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下毒/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李太阳傻眼了,八十多万就这么没了,自己好不容易混到的八十八万就这么拱手让了出去。

杨明笑着说道:“医学博士,你现在是不是心服口服了。”

其实李太阳早就心服口服了,只是他还是嘴硬,说道:“小子,你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巧了。”

李森林看不下去了,指着李太阳说道:“小子,你也给我巧一个试试?”

杨明笑着说道:“其实我现在可以让他心服口服,李太阳,你现在可以自杀,留一口气在,我肯定让你活得好好的。”

这时,贺卫东高兴了,只是他心中搞不明白,杨明怎么就这么厉害。

不过他看到李太阳不服输的样子,自己心里也不爽,于是走到了李太阳的跟前,说道:“李太阳,你可以回去了,以后也不要回来了。”

李太阳心里很不爽,自己混了这么长时间,混了八十八万,竟然被杨明给赢走了,现在贺卫东也要把他赶走。

现在他等于白忙了,本来还以为自己还能在这里混到钱呢!因为贺珍珠只要不醒来,贺卫东肯定要请医生护理。

可是现在不行了,人家已经赶自己了,自己还有什么脸留下来呢。

至于那八十八万,李太阳也只能愿赌服输,这个没办法的,他只能自己走了。

李太阳毕竟也帮自己女儿治疗过,贺卫东又开了一张十万的支票递给他,冷冷地说道:“给你的钱被你自己输掉了,但是我也不能让你空着手离开,这是十万块钱,你拿去吧。”

说着,他把支票递给了李太阳,李太阳拿着支票直接回去了,杨明看李太阳离开了,笑着说道:“明天我还要给大小姐治病,今天就这样吧。”

说着他把金针消毒之后,盘城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贺卫东笑着说道:“杨老弟,那我现在送你们去宾馆,去之前还是先宵夜吧。”

杨明这个年龄正是容易饿的年龄,笑着说道:“好吧,那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其实家里就有吃的,只是贺卫东怕杨明受拘束,所以只能带他们到外面了。

李森林看到贺家大小姐好了,感觉自己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笑着说道:“贺老板,令爱已经好了,我也打算回家看看了。”

“好,我们一起出去吃夜宵,然后让司机送你回去。”贺卫东笑着说道。

其实李森林本来是不打算一起吃东西的,不过他很佩服杨明的医术,想和他在一起多待一会,所以也就没有拒绝贺卫东的邀请。

贺文彬没有和他们一起,而是开着车子走了,现在贺文彬也帮贺卫东打理一家分公司。

当然他有自己的房子,有时候偶尔也住在贺文彬的家里,贺卫东对这个干儿子还是不错的。

保镖开了两个车子,载了他们四个人到市里去吃夜宵,车子在一家饭店门口停了下来,两个保镖在外面等着,他们四个人一起进去吃了。

几个人边吃边聊,李森林笑着说道:“小杨,你的医术太厉害了,我以后要向你讨教讨教。”

杨明笑着说道:“李老太客气了,我以后要向你讨教才对。”

“学无长幼,达者为师,你的水平不要说在我们中国了,就是在世界上,也找不到比你更厉害的了。”李森林笑着说道:“过几天到我家玩去,你要让我尽尽这地主之谊。”

杨明笑着说道:“好,有机会我一定过去。”

几个人吃好之后,贺卫东先安排了保镖把李森林送走了,然后说道:“杨明,你也要好好休息,明天小女的事情还要麻烦你呢!”

杨明笑着说道:“贺大哥,大小姐的事情你就放心吧,不过你最好能到我宾馆房间里,我和你说件事情。”

“晕,什么事情,难道还要瞒着我不成。”唐天在一旁说道,“有什么大事不能当着我的面说,非要回宾馆。”

“回宾馆并不是怕你听到,到时候不会瞒着你的,在外面说我怕不安全。”杨明说道。

听杨明这么一说,贺卫东也感觉这事情不小,于是说道:“杨老弟,我跟你去宾馆里面。”

车子在宾馆门口停了下来,三个人进了宾馆,杨明把门关上之后,说道:“贺大哥,你得罪了什么人没有?”

“我是做生意的,得罪人在所难免,但是也绝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贺卫东说道。

“我想也是。”杨明说道,“我给你说实话吧,其实你女儿的病不是车祸。”

不要说贺卫东吃惊了,就是唐天也感觉吃惊,他问道:“人家都说是车祸,怎么你说不是车祸?”

“是呀,我女儿就是车祸不醒人事的,这个交警可以证明的呀!”贺卫东说道。

“只是巧了,一个小车祸引起你女儿体内的毒,才会导致她昏迷不醒的。”

“你的意思我女儿被下毒了?”贺卫东听了杨明的话之后,不由得后背发凉,同时额上也冒出了冷汗。

杨明说道:“不错,确切地说你女儿是被人下了蛊了。”

蛊为远古之时所传神秘巫术,并只在湘西苗族女子之中所有流传,世循传女不传男,其他民族不曾有,纵有类似,但也远不能与此物相比。

早为三苗先民用于情誓,两只为对,亦称情蛊。如遇背叛,一方自尽,蛊从其体内飞出,引动另一情蛊破体飞出,使其巨痛七日之后方气绝而亡。

后来有汉族男子进入苗疆,见苗女多情,便居住下来,待二三月后,借口离开,许久不回,苗女自尽,汉人蛊飞人亡,导致谈蛊色变。

再后来又听说苗疆的男人也可以养蛊了,并且越来越厉害了。

贺卫东自然知道“蛊”,这要多大的恨才会下蛊啊,贺卫东确实想不出谁会这么恨自己,朝自己女儿下蛊。

“杨老弟,你说谁会对我的女儿下毒手呢?”贺卫东问道。

“这个事情我怀疑是亲近的人下的,所以你要防备。”杨明认真地说道。

“杨老弟,我们也不是外人,你能再说得详细一点吗?”贺卫东满脸期待地看着杨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