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尸兵/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开真是吓了一跳。

哪里会想到一跳进来刚好踩到一个死人,而且还是在人家的脑瓜上,难怪差点摔个屁墩,脚脖子都拐了一下。

借着外面路灯昏暗的光线,叶开大着胆子仔细查看,马上,心里一阵抽抽,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因为脚下的这个尸体实在太诡异了……,衣服下面的身体干瘪瘪,好像没什么肉,皮包骨头,再看脑袋也是如此,整张脸黑乎乎像是涂了煤灰,眼眶深陷,颧骨突出,嘴巴张得老大,要不是外面还有张皮包着,叶开准以为是一具骷髅了。

“这特妈是个什么鬼啊?”

“长得也太寒碜人了,人吓人吓死人啊,减肥药吃多了吗?”

叶开惊的急急后退两步,哪知道脚下一绊,脚后跟再次撞上了什么东西,幸好他反应够快,另一只脚快速跟上后退一步,只听“卡擦”一声脆响,脚下踩到东西后往下陷落,回头一看,叶开心脏都漏跳了一拍,居然又是一具尸体,而且样子和刚才那个如出一辙,叶开的脚刚好踏上了他的胸膛,结果肋骨被踩断几根,鞋子陷了进去。

“我勒个去!”

叶开捏紧拳头,重重在自己的胸口拍了两下。

他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恐怕蒋家今天这里出了什么大事,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从他头皮开始蔓延,传遍四肢和脊梁骨;灵力一转,他开启了不死凰眼,眨眼间,黑漆漆的环境仿佛在空中出现了一抹金色的光线,从他眼睛里看出去,可以看清蒋家如今的场景——

一,二,三,四,五……

随便一数,别墅门前就躺着五个死人,死亡的姿态跟眼前的两个一摸一样,似乎身体里的血肉都被吸光了,只剩下一个干瘪的驱壳。

叶开的眉头皱得更紧,心底都产生了一股凉气,站在别墅外面,用不死凰眼朝里面望过去,这一看,脸色顿时大变,因为别墅里面也躺满了尸体,同样是干尸。

难道,蒋云斌就这么死了?

叶开心里忍不住这样想,可到底是谁下的手,看这情况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难道是修士所为?

他强提胆子,朝着别墅里面一步步走过去,见到如此阴森诡异的一幕,叶开心头也非常紧张,正在这时,凰的声音突兀响起:“小心,这里有很强的尸气。”

凰的突然出声,倒是把叶开吓了一跳,脸都白了,脚下碰到一个什么东西,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一看原来是一个铝合金的垃圾桶。

与此同时,叶开感觉身上一寒,心中没来由的悸动,灵气自动从丹田灵胎中涌现出来,沿着身体全身经脉流转,他有种感觉,自己被某个东西盯上了。

凰再次出声,透着焦急:“走,快走!”

叶开全身一激灵,想也不想,疾风决下意识用出,身形急速后退,如电闪鬼魅般从别墅里面逃了出来,等到一直跑出了上百米远,身上被某物盯着的那种毛骨悚然才渐渐消失。

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叶开发现自己背后出了一身冷汗,粘嗒嗒的,气喘吁吁。

“凰姐姐,刚才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有余悸的问。

“这么新鲜的尸气,恐怕是刚刚从地底下爬出来的,虽然看起来最多只是尸兵的等级,但你才刚刚踏入胎动境,丹田都还不稳,过去就是找死;运气不错,你的仇那个家伙帮你报了。”

叶开听到这句,在心中大慰的同时,又很不甘心,亲手杀掉蒋云斌才能缓解他心中的仇恨,现在他连蒋云斌的面都没见着,蒋家就莫名其妙被灭了,他有种卯足了劲一拳打过去,却打在棉花上的郁闷感。

随后,他有问起:“凰姐姐,尸兵是什么东西?难道连你都对付不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修为境界,是什么等级?”

凰咯咯笑起来:“我曾经的修为境界,不是现在的你能够理解的,反正你只要安心修炼,尽量保住性命就对了;至于尸兵呢,是尸修的一种等级,尸修有分活尸,尸人,尸兵,尸将,尸王,尸祖等等,一个达到尸兵等级的尸修,实力跟元动境相当,我现在只是一道残魂,无能为力,你小子可别什么事都指望我。”

叶开迈着步子吧嗒吧嗒往外走:“哦!”

这略带失望的语气,倒让凰郁闷的想吐血,要是在以前,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尸兵,来十万百万都是秒秒钟灭杀的节奏,这臭小子什么意思嘛!

回了酒店,他也懒得去关心蒋家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蒋家人灭了,他还乐得高兴呢!

现在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只是,蒋云斌,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

……

一夜无话,叶开在豪华酒店睡了一个长长的好觉,一个梦都没做。

大清早起来,拉开窗帘走到宽大的阳台,望着楼下车来车往和形色匆匆的人群,他忽然想起了昨天见到的方露,以及她现在的男人,女儿……,普通人的人生,短短不过百年,自己因缘际会,已经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不管前途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已经改变,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画卷也与普通人截然不同,那里更加精彩,也充满惊险。

曾经的过去,就让它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吧!

母亲,这么多年都没再想起,如今叶心也只剩下魂魄,就把这个陌生的单词扔回字典里,就当是一个曾经认识的路人甲,她过的好,或者不好,都与自己无关,现在这样,总比看到她衣衫褴褛的在路边乞讨要强,至少,他可以完完全全不再去挂念这个人,无论恨也好,怨也罢!

抬头看天,眼前一片光明,阳光普照。

“喂,是姑姑吗,我是叶开……”他用酒店的电话拨通了叶晴的手机,姑姑的号码一直存在他的脑海里,并不需要去翻找号码簿,因为在他曾经的岁月里,也就这个电话号码会时不时响起。

叶晴听到叶开的声音,激动的当场哭出声音,几天来,她都为叶开兄妹的事情感到悲伤痛苦,更是担心他的安危,叶开轻声细语的安慰了一阵,编织了一个谎言说要跟着朋友去国外定居。

叶晴错愕的同时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宋初涵曾经跟她说叶开犯了法逃狱了,也许去往国外才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挂断电话后,叶开长长舒了口气,这才换上一套运动服,背着包朝外面行去,他打算去找紫熏和二八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