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拜师/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开自然不愿意被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

甚至在他身上,还有地皇塔这种大杀器,还有凰这位对叶开更加重要的人物存在,要是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老头一把抓向叶开,他想躲都躲不开,一眨眼,右手已经被老头握在手里。

老头看了两眼,还用手指在封印的卍字标志上用力刮了几下,一阵皱眉后嘿嘿笑道:“小子,运气真是不错啊,你是得到了济癫活佛的圣舍利吧?那肚子里烧出来的东西还真有点能耐,居然把一身法力封印在了掌心里,有意思,有意思。不过,你这小子不修佛功,却是有点浪费了啊!”

叶开心惊不已,这老头子只是这么看看摸摸,居然能一下子看出那是济公活佛的舍利子。

怪老头似乎看出叶开的紧张,放开手不屑道:“干什么?这么紧张,我还能抢了你这点破玩意啊?”

不想,叶开突然一下跪地,纳头就拜。

怪老头像是被吓到了,一下闪身就到了很远的地方:“哎呀,你个小子,这是干什么?”

叶开是受了凰的鼓动,想要拜这位老头为师傅,学习炼丹技术;再则,他在这一片世界里修行,就连凰也搞不清楚状况,如果有个牛掰的师傅能罩着他,那以后吃香喝辣都能横着走了,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老头一听拜师却是吹胡子瞪眼:“开什么玩笑,你要跟我学炼丹?炼丹是那么好学的吗,你这种愣头青一样的徒弟,我才懒得收,滚滚滚!”

然后又招呼紫熏和韩宛儿:“女娃娃们,出来吧,跟着你们的小情郎下山去吧,以后别再来找我了啊,再找我也不开门。”

叶开有些着急,这时凰在紫府里忽然跟他说了一串话,他当即重复了出来:“前辈,我前段时间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张丹方,想把它献给你。”

“丹方?”老头一听果然来了兴趣,“什么样的丹方?拿来我看看。”

“好,我现在就背出来给前辈,这张丹方是五品丹方,丹名为:补天延寿丹。”

“等一等。”不想老头又打断了他,抓着脑袋似乎很纠结,自言自语道:“我拿了你的丹方,到时候你又要拜我为师,可我又不想收,那怎么办?麻烦,麻烦,老子又不好白拿他一个小娃娃的东西,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叶开适时开口:“前辈,我不拜师也可以的,只要前辈答应教我最基础的炼丹方法,学会了,我就走。”

老头一听只要学最基础的炼丹方式,左右一寻思,小眼睛转了好几圈,最终点头答应。

凰拿出来的这张丹方,可谓正对老头的胃口,等级不是很高,中级炼丹师就可以炼制,而且可以延年益寿,服下一粒延寿半甲子,30年,这对老头来说太重要了。

在得到了叶开口口相授的丹方整篇,老头一番思虑马上确认这是真正的丹方,顿时喜得眉开眼笑,随后一下闪进屋子,出来时丢给叶开一本十几页厚的小册子:“这里记载着一些炼丹入门的知识,还有一门控火术,你先拿回去学学看,哪天能在手掌随意驱使火源了,再回来找我,要是学不会,那只能怪你没有天赋,不是我讹你的丹方。”

说到这里,紫熏和韩宛儿也出来了,老头驱赶鸭子似的作势说道:“好了,事情都办完了,你们可以走了,我马上去寻找丹方上面的材料,这里要关门了,快走,快走。”

等叶开三人走出柴扉,老头把门一关,就此没了声息。

凰在他紫府说道:“老头已经走了,这里被布下了大阵,没有修为相当的人过来,基本上是进不去里面了。”

……

……

天色太黑,叶开拿出手机当电筒使用。

紫熏与韩宛儿对老头还处于一种迷茫和未知的状态。

在路上,紫熏告诉叶开,那陶师傅只用了短短半个小时,就把陆师傅雕刻了一小半的半成品给完成了,她说话时的震惊和赞叹就别提了,黑漆麻乌的就打开坤包要把雕刻好的翡翠拿出来;叶开轻轻笑了笑,心说那老头修为高的很,就算用手指甲在翡翠上面雕刻估计都没有问题,半小时完成自然也不算什么。

这天晚上,三人就住在了一开始进村时遇到的农妇家。

只不过,房子破旧,床被什么也不是新的,叶开是不计较,可紫熏韩宛儿就有些吃不消了。

“哥哥,这地方安不安全啊?你看,这门都没锁的。”紫熏适时拉着叶开小声说,韩宛儿坐在床沿揉着自己的脚腕。

“那怎么办,这村里没什么人,应该没事的,放心,我就在隔壁,有什么动静逃不过我的耳朵。”叶开拍拍她的手,美女这样子还真的跟叶心有几分相似。

“要不,我们去你房间,晚上我们就不睡了,在床上坐到天亮就走。”

叶开哈哈笑了笑:“我是没问题啊,韩助理,你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到我房间,咱们促膝长谈秉烛夜游?”

“不需要。”韩宛儿冷冷的说。

叶开瞄她一眼,也不多说什么,拉着紫熏就进了自己房间:“妹妹,你睡床上去吧,我就在边上坐着,你知道我是武者,晚上打坐不睡觉的。”

他们在屋子里呆了没过十分钟,那韩宛儿吱呀一声推开门也过来了,二话不说就躺到了紫熏的身边,嘴里说:“熏熏一个人睡这里我不放心,谁知道有些人晚上会不会做一些禽兽的事情。”

叶开冷笑:“我要真变成了禽兽,我妹妹身边就算多了你这个瘸了腿的机器人,也没什么用吧?最多我连你一起吃了。”

韩宛儿色厉内荏道:“你敢?就不怕宋初涵找你算账,把你抓起来?”

叶开起身,一步步走过去,脸上浮起邪魅的笑:“你看我敢不敢?”

话音刚落,他就一把捉住了韩宛儿的玉足,那正是她的伤脚。

女人的脚是男人可以随便摸的吗?

韩宛儿只感觉一阵紧张,脚腕上像被蛇缠住似的,连连踢打,可她的力气跟叶开如何相比,被他一手握住后,连动都不能动了。

“混蛋,你干什么,还不放开我?再不放,我可喊人了。”

“哥哥,你……”

叶开哼了一声,冷笑道:“这里山高皇帝远,房子的主人又早就被我收买了,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是没人来救你的,怎么样,乖乖从了大爷吧,我会很温柔的,嘎嘎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