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狗仗人势/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明笑着说道:“好啊,那就这么决定了,今天晚上住市里。”

“不过我们最好不要住我姑妈家,要不他们让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那多尴尬。”

“那你的意思我们到外面开两个房间?”

谢雨欣笑着说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又不是没有住过一个房间,我的意思在我姑妈家住一个房间不方便,我宁愿到宾馆住一个房间。”

“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到你姑妈家,她还会安排我们住在一个房间呀?”杨明笑着问道。

“我姑妈让我带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呀,所以让你代替下。”

“哎,好吧,做你临时男朋友。”杨明边说着边开着车子。

两个人到了市里,到了谢美丽住的小区,他们把车子开了进去,杨明把车子停好之后,刚想上楼,突然一个妇女带走一条狗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个妇女也就四十岁左右,一看就像个有钱人,那狗浑身雪白,但是样子却很凶恶,也不听话,直接叫着奔着谢雨欣扑来,要咬谢雨欣,把谢雨欣吓得“啊”的一声。

杨明一看这狗咬谢雨欣,顿时急了,骂道:“麻痹的,滚蛋。”

说着一脚把狗踢开了,那狗“嗷”的一声,然后退出回去了。

狗退到了杨明的身边,继续旺旺地叫着,那妇女看了看杨明,说道:“你这个人真是,你把我狗踢伤了,你赔得起吗?”

杨明一听顿时脑了,她的狗咬人,她不去管自己的狗,反而谴责别人。杨明冷冷地说道:“妈的,你的狗咬我们,你不给我们赔礼道歉,反而怪我打你的狗了。”

“我的狗多金贵,我给它挂一瓶水都好几百,别说狗没咬到你们,就算咬了你们,到医院打针最多三百块钱狂犬疫苗。”

杨明一听,顿时就火了,合着我这人命还不值你狗的命,他气愤地说道:“妈的,我今天就把你这狗弄死。”

说着,一脚踢向那白狗,白狗“嗷”地一声惨叫,被踢出了几米碰在了墙上。

那妇女一看杨明这么厉害,又看到杨明的跟前停着一辆悍马,这个悍马还挂着军车牌照,妇女有点害怕了,对方敢这么踢她的狗肯定是有钱有势的人。

这时,杨明边走向狗的跟前,边说道:“今天我把这狗弄死,然后你报警让警察来看看,看看让我怎么赔偿。”

说着杨明又要去踢那狗,那妇女一看对方真的要弄死她的狗,她顿时就害怕了,因为她明白,杨明如果真是官二代,她的狗就白死了。

她慌忙拦着杨明,说道:“兄弟,我错了,我给你道歉,你就放过我们的狗吧,我以后肯定不会让它再咬人了。”

杨明也就是吓唬吓唬这女人的,于是说道,“以后注意点,我今天好说话,不和你计较了,如果遇到不讲理的,非要弄死你的狗,你打官司都不一定能打赢。”

杨明踢了一脚也解解气了,所以说话也客气一点了,那妇人笑着说道:“兄弟说的对,兄弟说得对!”

那小狗被杨明一脚踢的也不敢动了,妇女慌忙过去把那狗抱在了怀里。

杨明没有再和那妇女计较,拉着谢雨欣上了楼,边爬楼梯边问道:“你姑妈住几楼啊?”

谢雨欣笑着说道:“四楼402……”

那少妇看到杨明和谢雨欣上去了,心中想道:妈的,今天真倒霉,遇到比我还厉害的。

这个人叫丁霞,她的老公叫范斌,是东林区卫生局的副局长,和谢雨欣的姑父郝计伟是一个单位的,这家伙以前和郝计伟是一个科室的。

以前范斌就喜欢和郝计伟捣蛋,天天打小报告,现在更过分了,因为他是上司了,不需要给郝计伟打小报告了,可以直接给他小鞋穿了。

郝计伟这个憋屈呀,但是没办法,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最要命的是,这个丁霞也给谢美丽夫妻捣蛋。

谢美丽两口子如果上楼或者下楼,遇到丁霞带着狗,丁霞的狗就直接扑上来,谢美丽两口子可不像杨明。

狗如果咬他,他可不干说其他话,只有躲闪的份,大话都不敢说。

杨明和谢雨欣到了402的门口,谢雨欣按了下门铃,没多久门就打开了,谢美丽给打开的房门,杨明跟着谢雨欣的后面进去了。

谢美丽看到杨明,心里还在想,自己的侄女很厉害的,竟然找了一个帅哥。

杨明看到谢美丽,心中想道:怪不得叫谢美丽,长得还真是美丽,绝对不是一般妇女可以比美的。

互相介绍之后,杨明和谢雨欣都换了脱鞋,走进了客厅,谢雨欣说道:“姑妈,刚才一个狗差点把我咬到了,真的吓死人了”

“是不是一个白狗?”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鞋雨欣问道。

“我们这整栋楼就那一家喂狗的,就是咬你的那白狗,不过我们这栋楼都没人惹那娘们,那狗仗人势,那娘们还喜欢得罪进尺,我们没必要去惹那个灾星。”谢美丽说道。

“看来姑妈很怕那女人了?她也是女人,你也是女人呢怕她啥啊。”杨明说道。

“打架谁怕谁,我农村长大的,如果打起来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谢美丽说道,“。不过我还真的有点怕她,尽量都是忍气吞声,她的狗如果扑向我,我是不敢打它。”

谢雨欣说道:“姑妈,小时候我记得你很厉害的,怎么就突然变受气包了,今天我们给你出气了,那狗被杨明一脚踢几米远。”

“真的假的,你们踢她的狗,她没让你赔啊?”谢美丽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他们不敢让我赔,我说我打死赔钱,可以报警,可是她求我别打了。”杨明笑着说道。

“也是啊,她们家就是欺软怕硬的人。”谢美丽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不行,我老公是她老公的手下,所以我们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得罪她们,不得罪都要找我们家老头子麻烦,如果得罪了,那就没日子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