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你是要疯吧/极品透视保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过马路,还没进饭馆呢,就有一个熟客看见米有容后大声喊起来:“哎哟,有容小阿妹,你今天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城里医院上班吗?”

说完一句,眼睛就落在了叶开的身上,声音更是大了,朝里面喊了一嗓子,“米老板,你家闺女回来了,还给你带回来个城里的女婿呢,看着相貌老好了。”

小镇上的人,左邻右舍基本都认识,来这里吃饭也都是熟客,这一声鸭子般的喊,饭店里马上哗啦啦冲出来一群人——

“哪呢,哪呢,女婿在哪呢?”

“哟,还真当是好相貌啊,跟小阿妹老般配了,从县城一道回来的,是来看老丈人的吧?”

“快点进来,快点进来!”

米有容的父母还在里面呢,几个吃饭的熟客马上把两个人拥进了饭店,一阵品头论足,大声笑闹,叶开倒是悠然自得,可米有容一张娇嫩的美脸却是浮起红晕,羞答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马上一拉叶开的手腕,朝里面走:“我们去上面。”

这饭店是上下两楼,面积要说大也不大,前面是饭店,后面就是米有容家日常生活的住宅,而平时客人都在下面吃饭,上面只有客人多的时候才上来。

“哟哟哟,小阿妹怕羞了,你男朋友也不跟我们介绍介绍,逃上面去干啥啦?”有人笑着打趣。

“你们自己吃饭好了,管的真多。”米有容丢下一句,已经拉着叶开咚咚咚上楼去了。

下面一群人嘻嘻哈哈笑着,然后小护士的父母赶紧上去看看啊什么的。

叶开和米有容在楼上说了没几句话,米有容的母亲就上来了。

女儿找了个男朋友回家,当父母的自然要询问询问,把把关,只是还没说上话呢,她妈就感觉这男的好像不怎么滴,你想想啊,现在谁家女儿的男朋友上门不带个大包小包的?可你倒好,空手上门,这不是缺心眼吗?

谁家愿意找个缺心眼的女婿?

所以,阮映红上楼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特别好看,等上来后一对丹凤眼在叶开脸上转了两下,然后对米有容道:“有容,怎么回来也不先打个电话,这位是……你同事啊?”

男朋友什么的,她可不想说出口。

这时候,叶开笑着站了起来,说道:“阮阿姨,好久不见,你看起来越来越年轻了呢!”

“呀——”

阮映红一听就感觉不对劲了,好久不见,难道以前认识?视线在叶开脸上转来转去转了半天,可愣是没认出来:“你是……”

米有容道:“妈,他是叶开啦,你还记得吗?就是,以前差点把你厨房烧了的那个臭家伙。”

“啊?叶开?”阮映红怔了怔,终于想起来了,这回看得更加仔细,然后说道:“叶开,真的是你,叶长风的儿子,几年没见,我真是一点都认不出来了啊!”

叶开以前跟米有容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阮映红自然是熟悉的,只是叶开最近一段时间的变化实在太大,光是洗髓伐毛就经历了三四回,身高拔高,皮肤变好,精气神充沛,身上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修真者气质,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还是个光头,阮映红能一眼认出来才叫怪了,他甚至都不知道米有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身份确认后,阮映红就一阵唏嘘了,叶长风车祸死掉他们是知道的,后来方露抛下他们兄妹俩离家出走,他们也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为此,在米有容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夫妇还专门到方露老家那边打听过,可是人去缈踪,再也没有了他们兄妹的消息,为了这件事,米有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连带着中考都没考好,最后勉强上了个中专,又托关系去桐华医院当了个护士。

听说阮映红他们还专门去找过自己和妹妹,叶开心中生出一阵暖流。

当初可是连亲戚都嫌弃他们的,自从方露抛下他们兄妹后,他们更是那边的亲戚都干脆不联系了,自力更生,唯一就是叶晴姑姑经常打来电话问候,偷偷接济他们,让他们还能感受到一些亲人的温暖。

“叶开,那你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啊?你回来,她也回来了吗?”阮映红问道。

“呃,没有。”

“那她的病呢,好些了没有?”

“那个,其实是这样,我妹妹……遇见了一位高人,被收为徒弟带去学艺去了,要几年后才能回来;那位高人在医道上有独特的造诣,给我妹妹吃一个药丸,她的病就好了。”叶开信口胡诌,目的是不想让他们为自己的妹妹担心,妹妹的魂魄还在,他也不想说自己妹妹已经死了。

结果,阮映红和米有容都露出非常古怪的表情,感觉这跟听书似的,米有容吃惊的说道:“叶开,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叶心的白血病,在医学上都是难题,吃一颗药丸就能好,这是仙丹吗?莫不是你遇上了人贩子,被人骗了吧?”

阮映红当即啊呀一声叫,急忙道:“那可怎么办才好呀,叶开,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你这孩子,这种事情怎么不跟大人商量商量呢,就算你爸妈不在,你也可以找我们啊,我们可以帮你出出主意,现在,现在……”

看到她们表现出来真挚感情,那焦急的样子,叶开心中非常感动,这种感动是他最欣慰也最需要的,没想到会在米有容的家人这里得到,他摸了摸光头说道:“阮阿姨,这个您放心,我妹妹是真的遇上了高人,绝对不是人贩子,我妹妹本来快不行了,后来被那高人救治之后完全恢复了健康,这是我亲眼看到的,要不是那位高人只收女弟子,我也跟着去了,那可真是神仙般的人物啊!”

叶开越是这么说,两人越是不相信,米有容就差拿筷子敲他脑袋了。

无奈之下,叶开把一张曹二八给的黄纸符拿了出来,指尖上划出点血弄上面,贴在自己的腰上,说:“有容,你去拿把刀来砍我。”

“干什么,你是要疯了吧?表演胸口碎大石还是怎么滴?这乱七八糟的符纸,就是那位高人给你的?”母女俩都觉得快疯了,这叫个什么事啊?他们跟叶开分别多年,也不知道他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总觉得这样子太不靠谱了一些。

叶开知道她们不能相信,也无所谓,看看边上空瓶子,直接拿起啪一下打破,尖锐的一面就朝自己的手背扎了下去。

“啊啊啊啊——”两母女顿时吓得惊叫起来,可要阻止都来不及,叶开已经狠狠的扎在了上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