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寡妇洗澡/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明想如果挖不到人参,那自己干脆让刘丽红种菜,这样她就可以致富。

不过说实在的,这里的路真的不好,交通也不太发达,但是如果真的种出自己的杨家神菜,估计饭店还是会来进货的。

杨明虽然现在还没有对刘丽红有什么想法,但是怜香惜玉的心思还是有的。

老爷子做好饭之后,杨明一看桌子上有两种野菜,说实在的,这两种野菜杨明还真的不知道名字,但是看样子就应该味道不错。

除了野菜,还有一个粉丝炖野兔,还有一份野猪肉。

虽然只有四样菜,但是在这个村庄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老爷子笑着说道:“今天吃饭有点晚,晚上我再去超市买点牛肉烧鸡啥的,中午就这么将就一下吧。”

杨明笑着说道:“刘叔,现在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再去买菜了。”

家里还有一瓶白酒,杨明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喝啤酒,就陪着刘老爷子一起喝了一点白酒。

吃过中午饭之后,杨明笑着说道:“刘叔,你下午好好休息,我和丽红到山上转一转。”

“好的,要不我陪你们转转吧?”刘宝堂说完之后,又感觉到自己说错了。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自己的女儿对杨明有点意思,自己怎么可以做他们的电灯泡呢,自己真的是老糊涂了。

不只是他后悔自己说出去的话,就连刘丽红心中也在想道:自己的老爸这是怎么了,竟然想当自己的电灯泡了。

还没等别人说话,老爷子自己就说话了:我倒是忘记了,下午我不能陪你们去了,我还有点事情,你们到山上去玩吧,反正你们注意一点,现在这山上还有野猪呢,不过白天应该不容易发现。

“没事的,就是有野猪,我也不怕。”杨明笑着说道。

杨明休息了一会,就和刘红丽一起出去了,他们直接都了南面山上。

刘红丽说道:“杨明,我们现在这个山是没有什么东西,因为这个山离家近,并且是单独的一个山,平时人家割草放羊都是到这个山上,所以这座山也不会有什么人参。”

“是呀,我看这山也不像有的样子,那我们去哪里?”

“我们不要爬这座山,我们从这座山的西面绕过去,就可以到另外的山上,那里好几座山峰连在一起,山上好东西不少呢。”

“那倒是不错。”杨明笑着问道,“你说的好东西不少,你的意思胡来人参,还会有其他的东西。”

“是啊,有很多中药,何首乌和枸杞子都有的,全部是野生的。”刘丽红说道,“当然还有其他的东西,不如山楂呀,大枣呀。”

杨明笑着说道:“那不错,还有吃的东西了。”

“当然了,都是野生的,比市面的好吃的多,枣子也很大。”

两个人说话间,杨明看到了一条河,这个河里还冒着热气。杨明笑着说道:“我看到了,这个河就是你说道可以洗澡的吧?”

“是呀,晚上我就带你到这里来洗澡,我们一起洗澡。”刘丽红笑着说道。

杨明心中想道:这家伙要给我一起洗澡,莫非她是要和我一起洗鸳鸯浴呀?

刘丽红看杨明犹豫了一下,于是笑着说道:“你不要瞎想呀,我们这里女人也来洗澡的,我们这里都有习惯的,男人在东面洗澡,女人在西面洗澡,互相不侵犯的,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事情。”

杨明心中想道:到底是淳朴的乡下人呀,没有龌蹉的想法。

“现在都是秋天了,估计也不是天天有人洗澡吧,夏天估计就热闹了。”

“是啊,秋天又不是天天洗澡的,偶尔有一个人洗澡也不会遇到,他们也不会太晚洗澡,万晚上来应该不会遇到别人。”

两个人正说话间,杨明就看到水里一个女人在洗澡,离杨明这里有点远,杨明只能看出是个女的,具体岁数也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岁数应该不大,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

杨明胸笑着说道:“丽红,你看看那水里还有人洗澡呢!”

“是呀,这个人是我们生产对队的,还是一个小寡妇呢,长得很漂亮的。”刘丽红说道,“她的老公以前长得很帅的,后来在一次外出打工,被人害死了,大家都以为她会离开我们这个村子呢,没有想到她竟然在这里过下去了,并且没有听说过她的花边新闻。”

杨明他了一口气,说道:“心中这个社会,二十多岁的女人能守住寡都是奇迹。”

“是呀,有些女的老公还活得好好的,她们就在外面偷情,如果说让她们守寡,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是呀,她老公怎么死的?”

刘丽红说道:“具体的事情我也是不太清楚,听说在外地打工,夜里被人家抢劫了,然后他的尸体就被人家发现报警了,当时很吓人的,说他的头都被弄掉了,太残忍了。”

“确实残忍,哎,不提他了。”杨明说道。

“当时他们本家的人去领他的骨灰,都没有敢告诉他老婆,一直到一年之后她才知道。”刘丽红说道,“这寡妇叫董红梅,我们经常一起玩的。”

杨明忍不住用透视眼看了看远处,发现在这个寡妇还真的很漂亮,简直是一个尤物,真的没有想到这美女寡妇竟然能耐得住寂寞。

杨明嘴里说不提人家了,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张莉,这个寡妇叫也没有孩子?”

“没有呀,如果真的有个孩子,她这么过着倒是可以理解了,就因为她没有孩子,她老公也没有父母让她尽孝,她不改价我们才感觉奇怪的。”

杨明笑着说道:“你们这里真的太平,一个寡妇在这里洗澡,竟然没有男人来调戏她,鸣凤不错呀。”

“其实我们村没有什么坏人,只有一个村长段保涌,如果他不流氓,就没有人流氓了。”刘丽红说道,“毕竟男人大都出去打工了,留守下来的都是老弱病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