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三十万卖了/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多久,小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笑着说道:“我爸爸马上就要过来了,他会带钱过来的。”

杨明说道:“钱的事情真的无所谓,钱本来就是身外之物,不要那么当真。”

“那也不行,钱必给你的,就算你以后是我的表姐夫,我也要给你。”

……

几个人等了不到半小时,门铃响了起来,小丽跑过去开门,只见两个中年男子进来了。

领头的是小丽的父亲吴金宝,吴金宝拎着一个皮箱,后面是他的朋友,两个人都穿的唐装。

朱雅婷看到吴金宝进来,笑着站起来喊道:“姨夫……”

吴金宝笑着说道:“雅婷来了呀,你坐……”

吴雅婷重新坐了下来,这时小丽说道:“让我爸爸看看吧。”

刚才她已经把吊坠放在了沙发上,现在她重新拿了起来,把这个玉坠递给了她的父亲。

吴金宝放下了手中的皮箱,然后坐了下来,他带着的中年人也坐在了他的身旁。

吴金宝看过之后,又把这东西交给了他身边的中年人,中年人看了看,笑着点了点头。

吴金宝打开了皮箱,说道:“杨先生,这是三十万人民币,我想把它买下来送给我的女儿。”

杨明说道:“没关系,钱都是次要的,你如果喜欢留着就可以了。”

吴金宝合上了皮箱,说道:“那不行,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你如果不接着这个钱,我们也不好意思要这个吊坠呀。”

“好,既然这样,这个钱我收着了。”杨明说着把皮箱拿到了自己的脚边,放在了地上。

吴金宝看到杨明把钱收了回去,自然也很高兴,笑着说道:“那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

吴金宝离开之后,杨明和朱雅婷又在这里玩了一会,眼看天已经要黑了,朱雅婷说道:“小丽,我请你吃饭去吧。”

小丽说道:“我不想出去了,你们去吃吧,我想休息一会。”

既然她不愿意出去吃饭,朱雅婷也没必要硬拉着她。

何况以前朱雅婷家穷的时候,小丽家根本不和他家来往,直到朱雅婷的父亲发了,他们才和朱家来往。

吴金宝这辈子不务正业,就是天天修道,跑到峨眉山和武当山,向人家学习修道。

修道是一门很深学问,最近两年,吴金宝也让他女儿小丽修道了,并且他认识了崂山一老道,那老道给了他一张图,图上画着一个吊坠。

老道告诉吴金宝,修道的人如果能够得到这块玉佩,可以修炼城仙,就算成仙之前,也可以成呼风唤雨。

当然,这只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遗言,究竟行不行,只有实验了才知道。

另外,这个吊坠可以催情,催情的效果很明显,特别是女士,如果把这个吊坠放在胸上,立即会让这个女子高chao。

小丽自己在房间里面就是为了测试这个吊坠的,所以杨明才会听到小丽一个人在叫,当然同时小丽也知道了这个吊坠就是他们要寻找的东西。

这个传说也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但是小丽知道这个是真事了。

杨明拎着皮箱,两个人一起去了一家饭店,杨明怕钱放在车子里面不安全,于是拎着进了饭店。

到了饭店,他们要了一个包厢,两个人点了一些菜,在等菜的时候,朱雅婷说道:“杨明,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个吊坠应该不是一个平常的吊坠。”

杨明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过是你的表妹,别说卖,送给她都无所谓。”

“别提这表妹了,其实我们两家关系也不好。”朱雅婷笑着说道,“小时候我家里穷,他们根本不理我们,后来我爸爸闯出来了,他们又开始理我们了。”

“这家人还这么势力啊,早知道就不理他们了,现在既然卖了,那就不要说什么了。”杨明说道。

饭菜上来了,杨明喝了一瓶啤酒,突然有点想上厕所的感觉,于是站起来说道:“雅婷,你等我一下,我要去一下厕所。”

杨明走到外面,突然看到前面一个背影很熟悉,不错,前面这个人就是小丽。

小丽不是说不出来吗?怎么还过来了?杨明感到很纳闷,小丽拿着手机在通话,杨明忍不住悄悄跟了上去,看看究竟她在讲什么?

只听小丽说道:“那两个人就是一对傻逼,三十万都是多给他们的,你没看那姓杨的傻逼,还想送给我呢,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他算什么东西。”

杨明算是听明白了,小丽口中的两个傻货就是自己和朱雅婷,那姓杨傻逼就是说自己。这时,小丽又接着对着电话说道:“那货还想泡我呢,也只有朱雅婷那样的傻货才会要他,我都怀疑他毛有没有长全呢!”

说完小丽还哈哈笑了起来,杨明一听顿时火了,恨不得上去给她一巴掌。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没必要和一个女人计较,毕竟她是朱雅婷的表妹。

杨明也懒得偷听小丽打电话了,于是转身去厕所了,回到包厢之后,朱雅婷看出了杨明满脸的不高兴,笑着说道:“小男人,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杨明说道:“刚才遇到你表妹了……”

“她不是说不出来了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怎么可能认错人。”说着杨明把偷听到的话学给了朱雅婷听。

朱雅婷听了之后,气愤地说道:“她竟然敢这样说我们,我刚才就说他们一家人都有问题了吧,以后不理他们好了,干脆那吊坠不卖给她了。”

“算了,不和她计较了,我们一起吃饭吧。”杨明说道,“吃饱喝足我们一起睡觉去。”

“好,吃饱喝足好好犒劳你。”朱雅婷说道。

杨明笑着说道:“我就不明白了,干那事明明是你们女人占了便宜,为什么偏偏以为好像男人占了便宜似的。”

“本来就算你们占了便宜的,你没看新闻经常报道咸猪手的,男人摸一下都是占便宜了,并且是犯法了的。”

“可是我总觉得不对,我认为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女人占了便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