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小赌/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叫阿峰的,正是先前被叶开一脚踢到痰盂里的任慧峰。

任性武馆,正是任家的产业,而这任慧峰,就是任家的大少爷。

这货把脑袋从痰盂里拔出来之后,险些没有晕过去,因为他身上脸上全是脏兮兮的东西,还挂着几条浓痰,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喉咙里滑溜溜的,貌似也有一条不知道谁的浓痰被喝进去了;然后,在厕所里又差点吐到吐血。

缓过神来后,他当然恨不得将叶开碎尸万段,只是倪梦幽也不知道那男人是谁,不过要找宋初涵却是相对容易一些,他自己没什么主意,就想让陈虎帮忙。

陈虎挂断电话后,心里却在想:“老子都在坑你了,还帮你泡妞呢,泡你妹啊,等到这一千万到手……,老子就跑路了,这两个瘟神就送给你们任家去玩儿吧,反正老子孤家寡人,怕个球!”

话分两头,陈虎这边让赌场照顾自己赢钱,叶开和宋初涵却是混在人群中走马观花,一边看热闹一边观察形势,叶开对赢钱是没有半点担心的,倒是宋初涵显然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对叶开的赌术也没信心,老说随便玩两把就好了。

叶开笑着说:“我们是来赢钱的,你怕什么?再说这钱也是白来的,没了就没了,不心疼。”

说完就将五十万筹码全部扔在了桌上:“大!”

这里玩的正是骰子,赌大小,这个叶开有经验,曾经在F市纳兰家那位四婶的生日宴上赢了不少钱。

五十万并不算多,来这里赌的富豪不在少数。

只是宋初涵马上说:“喂,你怎么一把全下了,输了不是没了?”

叶开笑道:“你看这里,大家下的筹码都不小,我下的小了不好意思嘛,放心,我有预感,这把一定是大,你要相信我的直觉。”

边上的人看着都笑笑,也不说话,戴着面具也习以为常,都以为是D县某些大家族的子弟,甚至是一些官二代。

“买定离手,开了……,四五六,大,吃小赔大。”

五十万马上变成了一百万,叶开浑不在意,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情,反倒透过面具,用不死凰眼看见宋初涵脸色红晕,不停咂嘴吐舌头的可爱表情,忍不住想笑,这个虎妞大概是觉得戴着面具,别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居然还有这么滑稽的一面。

“来来,押注了,押注了……”

“这回押什么?”宋初涵问。

“小!”叶开又把一百万扔进去。

“啊,你怎么还是全押,少押一点能死啊?”宋初涵气急败坏。

不过等骰盅一开,出现二二三,三个点数,她马上又眉开眼笑了,一百万再次一翻,成了两百万;小虎妞掰着手指算算,按照自己上班时的工资,要几十年才能赚到这么多,可他只是一分钟,就赚到了。

赌钱,果然能让人迷失方向。

第三把,第四把,第五把……,毫无悬念的连赢了五把,筹码一下翻到了一千六百万,这时候,赌桌上基本形成了跟风,叶开买什么,别人也买什么,这让荷官一下子冷汗噌噌往下冒;开地下赌场为了什么,最终是为了赢钱,要是输得太多了,荷官是有责任的,到时候被炒鱿鱼不说,估计这行饭也没法吃了。

而此刻,赌场里的领班也注意到了叶开,毕竟把把全押,把把全中的情况还是很少的,如果说押注五十万不算什么,可一下押注八百万,那就是大赌了。

“八号,你桌上的那两位筹码够上VIP间了,少爷特意指示过,让他们进VIP房间玩。”荷官耳朵里的小型耳麦听到了领班的声音,顿时松了口气,笑道:“这位先生,外面的赌桌押注有上限,您现在的等级,可以进VIP房间了,请!”

“哦?”叶开已经听见了刚才他耳麦中的话,只是一时猜不透那个少爷是谁,笑眯眯道,“没关系,我比较喜欢外面闹哄哄的氛围,你看这么多人都想跟着我下,我不好意思拒绝啊!你这桌的上限是多少,我就按规矩来。”

叶开此言一出,边上刚才没赢钱的几个人顿时叫起来——

“是啊,是啊,快点开始吧,人家都说按你们的规矩了,我们还等着下注呢!”

“对呢,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还有上限这个说法的,难道是见人家赢了就要赶人家走?这转了赌桌,手气也是会改变的,人家又不傻,当然不想换了!”

“对对对,快点快点,开始了!”又一个中年男人大声的呼喊,眼睛都发红了,他刚才见叶开逢赌必赢,知道这是个高手,就去赌场里借了不少高利贷来,就等着跟风赢钱呢,没想到荷官居然不肯开始了。

荷官众怒难平,只能说:“上限是……是两百万。”

“什么?两百万,你是讲笑话吧,刚刚我还压了三百万呢,你把我全吃进去,怎么就不说上限是两百万了?”一人不满的说道。

“这……,前面我一时忘记了,这是我们赌场的新规定。”荷官结结巴巴的说,都要哭了。

叶开笑了笑:“行,两百万就两百万,那我就押两百万!”

在众人的催促下,荷官没办法,只能再次开始,要不然把这些大爷大姐都得罪了,他也吃不完兜着走。

“哗啦哗啦……”

一阵摇晃后,骰盅按下,里面尚能听见骰子滚动的声音。

叶开不死凰眼一看,嘴角马上勾了起来,里面居然是三个三,豹子。

这赌桌上可是能压点数的,也能压豹子,你赔率可就完全不同了,他直接拿出两百万的筹码,扔在了三个三的位置。

后面跟风的人愣了愣,押这种点数还是很有风险的,毕竟概率实在不大,大多数人摇摇头放弃了,押到了别的地方,毕竟叶开并非赌神,只是运气好,但好运气也有用完的时候;倒是那中年男人一狠心,一咬牙,将手里五十万的筹码全都押在了三个三那里,大声对叶开道:“小兄弟,我就信你一次,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这是我借的高利贷,要是输了,我就惨了!”

叶开看了他一眼,不想理他,这种借高利贷豪赌的人,他并不喜欢,不过这回他倒是要赚了。

那荷官见叶开押三个三,脸上轻松了一些,他可不相信他真能押中,可是,随着他一声唱腔把骰盅拿开,一看里面的点数,瞬间仿佛遭到雷击:“这……,这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