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都是神医/逍遥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晓燕说道:“神医,如果有时间你可以帮我妈妈看看病吗?”

杨明顿时明白了,肯定是这女孩子的母亲病了,应该是很严重的病。

她听说自己厉害,现在遇到自己,激动地哭了。

杨明笑着说道:“美女,我是医生,医生就是给病人治病的,不过我今天肯定没时间了,要不明天吧,明天我给你母亲看看。”

“那真的是谢谢你了,正好我明天天不上班,我到你去医院。”袁晓燕说道。

杨明笑着说道:“没问题,明天上午你来找我。”

“好,太好了,真的要谢谢你了。”袁晓燕说道。

杨明上了电梯,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打开门之后,杨明走了进去,坐在了床上。

坐了一会,杨明突然站了起来,他还是想给欧阳小华的父亲治病。

毕竟自己是医生,医生的职责的治病,虽然欧阳小华是素质有问题。

但是他的父亲是无辜的,何况欧阳素素也是不错的。

想到这里,杨明就重新走了出去。

锁好门之后,杨明拿出了手机,拨打了欧阳素素的电话。

打通之后,杨明说道:“你告诉我你家在什么地方,我决定给你父亲治病了。”

“好的,你出来就可以了,我就在你宾馆门口。”

原来欧阳素素根本没有走,她哥哥走了,她就在宾馆的门口等着。

杨明一听欧阳素素就在宾馆门口,他也就直接挂了手机。

到了宾馆的门口,杨明就发现了欧阳素素。

欧阳素素看到杨明出来了,于是高兴地说道:“杨明,你真的答应了?”

杨明笑着说道:“是呀,你都说晚上陪我一晚上了,我如果再不答应,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好,我肯定说话算话,只要你给我父亲治病,今天晚上我就陪你,并且不让你负责。”

“我就是开个玩笑的,不需要的。”

杨明心中想道:我如果让你陪我,那我也是坏人了,也没有医德了。

说话间两个人走到了杨明的车子跟前,杨明笑着说道:“上车吧,我们一起过去。”

欧阳素素点了点头,和杨明一起上了车,上了车子之后,杨明笑着说道:“好了,一起走吧。”

欧阳素素指路,和杨明一起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应该是欧阳素素父亲的家,因为欧阳素素是单独住的。

到了地方之后,两个人一起进去。

欧阳小华看到杨明来了,自然也很高兴,对杨明也是很客气的。

杨明冷冷地说道:“我之所以过来,那是以为我是看你妹妹的面子。”

“我知道,你不会看我的面子的,只要你来了,我就高兴了,谢谢你。”欧阳小华说道。

杨明冷冷地说道:“我只告诉你一件事,既然李欣欣对你没兴趣,你就不要去骚扰人家了,恋爱是双方的。”

“你放心好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打扰他,我说话算话的。”

杨明笑着说道:“好,既然你能说话算话,那也就可以了。”

“你放心,我不但不会骚扰李欣欣了,以后也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兄弟看待的。”

“当兄弟还是算了,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兄弟。”杨明冷冷地说道。

到了楼上,欧阳素素的父亲就躺在上面的卧室里。

杨明进去一看,欧阳素素的父亲欧阳振龙就躺在床上,并且是昏迷不醒的。

杨明说道:“你的父亲你们没有找别人看吗?”

“找了好几个人,都是束手无策,今天找你你不愿意来,外面又找了一个医生,现在还没有过来。”欧阳素素说道。

“这个病估计也只能我能治疗了,估计你找谁来都不好使。”杨明笑着说道。

“那也不一定吧,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说找其他人就不好使。”这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

杨明一看这个人,他是不认识。

来人大概五六十岁左右,杨明笑着说道:“我说别人不能治疗,那就肯定不能治疗,你信不信都无所谓的。”

这时候,欧阳素素说道:“杨明,这是丁神医。’

原来来的人叫丁运,是京城的一个老中医,他在这附近也算有点名气,到五十岁之后闯出一个神医的称号。

丁运笑着说道:“中医讲究的是传承,当然了,讲究的也是资历。”

杨明笑着说道:“不错,那你老人家既然来了,你给看看吧,你如果能看好,我也就不要给看了。”

“好的,年轻人,你就在跟前学学吧。”丁运说道。

欧阳小华当然知道杨明的厉害,他说道:“这个是杨明。”

杨明制止住了欧阳小华,笑着说道:”还是让老神医给看看吧。”

杨明说着,就直接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

这时候,丁运走到了床前,说道:“给我搬过来一把椅子,我要把脉。”

欧阳素素看了看杨明,看到杨明拿出手机玩手机了,她只好去搬了一把椅子。

椅子搬过来之后,放在了丁运的屁股跟前。

丁运坐了下来,然后给欧阳振龙把脉。

把脉之后,欧阳振龙皱了皱眉头,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银针。

欧阳素素说道:“丁神医,你这是要干什么?”

丁运说道:“我要给病人针灸。”

杨明笑着说道:“好呀,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肯定没用的。”

“有用没事也要针了之后才知道。”丁运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是要针病人的人中、少冲,然后配合内关、合谷等穴位吧。”杨明说道。

杨明这话让丁运顿时一愣,因为他就是打算针这些穴位的。

这丁运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杨明,说道:“小子,有两下子呀,不过你光知道这些理论是没有用的,你要知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杨明笑着说道:“你认为可以,那你就试试,你不行了我再来。”

“我如果不行,那你肯定也不行,何况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说着,丁运就开始针灸了。

丁运的针灸手法还算纯属,杨明看了以后,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