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漂亮女老师/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要开车了,还送我送你回来吧。”雷素菲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雷素菲特别想和杨明一起说说话,她很高兴带着杨明去,然后再把杨明送回来。

杨明点了点头,他没有带其他东西,只是带了银针,有了这个银针,万一人多的时候,他就可以不要用灵气了。

杨明的苹果园在村子的最西南角,学校在村东头,杨明上了车之后,笑着说道:“素非,要不还是我带着你吧,男人带女人才正常。”

“算了吧,你就是开大汽车的命,我才是骑电瓶车的命。”雷素菲笑着说道,“你带着我我还不放心呢!”

“那好吧……”杨明坐在后面,脚不能耷拉在地上,只能放在踏板边上,两个腿往前一放,正好夹着雷素菲的屁股。

杨明心中想道:这幸亏是冬天,穿的衣服厚,没有什么感觉,如果是夏天,估计就舒服了。

电瓶车和摩托车的道理一样,后面的人坐着最好是抱着前面人的腰,杨明也趁机把两只手放在了雷素菲的腰上。

只是路子太近了,手才刚搭在雷素菲的腰上,就到地方了。

杨明笑着问道:“我们学校好象就一个外地女老师吧,好象姓蒋。”

“对,叫蒋子琪,既年轻又漂亮。”

车子停在了老师宿舍门口,她们刚把车子停好,校长就过来焦急地问道:“杨医生,你看蒋老师的病情如何,好不好医治,看样子很严重呀。”

“我进去看看吧……”说着三个人走了进去。

杨明一看这蒋子琪竟然躺在床上,把羽绒服解开了,在揉着自己的胸。

校长是个四十左右岁的男子,一看到这个场景,立即吓得退了出去。

雷素菲也是个小姑娘,看到这个场景,不由得面红耳赤,她也退了出来。

杨明看到他们都出去了,杨明也走了出来,校长和雷素菲几乎问道:“怎么样,好治疗吗?”

“是很严重。”杨明说道。

“有把握治好吗?”雷素菲笑着说道。

“当然有把握,只是大家要回避一下,屋子里不能有任何人。”杨明满脸认真地说道。

“真的有把握吗?”校长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你们就放心吧,百分百治好。”杨明说道。

“那好吧,你进屋治疗吧,我们保证不打扰你。”校长说道。

杨明把门从里面插上,这时发现蒋子琪面部显得很痛苦,并且用手轻抚自己的胸。杨明知道又遇到鬼了,这鬼胆子也太大了,大白天竟然出来了。

杨明心里想,这个鬼竟然是个色鬼。看到漂亮的蒋子琪,心里有些冲动,杨明把她的手拿起来,掀起她的衣服,把罩罩掀起来,两个小山峰露了出来。

杨明忍不住摸了一下,蒋素菲忍不住叫了一声,杨明吓得慌忙缩回了手,不敢再去摸了。

白天附在人身上的鬼和晚上不一样,晚上的鬼一般不容易赶,必须烧纸钱才可以。

而白天出现的鬼,一般都是直接赶走就可以了。

杨明也不敢再摸了,怕再搞下去就要犯罪了,还是抓紧治疗吧。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对着她的人中穴一刺,刺过之后,蒋子琪身体哆嗦了一下。

杨明知道她要醒了,慌忙把她的衣服拉下来,盖住她的胸。然后转身打开了房门,说道:“好了。”

校长抓住杨明的手,说道:“神医呀,真是神医呀,太感谢你了。”

雷素菲也在一旁赞道:“杨明就是厉害,手到病除。”

杨明由于占了女老师的便宜,有点做贼心虚地说道:“我要回去,不打扰你们了。”

雷素菲说道:“好的,我送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杨明才突然想到,自己出来的时候,女老师的罩罩还掀起来的,忘记给她拉下去了,她会不会发现自己占她便宜了呢。

反正坏事已经做过了,就不去想了,毕竟自己治好了她的病,她还能恩将仇报不成?

雷素菲把杨明送回去之后,自己又回卫生室了。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发现蒋子琪来到了苹果园门口,杨明心想完了,还是被她发现了。

杨明怕蒋子琪进来闹,所以慌忙跑了出去,蒋子琪问道:“你就是杨医生吧。”

“是的。”杨明心虚地答道,不敢抬头看她。

“你在帮我看病的时候,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蒋子琪问道。

“当然要做点什么,要不怎么给你治疗?”杨明说道。

“那你也不能占我便宜。”蒋子琪生气地说道。

“那不是我摸的,你是被色鬼缠身,我进去的时候,你的罩罩就掀起来了,你自己在揉你的东西,不是我干的坏事,我帮你治疗好了之后,只是帮你把衣服拉了下来,我之所以没有帮你拉下罩罩,就是怕碰到你那地方。”杨明撒谎说道

“色鬼缠身?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你认为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当然有了,如果没有鬼,蒲松龄的聊斋能写那么逼真吗?如果没有鬼中国的汉字也不会有鬼这个字了,如果不是鬼缠身,你如果是有了其它的病,我再厉害也不会瞬间给你治疗好的。”杨明笑着说道。

蒋子琪的眼睛柔和了许多,最起码对杨明的话半信半疑了,杨明趁机说道:“医者父母心,我的职责是为病人看病,偶尔引起病人的误会我也能接受,反正我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蒋子琪犹豫了下,说道:“那谢谢你了。”

“其实你的胸确实不太大,如果你想让它变大,我可以帮你丰胸。”杨明认真地说道。

“有毛病!”蒋子琪气得满脸通红,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杨明不禁扪心自问,自己真的是医者父母心吗?怎么感觉自己有些无耻,自己变了,杨明感觉自己有点坏了。

杨明是不是真的学坏了,为什么自己成了一有杂念的医生?想想古人说话,食色性也。先贤都这么说,他还有什么好内疚的呢?

这时,王敏正好出来了,问道:“杨明,刚才那女老师来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