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周玟的第一次/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明对李明远的话根本是听不进去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干传销,说实在的,就算他们洗脑一个月,也打动不了杨明。

看到李明远的洗脑没多大效果,刘颖说道:“李老板,不是听说你是练习书法的吗?杨明也是书法家,在全国大赛获过第一呢,还当过评委会评委。”

李明远笑着说道:“那我不能和杨老板比,我就是自己偶尔瞎练练的再他们这些高手面前,我根本就是没有入门。”

杨明笑着说道:“也不能这么说,高手在民间。”

“你这有纸和笔吧,你们交流交流。”周玟在一旁说道。

其实周玟也想看看杨明的字,刘颖也在一旁鼓动,说道:“是呀,你们切磋切磋。”

李明远笑着说道:“自从到这里了,没有毛笔墨汁,就写写硬笔字吧。”

说着,李明远去到房间里面拿出了一个圆珠笔和一个本子,到了客厅他重新坐下以后,杨明笑着说道:“李老板,你先写吧,我看看。”

李明远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先献丑了。”

说着,李明远在纸上写了个最简单的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杨明看了看,写的是比一般的人强一点,但是和书法还是有差距的,说实在的这个只能算写字,离书法艺术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不过杨明是个谦虚的人,他从来不喜欢打击别人,杨明笑着三说道:“写的不错,真的不错。”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杨明这一夸,李明远还是很开心的,他笑着说道:“杨老板,你表演一下,我学习学习。”

杨明笑了笑,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了一首词: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首词是南唐后主李煜写的,写的是不错,很伤感的一首词,杨明写好之后,李明远连连点头称赞吧,李明远仔细地看了看杨明的字,于是激动第说道:“你太厉害了,你的字完全可以字帖了。”

杨明又坐了一会,他打算回去了,坐这里听他们瞎扯,真的没有多大意思,杨明看了看刘颖和周玟,说道:“我们回去吧……”

周玟笑着说道:“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刘颖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李老板,那我们回去了。”

回到了外面,杨明笑着说道:“抓紧打车回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刘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刘颖拿出手机一看,是夏姐打来的,她慌忙接了电话:“夏姐,有什么事情吗?”

夏姐在电话那头说道:“我肚子不舒服,你们回来了没有?”

“我们在回去的路上,马上就到家了。”刘颖说着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之后,杨明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夏姐肚子不舒服,我们回去看看吧。”刘颖说道。

说话间他们走到了小区外面,门口正好有一个出租车在等客,三个人上了车回到了原来的小区。

这次是杨明坐在了前面,下车的时候杨明把钱付了,到了楼上,进去房间之后,看到那夏姐满脸的痛苦。

夏姐说道:“刘颖,你和我一起去医院,让杨明和周玟在家吧。”

其实夏姐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她知道杨明和刘颖是一个村的,怕自己把周玟带走了,杨明给刘颖反洗脑。

另外夏姐也看出来了,刘颖喜欢杨明,她怕把杨明刘颖留在家,他们说不定在一起干那事了。

她也不能让杨明一个男人在家,怕杨明翻她们的东西,所以衡量再三,还是让刘颖陪自己,把杨明和周玟留在了家里。

刘颖和夏姐离开之后,家里就杨明和周玟了,周玟把门从里面插好,说道:“杨明,你千万不要相信她们,其实这个就是传销。”

“我当然不会相信她们,我只是想把刘颖带走,毕竟她是我们一个村的,不想让她再继续害人。”

两个人都坐在了沙发上,周玟说道:“看样子她是不会走的,因为钱已经交了,她肯定还想多拉几个人,然后把这钱骗回来。”

杨明笑着说道:“其实这个事情很明显,要想把钱赚回来,那比登天还难,还要考虑的事情是,提心吊胆怕警察查,说不定哪天把老窝给你们端了,还是要遣散回家。”

说着,杨明又把手放在了周玟的腿上,周玟没有反抗,而是浑身哆嗦了一下。

周玟之所以没有反抗,主要原因是周玟喜欢杨明了,因为她有好几次梦到杨明,她认为这就是缘分。

周玟不但梦到杨明了,还梦到两个人在一起干那事了,所以她能在这里见到杨明,她认为就是缘分,是老天给她的机会。

梦里都干那事了,杨明摸她腿又怕什么?杨明的手顺着周玟的腿往里滑……

周玟躺着眼睛没有动,然后杨明竟然脱了周玟的衣服,周玟说道:“杨明,我们到床上吧……”

杨明点了点头,把周玟抱在了大床上,也不知道杨明今天怎么没有去控制,而是真的把周玟办了。

两个人在席梦思上翻滚着,没多久这席梦思就剧烈的震动起来……

一阵疯狂之后,杨明笑着说道:“你们真厉害,对不起,是我看到你太漂亮了,没有控制住。”

“其实是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以前就梦到过你,所以我不会拒绝你的。”周玟有些害羞地说道,“就算你有老婆也没事,我就是喜欢你,不会影响你的家庭的。”

杨明没有想到周玟那么善解人意,杨明刚才也知道了周玟是把第一次给了自己。

说实在的,杨明有些内疚,幸亏这席梦思上只是个凉席,没有铺被子要不然第一次的血迹沾到被子上还要洗的。

席子上面就好擦多了,杨明拿到问卫生间拿了个湿毛巾,说道:“我把席子擦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