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是不是说错话了/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忧里强颜谁知道,愁进千杯换个浅浅微笑,忽然觉得人间微醉好入眠,莫计梦醒花落知多少。”

“飘零在你眉间愁上绕,飘在郁郁寡欢我的眼角,繁华人间也需多情换寂寞,何况孤单困住一个我,在红尘渐老……”

小护士在转身之际,忽然唱起了歌来,一首梅艳芳的《飘零》,声音清婉的她唱得还真是动听,还有着三分忧伤三分思虑,一边清唱一边扭动着小蛮腰慢慢走远,这一幕让叶开忽然心中一动,脑子里产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这一幕熟悉,肯定已经离现在有好长时间了,一时真的无法想得真切,最后只好摇摇头,继续前往病房。

冯海琴看了眼小护士消失的方向,心里却是想到了别的东西,笑眯眯的说道:“叶开,不是阿姨我贪钱,实在是家里穷没办法,先前给子归她爸交的钱本来是她的学费,你说着要是没了学费,她的大学也就没办法读了。”

叶开道:“我明白,没事的,这件事我的确有责任,老周又是我朋友,我自然不能不管。”

冯海琴道:“你能这么想就好,对了,你是真的中了五百万?”

叶开打个哈哈:“是,是啊!”

“那,你上次说的要投资子归她爸做生意,这个,现在还做不做数?”冯海琴脸上酡红,当然不是因为羞涩,而是紧张,那可是两百万啊,他们一家人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内心里不由感叹,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叶开焉能听不出她的意思,对这势利女人实际上心里挺懊恼,就说:“上次,你不是说不需要吗?现在老周也受伤了,恐怕也没精力去做这个事情。”

他心里想,就算要支持老周,也私下跟他交流,跟这个女人没必要纠缠。

不想冯海琴直接道:“谁说不需要?叶开,你肯定是听错了,我说的是需要,你投资,我们帮你赚钱,对你也有好处嘛,老周现在身体不行,但我可以啊,还有子归是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你没上过大学可能不知道,我听说啊,她们学校里有很多创业的都发财了,你投资两百万,说不准过段时间就变成两千万了呢!”

叶开笑了笑,没说话,两千万可不是那么好赚的。

冯海琴见叶开不吭声,脸上就闪过恼怒,心想:这家伙还真是油盐不进,难道是在打子归的主意?哼,也不撒泡尿照照,就算中了大奖也是个瘪三,到时候钱用光了还不是穷鬼一个,没文化做什么都不行;不过,这家伙口袋有钱,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还是要好好想想,要不让子归假意奉承一下,只要不来真刀真枪都是好说的,到时候钱到手了,一句话分手,岂不是皆大欢喜?

冯海琴想的很美,脑子里都在幻想着以后变成有钱人之后优越的生活,哪知这时候叶开耳朵一动,脚步加快,风一般朝914病房里冲了过去,还没进门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怒喝:“是你,就是你,你上了我老婆,还戳了她屁Y,你骂了隔壁的,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啊,你要干什么,住手啊,你,你弄错了吧?”周子归的声音随后响起,他看到一群人冲进病房,为首的还拿着一把菜刀,当真是吓得心都提了起来,可他们要砍自己的父亲,她没办法只能大着胆子横在前面。

“我怎么搞错了?这里就是914病房,难道不是?病房里就这个家伙是男的,难道还能是你这个小娘们把我老婆给戳了屁Y,就是你了,没错。”拿着菜刀的男人正是张妙芝的浑人老公,李大宝,得知自己老婆在医院被人给玩了,还玩了自己都没玩过的地方,急怒攻心,马上带着一帮兄弟过来洗刷绿帽。

周子归都快要哭了,这是哪里来的粗人啊:“这位大哥,你肯定搞错了,这个是我爸,我爸昨天就被打成这样,手脚都断了,他怎么可能戳……那个你老婆的那……那里呢,你,你老婆是谁呀?”

她结结巴巴的说,脸涨得通红,眼圈里晶莹一片,她是急的,也是吓的。

“我老婆是张妙芝!”李大宝扯着喉咙喊道。

这病房附近可就是护士站,他那么大声音,谁还能听不见啊,马上有人去通风报讯了,还有人则是直接找保安,找领导,甚至报警找警察,毕竟他是拿着刀过来的,太吓人了。

与此同时,叶开从外面冲了进去,挤开人群,伸手一把抓住李大宝的手腕,轻轻一用力,那把菜刀就到了他的手上,“梆”一声响,菜刀的刀身重重在李大宝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立马鼓起一个大包:“你是谁啊,张妙芝又是谁?”

“啊——”李大宝捂着额头大叫,过了一会才仿佛刚刚看见叶开,“你麻痹的,是不是你打我?张妙芝是我老婆。”

过了一会,李大宝像是突然明白过来:“好你的小比,床上的病秧子不能动,那肯定就是你搞了我老婆了,妈了个叉的,老子都还没玩过她那个地方呢,居然被你抢了先,兄弟们,上,揍他,揍死了我负责。”

叶开有点懵,他不知道张妙芝是谁,原本以为这可能是那个护士找来的帮手,但现在这家伙口口声声说自己搞了他老婆的屁……,这个,貌似又不太对,但他也不能让别人打了吧,于是在张大宝身后三个男人冲上来的时候,手里的菜刀一连挥了几下,每个人脑门上都被赏了一刀身,于是乎,一个个捂着额头不敢上前了。

与此同时,张妙芝正在牙科里面看大板牙,板牙掉了要粘回去肯定是没可能了,只能重新补上两个。

好在那牙医说她本来就有点龅牙,现在板牙断了刚好可以顺便矫正一下,补上去就不龅了,还能漂亮了呢,唯独补这个牙齿要花钱,两颗牙加起来要一万多块,这让她很是心疼。

正补到一半的时候,张妙芝的一个手下护士急匆匆跑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张组长,你老公拿着菜刀带着人来医院砍人了,他说是有人搞了你的屁Y,给他戴了绿帽子,他非杀了那个男人不可……”

来人气喘吁吁汇报,声音不小,这牙科里面可是有很多人,当即一双双充满惊奇的眼睛齐刷刷看向张妙芝,特别是她的下面,张妙芝当即脸都黑了。

那护士愣神道:“张组长,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