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真的可以吗/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摸了不够,你还想挤?”

宋初涵的声音响起,有些起床气,但也含着一些火气。

原来叶开刚刚没注意,居然直接说出口了。

电话响起的时候,宋初涵微微嘟囔一下,之后叶开去拿手机关机,这会儿她就醒了过来。她自己也纳闷,怎么靠着靠着就睡着了呢,偏生叶开抬起的脑袋再次落回她的胸脯上还被她察觉到了,如果是一觉醒来发现是这种姿势,她也就算了,可现在这般,明显是趁机吃豆腐,甚至,他居然说想挤挤!!

“呃——”叶开赶紧把脑袋抬起,不过视线依然落在那深不见底的沟堑里,因为睡觉的缘故,宋初涵身上这件居家服肩膀拉了下来,露出一大片雪白雪白的肌肤,还有半边高耸柔嫩的诱人,四个字,秀色可餐!

“师妹,我是在研究,你的体质到底修炼哪种武功比较合适。”叶开知道狐狸师妹对武功一道有些执念,痴迷的很,一说就会把别的全都忘记,“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你的身体与众不同,这……两块肌肉下面聚集了很多灵液,这可是你的优势……”

“什么两块肌肉,这是女人的……,诶诶,你眼睛别老盯着行不,继续说,研究出什么来了?”宋初涵拉了拉衣服,遮住要害,脸色有些殷红的说。

叶开尴尬了一下,不过还是厚颜无耻的继续道:“我这不是正在研究么,不看怎么研究,我刚刚说挤挤,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挤出来。”

宋初涵一个从没交过男朋友的处%2F女,跟叶开这样躺在一起面对面研究自己的胸部,要说不尴尬不脸红不心跳那是不可能的,嗔恼的拍了一下他的大光头:“你当我堵%2F奶啊?还要挤挤,那挤不出来是不是还要嘬两口?”

“真的可以吗?”叶开两眼放光。

“可以你的大光头!”宋初涵娇喝一声,抬手就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个大木鱼,发出啵的一声,然后一把推开他,跳下了床,“小师哥,我可是陪你睡过了,上次的赌注兑现了啊,晚上记得教我新功夫,不然我就告诉熏熏,你趁我睡觉的时候摸我。”

“呃,这……”

“对了,我问你,我的好摸,还是那个纳兰的好摸?”临出门前,她忽然这么问了一句。

“……”叶开想了想,貌似自己还没摸过纳兰的吧,这怎么比较呀?

“哼,还要想这么久,真讨厌!”宋初涵说完就转过身,双手把着胸前两团朝衣服里面推了推,这才扭着腰肢朝外面走出去,等回到自己房间才拼命大喘气,将一对大兔兔拍出波涛汹涌,“疯了,疯了,我一定是疯了,被小王八蛋摸了还求赞,我是有毛病了。”

…………

晚上六点半,一品仙府。

这就是钱广约了叶开过来吃饭的地方。

市长夫人杨芳上次是在这里跟叶开第一次相遇,地方是她选的,就找了这里,反正杨芳你不缺钱,她除了是市长夫人的身份,实际上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做的是外贸出口。

“哎呀我靠,叶兄弟,你……你怎么剃了个光头?不会是打算要出家了吧,那纳兰还不得哭死去啊?”看见叶开的那一刻,钱广也是吃了一惊,毕竟小年轻剃光头还是少见的。

叶开打了个哈哈:“出个什么家,天太热,洗个头还浪费水,这不是响应号召节省水资源嘛……”说话的当口,叶开发现边上除了市长夫人杨芳,并没有看见她老公。

杨芳似乎看出他的疑惑,笑着说:“我老公晚上市里还有一个重要会议,实在抽不开身,所以只能说声抱歉了,不过叶弟弟你放心,有姐姐在这里,肯定陪吃陪喝陪聊,三%2F陪到位。”

叶开摸着鼻子笑笑:“让堂堂市长夫人做我的三%2F陪,那我真是要吓出心脏病来。”

随后,点菜,上桌。

杨芳很亲热的叫叶开为叶弟弟,人家是市长夫人,虽然叶开不怕,也不觉得低人一等,可也要给人家点面子,何况杨芳长的还是很漂亮的,三十岁的年纪看起来跟二十五差不多,美女贵妇叫弟弟,叶开没有拒绝的道理;退一步讲,叶开从小贫苦出身,虽然最近心境成长,毕竟时间有限,还不习惯站在高处看风景,市长夫人的名头实际上挺大挺吓人了。

“来来,叶弟弟,姐姐痴长你几岁,以后我就认了你这个弟弟,你要不嫌弃,就叫一声姐姐,这神仙茶听说男人喝了龙精虎猛,固本培元,我就以茶代酒,先干为敬,以后用得上姐姐的,尽管说话。”看得出来,杨芳这个女人还是很爽快的,说话做事也滴水不漏,果然是商场精英。

“好呀,那小弟我就高攀了,敬姐姐!”

花花轿子人抬人,叶开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自然知道怎么处理。

钱广呵呵笑道:“你们姐弟情深,兄弟我也沾光,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哈哈,来来,我敬你们。”

几番言辞,终于说到正事,这也是叶开从钱广那里听说的。

杨芳开口:“叶弟弟,这事真有点不好意思,你帮了姐姐两回,我还没为你做点什么呢,就又要找你帮忙了。”

叶开道:“既然认了姐弟,那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什么难处说来听听,一起想办法。”

“嗯!”

杨芳随后娓娓道来,事情也不复杂,是这样子的——

杨芳还有一个同胞妹妹,叫杨绫,今天十九岁,刚好跟叶开同龄,如今刚刚高中毕业,过几天就要去S市的长青大学读大一,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只是杨绫小的时候曾经受过伤,被一壶刚刚烧开的热水烫了身体,除了脸和脖子之外,全身都有烫伤疤痕,就连胸脯和下面都被烫伤,这么多年杨芳求医无数,但都没有什么效果,如今妹妹渐渐长大成人,要按这样发展下去,恐怕得孤独一生了,刚好上午叶开在短时间没治好了杨芳脸上的伤疤,这让她看到了希望,所以想求叶开帮忙,帮一下妹妹。

一听说是这样,叶开就蹙起了眉头,这种老伤疤,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呀!

杨芳见他皱眉,马上说道:“叶弟弟,虽然咱们认了姐弟,但我明白规矩,要是能稍微帮我妹妹一点忙,有任何条件,我都会想尽办法满足。”

她有一点没有说,妹妹小时候的事故,她要付很大的责任,因为是她一不小心,把开水倒在妹妹身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