这张床。”

魏加华听了之后,想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他们家族打算继承事业的都睡过这个床,而睡过这个床的都没有活到三十六岁的,魏加华说道:“不错,我们家的遭遇和你说得一模一样,我之所能够活到现在,那是因为我没有睡这张床。”

杨明笑着说道:“你为什么没有睡呀,按照你们的想法,肯定是认为这个床可以聚气,可以聚宝他们都睡了,你也应该睡呀。”

“其实这个真的是认为是聚宝的,祖上遗传下来的规矩,凡是需要继承祖业的,必须从小就睡在这个床上,从小一只睡到十八岁以上。”魏加华笑着说道,“我之所以没有睡,那是因为本来是我哥哥继承家业的,我哥哥去世了,他的儿子也夭折了,所以才由我来继承,我也就没有睡这张床。”

“那你是幸运来的了。”杨明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如何我睡这张床,我也活不这么大了?”

“不错,所有的问题就出在这乌木床上,都是这张床惹的祸。”

“那具体原因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魏家华说道,“说实在的,以前我也找过别人看过,也花了不少钱,他们根本找不到原因,也有一个老道说应该是这个床的问题。”

杨明笑着说道:“他是不是说这个乌木埋在地下千万年,阴气太重。”

“不错,那道士就是这么说的。”魏加华笑着说道,“当时他说破解,我也给了他不少钱,可是也没有什么效果。”

“其实阴沉木没有阴气一说,它不但没有阴气,而且还会给人带来好运。你们祖上请的这个木匠,应该得罪他了,他在这床上做了手脚。”杨明说道,“我仔细看看问题在哪里。”

“是呀,我们的祖上好像说过,把这个木匠得罪了。”魏加华笑着说道,“那时候应该是清朝吧,那时有钱人家杀个木匠根本不算什么事情,当时祖上请一个木匠帮忙打家具,并且地下室里面的机关也是找他设计的。”

杨明听到这里,笑着说道:“你这么说我就理解了,你们祖上干坏事了,把人家灭口了。”

杨明本来想说的,你的祖上太缺德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是呀,我的祖上也怀疑他会耍心眼,可是后来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

“那是你们没好好检查,问题就在这个床上,也就是一切原因都是这床引起的。”

杨明说着就去仔细观察这个床,他终于在床腿上发现了问题,于是说道:“你们收拾下这个床,然后把它翻起来。”

魏加华找人把床收拾了,然后安排大家把床翻了过来,杨明说道:“你们看看这四个床腿上面有字,看看你们认识不!”

魏加华和儿媳方洁都仔细地看了看,发现上面还真有字,一个床腿上面一个篆字,全部是刻进去的,这刻字人也算煞费苦心了。他把每个字的空间处还雕刻着花草,好像要是要扰乱大家的视线一样。

杨明说道:“仔细看下,这四个篆字其实是中青运死!”

大家凑到了跟前,发现还真是中青运死,方洁忍不住问道:“杨先生,中青运死是怎么回事?”

“人的一生分两个阶段,一个是中青年,一个是晚年,而三十六岁正好是中青年的分界线了。”杨明笑着说道:“你们家族的男人之所以活不到三十六岁,就因为睡在了这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