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米有容/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开只能歉意的跟小护士笑了笑,说:“没关系,这个时候坐车确实不方便,我送你们回家吧,就是位置小一点,要挤一挤。”

冯海琴笑道:“位置小点就小点,有什么关系,诶,这是你朋友吗?我看她身材比较短小,坐后面刚好合适,我们家子归比较高,就坐前面吧!”

一句话,把小护士气得要跳起来,她哪儿短哪儿小了?那一双大长腿,别人可羡慕的很,她可是有一米六五的身高呢,你们家周子归貌似跟我差不多吧?她一口小白牙都差点要咬碎了,要不是看在叶开的份上,直接开骂了。

最后还是周子归抢先坐到了后面,脸上满是羞愧,都不敢抬头看人了,自己的妈说话实在太刻薄了;而且上了车还不消停,一个劲问叶开,车多少钱买的呀,去哪里吃饭呀,你们俩现在上面关系啊等等,不胜其烦,最后小护士实在忍不住了:“大妈,我们是拍拖,就是吃饭逛街看电影,然后去酒店开房,要不要把酒店房间号码也告诉你啊?”

这一句话,顿时把冯海琴说的闭嘴了。

一路很顺畅,十五分钟后,车子开到老周家门口,把周家母女放下后,叶开就带着小护士重新上路。

小护士对冯海琴很是不满,嘟着红唇说道:“叶开,这个周家跟你是什么关系啊,那女人也太蛮不讲理自以为是了,我就没见过这么讨厌的女人,她还老说她老公的伤是你的责任,这什么跟什么啊!”

叶开倒是没那么计较:“我跟老周以前一起摆摊的,关系不错,他这次被人打的确跟我有点关系,大家朋友,有困难帮一把总是应该的,算了,你就当她说的都是屁话好了,那女人就这德行。”

“摆摊?”小护士偷偷看了看他。

按着小护士的指点,车子开上环城高速,半个小时后在三花桥口子下来,兜兜转转,结果叶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因为这个地方他认识啊,而且还很熟,因为这边一个叫海塘镇的地方,是他小时候的老家,他就出生在这海塘镇下面的一个农村里,叫小坛村,而他十五岁之前的记忆就一直跟这个地方息息相关,小学初中都是在这里渡过,直到后来他父亲出事,他们搬去了母亲的老家,而他也直接缀学了。

“快到了,就快到了,你看,你看,那边……就是那个叫米记饭店的地方。”小护士指着一家小饭馆娇声说道。

叶开缓缓将车子靠在了米记饭店对面的马路牙子旁边,目光穿过马路落在那小饭馆里,这时候已经是饭点了,不少人在里面坐着吃饭,有两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里面忙忙碌碌……,此时此刻,一个个尘封的记忆镜头在他脑海中闪过——

上学,玩闹,逃课,吃饭,玩游戏机……,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

他记得,在这小饭店的后面三百米,就是海塘中学,是他上初中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很多小时候的记忆,只是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记忆真的淡化了,模糊了,很多同学的样子甚至都记不起来了。

但有一个同桌,留给他的记忆就像刻在脑海深处的印痕,只要揭开那厚厚的尘封,就能显露出里面深深的笔画。

而叶开看着小饭馆的时候,小护士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大眼睛一闪一闪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叶开转回头,在小护士脸上看了好一会,轻声问道:“你叫小米,那你认识米有容吗?”

米有容,一个很好记的名字,有容乃大。

米有容就是他的同桌,两人从小学到初中,整整相伴了将近八年,曾经做过四五年的同桌,甚至于在上初中的两年,两人之间有些危险的苗头,早恋……,还被老师警告过。

小护士脸上的表情透着古怪,紧紧咬着红唇,最后摸索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你说的就是她吗?”

身份证上的人,就叫米有容。

其实不用看身份证,叶开已经差不多确定了,眼前的死丫头就是自己认识的米有容,姓米的人毕竟不多,还知道这家米记饭店的更是少了,她带着自己特别跑来她家开的小饭店,是要自己记起来她这个青梅竹马吧!

拿着身份证翻来覆去看了好久,叶开忽然问道:“豆芽菜,你是去韩国整容了还是吃激素了?”

“啪!”

米有容一巴掌拍在他的大腿上,“死猪头,你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只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圆溜溜的眼睛里落下眼泪来。

她的外号就叫豆芽菜,因为那时候她就是一副严重营养不良的样子,而且牙齿还有些不整齐,戴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头发向来是个蘑菇头,跟豆芽菜的形象有点类似;只是没想到,五年多过去,女大十八变,豆芽菜居然成花菜了。

只是,时过境迁,很多事已经不能像小学初中时候那么胡来了。

叶开从纸盒里抽出两张餐巾纸递给她:“在医院的时候怎么不直接跟我说,你就是米有容?搞的神秘兮兮的,我还以为你看上我,要跟我约泡呢!”

“什么,什么?约……猪啊你,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坏。”她接过纸巾擦了几下。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还说什么吃饭逛街看电影,然后去酒店开房,我还以为你们当护士的都这么开放,我还犹豫来着呢,就到时候来个仙人跳什么的。”叶开笑着开玩笑。

米有容看了他好几秒钟,忽然笑道:“你有那么想吗?怎么,平时你女朋友不喂饱你,让你饥渴得跟什么似的,连约泡都来?你要真想,我没问题啊!”

这是在试探了。

叶开笑了笑,却是没回答她,推开门下车:“走吧,你家的饭菜确实有段时间没吃过了,去尝尝手艺是不是还是那么差。”

“啊,你怎么说话的,那是我爸妈,能难吃吗?”

“好像是某个死丫头自己说的,老说这个世界上最难吃的就是你们家的菜了。”叶开说着哈哈笑起来,这时候忽然感觉心情很好,很久没回来了,虽然很多事情早就成为历史长河中的某个片段,但能与小时候的朋友再相聚,真的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